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裡面之愛”的四方面
莫林諾

  一個信徒與他的主之間的秘密與愛﹐有四方面的情形﹕

  第一方面是亮光﹔信徒對於神的偉大與自己的不值﹐有經歷性的認識。

  第二方面是燃燒的愛﹕他渴慕被神聖之愛燒盡。

  第三方面是平安又喜樂的安息

  第四方面是裡面被主的能力所充滿﹕信徒不再追求、渴慕或定意得著任何其他的事物。

  這四方面的特點﹐帶來兩種結果﹕首先會有膽量為神受苦﹕第二﹐有盼望﹐或說有確據---無論外面的環境如何相違﹐信徒深知他不會失去神﹐或輿神隔絕。

  在信徒裡面的最深處﹐耶穌基督找著了樂園﹐當你在地上生活並處理各種瑣事時﹐你 都要上昇到它那裡去。你若真的渴慕認識耶穌基督是誰﹐你若真用心中的單純專一地向著神﹕儘管你可能身處逆境﹐或靈裡匱乏﹐或一無所有﹐但是在你裡面卻有一個實際﹐使你堅定站立而不搖移。穩定行走裡面道路的信徒外面雖被剝奪但裡面卻完全消失于神。

  科學性的知識、推論、邏輯﹐都是可以經由學習而得著﹐你可以稱之為對大自然的認識﹕但是神的智慧卻是靠著輸入我們捏面而使我們得著的﹐這樣的智慧最終能使我們認識神的自己。前一種認識──邏輯﹐會令人渴想知道他應該追求甚麼﹐並且知道如何不經過痛苦代價就達到目的。神的智慧所賜的認識﹐是在裡面對於神和他道路的認識﹐這種認識有一個特點﹐它似乎並非主動地去認識它所要認識的﹐但是它卻能深深地認識神。科學家是外面的人﹐他們享受著自己封今世的知識﹐但真正的智慧人卻活在“消失于神”的境界中。

  人若稍許得著神聖的智慧﹐他就會非常清楚自己在生命中的地位何等卑微﹐他也認識物 質的事物及一切財物的價值何等有限﹕這個認識使他變得單純﹐他不但有王的光照﹐並且他 的裡面是平衡的、完全的。

  大部份的人是按著他們的判斷與見解而生活﹐他們若要察驗事情的真實或虛假﹐是根據 無數的思緒﹐運用他們的心思與想像﹐而且注意感覺﹐但是有真智慧的人﹐是按著他裡面的 真實來判斷﹐所以─個智慧人總是多作而少說。

  事實上﹐屬靈的真理向多數人是隱藏而關鎖的﹐其王對神學生亦是如此﹖為什麼﹖因為 他們所有的乃是學術的知識。但另有一種﹐則是“聖徒的科學”﹐只有專心愛主而且追求煉 淨己生命的人﹐才知曉這一種科學。有些人博學多聞﹐卻缺少對靈裡面事物的經歷﹐他們可 以編就故事﹐而且這詞優美、筆鋒銳利﹐但儘管他們的確是盡心竭力﹐他們的講章與信息也 根據聖經﹐可是其中並無神的話﹐不過是在人的話語上鍍了層偽金。他們敗壞了基督徒﹐用 虛全與大話來喂養信徒﹐結果是教導的與學道的都得不著他們的神而仍舊虛空。

  這樣的教師用敦訓之風喂養他們的聽眾﹐不給餅反給石頭﹐不給果實反給葉子﹐盡都是 些有毒的蜂蜜所調和的污土。他們是一班追求虛名的人﹐聲譽與稱揚是他們的偶像;他們所 追求的並不是神的榮耀﹐亦非裡面屬靈的建造。凡是個存誠意所傳的道﹐都是為著自己的利 益﹐只有那些活在靈裡面深處的人﹐他們所傳神的話﹐才能印在聽者的心版上。反之﹐那些 不活在裡面境界的人﹐他們的話只能達到人的耳尖﹐不會深入人的靈裡。

  有一個長存的定律﹕對永活神的真知識﹐能生出謙卑﹔學得知識、推論、理論、神學、 甚至聖經﹐不過生出驕傲。若一個人只會用高大的話講論神的性情與他對神的認識﹐你不會 因此就以他罵聖潔。要尋找那些因己的剝奪與去時棄絕而宣揚神的愛的人﹐你在他身上會找 著單純的智慧與謙卑﹐超過那些知道神之事卻不認識主自己的人。

  多少人住在小小的村莊裡﹐對人類文明孤陋寡間﹐卻在神的愛上富足﹗多少神學家與牧 師浸身于虛幻的智慧中﹐卻在真光上貧窮。我願意勸你永遠作個學習的人﹐不要作個知道的 人﹔看別人認為你是無知的﹐不要以此為辱﹐反要引以為榮。何等可惜﹐那些精通聖經知識 與神學的人﹐在對他們的神的真認識上﹐只能得著小小的火花﹔從他們身上出來的東西﹐何 等摻雜﹐既非絕對的死亡﹐也不是絕對屬神的智慧。不幸的是﹐這種天然與神聖的混雜﹐是 使人得著純淨、單純、透亮的屬神智慧最大的攔阻。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