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與基督合一的生活
加格爾

  原序

  一切虔誠的靈魂﹐上昇到聖德高峰的這條路﹐普通可分成兩個階段﹐我們可用兩個簡單 的詞包括起來﹕與基督親密﹐與基督合一。

  在靈修生活的開始﹐靈魂被天父無上的可愛吸引著﹐覺到主不斷的同在﹐日深一日的親 密﹐是他的幸福。為位這個親密﹐更臻完善起見﹐那時天父屢次給靈魂一個特殊﹐屬天的﹐ 主的“臨在”的感覺。這感覺﹐只有主自己能給與﹐這是一樣神妙而可貴的恩賜﹐是許多靈 魂幸福的泉源。那時﹐靈魂覺到自己是一個活的宮殿﹐主住在他內﹐請同他作親密愉快的談 話。

  這親密不久就成了非常密切﹐漸漸就與基督合而為一。靈魂一步步地把自己的心情脫去﹐ 穿上基督的心﹐讓它自由地活在自己裡面﹐在自己裡面工作。這是一個以基督名義﹐為基督 打算的生活﹐這是與基督“合一”。

  倘使靈魂是度量大的話﹐平常天父必再給與一個神妙的﹐新的恩賜﹐以發展這合一的生 活﹕在主的“臨在”的感覺上﹐現在主再加給他“主在他內工作”﹐“作聖化工作”的一種 屬靈與被動的感覺“註一”。靈魂不但覺到基督的臨在﹐而且覺到它在他裡面生活著﹐工作 著。有時他實際地覺到這種屬天的愛侵襲他﹐包圍他﹐使他如入化境的﹐不是別的﹐是基督 在他裡面﹐因著它﹐有了主愛﹐愛父的那種愛﹔有時他覺得他的生命﹐與基督在他內裡的生 命己合而為一了。並且這個合一﹐不住地聖化﹐屬神化﹐最後到達人們所稱為“神聖合一” 為止。那時靈魂真能同大使徒保羅一樣說﹕“我活﹐不是我活了﹐是基督活在我內裡。”( 加二20另譯)

  在這裡﹐我們想把這種靈修方式表達出來﹐幫助走在這兩個階段裡的靈魂﹐漸漸抵達至善聖德之境。這個根據天父的寵愛﹐和主臨在 我們內裡的信心道路的靈修方式﹐能使我們重視﹐並實行同基督可貴的親密。這親密就是虔 誠靈魂在靈修上的第一階段。再後﹐更依照大使徒保羅“基督道成肉身”的神妙道理﹐把整 個靈修生活﹐對准在變化成基督﹐與基督合一上面﹐不斷地使我們的內心﹐符合于“與主合 一”的生活﹐浙漸升到這生活的最高峰。

  我們想把這保羅的靈修學綜合一下﹕並嘗試著強調其中的美點、益處﹐和實行中的樂趣。 可惜﹐有許多靈魂﹐從沒有﹐或差不多沒有﹐聽到過這個道理﹐另外從未聽到過把他們靈修 生活﹐配合在這高超、可慰的真理上的方法。所以他們的靈修生活只舒展在這真理的邊緣上﹐ 空白處。他們的靈修觀念﹐似乎是同改正生活毛病混為一談﹐永久停留在與主合一生活的門 口。真正可惜﹗他們﹐至少大部份人﹐只認識了靈修生活辛勞的一面﹐沒有知道更可愛、更 純潔、更愉快的另一面。那使我們活出與主合一生活、分受屬天性情、因著愛﹐與它合一的 一面﹔那使我們享受它和它的美善﹐一如我們自己的生命一般的一面。

  我們寫這本小冊子﹐為把這生活不可言喻的樂處﹐攤給他們看。誰愛體味保羅這些高超 、神妙道理的美處的﹐真是有福的。這些屬靈的經歷﹐如此高超的、超感覺的道理﹐不但不 使他們遠離﹐反而吸引著他們。在神聖教會的花園裡﹐天上園丁﹐培植著千萬種不同的鮮花。 但他們好比這些生長在空氣中的﹐美麗、高貴的蘭花﹐能在別的花草﹐當此只有枯萎的岩石 隙中﹐樹根洞口﹐或在一棵青苔之上﹐得到養料。可幸﹐因著主的恩寵﹐在我們的日子裡﹐ 這些渴望著與主合一﹐渴望苦自己一點不保留地奉獻與基督﹐準備著犧牲自己生活的快樂﹐ 而把它讓給在他們內裡的基督的靈魂﹐一日多似一日了。這些一面覺到愛的需要﹐而一面又 覺得自己總不能如主所應得地、所願望地愛主而愁慮的靈魂﹐真是有福的﹐他們特別是天上 園丁的快樂和安慰。

  我們寫這小冊子﹐為一切虔誠的靈魂﹐但尤其是為上述的這些靈魂。我們把這些意思﹐ 縮成短短的幾十頁﹐我們祇想指點他們幾個有趣而具有合一性的默想題材。我們把這些只有基督能使人深深明瞭的真理﹐完全展開在他們 心的深處﹔而實行的職份﹐留給唯一的內在靈修導師基督。我們相信﹐這些靈魂﹐能自己體 味到大使徒保羅所說的高深的意義﹐並且他們嘗到的這滋味﹐將引領他們一再回到這些思想 上﹐而時時去玩味。因為太快的閱讀﹐即使是很留意而極感興趣的﹐也不能得到長久的效果 。一個同這些思想共鳴﹐因著聖神的恩寵﹐成為這些道理的膏抹之地的靈魂﹐該為著基督愈 大的光榮和快樂﹐努力深深體味﹐漸漸清化﹐﹐末了把它們完全生活化﹐表現在他們內裡﹐ 那麼他們就能與保羅一同說﹕“我活﹐是基督在我內裡活﹐我死﹐是我的幸福。” (腓一 21另譯) 註一﹕被動的感覺﹕指不是自己用力得到的感覺。

  第一章 與造物者親密

  數十年來﹐聖愛與主“臨在”內心的高超道理﹐漸從信徒的遺忘中爬了出來﹐這題目已 成了許多雜誌和著作的好材料──例如柏呂斯弟兄的“神與我們同在”及“與神一同生活”﹐ 馬爾翁弟兄的“基督﹐靈魂的生命”等﹐已有過不少很有趣、很有價值的專著。

  他們唯一的目的﹐是要使書本上講的理論普遍化﹐並實行到大家的行為中去﹐我們相信 ﹐這些名著將會帶給我們極大的益處﹐我們在此恭祝它們的風行傳誦。因為﹐可惜得很﹐神 臨在的道理﹐還被許多人視為是一種太理論﹐或太難討論的題材﹐許多傳道人﹐講盡了其他 一切的道理﹐而從未敢涉及這主同在的問題﹗傳道人﹐除了在神學上讀過幾許極枯燥、極理 論的論著之外﹐從未聽到過有關這問題的生動和深刻的講論﹗所以即使他們有“主同在”的 知識﹐可是﹐這知識是無生氣的、是死的﹔他們讀過這些高超的道理﹐但不知體味﹐不知使 它進入他們的生活裡去﹐所以﹐這本該視為無價之寶的﹐而在他們的眼裡﹐只是一種無用的 術語﹐不久就被埋葬在遺忘之中。

  可是叫人最不能了解的﹐就是怎麼這個基本的教義﹐竟被入拋棄﹗我曉得一大部份的信 徒﹐實在不認識這個我很想稱它為信徒生活的本質的道理。他們所見到的﹐只是信徒生活可 觸可見的外貌﹔但是它在靈魂﹐它的高超神妙之處﹐卻未曾見到。信徒受浸時﹐因著恩賜﹐ 得為神的義子、神妙地“分享生命”﹐“組成基督的身體”﹐和擔任祭司之職﹐尤其是神臨 在內心的真理﹐這一切都是可以誇耀而高貴的事實﹐但他們連想也沒有想到﹐你說可惜不可 惜﹗

  眼見神同在所賜的奇恩﹐不被人看重﹐甚或人還不知道﹐豈非令人痛心之事﹗我們以為 ﹐主奇妙的愛情﹐表現在兩大奇恩上﹕一、是主降生和主與聖餐之事﹐二、是主臨在蒙召成 聖的靈魂上。第一個奇恩﹐比較容易領會﹐普通而論﹐信徒們也相當認識和重視。第二個奇 恩﹐對他們就等於不存在﹐或差不多不存在。這是誰的錯﹖──每位信徒都有責任研究、體 味這些真理﹐並且把它們先表現在自己的生活中﹐然後再興奮地、如獲至膏地、也使別人認 識﹐但事實上未能做到的人們﹐似乎不能辭其咎﹗可惜得很﹗這在靈修上是一種重大的損失﹗ 倘使人們懂得這個道理﹐懂得我們不只是人的子女﹐而且是神的義子﹐是成聖有神向住的。 這將如何提高我們的心量靈﹗

  倘使這個高超的真理﹕主耶穌﹐我靈魂的嘉寶﹐日夜居住在我心中﹐渴願得到從我內心 最深處所發出的敬意﹐我心中的愛﹔倘使這個道理﹐能略微實踐在我們的行為中﹐這將改善 許多信徒和傳道人的生活呢﹗這為我們靈修生活﹐和收斂心靈﹐是多麼大的一種刺激﹗若將 普通信息為鼓勵我們所引用的道理與此相較之下﹐我們要覺得那道理是多麼暗淡無生氣呀﹗ 人們往往把收斂心靈的益處﹐和分心走意危險之操練﹐舉得天樣地高﹐或至多講些天父無所 不在﹐和天父洞澈我內心最深處的道理。可是人們忘了主自己有無量的愛﹐它也願意接受我 們的愛﹐甚至似乎需要我們的愛。它為更能得到這個愛﹐就先把自己給我們﹐住在我們的內 心﹐把我們的心﹐作為它活的天堂﹐活的宮殿。

  我們知道﹐我們不能隨意同主在十字架的祭壇上﹐但我們常常可以如同馬利亞一樣﹐讓 主進到我們的內心﹐同我們心愛的主談話。我們想﹐為使我們活出一個不斷祈禱﹐和不斷同主親密往來的生活﹐沒有再比這個道理更好﹐ 更重要的了。

  其實﹐收斂心靈﹐同主親密談話﹐做一個真正度內修生活的人﹐不是一件大快事麼﹖ 若使他們親熱對待聖餐裡的耶穌﹐也必親熱對待作靈魂嘉賓和靈魂生命的神的兒子﹐傚法 基督篇卷二﹐第八章“與耶穌發生親密的友誼”﹐就是一個鮮活的教導。可惜因為人們對 耶穌居在我們內心的道理守著緘默﹐許多的靈魂﹐費了幾許的時間﹐在這高超的道理上摸 索﹐有許多甚至終身在歧途上彷徨。

  再者﹐神恩寵的道理﹐尤其是耶穌臨在內心的道理﹐在我們的生命和屬靈神妙祈禱上﹐ 是有極大的影響﹗果然﹐人們不能自闢祈禱妙境(或稱聖靈裡的祈禱)的路﹔這名詞的本 身﹐已啟示了我們﹐這是主的洪恩。可是﹐靈魂很能預備承受這寶藏﹐也是真的。因為倘 主預見它寶貴的種子﹐將有被荊棘擠死的危險﹐絕不肯貿然播下的。可是﹐倘使有著適當 的土地呢﹖為此﹐人們可以﹐而且應該準備自己﹕剷除一切障礙﹐創造一塊可以承受主洪 恩﹐而且光大它的沃土。

  照著十架約翰的意見﹐瞻仰的祈禱的特徵﹐是一種不知什麼愛的回憶、不很清晰的、 被動的回憶﹕這位卓絕奧秘學家﹐屢次鄭重聲明說﹕一面我們固然不該奢望靈魂超拔﹐或 別的奇恩﹐但一面我們該重視﹐切望、和懇求與這聖神愛的聯合。從此可知﹐人習慣對神 聖的貴賓有一種愛的關注﹐是瞻仰的祈禱再好沒有的準備。

  我們知道﹐在主動和被聖靈感動的愛的專注中間﹐有一條深不可越的鴻溝﹐而且這條 鴻溝﹐只有主能填沒它。然而﹐在這兩者之間﹐有著很相彷之處﹐這也是不可否認的。人 們不難想像到一個以與聖神貴賓交往為樂的靈魂﹐有著一種和高超祈禱極相仿的感覺﹐這 是為獲致高超祈禱的一種極好的準備。

  你想洪量慈愛的主﹐看見了靈魂有了這種準備、關注﹐而肯讓他一人一直在摸索中麼﹖ 不﹐不久﹐他將漸漸覺得他已有了答復﹐受到了神妙祈禱神恩的答復。如此﹐主動的關注﹐ 在主的影響下﹐不知不覺地將變為靈裡與自然的愛的關注。

  上面說的﹐是屬於積極的準備﹔至於消極的準備﹐是在剷除一切障礙。別的不說﹐我只 提一個﹐大家都承認內在生活最大的障礙﹐是心靈的紛馳。我們都知道﹐諸靈修名師﹐如大 德瑞莎﹐十架約翰、蓋恩夫人、勞倫斯等﹐如何注重叫人消除心靈中的一切受造之物的影響 ﹐完全控制自己的三種官能﹕理智、記憶、意志﹐節制本性的活動﹐而簡化成為一種對主耶 穌不住的愛的關注。倘使一個靈魂﹐真切地感覺到主耶穌臨在他內心的這個真理﹐不是將本 能地全心歸向及符合他麼﹖他知道﹐他心中藏有一個無窮的寶藏﹐將心心念念的想著他、關 注他﹐他一切的官能﹐必將集中于主耶穌﹐主耶穌的可愛﹐必漸漸吸引他們﹐使一切受造之 物﹐浙漸變為無足輕重﹐而終於遺忘。一切能分他的心、而驚擾這愛的關注的﹐漸漸消失﹐ 其時靈魂算是準備好了。現在主耶穌將幫助他經過一個漫長的“淨化”階段﹐而使之漸漸簡 化、聖化。感官的痛苦屬靈的黑夜﹐將包圍住他﹐完成他自己所不能完成的一段。

  這屬靈的黑夜一朝過去了﹐靈魂就清楚的覺得自己已越過了神境祈禱之門。因為就在屬 靈瞻仰之初步﹐靈魂屢次已覺到一種特殊的﹐被動主的臨在內心的感覺﹐這是主耶穌的一大 特恩。現任靈魂﹐實際地、被動地﹐感覺到主自己﹐覺到他的呼召。有人竟認這就是神妙祈 禱的要素與特徵。

  從此可知﹐時常注意主的臨在﹐是如何有益的事。許多人以為﹐這只是一種象征。這是 太可惜了﹐因為主耶穌請他們進入內室﹐為同他們在靜默和平中交談﹐他們卻不知道呢﹗不 知主的臨在﹐而想像他在外面﹐靈魂就有不注意的危險。不注意﹐就會聽不到主呼召的聲音﹐ 或至少不把珍寶予以正確的估價﹐而投之于豬前﹔因此嘗到了與主的親愛之後﹐仍回到受造 之物那裡去尋求快樂﹐以致不配再得到更大的恩賜了。

  相反地﹐一個長久活于主臨在的真理中的靈魂﹐他已習慣同心愛的主﹐親密地﹐簡單地 談話﹐他已達到與內心之客﹐有一種真正的親切﹕這種靈魂﹐自然能覺察出主神妙的安慰﹐ 即使是微乎其微的﹐他也能察覺出﹐在主主動同在的感覺下﹐歌喜雀躍。看﹗現今他是多麼 幸福啊﹗他不但知道﹐他覺得﹐他心愛的主的同在﹐如何的甘飴啊﹗他對此大恩﹐充滿了知恩和尊敬的心﹐從此以後﹐集中心力﹐為使自 己更配得承受新的恩賜。

  許多靈魂﹕永遠達不到神妙祈禱的地步﹐或至少只在低層徘徊﹐是因為不明白這個道理 ﹐一位墨西哥的靈修家高地內甚至說﹐有百分之九十被召做靈裡祈禱的靈魂﹐因為在引導上 受了阻礙﹐所以永遠達不到目的。這真是一個過甚其詞的肯定﹐但我們也別忘了十架約翰對 不明道理﹐與主的作為相逆﹐而過度勉強別人做推理默想的教師們﹐所下的嚴詞。有許多引 導別人的人﹐我不說他們直接阻礙了﹐至少未能相幫助在前進的靈魂﹐向著屬天的瞻仰走去 。倘他們自己多意識些主耶穌的同在﹐他們便會更明瞭些﹐為何在達到內在生活門外的靈魂 ﹐對推理默想有著如此的厭噁心﹕他們就容易贊成這些人﹐用一部份﹐竟或全部份的祈禱時 間﹐來專心注意在他們內心的主﹐做人們稱為“靜默”的祈禱。所以他們的任務﹐是把這道 理更明白研究﹐而實踐在他們的生活中﹐並也教別人透澈這個神妙生活的根基的信心大真理 。這樣﹐他們才能在人的靈魂上啟示﹐創造一種準備﹐引領人走上祈禱的大道。

  我們為進聖靈裡的祈禱所說的一切情形﹐對祈禱的進程上也很知道﹐我們知道許多屬靈 者自然傾向著往內心找主。即使有人不太了解這些主同在臨到我們的道理﹔但是有時他們覺 到主是在他們內裡時﹐他們便會如法蘭西斯所說﹕“內在的靈魂﹐好比蜜蜂一樣﹐蜜蜂不停 地被蜜的香氣吸引著﹐向著蜂房盤旋。內在的靈魂﹐從實際知道主住在內心﹐喜歌在裡面尋 覓耶酥”。倘若引領人的人﹐叫信徒覺到﹐主是在他們內裡﹐看見人向外亂扑﹐是如何的不 高興﹔信徒同耶穌的親密﹐必將更進一層。小德蘭在她的自傳上﹐述說她在博學導師處﹐得 知了主耶酥真的常臨在蒙寵愛的靈魂上﹐正如她神妙地感覺到的一般﹐她的快樂真是筆墨難 宜。她以前疑慮﹐也都雲消霧散了。因此這位著名的靈修家﹐深怪有許多靈魂﹐不在他們內 裡輕易地尋找主﹐而在離他們很遠的天上去找。這不是徒勞無益嗎﹖

注﹕

  這是主使靈魂脫離受造物﹐被動地潔淨感官的一個冗長的洗煉時期。在這時期中﹐ 靈魂感到極度的苦悶﹐雖有著真的熱心﹐但只覺自己冷淡﹐並且似乎不能再如前地 做著推理的默想了。這是由默禱到自動瞻仰的過程﹐十架約翰稱它為感官的黑夜。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