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賈艾梅奉獻的一生

  「我一生只仰望十架--神眾子降服之處
  在那堙G若無所失,便無所得;
  若無死亡,便無生命;
  若無信心,便無完全異象;
  若不背負羞辱,便無榮耀;
  若不承受罪,便無公義。」

  1867年,賈艾梅出生於北愛爾蘭一個靠海的小村莊。成年後,她曾在女工中間服事,並遍歷日本、錫蘭等地傳福音。1895年,她踏上印度的土地,直至1952年息了勞苦,至死沒有離開她所愛的這片貧瘠之鄉。這位以「若」一書撼動無數心靈的女子,不僅將傾倒至死的愛奉獻給飽受貧困、動亂折磨的印度子民,更以無數優美的著作與詩歌,激勵許多人為主獻身。她一生活出這個禱告:「主啊!使你大愛的光輝,彰顯在我身上。」而她數十年的生命,正為這個禱告下了最好註腳。

  作者以平實的筆調,將賈艾梅的一生娓娓道來,寫盡了她的痛苦與喜樂、掙扎與大愛。作者如是說:「本世紀中,再也沒有人比她更完全將主的禱告實行出來,那就是:『使你所愛我的愛在他們堶情C』(約十七26)」這確是她一生的寫照。

  她的異象

  「一個燥熱的星期天早上,在貝爾發登斯特的街上,母親、弟妹和我從教會回來,看見一個貧窮、可憐的老婦人,提著一個很重的包袱迎面走來。我們從未見過她。一時之間我們內心充滿同情,弟弟和我趕緊前去幫她提包袱,牽著她的手,與她同行。一路上,我們與許多熟識的人擦身而過,這實在十分尷尬。我們不過是小孩子一時的興起,而不是多屬靈的基督徒,也不想引人注目。當我們邁著沉重步伐往前行時,不禁覺得渾身發熱(至少在靈堣峖覂曈ㄛO)。不久,潮濕的冷風陣陣吹來,吹在這引人注目的可憐婦人身上,襤褸的衣衫隨風飄動。我們處身其間,很不是滋味。但是當我們經過街道旁的噴泉,突然有一段話,彷彿穿透水珠般臨到我:『若有人用金銀寶石、草木禾楷在這根基上建造,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他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若存得住……。』

  『若存得住……』我轉身回頭,要找尋是誰正對我說話,卻只看到噴泉、潮濕的街道和帶著禮貌又驚訝眼光的面孔;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無名的感動來了又去,我們一如平常地往前走。我沒有向任何人提起,但我知道發生了一件事改變了我對生命價值的看法。除了永琲漕う哄A再沒有什麼能影響我了。」

     摘自:皕R的光輝 (Amy Cormichael of Dohnavur)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