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得著基督

丁素心

  「沒有異象(默示),民就放肆。」(箴二十九18另譯)
  「我故此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徒二十六19)
  「因為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或作「他所交託我的」)直到那日。」(提後一12)

  「認識基督」是基督教獨一的信條、是聖經中獨一的要道,從舊約的「創世記」到新約「啟示錄」,都是「為基督作見證的。」(約五39)每個真實的基督人都能作見證說:不是甚麼別的信條,乃是基督改變了我罪人的生活,叫我歸向神,不為自己,乃為神而活。從死復活的基督向保羅顯現,叫保羅認識那自己不被死拘禁的主,是為人擔罪而死,且從死奡_活;這是保羅成為成功的基督人的秘訣。

  保羅所認識的基督能否為我們所認識,叫我們也能以先前看為與我們有益的,當作有損而丟棄之,且能勝過諸困難,惟讓基督照常在我們身上顯大,叫我們能如保羅說:「我活著就是基督」呢?答:保羅所認識的基督,能為我們所認識,因為在這恩典的日子,神藉著與人聯合,將得榮耀的基督,啟示給人,要召人來同基督為神的諸長子,和基督同為後嗣,承受神的萬有(羅八17;啟二十一7)。

  同學要我見證我蒙恩的經過,這幾十年主在我身上所作的,現在只能略提出幾點來:不是我比別人強,乃如保羅說: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作成的。不是我揀選祂,乃是祂用恩召我、揀選我歸祂自己。「認識基督」是我對於基督的原動力。

第一階段為我認識基督之預備

一、神叫我有聽道的機會之預備

  約八、九十年前,神的救恩就臨到我的先祖父「丁守勤」,福建古田人。他不僅信主、愛主,且多年作牧師為主道作見證,直到八十五歲安然到主那堨h。他的祈求與心願,就是他的子孫均能信主,且能揀選這上好的福分,事奉神。他所留下的,不僅是他的禱告,且交付他的子孫,以六代的名號,即「守天道世澤昌」。他自己是「守勤」,已守了天道,到主那堨h了。「昌」還在不久的將來,現今是我的父親「天懷」,與我父親的長子「道忠」等,孫子「世仁」等及曾孫「澤」。感謝神!因祂是聽禱告的神,且是樂意施恩的神。

  我是在庚子年,即主後1900年生的,那時,正是教會受逼迫之年,我的父親是任傳道之職於鄉間;在古田有為主殉道的傳道人與信徒,但今日仍有很多的傳道人出自古田。信徒的血為教會之種子,誠哉斯言。我自幼都是在教會的學校受教育,自幼即有機會聽講「神」及「罪」的道。我也是自幼信神,及「知罪」與「永遠的審判」;所以總是為罪而懼怕死後的刑罰。因要知道如何罪得赦免,免沉淪有永生,所以常欲到禮拜堂聽道。

  但所聽的是「服務」、「博愛」等類的題目。這生活是好的,但沒有這聖潔的生命,怎能有這聖潔無罪的生活呢?「荊棘上豈能摘葡萄呢?蒺藜堸Z能摘無花果呢?」(太七16)「古實人豈能改變皮膚呢?豹豈能改變斑點呢?若能,你們這習慣行惡的,便能行善了。」(耶十三23) 當我十六歲那年,有安汝慈(Ruth Paxon)教士來領奮興會,我所領受的仍然是靠自己來熱心愛神,也再一次立志作熱心的基督人,結局只能維持一個多月而已。

  亞當犯罪,就是要自己能,不要倚靠神;所以我們自己,就是抵擋神,是得不著神喜悅的惡人。經上說:「惡人獻祭,為耶和華所憎惡。」(箴十五8)如該隱未殺兄弟之前,他是要獻祭,要行善的人,但他所獻的祭(創四3),表明靠他自己力量來的,為神所不喜悅。如主耶穌所說:仗自己為義的法利賽人,倒不如認罪、倚靠神恩赦罪的稅吏罪人,反得稱義。所以,人得稱義與在神前為完全人,乃是死己,完全靠神的人。

二、聖靈在我堶惜完w備

  在我十九歲的時候,未得救恩之前,聖靈叫我深知罪,與認識自己的無能。雖然不時在主前認罪,但是對赦罪平安,是無徹底的把握,也不知如何行,才能不犯罪。千方已試皆是無益,甚至我恨我的父母把我生出。因人生遲早必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而此短短一生,有何意味,有何我得呢?我常暗中流淚,且有一次約了一同學同哭一場;並非我有何不好的景遇與任何的問題,乃因覺得人生不只虛空,且有罪的問題。我知很多的信徒,在未得救之前,也有同樣的感覺,這就是聖靈的預備,叫我為罪自責,並渴慕那不敗壞的生命與基業。

第二階段為神把基督耶穌啟示在我堶悼l我作傳道之工

一、聖靈把基督耶穌啟示在我堶

  在1919年1月16日,在青年團契的春令會的一個晚上,有一位師母講「基督為罪人被釘十架」的事,這是我自幼常聽的;但那天晚上聖靈開了我堶悸熔晰,認識了那為我死而復活的基督,是這樣愛我、是為我有的救主。雖然領會者未叫聽眾舉手表示接受主,但我因認識了主是我的,散會後就在自己的寢室,用感謝的眼淚接受了主。我從那天起,不僅知道祂擔當了我的罪,也知道我有了永生(約壹五11)。神所賜降世為人的主基督,是我所信的;神的恩賜是不改變,為我的基督,也是不改變的。我的信心不是信自己,乃是信基督;所以,我的信心也不能改變,至今已過了三十年,我深知道沒有甚麼能使我與基督的愛隔絕。

二、神召我作傳道之工

我奉獻為主作傳道之工,是在三十年前;非我愛主,乃是主的愛,叫我成為愛的俘擄。每想起這三十年來我所揀選,主所要我走的道路,不僅沒有絲毫的後悔,且常湧出感激之眼淚說,主恩實在太多!若主再給我三十年的光陰,我仍然要事奉祂。在我得救後二個多月,在學生中作青年工作的兩位西教士,請我們學校(華南學校)的青年團契的主席和我(查經組組長)到他們的家中住了兩天。

  到末了一日是主日,有一教士與我同往禮拜堂,在路上,她問我說:「你本年畢業後,你願為主作工否?」這問題那時於我是太唐突,我未曾想起,也不愛想這問題。這是因我不多認識主與祂的愛,我只想我的需要救主,和我的要求;還不知「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祂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林後五14、15)我只答說:「不知道。」絕對的說「不肯」,也說不出,因知主愛我,祂救了我;也不敢說「肯」。

  因我懼怕被人輕視,而不知事奉主的榮耀;懼怕在世界受貧窮;而不知在基督堛甄袨I;懼怕無口才,也不知道,是主自己要從我身上作成祂的工作。但是感謝愛我的主,祂不放鬆我;自那一天起,「你願為主作工否?」這一句話總是繼續的向我發聲;禱告時,常聽主向我發聲,讀聖經時,都遇到此問題。如經上說:「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太十六25)這是說得救的人,若喪掉自己;必與主一同活,不僅在今世得與主同活,也是在來世與主同活。

  聖靈也激勵我,讓我認識到為自己而活,究竟有何結果?假定我學會了醫生的技能,若不是為主,究有何所得?又一次,在一圖片上看見一句英文短詩,意思是:「只此一生兮,轉瞬即逝;惟為基督之辛勞兮,永不消逝。」後因一事要主聽我的禱告,才答應主向我的要求,而向主說:「若是出於主的選召,我願把自己交在主手,隨主使用。」那時還不敢對人見證說,我已答應事奉主,這是因為還沒有「破釜沉舟」的決心。

  所以將近畢業前的三、四個月,出國求學的試探,幾乎充滿我的心,想對主說等十年,三十歲時還可為主作工。感謝主!祂用苦難來提醒我;又用詩篇第五十篇二十二節對我說:「你們忘記神的,要思想這事。」因此,我就不敢收回我的奉獻,且對人作見證,說主召我事奉祂的事。

  當我未進神學院之前,我先任教書之職一年半;感謝主!那時,主又在實際方面給我恩典以堅固我。1920年,我要往聘請我的海潭毓學校任教職之前,因狂風把校舍損壞,須等一些時候,把校舍修理才得開學,我就還有機會留住在福州。適有余慈度姊妹來閩領奮興會,那時靠主恩徹底對付罪,就更覺主的寶貝,得主之充滿。因著心有所充滿的,我的口不能傳講主。會還未畢,我就前往任教職。因主的吸引,叫我極渴想主的親密與主的話語,燈下獨自讀經常到夜深。

  那時,幾乎無人傳講「主再來」之道理,自己也未從聖經看見此問題;主竟然施恩,親自以再來之道啟示我。在得主再來之道以後,那從前問:「你願為主作工否?」的教士又來,彼勸我出國求學,並願為我出一切的需用。原來她從前問我願為主作工否?就是要我從美國求學後與她同工。我因著主施恩叫我認識主的寶貝,及祂再來之道,所以我心不被動搖;我即答覆她說:「主來近矣,若在求學時主來,我豈不是空手見主麼!並說我願學保羅說:『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叫人得著祂得救恩。」

  此後,又有三次相似的試探,主都使我靠祂得以勝過。若不是主叫我認識祂、若不是主的愛包圍著我的靈,我豈不是早就跌倒了麼?我所以能決心進神學院去,不貪慕別的事工,這都是因主施恩叫我以認識祂、事奉祂為至寶。

第三階段為尋求更深的得著基督及被基督所得著來走祂的路並事奉祂

  有二次,我尋求能如先知以賽亞之見異象,與主見面的異象。第一次尋求時我立刻說:「主阿!不必叫我看見,我知道你是至高、至聖的,我乃是污穢可憎的;我知道我要時刻棄絕自己,才能為完全人。」第二次是隔了一年多,因我覺得愛主無力,若能看見主,我就會得能力;但主對我說:「我已啟示在你堶情C」

  在1922年,還差一年要從神學院畢業,主啟示我以事奉主的路與事奉主的工作:

  事奉主的路,是單單聽主的吩咐,按祂的旨意事奉祂。
  事奉主的路,是單單信靠主自己的供給。
  事奉主的事工,是開荒佈道,就是不在基督的名被稱過的地方傳福音,免得建造在別人的根基上。
  事奉主的事工,是查經叫信徒深識神救恩的奧秘,與神的計劃,使信徒得在真道上建立成為基督奧秘的身體,基督的教會。

  那時,我竟然不信我真能走這道路,作這事工。我把這事對一位常與我同禱告的姊妹提說,她也說這是不易;且引聖經對我說:「要蓋一座樓,不先坐下計算花費,看能蓋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見的人都笑話他。」(路十四28、29)不知是靠主才能成功,出花費就是捨己,也是靠主能出的;所以只要靠主。那知主一步一步的帶領我走祂所指示的道路,並派我作祂的事工。

  1923年夏季,由金陵女子神學院畢業後,即回閩。在8月15日晚,主再召呼我走祂所指示的道路,那晚上掙扎要留在公會為接受薪水傳道,或是單單跟從主,信靠主呢?到底主勝了我的掛慮與懼怕。掛慮是因看不見工作的著落,當時,我不多認識走這樣道路的人,只因有主的呼召,我就順服主,踏入主所指示我的道路,為主若至受餓也不懼怕;等順服之後,才遇見主忠心的使女(和受恩教士Miss M. E. Barber),她給我的一些話作我的幫助,至今仍不忘記。

  1923年秋季,就開始作主所指示的工作,到一小島作開荒之工。走這信心的道路,是要完全脫離自己來順服主,才可得主的喜悅與祝福。主並非剝奪我與我的愛慕,叫我成為孤苦,乃是要以祂自己來充滿我;主要我像祂捨己的順服神,這是更大的工作。工人的生命,勝過罪與自己的生活,見證撒但的失敗,順服神的生活,是最大的工作。神不特要我們在今世見證神的榮耀,也為著來世的見證,且能審判不順服的天使與世人(弗一7;林前六2)。

  「捨己」是比工作更要緊,但是捨己,心並非不傷痛,然而,靈仍是歡樂與讚頌。走這道路遇見了朋友的分離,父母當時因聽人的言語,也寫信責備我;但是這些屬地的香甜聯結,因主分裂,主我之間,聯結就更加香甜了;屬地快樂雖消滅,得著屬天的就更多了。走這道路的開始,曾因住處成問題而墜淚,但主對我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太八20)是的,主如何在地上成為客旅,降生於馬槽,葬於別人之墳墓,跟隨主的人,為何不能與主同客於此地呢?我即對主說,「我願與你同客此地。」

  當我感到屋內簡單,床榻不舒而難受,但想到主為我曾成肉身睡在馬槽,三十年在木匠家庭之生活,三年半醫病、趕鬼,見證祂是從神來的,見證祂屬神,神也屬祂,祂以神為滿足,以神為祂的家,而願在地過著無家之夜不息之日,又安慰了我;我為何不願為主受一點的苦呢?當自己烹飪感覺艱辛,想到是事奉主,即得主的同在之快樂。有時,因歌唱主愛而流淚,願愛主更多,為主使用。

  有時,因作一粒埋地死了的麥子,作一無人知、無人見,無聲無色的樹根而自憐;但主說:「我妹子,我新婦,乃是關鎖的園,禁閉的井,封閉的泉源。」(歌四12)主要我們以單純為著主自己的欣賞,為我們的事奉,以叫主喜樂為我們的喜樂,這是我明白「雅歌書」,論到與主交通的經歷之開始。

  第一年開荒佈道之工,在瑯琦島,每天作逐家佈道之工,雖下小雨,也打著雨傘逐家佈道。多是爬山越嶺;但看見此權利把福音送到那未曾聽的人耳中,是可樂的。受人的不理與無禮之對待,但想到主如何降世釘苦架來愛罪人,就得安慰。撒種將近一年未見甚麼收成,但後來很有些信主,成立了地方的教會在那堙C主沒有立刻叫我看見果,免得我驕傲。從海島又到另一海岸名「梅花」,雖然也為開荒之地,立刻看見有美好的收成。這二地方工作之後,神帶領我又作起事奉主的第二件工作,即對信徒「查經」。

  1924年終的儆醒之夜,我切慕與祈求於主的,即巴不得被提不在世上,這是想逃避受苦,過於愛主的面。感謝神的恩慈,祂沒有聽我的禱告,沒有把我接去,但叫我在地經歷祂的愛心,與祂的能力。再進入1925年1月1日的上午,在見證會中,我不過勉強的見證說:「凡我所行的(生活存在),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林前九23)

  午餐後,一跪在主前要禱告時,主立刻叫我覺得我的生活,好多地方不像主、虧欠主;主存留我,給我機會追求便像主,也要叫人同得福音的好處,因此我知道存活是有價值的,就歡樂著感謝主。即從那年起,主叫我看見有一些姊妹,也願意獻身為主用,要更多明白聖經的真理;所以查經的工作由此開始,甚至我自己再沒有工夫下鄉搬我的東西,是另一位姊妹替我去搬的。這樣工作繼續有三、四年,而那時奉獻給主的姊妹,至今二十餘年,仍然事奉主。

  1928年,神引導我回家;從父母一家居於馬來亞起,經過十二年未曾見面。感謝主!多年為父母及家中的人得救的事禱告,那時回家見證後,能見父母及一些兄弟及嫂妹等蒙恩得救;在那邊主也興起了地方教會。因租房子困難,神自己感動信徒樂意奉獻,建立了一個聚會所。工作二年後,我離開他們;雖無傳道人,但弟兄姊妹,仍然照常聚會敬拜主,且繼續引導人歸向主。

  現在再提三點論到工作的目的,信靠的生活,及靈命的供給。

  工作的目的

  1930年返國,仍繼續查經的工作;有一日遇以前我的師長,就問我近日在何處工作之後,使我思想,我是否單以工作為我的目標!人在外面看我,自然是以我為傳道之人;但若單為工作而工作,不是為遵行主的旨意,為祂所喜悅的,將有何益。我感謝主!是主的愛包圍了我,叫我為愛而事奉祂。

  走這十架道路的開始,有些火熱與恩賜,為主作見證感動人;過不久好像這些恩賜都沒有,又似摸不著主的同在;當我把這些情形告訴和受恩教士,她說:「這是進步了。」她沒有解說其理由,但我對主說:「主阿!你雖沒有叫我在感覺上,來享受你的同在,我當憑信心,不憑感覺來愛你;只願忠心的為你。你是為我,這不要我的尋求與感覺;但我只願能讓你得著我,為你的奴隸,盡心、盡性、盡意、盡力的愛你,為你工作。」

  當我有一次,求主把祂的恩賜給我,叫我能為祂工作時,主啟示我說:「你若得恩賜如缸中滿了水,你就只靠恩賜,而不用時刻倚靠我,且能利用恩賜為你的裝飾。你若作一空管子,你就需要我,我也能用你。」感謝主!因祂叫我知道祂是我的,祂有恩賜,祂若要用我,我就能把祂分給人。我能證實,當我真覺得自己無用,只把自己交在主手時,就能看見主用我。

  信靠的生活

  1923年,開始靠主自己供給的首一年半,主常試煉我信靠的心,開頭二個多月住在一信徒家堙A每月付銀圓五元為伙食;第二月底,我身邊只剩下六元,付出五元,所餘一元,豈不是很速就用盡麼,將來的用支從何而來呢?神的兒女不能告人求人的幫助,更不能借錢。當我思想我的供給將從何來時,主對我說:「我是活水的泉源,你所付出的我要給你加入。」

  所以我即日便付出五元,翌日上午,果然收到主預備的五元,這加增了我的信心,知道主是可信的。第二年,有一次只剩下一銀元,經過約二星期,又有一位姊妹為我的客三、四天,至第二星期的一天,只剩一銅元,不夠買菜,那日上午讚美歌唱「主的恩愛」,仍滿了我的房子。撒但不能叫我疑惑主的能力,最後,牠叫我疑惑這不是我配走的道路,所以才遇見此困難。

  但主引導我打開哥林多後書第六章四至十節,我讀過那一段,看見「窮乏」、「不食」是十字架道路的路標;保羅為主僕人的證據;我即反對撒但說:「我是照主的旨意,如此事奉主。」第二天早晨,主先打發人送來食物,至今還不知是誰被主所感動來供給我。又有一天,正思慮我眼前的缺乏無人知道時,主即說:「天父是知道。」(太六32)這是何其安慰的一句話。

  所以多年經歷主的看顧,知道主的愛與能力,就不敢因怕生活的重擔,而求離世與主同在,因經歷主的愛越久越深,被主愛所充滿時,就為主受些苦,也反以為樂的。

靈命的供給就是生活的能力之由來

  常因寶貝的主之顯現,不能不叫我勝過外面世界的引誘,與屬己的愛慕、掛慮、及工作的重擔。在1936年被教會的光景與工作的重擔,壓著我的靈,如挑重負。後因答應一地方,為他們開查經班,在查到大祭司的衣服(出二十八章);我因可愛的主,是把我背在肩上,懸在心上的感動,主再一次啟示祂自己;我自那時起更知主的可愛可靠,就甚麼都不成為重擔、甚麼都不能掩蔽主的臉、甚麼也不能奪去與主交通的快樂,也沒有甚麼看為難擔的重擔。主說祂的軛是容易的,祂的擔子是輕省的。好像「雅歌書」堶悸滿u童女」,最後因主的愛,就是跟從受苦的主,也願意開門接受主的呼召跟從主(歌五2-5)。

  真的,全是恩典、全是愛的保守,使我今日仍然在此路上跟從主。比死更堅強的愛,比陰間更殘忍的嫉恨,叫我勝過各樣的偶像。所以,我不能不讚美主的愛!主愛能得著我的愛。

  末了,容我再述最感動我的一故事:就是有一新婦因愛,能捨棄所有合法的要求,與自己的安樂與享受,到她被放逐在荒島的丈夫那堙A同蒙羞、同受苦;丈夫見她來,就問說:「羞恥且窮乏之景地,既無悅目的花草,又無悅耳的音樂,也無可嘗的珍饈美味,你來何為?」她答說:「有你就夠了。」我們能否對那愛我們的主說:「主阿!有你就夠了。福耶!苦耶!我願跟從主到底。」

  摘自:拾珍集福音見證集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