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論神的話

馬丁路德

  聖經是上帝的話,上帝的書。我可以這樣證明:世界上古往今來所有的萬物,及其存在的形態都為摩西的第一本書論創造所說明了;上帝起初如何創造了世界,到今天世界還是那樣存留。許多大有 權勢的 君王,埃及、巴比倫、波斯、希臘諸王,以及羅馬皇帝等,都曾大發烈怒,反對上帝的書,想要毀滅它、剷除它,但都徒勞無功。反倒這些權勢都已消滅了,上帝的書卻仍然存在,並且要依照最初的宣布,完整永遠存在。誰扶助了這本書呢?誰在那些大權勢之下把它保守了呢?沒有任何人,而是上帝自己。上帝是萬物之主。上帝如此長久保守了這本書,並不是件小神蹟,因為魔鬼和世界都是這本書的死敵。我相信魔鬼曾經毀滅了很多教會的好書,正如牠曾經殺害了很多聖潔的人,這些人已經不在我們的記憶中了。但魔鬼對於聖經卻只好任其存在。

  了解聖經

  我們不應當專用自己的理智去批評、解釋,或判斷聖經,卻要用祈禱來勤勉靜思默想。魔鬼和試探也能給我們機會從經驗和實行去學習了解聖經。否則,不論我們如何勤勉地讀和聽,我們永遠不會了解聖經。在了解聖經上,聖靈必須作我們唯一的主和教師。我們的青年人不要以從這位教師學習為恥。當我被試探圍攻的時候,我就立刻把握耶穌賜給我的一段經文,例如「耶穌為我死」了,由是我可得到無限的盼望。

  聖經高深難測

  約拿猶士都博士在路德的桌上發言說:在聖經中有一智慧至為高深,高深得沒有人能夠澈底學到或了悟。路德接著說:「是,在這一點上我們必須永遠作學生。我們對於任何一節經文都測不出它究竟有多麼深的意義。我們所能把握的不過是些皮毛而已,並且連此也不很完美。試問誰能如此自誇,說他確實了解彼得以下一句話:「倒要歡喜,因為你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呢?這堜摹o要我們在極大的苦難中喜樂,這豈不是像要一個小孩去吻刑杖一樣嗎?詩篇上說:「祂的智慧,無法測度。」固然聖徒也了解上帝的話,也能講說其意義,但實行起來又是一回事;在這一點上我們要常處於學生的地位。

  我們在天上的父

  論到這種了解,經院神學家有個很好的比擬。這種了解好比一個地球儀,放在桌上,雖然只有一點著於桌面,但支持它的乃是整個的桌子。我雖然是個老神學博士,但到今天,我的程度還沒有越過兒童們所學的十條誡,信經,及主禱文。就是對這些,我的了解也還不能像我所應當有的那麼完善,雖然我是每天和我的兒子約翰及女兒抹大拉用祈禱的心情在研讀。如果我對於主禱文中的第一句話;「我們在天上的父」,能澈底領會,並真信那創造並掌管天地萬物的上帝,就是我的父親,那麼我就一定會為自己得到以下的結論:我也是一個天地之主,基督是我的兄弟,加百列是我的侍者,拉斐耳是我的車夫,眾天使是天父差來滿足我的需要,扶持我走路,免得我的腳碰在石頭上的。但天父為要訓練並堅定我們的信仰,祂便讓我們下獄,陷入深水。由此可見我們對於這句話是如何不了解,信心是如何動搖,軟弱是如何大,以致我們不禁開始想道:呀!誰知道聖經中所記載的有多少是真的呢?

  神的話與人的話

  我們必須把上帝的話和人的話完全分開。人的話只是一種微小的聲音,飛播在空氣中,轉瞬即逝。上帝的話則比天地還大,也大於死亡和地獄,因為它是上帝權能的一部分,是永遠長存的。因此,我們應殷勤查考上帝的話,知道並確信上帝親自對我們講話。這就是大衛所見所信的。他說:「上帝指著祂的聖潔說話,我便歡樂。」我們也應當歡樂,但在我們的歡樂中往往混雜著憂愁和痛苦。大衛也是這樣的一個例。他經歷許多試煉和苦難,都是由於他犯了殺人和姦淫等罪。當他受敵人追逐,顛沛流離時,其心境決不是愉快的。上帝這樣待他,為要使他常存畏懼上帝的心。在詩篇第二篇堨L說:「當存畏懼事奉主,又當存戰兢而快樂。」

  正確傳講神的話

  我們必須知道怎樣正確傳講上帝的話,因人施教,因為聽眾有各種各類。有些人良心受感動,惶惑不安,為罪憂傷,一想到上帝的震怒,就悔改認罪。對於這種人我們必須用福音去安慰。另有一些人則頑固強項,存心違拗。對這等人我們必須用律法和上帝的憤怒去懾服,對他們多講以利亞的火,洪水,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毀滅,以及耶路撒冷的淪亡等。這些人剛硬的頭腦真需要一番痛擊。

  神的話與十字架

  那埵陳囿爾隉A那奡N有十字架臨到敬畏上帝的基督徒身上。使徒保羅說:「凡立志在基督耶穌媟q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我們的救主也說:「學生不能高過先生。他們既然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人的遭遇使人明白祂的話,如先知以賽亞說,悲哀和憂愁使人明白上帝的話。沒有人能了解聖經,除非他認識什麼是十字架。

  我的神學並不是一次學得的。各種試探逼著我步步深入追求。若沒有各種試煉和試探,沒有人真了解聖經。使徒保羅受魔鬼打擊,試探,所以他殷勤研究聖經。我被教皇、各大學、有名的學者和魔鬼逼迫,所以我孜孜不倦研究聖經。讚美上帝,到底我對聖經獲得了正確的了解。若沒有魔鬼在催逼著,我們對聖道只能作袖手旁觀者而已,只能依照我們自己虛空的理論去夢想某種道理必須如此或如彼,像修道士所作的一樣。聖經的本身是確定的、真實的,願上帝賜恩,使我們把握住它的正當用處。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