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忠心的牧者──戚伯門

  回到班斯泰埠後,戚伯門繼續恢復他的牧養職責。事實上,他首要的工作是牧養,警惕的照管神的羊群。他很有愛心地,忍耐地「尋找失喪的;把退去的帶回來;纏裹那傷心的;堅固有病的……。」他小心翼翼的進入所服事的人的喜樂或憂愁中,常常記得這道命令「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  

  牧者的工作總是很平凡:一位真正的牧者一個月又一個月,一年復一年地勞苦,應付神的子民各種不同的難處,帶領他們在神的恩典中向前。「用溫柔教導那些反對他們的人。」旁觀者可能覺得他的工作千遍一律,累月積年,但是外面的樣式好像變化不大,詳細的內容卻是經常變動。因為一位細心的牧者會覺察到:沒有兩位屬主的人有一模一式的難處,而且,這些詳情多半是須保守秘密的,所以一位牧者的全部工作是外人無法得知的。  

  戚伯門在西班牙和愛爾蘭的佈道工作,還有他在英國所參與的特會,都顯出他是神所信託的僕人。但他整個服事的中心卻是格羅斯維納街,和那堛漯知i工作。在他死時所留存的,親熱的交通,對聖經的尊重以及按照聖經而有的模式,可以成為七十年來勞苦的碑誌,也說明一個事實,如果一個人把他的恩賜運用在一個區域,那麼他的工作也是鞏固的。  

  但是他並不是單獨控制這個服事,他不過是格羅斯維納街幾位長老中的一位。他不接受達秘認為「不可能遵照聖經的命令來設立長老」的主張。他不相信提摩太前書第三章及提多書第一章僅具歷史的意義。他來到班斯泰埠的首要責任,就是決心教導他們他自己讀經的亮光,也發現在啟示的話中有長老的存在。他沒有強調執事的設立,雖然在貝斯托的「伯賽大」 (Bethesda) 有這樣做法,因他們感到在新約堭狴靰獐辿☆茪ㄦ|錯。班斯泰埠的長老們,不是因為他們在社會或經濟上的地位,乃是那些有恩賜,在弟兄中顯出有領導的能力,無可厚非地戚伯門在弟兄中獨樹一幟,因為他有些特別恩賜,他是個牧者、教師和傳福音的人──是建立神工作的理想器皿。有些人卻用這一點來批評他,說他從來不肯罷休不做他們的「牧師」。但是在格羅斯維納街同他一起當長老的知道他如何迫切地願意所有的人都運用他們的恩賜。在戚伯門身上神已經如此明顯地呼召他來作祂的工,所以長老們絕不願意他在虛假的謙卑中保留神所託付他的,以致使聖靈擔憂。  

  探訪工作,主也大使用他。下午的時候,他認真地在神的子民中走動並關心他們的生活。當他穿過大街小巷時,路人均尊敬地與他打招呼,甚至那些住在德比 ( 窮人區 ) 的人,一向對與他們不同階層的人,投以不屑的穢語,也感到戚伯門心中關心他們。站在門口的婦女們,常看到他慈祥的微笑,偶而加上一些溫柔的勸告,叫他們心中很舒暢。  

  當他步進一戶人家,心中常有一段聖經的話,也等待合適的機會把經文帶進談話中。但是卻不用常人的方式。好比有一天,當人家問他如何時,他答說是滿了重擔。問的人就很關切的說:「 戚伯門 先生滿了重擔!」他就回答說:「是的,祂天天將好處加在我們的身上。」 ( 詩六八 19 另譯 )

  有一次,他很嚴肅地表示牙醫 ( 註:牙醫在英文中的兩個簡寫與性命幾乎歸於塵土相似。 ) 太少了。一位弟兄就很驚訝地說「才不是呢!」他回答說:「是的,我們需要更多人像詩篇一百一十九篇二十五節:『性命幾乎歸於塵土』,那樣就有更多人『照著你的話』蒙救活。」他用這樣的方法來引人對熟悉的經文有新的興趣。所以無論何時,當他說些令人驚訝的話,他的朋友也就期待一些教導的言語。  

  當他要把一段經文說進人的深處,他會用另外一種方式,就是把經文的上一半背出來,等候對方把他完成。他會在街上碰到主內的朋友時,很自負地說:「我凡事都能做」,期待對方接著說:「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基督。」他這種自然、愉快的方式,別人可能感到特別,卻也接受並寶貝這些做法。  

  有一次他去探訪一位靈性低沉的基督徒女士。她談到前途的暗淡;當她思忖前面的難處,心中十分受壓,不肯接受任何的慰藉。戚伯門提議:「讓我們一起讀經吧。」她就拿出她的聖經,他也拿出他的。他說要唸詩篇二十三篇,找到了就唸:「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缺乏,」她就抗議說:「你讀錯了。」他重讀一次,還是把「不」漏掉。她就喊說:「但是我的聖經不是這樣寫!」他答道:「那麼就唸你的吧!」現在她清楚戚伯門所要的重點,就讀出:「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她的懼怕就消除,喜樂也回來了。  

  戚伯門十分擔心信徒閱讀的材料。那些年代不像今天有可靠的佈道出版社,登載一串有造就基督人的讀品。為著恐防信徒讀了不合適的書,影響他們受鬼魔欺騙的危險;又惟恐有些人因為閱讀有關聖經的書籍而代替神聖的話,他勸告聽眾專心讀聖經。他常常背誦一段韻文,深印在格羅斯維納街會眾的腦海堙A韻文大致如下:

  「世人的書不過是充滿糟糠的積蓄,
   神的無有仍是金穀豐賜,
   因此撇棄糠糟,力上加力,
   收集所有神的寶貝穀物。」

  皮爾士 (E. S. Pearce) 先生和戚伯門同住了多年,說到後者如何逃避出版社。如果他願意的話,他會成為非常傑出的作者。他知道如何運用合適的詞彙,他的作品中大部份寫得十分優美。

  在他早年的日子,他不怕出版,他來到班斯泰埠五年後,就有第一本詩歌集出版,其中有一節美麗的詩詞如下:

  「我魂居暴風雨世界中,尤如顫振的鴿子,

  盼能插上速飛的翅膀,直飛到祂──我心愛處。」

  其他的聖詩如《有主在我們中間》、《榮耀的主是誰?》他最少寫了 165 首聖詩和一些詩體文,及十四行詩。最動人的一首十四行詩是《在死寂的深夜我見一輪明月》。

  他的《默想集》 (Meditations) 也很可愛,這些都是早年的出品。後些日子他經常拒絕出版他的作品。我們一面敬重他這樣做的謙遜,一面感到教會也因此貧窮些。

  他最幫助人的書是《格言》 (Choice Sayings) ,當初出版時沒有經過他的允許。有兩位姊妹密謀在他說話時寫筆記,然後摘錄成冊。過了一段頗長的時間,他被說服承認這是他的書,也做了些刪改。司布真十分敬佩戚伯門,對《格言》的評價甚高,他說:「那地出產的金子很貴重。」戚伯門死後,再有一些精選的段落出版,題目是「好的信息」;另有一小冊子叫《牧者》印出,內容是他一些講道的較詳細筆記。  

  戚伯門時常關心青年人的光景。他盡所能去鼓勵年輕的基督徒在恩典中長大。他懂得帶領年輕人的藝術,並不強迫他們。他用真誠的關注來聆聽他們的希望與抱負,也相信可以從最年幼的信徒身上學到一些功課。當他邁向老年也不忘自己年輕時已全面服事。服事的因素基於個人的恩賜,並在乎年齡。班斯泰埠的年輕人一有機會就開始作工,成績裴然迄今仍可一瞥。尤其是當他們要開始一項新的關係,好像婚姻,一定徵求戚伯門的意見。有一位年輕弟兄要移民到加拿大,在他離開的當天,戚伯門請他來用早餐,當他們二人單獨相坐時,戚伯門表示他希望這青年人在異鄉會成功。他說:「我送你詩篇第一篇和約書亞第一章,如果你隨從這些經文,成功是肯定的。」這位年輕人把這些經文緊記在心坎上,他的新生活蒙主豐厚的祝福,多年後回來還在格羅斯維納街成為一位被尊敬的長老。神的話誠然可靠:「你無論往那堨h,都可以順利。」 ( 書一 7) 而當一個人的生活討主喜悅時:「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 ( 詩一 3)

  戚伯門肯在孩童身上花工夫。不良的牧者對小羊不感興趣,班納特 (W.H. Bennet) 回想到有一次,戚伯門和他同住在卡迪夫,有一群主日學的老師們來和他一起茗茶。談到他們工作的重要性,戚伯門說:「務要記得,在你們班堛熙o些小孩是下一代的父母親,每一個是逐漸擴大圈子的影響中心,福音也可藉此得以廣傳,許多靈魂得到祝福。」然後他提起最近在倫敦碰到一位女士對他說,記得她還是個小女孩,在朋友家媢J見他,當時他送給她兩段聖經,使她能夠在早年歸入基督。就在這個時候,一同茗茶的一位女士說她悔改的經過也很相似。當她小時候在街上漫步時, 戚伯門 先生遇見她並且問她一個怪問題:「你能否告訴我,親愛的耶穌為何像羊被牽到宰殺之地?」她不知所措,而戚伯門也很識相不窮問下去。她思考到這個特別的問題,就去問母親。母親叫她讀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於是找到了答案,曉得耶穌受害是為她的罪孽。這些話馬上說到她的心堙A她也就得救了。 

  有一天戚伯門和弟兄們到一位會友的家中用茶點,這家人有幾個小孩子,所以沒有法子共坐一席。女主人只好為貴賓擺設一席,小孩子的一桌食物就沒有那麼奢華。當戚伯門進來就坐在被指定的好桌子上,眾人都滿意他這樣做,然後他告訴其他的弟兄們坐到另一桌上,就把孩子們都叫來和他共享佳餚。 

  它是頗有趣味的一幕:做母親的感到尷尬,孩子們則興高采烈。那些嚴肅的長老們要一本正經地坐在孩子們的椅子上,用那些簡陋的杯盤餐具,而年輕人儘情享受奢華的一流餐具,同時聆聽最受歡迎客人的談話。  

  他的好朋友亨利.蘇陶 (Henry W. Soltan) 的孩子們,喜歡和戚伯門談話。孩子們告訴他,他們已相信主耶穌得到救恩。他把孩子們召集到他身畔,對他們說:「孩子們,有一天──可能是幾年後──撒但那惡者一定會嘗試叫你們懷疑基督的愛,但要記得:『沒有人能從祂手塈漰A們奪去。』」 

  戚伯門常被請去替人和解家庭的糾紛。有一對年輕的基督徒夫妻分開了,要他去幫助他們。但是他的第一次接觸並不被欣賞。然而有一天,這位妻子去參加一個聚會,會中戚伯門談到舌頭的罪,會後她對他說:「這樣把我暴露在眾人面前實在是丟臉!」可是當他準備講章時,並沒有把她的事放在心上,這純粹是聖靈對她說話,責備那引起夫妻分離的罪。戚伯門就藉此機會向她指出,應該承認自己嚴重的缺點,也清楚說出假若她把所有的錯誤都推在丈夫身上,那麼復和就沒有可能。這位丈夫現在住在另一個市鎮,戚伯門親自去訪問他,和他一同散步。這位丈夫一直在等待戚伯門的責備,但戚伯門卻隻字不提,可是與這麼一位聖潔者為伍,就是一種責備。這位丈夫自覺慚愧,渴望再見妻子向她認錯。很快的他們就會面,淚流滿面,彼此要求對方的原諒。經過這次甜美的復和,二人就能快活地,有目的地生活在一起。    

  戚伯門討厭傳流言蜚輩語的人。假若有人告訴他某人的缺點,他就說:「我們馬上去看他,告訴他這件事。」這麼一來那控告人的就安靜下來,因為他沒有準備好照聖經的教導當面去做。有一天,一位姊妹來訪問他就說:「某某姊妹的行為令我很為難。」戚伯門耐心聽她,當她講完了就回答:「就是這麼多?」她說:「還有另外一件事。」「那你就通通說吧!」當故事講完了一點反應也沒有。戚伯門就走出去一會兒,再進來時身上已穿上大衣,手上拿著聖經,說:「我現在就去。」「但是 戚伯門 先生,我是來請教你的!」他答道:「我們一起去看那位姊妹,你知道我從不憑外貌判斷,要兩面都聽了才能給你個答案。」這位姊妹先是婉言拒絕和戚伯門同往,經過神的僕人的勸告指導才順服下來。當他們到了另一位姊妹家,三個人在一起時氣氛就截然不同了。先前那位訴苦的姊妹憂傷痛悔,神的靈在她身上作工,覺得自己的行為太不像基督了。她得到饒恕,大家也充滿喜樂,因為神在祂心中的工作,且能在基督堳黕_彼此的交通。  

  假若有人對講員有任何批評,戚伯門就採取同樣的原則。他會說:「我倒沒有這樣想,你覺得是這樣嗎?讓我們馬上去告訴他吧!」那批判的人就害怕了,戚伯門就藉此機會向他指明,若是不把意見告訴講員,任何的批評都是無益的。 

  當難處興起時,戚伯門會細心地尋找主的意思來克服。格羅斯維納街聚會曾經歷這樣的難處:有一位弟兄常大聲唱歌走調,弟兄們就勸他,但是弟兄們越申責他,他就越發大聲高歌。最後在極無奈而惱怒的情形下,他們只好求助 戚伯門 先生說:「一定要想辦法解決這件事,這件事就交給你辦吧!」戚伯門回答道:「我們都為這件事禱告吧!」第二個主日,眾人都驚訝地見到戚伯門不坐在他慣坐的位子上,他走過來坐在那弟兄的旁邊。這位弟兄比任何人都詫異,那一天也沒有大聲走調的歌聲,當聚會完畢時,這位「歌手」轉向戚伯門,謝謝他的慈祥愛心,在整個聚會中,就有恢復交通的美好見證。這就顯出神的靈怎樣工作,在一位完全奉獻者的生活上。這是神解決難處的方法,戚伯門等待在祂面前直至他知道神的方法,其他的方法只能引起肉體的反抗。

  戚伯門也有一種罕有的才幹來處理責斥。有一天他去看望聚會中一位姊妹,這位姊妹對他很不滿意,她非但不歡迎他進去,就站在門口大發議論毫無留情,他聽了一會兒後,就向著站在對面過馬路的一位弟兄說:「親愛的弟兄,聽聽這位親愛的姊妹,她正向我傾心吐意。」這就斷了滔滔不絕的河水。 

  在一公開讀經聚會,大家都想從他得到供應,有一位年長的弟兄佔了許多時間,叫人甚不耐煩。他終於閉口,空氣凝結了片刻,戚伯門就安靜地讀出箴言第十章二十一節:「義人的口教養 ( 或作餵養 ) 許多人」,這位弟兄事後承認,在那一剎那間,他發現自己的口舌不是義人的口,因為他沒有餵養任何人。  

  這些責備能以有效的秘訣,乃是從不在肉體衝動下來處理,乃是藉著聖靈的工作,所經過的工具是大家公認,是真正的一位弟兄。 

  當實行管教的時候,戚伯門常顯出牧者關懷的深度,他顧念到犯規者的屬靈益處。他不願意看到任何人與聖徒的交通斷絕關係。有時候,經過多次的嘗試來挽回一位犯錯的弟兄,結果他不肯悔改,一定要被革除,戚伯門常常想念,一面禱告,一面做挽回的工作。在格羅斯維納街一位弟兄的被革除,不是一種自義的滿足,這種極端的行動乃是滿了「心媄纗L痛苦」 ( 林後二 4) 。 

  有一位很叫人為難的弟兄搬到班斯泰埠住,人家就問起他來,教會在試煉中的長久忍耐就顯出來了;戚伯門回答說,他是一位很寶貝的弟兄,一位非常寶貝的弟兄,然後加上:「我們不知道需要忍耐多久,直到他來到我們中間。」  

  當他服事「神的羊群」,他心中常顧到別人的益處。但他卻不肯在基督之外來討好每一個人。他曾這樣對一位朋友說:「我主要的心願是討祂喜悅,假若我讓弟兄們歡喜,那我很高興。假若失敗了,我也不失望。」    

摘自:真正的弟兄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