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不可少的一件事

勞威廉

   「一篇向神的僕人最謙卑、誠懇、愛護的勸勉」是勞威廉 (William Law) 臨終前留給教會的遣產。當他被主接去時,他已修訂了大部份的稿件。他向神的僕人們保證:他的規勸不是請他們注意別的,「乃是要注意那不可少的一件事,最重要的一件事。」只有這件事可以使我們從現今敗落的光景中被提昇出來,而回到當初被創造時一樣,是神的後嗣,有份於祂的性情。若有人問這件事究竟是什麼?那就是:神的靈再在我們堶控a來起初的生命能力。

   除此以外的任何事物,無論它在外表如何榮耀與神聖;無論是英國國教會或改革宗為我們作的任何事,都是死亡而無益。唯有神的靈親自的工作,才有生氣和生機在內。聖經所記載神的最終目的和旨意,無非是呼召我們從撒但、肉體和世界的靈埵^來,而完全地倚靠對聖靈的順服。神的靈在祂的大愛中何等渴望得著我們。神要在我們堶掃蝷U起初的生命能力。聖經婸”鴗H的愛是墮落亞當的自愛。這個愛無法達到更高的品質,除非藉著神的感動,神將祂自己的生命和性情來甦醒我們,我們堶惜~可能產生神聖之愛。「不是出於聖靈感動的,也沒有人能說耶穌是主的」,這是一個不可更變的真理。照樣,這也是不可改變的真理──除非人時刻被聖靈引導和管理,他就無法得著像基督的性情,或行善的能力。

   讓我們記得,單單知道這些話的意思,對我們助益甚微。重要的問題是:我們有否將這放在心上?我們是否切實相信,對於教會和我們自己,唯一不可缺少的事是深深的相信神只有一個渴望,就是讓聖靈在我們堶控o著亞當墮落之前的地位;而且唯有聖靈親自的工作,才能付予我們的信仰一切的價值。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