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心靈的黑夜

十字架約翰

  前言


  十字架約翰的「心靈的黑夜」是教會一致公認的靈修指導。美國二十世紀先知陶恕曾列

  出十本影響他靈命的古典名著,其中一本便是「心靈的黑夜」。本書談論信徒脫離肉體、自我──進入枯乾、棄絕的黑夜之經歷過程。這是走「十字架道路」信徒最後一段所必經的歷程。

  雖然,這條窄路,只有少數人走完全程,但是,對於要治死肉體、脫離自我、走屬靈道路的信徒,每位均能有分於其中的經歷,因為聖靈在每一位聖徒堶惜u作的情況都是相同的。對

  於初信的人,也能從其中得到亮光和指導,以便使他更快進入屬靈的豐盛之境。由於本書作

  者是以十六世紀修道院修士為寫作的對象,其中所談論是當時修道院內所發生的事情。但讀

  者若把這些事情與今天教會中信徒及自己經歷的情形對照,便可以把他的教導應用出來。

  本書內容包括魂的黑夜和靈的黑夜,信徒只有走過這條漫長黑夜,才能達到純愛的境界。有關這方面經歷的著作,還有蓋恩夫人所著「簡易祈禱法」 ( 香港以琳 ) ──禱告方面。「由死亡得生命」 ( 香港以琳 )(To Gain Life from Death - Modame Guyon) ──信徒各種靈程的說明。 「與神聯合」 ( 香港以琳 )(Union with God) 魂的破碎及靈程的最後階段。「靈命的歷境與危機」 (He spiritual Adventure) ──靈媔穢]內外的經歷。

  第五章 初學者的不完全──惱怒之罪

  一、許多初學者慾望很大,貪想屬靈的安慰,當他們失去屬靈事物的喜樂及愉快感覺時,便生怨恨。他們因為失去外面的恩典而受苦,使得本性變得暴躁,失去溫柔,因而影嚮了他們一切所行的。他們容易因小事被激怒──有時,實在沒有人能容忍他們。這種情形常發生在禱告中愉快及之感覺消失時,其苦惱及沮喪的本性即顯露出來,正好像嬰孩從母親胸懷剛斷乳的嬰孩。這苦惱的本性原是自然的現象,只要不任性過度,本身並無罪過。必須經過枯乾極嚴酷的黑夜才得滌清。

  二、其他這類靈修的人,所犯的是另一種屬靈的惱怒,當他們看見別人的過失時,就會發脾氣,以急躁的熱心去觀察別人。甚至有時衝動地譴責別人,以自己為德行的老師設立一些標準,發洩一陣。這些行為都是違反屬靈的溫柔。

  三、有些人因意識到自己的不完全而煩惱,這種不耐煩是不謙卑的表現,他們是巴不得一日之間就要成聖。許多這一類型的人,定意大發熱心,下定重大的志向或許下許多心願,但因缺乏謙虛,不自我檢討;他們越下決心,失敗越多,苦惱越多。這是因為他們沒有耐心等候神所要賜給他們及等候成全他們心願的時候來到。這就是違反了前面所說屬靈的溫柔,除非用黑夜的煉淨是不能完全治癒的。有些人是另一面的過失,他們對內心緩慢的進度過度縱容,但神是願意他們更加奮發一些。

  第六章 初學者的不完全──屬靈上的貪婪

  一、初學者的第四種罪就是屬靈上的貪婪。在這面有許多話要說,因為初步從事屬靈操練的人,當他在屬靈操練上嚐到了甜美的滋味,就很滿意自己的長進,所以很少人不犯上這個毛病。很多人因著在操練上感受甘甜及快樂,而追求屬靈的享受過於重視神所重視,所悅納──即在整個屬靈歷程上的純潔與節制。為此,除了追求甜美感覺之過失外,屬靈上的貪婪還不斷驅使他們走向極端,越過節制的中道,而失了他們從追求中所得的德行或他們自身原有的美德。有些人被他們所尋著的愉悅所吸住,過度刻苦及禁食而傷了自己的身體,這些刻己超過他們所能承擔的。他們不顧長者的吩咐也不尋求別人的意見,反而盡力違背該服從的人,甚至做出違反長者吩咐他們的動作。

  二、這些的人是最不完全及最不講理的,因他們把刻苦肉身放在服從及順服之前,其實服從本身,按道理及判斷來說,就是受苦,並且是比其他東西更能被神接納及喜悅的祭。但偏激的刻苦肉身就和動物受苦沒什麼差別,他們像野獸一樣被其中的慾望及滿足而吸引。一切的極端都是有害的,這些順從己意的人,只會在這惡習上進步而不會在屬靈操練上成長,他們因著不順服,就培養了屬靈上的貪婪和驕傲。魔鬼攻擊許多這一類的人,牠挑起他們堶悸犖”洶弮仃獢A藉此使貪婪在他們堶探長,使他們無法自拔,而當他們遇到,必要順服的事的時候,而難已接受時,他們就擅自更改或添加命令。有些人甚至惡化到這種地步,他們對有關順從的屬靈操練,失去了去行的渴望及熱誠,他們只對自己喜歡的事有興趣及滿足,所以也許不操練屬靈的事是對他們還更有益呢。

  三、你會發現有許多這樣的人,堅持要他們屬靈的師長讓他們去行他們心所願的,甚至用強逼攫取達到目的;如果不如所願,他們就像小孩一樣鬧彆扭,大發脾氣,認為他們不照他們所願的去行就不是在服事神。因為他們繫念自身的意願及滿足,還以為這些是從神來的;所以當他們的導師把那些拿走,並試著使他們順服在神旨意下時,他們就怒氣上騰,灰心喪志並跌倒了。這些人把自己的滿足及意願當作服事及討神喜悅的事。

  四、也有一些人因著貪婪,不知他們自己的卑賤及貧苦,把對神之偉大敬畏的心丟得一乾二淨,以致他們毫不猶豫經常向屬靈師長要求讓他們擘餅。更糟的是,他們經常沒有得到許可就擅自擘餅,並瞞著他們在背地埵k自行動。 他們為了要持續不斷參加擘餅就很草率地認罪,他們只渴望吃餅喝杯而不在乎是否吃喝得潔淨完全,他們若改變心意,反而求牧長不要讓他們常常到主的桌前,那樣會使他們更健康,更聖潔;在上述二個極端中,更好的是謙卑的順從。但上述的魯莽行為,會產生極大的傷害及令人害怕的懲罰。 ( 註:關於常常擘餅──領聖餐,並非不好,但要行得慎重才有益處 ) 。

  五、這些人在擘餅時努力想得著感覺上的甜蜜及快樂,卻沒有謙卑地抱著虔敬的心,從他們堶控N讚美歸給神。因著致力尋求這種感覺,所以當他們沒有感受到感覺上的甜蜜或愉快時,他們就認為在這事上他們是一事無成。這就把神看成不值得尊敬了;他們還不了解,從這最神聖儀式中得到感官上得感覺乃是最次要的,祂賜與我們那無形的恩典才是最重要的;神為了要讓他們以信心的眼睛來看這件事,所以祂經常不賜給他們這些安慰及感覺上的甜蜜。因此他們渴望感受及嚐到神,好像神是可以被他們理解及接近的一般,這種情形不只是在擘餅上,在其他屬靈操練上也是這樣。這些全都是非常大的不完全並是和神本性完全相反的,因為這是違反信心堛滲翹銦C

  六、這些人在關於禱告的事上也有同樣的陷阱,因他們以為禱告這事就是要經歷可感覺的滿足及熱誠,他們就努力地去追求感覺,如此反倒使他們的身體及頭腦疲勞及厭倦;當他們找不著滿足時他們就大大地灰心,認為毫無所成。他們因著這些努力就失去了真熱心即屬靈生命,而真熱心即屬靈生命就是在於恆心、忍耐、謙卑、不自持,唯有如此才能蒙神喜悅。為了這緣故,一旦他們不能在禱告或其他操練中得著滿足時,他們就對這些操練產生厭惡感,有時更是主動放棄。他們就像剛才所說的小孩一樣,不按理性的動機行事,只照自己所喜好的而行。這種人盡力去追求屬靈的滿足及安慰;他們讀屬靈的書永不疲倦;一會兒默想這個,一會兒又默想那個,為了就是追求者滿足及渴望經歷神的事情。但神非常公義地、智慧地、溫柔地拒絕他們,因為這屬靈的貪婪及無節制的慾望將會生出無數的邪惡來。所以神讓他們進入黑夜 ( 稍後會詳解 ) 把這種幼稚除去是最恰當的。

  七、這些貪婪屬靈上滿足的人有另一個非常大的不完全,就是在困苦崎嶇的十架道路上軟弱及散漫;因為追求屬靈甜蜜的人,自然不肯棄絕自己的一切,就是放棄那屬靈的甘飴。

  八、這些人還有其他許多的不完全,主就在適當的時機用試探、枯乾,並用其他試煉,也就是在黑夜中的一部份來醫治他們。這些我在此不再贅述;只有一件聲明,屬靈的節制及嚴謹會導致另一種氣質,就是在凡事上刻苦己身,戰兢及順服。現在就很明顯地看出,完全及工作的價值不在乎於數量及其中的滿足,乃在於棄絕自己的程度有多少;這些人必須盡其力去達到目的地,直到神喜悅,就藉著黑夜來真正地潔淨他們,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儘快地敘述這些的不完全。

  第七章 初信者之不完全──屬靈的嫉妒及怠惰

  一、初信者有許多不完全,主要的還有兩項,那就是屬靈的嫉妒和怠惰。當他們看見別人有屬靈上的美善,心中便浮起不愉快的感覺。看見別人在追求完全的路上比自己領先,心中便覺得難過,他們不喜歡聽到別人受讚揚。他們目睹別人的美德便覺灰心,有時不自禁地直接反對,儘量貶低別人。他們因得不到別人的讚揚便感到苦惱,因為他們喜愛在凡事上居首位。這顯然是違反保羅所說的愛;因別人的美善而歡喜 ( 林前十三 6) ,在愛中若有任何妒忌,這是神聖的妒忌;包括因沒有別人那樣的美德而覺得羞愧,為別人擁有這些美德而高興,看見別人在服事神的事比自己領先而歡喜,自己也是迫切地想多服事神。

  二、至於屬靈怠惰的毛病,初學者常在屬靈操練的事上感到疲乏及逃避,因那些是與感官的享受背道而馳。他們即慣於在屬靈的事上尋求愉悅,一旦他們得不著甜蜜的感覺,他們便感到厭煩。假若他們在禱告中得不著他們所渴求的滿足, ( 有時神要收回這些甜蜜的感覺,為要考驗他們 ) 他們就不再操練,有時他們乾脆放棄或勉強地去做。因為他們的怠惰,便降低了成全之路 ( 這條道路是需要為神的緣故否認自己的意志,放棄自我的滿足 ) ,反而單要求滿足自我意願和喜悅。因此他們只尋求自己的意願,而非神的旨意。

  三、許多初學者,只想神照他們的意思而行,一想到遵行神的旨意便灰心,要他們順從神的旨意變覺反感。當他們找不到合自己意思和快樂的事,就認為那不是神的旨意;換句話說,他們誤認他們感到滿足,神也必滿足。因此,他們以自身的標準來衡量,而不以神的標準來衡量。這就違反了主在福音書上的教訓所說的:「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失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 ( 太十六 25)

  四、這一類信徒,對於做他們體會不到的快感事,就感到厭煩,因為他們的目標是尋求屬靈的滿足和快感。他們對於達到完全所需付出的堅忍和勞苦,畏懼不前,極其懦弱。他們有如那些嬌生慣養的人,一遇困難就喪氣逃避,常因十字架而絆跌,因為唯有經過十字架才有靈堛熙葝痋C所以,愈是屬靈事物,愈讓他們感到反感,因為他們期望無拘無束,按照自己意思來處理屬靈的事。若要他們走基督所說的窄路,他們就便愁苦、埋怨。

  五、關於初學者的不完全,已略敘述了,在此告一段落。讓我們看出,初學者是多麼需要神來指正他們,需要神引領他們進入心靈的黑夜。藉著經過完全的枯乾和內在的黑暗,從甜蜜享受的經歷出來,脫離膚淺和幼稚的道路,並用完全不同的道路,使他們的德行得以成全。因為,無論初學者怎樣殷勤、熱心地去克制自己,他總是無法達到完全──而且離完全還是甚遠──除非神用屬靈黑夜被動的煉淨的工作做工在他身上。在此,我祈求神賜我屬靈的亮光,能夠來說明此一工作。我絕對需要祂的神聖亮光,因為這個屬靈的黑夜是如此幽暗,這件事是如此難以說明,難以使人瞭解的。第一詩句是:「通過漫漫長夜」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