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辛生鐸夫小傳 ( 五 )

  附錄

  歷史記載國家、民族的事?,傳記則記錄個人平生的經歷,兩者都以事實?根據。可是有些事實只算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對世道人心、歷史潮流毫無影響;有些事實卻意義重大,影響深遠。有「史識」的歷史或傳記著者,能從紛亂的史實中擇其要者,細述其經過,陳明其因果,指出事件轉折的關鍵,剖析其對後世的影響。每一個歷史或傳記的著者都有自己記述的立場和觀點,故選材各有差異,解釋也大有出入。因此,讀史必須採納?議,不能偏執一家之言。基於這個立場,我們在翻譯了「初熟的果子」季刊中有關辛生鐸夫生平的資料並在本欄連載之後,本期再加上一個附錄,摘引一些教會歷史或人物彙編中有關辛生鐸夫的史?,供讀者參考,也補上一些不完備的資料。

  我們首先引錄華爾克著的「基督教會史」中有關辛生鐸夫《按:在引文中譯?「親岑多夫」》的資料。這本教會史相當受推崇,選材中肯、詳實,因此,我們從其中摘引的資料比較多,但也基於一個原則,就是只引錄在以往所刊的譯文中沒有的或不夠清楚的資料:

  親岑多夫男爵 (Nicolaus Luduig von Zinzendorf) 1700 年 5 月 26 日生於德勒斯登。他的父親在薩克森有選舉權,諸侯宮廷中身居顯職,也是施本爾的朋友。他出世不久,父親便去世,母親再醮,他伶仃孤苦?祖母撫養成人,他的祖母是敬虔派,名革爾士多弗 (Henrietta Catherine von Gersdorf) 。

  「 1719 年與 1720 兩年間,他在荷蘭與法國作長途旅行,……他在返國途中,於路過卡斯特 (Castell) 城時與他表妹發生戀愛,但後來發覺在他愛人心目中對一位銳斯男爵亨利二十九世 (Heinrich XXXIX von Reuss) 更?鍾情,於是不再追求,並相信上帝必定有意叫他作成某種工作。 1722 年他與亨利之妹桃樂塞阿 (Erdmuth Dorothea) 結婚,婚後伉儷情篤。

  在 1722 年,即有操德語之莫拉維人,以一木匠名大衛 (Christian David 1690-1751) 者?首,開始逃亡至撒克遜。親岑多夫准許這些難民在他自己?紇仁護特 (Herrnhut) ,……難民意見分歧,他們要另立教會,但親岑多夫……之意要與薩克森信義派國家教會聯合,不過依照施本爾的計畫另外加上敬虔團的各種聚會。在另一方面,照當時當地的習慣法,一個有組織的村莊可以自行管理屬世的事務,自定管理規章。根據這種習慣法,紇仁護特於 1727 年自選『長老』,辦理屬世的事務。親岑多夫既?莊主,自然對於全莊事務有一般領導權, 1727 年 8 月 13 日全莊舉行一次聖餐,於是靈性能力使伯帖勒多弗大?團結穩固,以致人多將這日看?莫拉維教會再生之日。

  於是紇仁護特各種管理組織法,由屬世方面進行而至於屬靈方面,由長老進而?執行委員會,由委員四人組成,到了 1730 年這委員會有權管理教會事務。後來又從長老中推舉總長老,第一任?多白爾 (Leonhard Dober1706 ? -1766) ,他於 1734 從海外宣教區返來,就此職位。在親岑多夫看來,這紇仁護特團體好象一團基督精兵,要在國內國外推展天國──一種不立誓願不守獨身主義的抗議宗道修道主義,用崇拜與祈禱與全團之主結合?一。到了 1728 年團中男女青脫離了平常家庭生活的方式,各受嚴峻監視。小孩自幼即離開父母,照哈勒孤兒院的辦法撫養長大。團中男女的擇配亦編有管理的規章。宗旨在乎造成一個脫離世俗的社團,努力派人往世界各處?建立基督的國度工作。這種運動之發展,後來?兩種趨勢所阻撓。其中莫拉維份子常求獨立?一教會,使古代莫拉維教會全復舊觀。親岑多夫則持敬虔派的原則,僅求在大教會中保持小教會。

  莫拉維弟兄會中人既然願意往任何處?基督福音作證,由這種精神促成了一種極堪敬佩的宣教運動,至今不衰。……有多白爾及尼赤曼 (David Nitschmann1766-1772) 於 1732 年前往西印度傳道,又有大衛及其它數人於 1733 年前往格林蘭。兩年之後又有很大一隊傳教士,以施旁恩伯爾 (August Gottieb Spangenberg 1704-1792) ?首,在佐治亞開始工作。由雅蔔倫斯基於 1735 年按立尼赤曼?主教,專?照管這種向外發展的工作──?近代莫拉維教會任主教職之第一人。

  到了 1736 年 3 月 20 日他被驅逐離開撒克遜。但親岑多夫在德國西部勒內堡 (Ronneburg) 與波羅的海 (Baltic) 諸行省獲得了工作機會。 1737 年在柏林他被雅蔔倫斯基立?主教。

  在親岑多夫寄居美國的一段時期中,至?活躍。…… 1743 年 1 月親岑多夫起程返歐, 1744 年 12 月施旁恩伯爾受任?主教,督察美國各地工作。

  親岑多夫雖然贊成與教會分離,但莫拉維運動到底難免由漸而成一個完全獨立的教會。 1742 年普魯士政府公認它?教會。到了 1745 年莫拉維教會完全組織起來了,立有主教,長老,和執事,不過它的行政機構不像主教制,倒像長老制,直到今日還是如此。英國國會在 1749 年通過一條法案,承認它?『古代抗議宗主教制教會』。雖然如此,親岑多夫依然堅持他的『大教會中包含小教會』的原則。經幾次疏通之後,卒於 1747 年親岑多夫得撒克遜當局同意,從放舉逐中被召返國,翌年奧斯堡信條?莫拉維教會所接受, 1749 年撒克遜國家教會承認它?全教會之一部分,得自行特別聚會。

  當親岑多夫在外漂泊期中,他與有些莫拉維派人在神學與文化思想上發表了一些奇特說法,以致引起外人的批評。他由注重基督代贖的受死,對受苦的基督的寶血與傷痕,作歪曲的解釋和病態的注重。……親岑多夫又很注重基督徒須改變像小孩樣式,方得進入天國,由這種思想又引起他發表許多幼稚的說法。此類奇特言論思想在 1747 年與 1749 年之間最?發達,但自是以後大都自行改正了。莫拉維派人自稱這一段時期?『選拔時期』。後來連親岑多夫自己也把由這時期所?生的奇特言論盡行拋棄。但這些傾向究竟要算是白璧之玷。然而親岑多夫論到對於基督所懷的忠誠,能說:『除祂以外我別無戀慕』。這樣的話是很少基督徒所能說的。

  「親岑多夫……於 1760 年 5 月 9 日卒於紇仁護特。

  1762 年施旁恩伯爾應召由美返紇仁護特,自此居領導之職凡三十年,直到去世。在他穩健明達的領導下,莫拉維教會日見穩固擴張,那些奇特思想所引起批評之點也大都消除了。他工作安靜,不尚吹噓,卻滿有實益。莫拉維教會在基督教各派教會中居相當的地位,因它的傳道熱忱及各處信徒的工作,而影響廣遠。」 ( 基督教會史,華爾克著,謝受靈、趙毅之譯,東南亞神學院協會主編,基督教文藝出版社出版, 1982 , 783-790 頁 )

  現在我們引錄另一本教會史的材料,可作參考:

  「在柏帖勒多弗的教區之內也有它日常的早晚禮拜。此團體由一種『牧區公會 (Parish Council) 領導,該公會包括十二位『長老』,其中有四位?『上級長老』且有一位『總長老』。這些位置是由抽籤決定,親岑多夫自己乃?監督。此殖民地按照性別婚姻的狀況劃分小組或『班』 (choirs) ,每一組有組長班長,負責照顧全組之紀律與靈修。』

  「 1735 年泥赤曼 (David Nitschmann1694-1772) 被按立?柏林主教。其按立乃由改革派法院牧師雅布倫斯基 (Daniel Ernst Jablonski1660-1741) 主持,他擁有古莫拉維主教制的職位,原來的意思是要他作宣教師的主教。 1737 年由於作信義會牧師不成,親岑多夫接受了一類似的授職,於是弟兄會一獨立的主教制教會就?生了。可是同時候親岑多夫繼續保持其超乎信仰差異的『耶穌之教會』的觀念。」

  「 1736 年有人控告親岑多夫?異端及分裂派,於是他被逐出撒克遜境,以後他蔔居於西德的威特勞 (Wetterau) ,在該國的改革派區域住。在此他創立了訖仁哈格 (Herrnhag) 居留地,那埵角F改革派教會之內宗教的中心。然而此新的居留地成了一完全獨立的教會,自己行使聖禮,與改革派國家教會脫離了關係。」

  「在這時候莫拉維弟兄會明顯地成了一獨立的宗教團體。親岑多夫自己否決了此種發展,?了表示抗議,他在 1741 年倫敦的一次大會中辭去了他監督的職務。該會的「高級長老」亦隨他提出了辭職。此時他們建議只好由救主自己作該會的『總長老』,他們經過搖簽的手續之後也就得到了證實。後來『總議會』取了領導權,其總部設立在訖仁哈格。」

  「 1745 年在訖仁哈格的一次會議中,申明聯合弟兄會 (United Brethren) 沒有他們自己的教義。此會包括三個宗派 (tropes) ,信義宗、改革宗、及波希米亞弟兄會,每會有其本身的教義原則。當親岑多夫獲准回國結束流亡時,薩克遜的弟兄們于 1747 年採用了奧斯堡信條?他們教義的標準,兩年以後他們被國家承認?信義會,與國家教會取同樣的立場。同年在英國國會的決議中亦獲同樣承認其?一主教制教會,名義上?聯合弟兄會,但更普遍的稱呼是莫拉維派。」 ( 基督教會概覽,莫南著,道聲出版社, 1977 , 253-255 頁 )

  在以上兩段長篇引錄中,令人耳目一新的資料固然不少,但最令人觸目的是,辛生鐸夫被按立?主教一事。請參考以下資料:

  「他 ( 辛生鐸夫 ) 在 1734 年接受了奧斯堡信條 ( 註一 ) ,被按立?信義會牧師。他的本意是照施本爾 ( 註二 ) 的模範,把他的追隨者組成?在教會堛漱p教會,因而使他們仍保持?信義會的忠誠會?。但薩克遜的信義會反對這事,他們因而不能不成立?一個獨立團體。他們在 1732 年開始成立獨立組織,有到外地傳道的計劃,前往格陵蘭、美洲、歐洲各地傳道,不久他們的腳蹤更遠達地極。尼赤曼在 1735 年而辛生鐸夫在 1737 年分別受雅蔔倫斯基按立?主教,遂使摩爾維亞弟兄會獲得歷史上的延續,並使辛生鐸夫與該會有確實的聯繫。」

  「由 1749 年至 1755 年,他 ( 辛生鐸夫 ) 在英國。他委任施旁恩伯?美國和西印度群島之弟兄會的主教。」

  (The Wycliffe Biozraphical Dictionary of the Church, Elgin S. Moyer, revised and enlarged by Earle Cairus, Moody Press, Chicago, 1982, P.448)

  註一:奧斯堡信條?信義宗最重要信條,?墨蘭頓所擬,時在 1530 年。

  註二:施本爾 1635-1705 ;德國神學家;德敬虔主義鼻祖,協設哈勒大學 (1649) 。

  ( 英漢宗教字典,道聲出版社, 1973 年, 24 及 257 頁。 )

  「他 ( 辛生鐸夫 ) 在 1727 年放棄了政府的職位,此後,他完全獻身於照顧稱?赫仁護特的移民地。過了不久,他被信義會正統派攻擊,說他是改革者。但他的信仰在 1734 年經審查後獲得認可。雖然如此,其後他卻在 1736 年被放逐,須離開撒克遜。此後多年,他到歐美各地遊歷,有一班跟隨者陪伴他,稱?流蕩的團體。 1737 年,他接受柏林宮廷牧師雅卜倫斯基按立?摩爾維亞會的主教,其後在沿波羅的海各省、荷蘭、英國、西印度群島及北美建立社區。 1747 年,他獲准反回撒克遜。此後,在赫仁護特的信徒經歷了一場情緒上的劇變,?期兩年。」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by Cross, Second Edition, revised by Cross & Living- Stone, Oxford, 1974, P.1512)

  「他關心波希米亞弟兄會的遭遇。那一派的人大遭逼迫,幾乎全被消滅。他邀請該派的會友遷到他在赫仁護特的莊園安身,重組該會,……人稱之?……革新的聯合弟兄會。他 ( 在 1737 年 ) 被按立?摩爾維亞弟兄會的主教。」

  (Webster's Biographical Dictionary,G. & C. Merriam Company, Pulbishwes, Springfield, Massa- chwsetts, 1974, P.1618)

  在以上的引文中,已隱約點出辛生鐸夫接受按立的原意,是不願意脫離當時的國教,這一面在以下從「漂泊的教會」 (The Pilgrim Church) 所引的一段話中,有較清楚的說明,我們也以這段話作?這個附錄的總結:

  「關於在赫仁護特聚居者與信義會的關係,是他們中間很自然便?生的問題。辛生鐸夫本人屬信義會,也希望在那堛獄E居者都歸附該會,但他們決定不這樣作。這件事終於需要抽籤決定,這是在他們中間常用的辦法,而抽籤的結果是反對加入信義會。辛生鐸夫?著避免與已有的教會發生衝突,便接受按立,成?該會的牧師,而在遷到那堛疑囓薑丑A有一人被柏林宮廷牧師雅卜倫斯基按立?主教,成?古波希米亞弟兄會中碩果僅存的一位主教。這樣,他們便獲得承認,成?信義會堶悸漱@個團體,因此可以施領各種聖禮。即使如此,反對他們的勢力仍然龐大,致使辛生鐸夫被放逐,要離開撒克遜。」

  (The Pilgrim Church, E. H. Broadbent, Pickering & loglis London, Glasgow, 1981pp, 275-276)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