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心靈的黑夜(二)

十字架約翰

  第八章 藉第一詩句說明「黑夜」的性質

  這「黑夜」就是我們所說的「瞻仰」,在追求屬靈的人身上會有兩種的黑暗和煉淨發生,按著人堶悸漕滼‘驒w─即屬感官和屬靈的兩部份。【註一】感官黑暗是指追求的信徒進入屬靈感覺的黑暗,發現不能再用各種方式禱告。進入枯乾、困惑、黑暗、孤寂。而非因罪的緣故。

  一、第一種是感官的黑暗和煉淨,他使人的感官方面受到煉淨,使它們適從,降服於靈之下。第二種是靈媔穢]的煉淨,它使靈經過純淨及剝奪,準備它在愛中與神聯合。感官的黑夜是很普通的及常發生的,在初學者身上都會發生。在此,我得先來解釋這種黑夜。至於靈的黑夜,只有極少數人才有此份,即在屬靈上老練的人才會遭遇,這且容後再談。

  二、現在要談的是第一種洗煉及黑夜,對感官而言是痛苦,難熬的。但第二種黑夜比起現在要談的感官黑夜更是難以言喻,對人的靈更是驚恐,可怖的。既然感官的黑夜按著次序排列在先,那麼且先簡略說明。因為這方面的經歷較為普遍,且有許多著作談論它。我們將用更多的篇幅詳細討論靈的黑夜,因這方面的著作缺乏,不但講論文字方面很少,很少知道,親身經歷的人更少。

  三、初學者在神的道還是膚淺,正如前面所說明的,在屬靈追求上大多摻雜著自私和感官上的愛好。不過神願親自引導他們漸漸進步,把他們從卑賤的愛中釋放出來,帶領他們進入更高屬神之愛的境界。把他們從低淺感官的操練及散漫的默想中釋放出來,(因這種滿足於自愛尋求神的方式是既無效果又不合宜)。使它們進入靈堛瑣瑍m,使他們能夠更豐盛地與神交通,徹底地擺脫各種不完全的型態。因為這些人已經在德行,恆久的默想及禱告的操練上有了一段時間。從這些操練中他們享受到屬靈的甘甜和喜樂。從世俗事物脫離並在主媕繸o相當程度的屬靈能力。這些能力能使他們對受造之物的慾望有所自制,故此也能為神的緣故忍受一些重擔及感官上的枯乾,而不致退縮。當它們在屬靈的操練中得著極大的喜樂和滿足時,他們正以為自己正走在神恩惠的大光中,可以享用不盡。那知神收回一切,把光明轉成黑暗,封閉了他們所慣於享受及期待享受屬靈甘甜的門戶和泉源。(當他們還是軟弱幼嫩時,這些甘甜的門戶倒是敞開的,正如使徒約翰在啟示錄三章八節所說)。現在,神要把他們放在如此深的感官黑夜中,他們不能像往常一樣憑感覺上的想像和默想前進。因為他們不能像往常一樣憑著默想往前,他們內心的感官,沈浸在黑暗及枯乾中。他們不但失去以前從屬靈操練及服事上的滿足和愉快,反而感到這些操練及服事是厭煩極痛苦的事。理由是神看到他們現在已經長大一點,有足夠的力量,就令他們脫去細軟的童裝,斷他們的奶,不在懷抱把他們放在地上,教導他們學習走路。為此,他們對這種改變大為驚訝,因為這與他們以前所處的環境完全相反,似乎凡事都與他們作對。

  四、這種轉變常發生在開始追求,遠離世俗引誘的人身上。他們能夠迅速地脫離世俗事物的興趣。這是進入這有福的感官黑夜所必須具備的條件。通常他們在進入屬靈生活的初階之後,沒有多久就會進入感官的黑夜。而且,大多數人都會經歷到感官的黑夜,經歷屬靈枯乾的鍛鍊。

  五、這種感官的洗煉是如此普遍,我們可以從聖經中找到許多經文予以證實,特別是詩篇和先知書上更多。但,我不願在此多費時間,因為或有人不明白這方面經文,將可從任何受洗鍊者經驗中找到說明。不過這些將在後有些說明。

  第九章 如何辨認那些人是走在黑夜及洗煉的路上

  一、上述的這些屬靈枯乾也許會經常出現,但不一定是從黑夜和前述感官的淨化而來的,有時乃是從罪、不完全、軟弱、不冷不熱、壞性情或身體上的不適而來的,所以,我在此敘述一下這種屬靈枯乾的徵兆,好分辨這枯乾是從前述煉淨的過程來的或是從前面所列舉的罪來的。在至於怎麼辨別,我發現有三個主要的標誌。

  二、第一是,當信徒在屬神的事物中找不著喜樂及安慰,同時他在其他一切受造之物中也找不著滿足;這是因為神把他擺在黑夜中,好讓神煉淨,抑制他感官的慾望,所以神不讓他在任何事物堭o著喜樂或被任何事物所吸引。在這個情況堛漪\乾和無味就很有可能不是從最近所犯的罪或不完全來的。因為如果這枯乾是從罪來的話,信徒會感到在他堶悸漸趙鄏釣И犰V或要去渴望嘗試神以外的事;因為一旦感官的慾望在任何不完全狀況不被矯縱,它會立刻尋求使它滿足的傾向,而或多或少偏向從神以外的事給予的滿足及依戀。如果信徒對天上或地上的一點享受也沒有,是因著身體不適或心情憂鬱,那就必須應用第二種徵狀及情況的條件來判斷,因這身體的不適及憂鬱會令人對一切事物興緻索然無味的。

  三、第二種標誌乃是可使人相信他正在經歷黑夜的煉淨。第二種的情況:他的心思常是集中在神身上,但因他在神的事物中找不著喜樂,而認為自己不在事奉神或在退步中,而感到痛苦。在這種情況中,這種枯乾及缺乏喜樂很明顯地不是從軟弱、不檢點和不冷不熱來的;因不冷不熱的天性就是對神的事毫無渴望,漠不關心。因此枯乾與不冷不熱有很大的差別,因不冷不熱在意志及靈堨]含了極大的軟弱及散漫,靈媢麊A事神一點渴望也沒有;而煉淨中的枯乾通常是伴隨著焦慮,並因他沒有在服事神而悲嘆。雖然這枯乾有時會因憂慮或其他情緒而增加,但對於煉淨慾望方面絲毫沒有負面的影響,因為慾望的一切喜好都被剝奪,並且信徒只把注意單單放在神身上。如果枯乾是由於心情所造成的話,他就浸在不快樂及肉體天然的毀損中,而不會有那屬於煉淨性枯乾,想要服事神的渴望。當信徒在枯乾中時,信徒的感官部份會很低沈,在行動上也很軟弱、衰微,因他在任何事上都得不著喜樂;但在另一方面,他的靈卻是儆醒及強壯有力的。

  四、這種枯乾的原因是神要祂的美善及能力從信徒感官轉移到靈堙A由於感官不配領受靈堛漪善和能力,而落入枯乾和空虛之中。因為人的感官無法領受純靈堛漕き﹛A當人得到喜悅,而感官卻因沒有得到餵養而懶於活動。但人的靈,卻因得到餵養而逐漸茁壯,比以前更謹慎和敏銳,以免背離了神。在起初感官意識不到的甘甜和愉悅,只覺得枯乾及嫌惡,理由是他們對這種轉向覺得陌生不習慣,因為他們的口味習慣於感官方面的享受,眼睛尚定在其上。他的屬靈口味尚未被煉淨,塑造合適此種高雅的感受,直到他通過此枯乾和黑夜,使他預備好能逐漸地經驗到屬靈的甘甜和美善,否則他只覺得枯乾和乏味,因為他已失去以往容易嘗到的甘甜。

  五、神正引領這些心靈進入孤寂的曠野,好像帶領以色列民進入曠野一樣。在那兒,神才開始降下屬靈的糧食。據說,它具有各種適合人的口味。雖然如此,以色列人還是懷念在埃及吃慣的肉味和大蒜。他們對天使們所吃嗎哪不感興趣,甚至他們在屬天的糧食中哭泣,為埃及的肉鍋嘆息(民十一4、5)。由此可見,我們的嗜好是何等卑賤,竟使我們懷念那些可憐的食物,對無可比擬屬天的糧食竟然感到厭惡。

  六、但,我再說屬靈的枯乾是從感官的嗜好受到洗煉而來,雖然人的靈起初並沒感覺到甘甜(這些理由上面已經說過了)從內在(心靈)的食物感覺到力量而敏於行動。就是那內在的糧食引發了感官的枯乾與黑夜中的瞻仰。一般來說,瞻仰的經歷對那些體驗它人是神秘和隱藏的,通常它使追求者感到枯乾和空虛,傾向獨處和清靜,他們無法思索任何特別事物,也不想要。經歷這情況的心靈,只想安靜自處,放下一切內外的行動,也不為行任何事情掛慮。使他們能有內在美好的更新容易遠離一切掛慮。這種美好的更新是一般人有意追求,卻不容易得到的。我再說,這種瞻仰是在心靈完全安靜及一無掛慮中才產生的,有如空氣一般,人若想用手去抓它,卻反而溜了走。

  七、這樣我們可以瞭解,雅歌中新婦對新郎說的話:「求你掉轉眼目不要看我,因你的眼目使我驚亂。」神也把信徒帶到這樣的光景,並用一個不同的方法帶領他。如今,如果他想用自己的官能的話,不但不會幫助反會阻擋神在他身上的工作,這和起初追求的方式是相反的。原因是信徒為了要進入更熟練的境界──瞻仰的境界而放棄散漫的默想時,神就開始在他身上作工;祂束縛了他堶悸漫x能,不讓他攀附在悟性上,不讓他從意志中得著喜樂,也不讓他憑著記憶來推斷。此時信徒憑著自己的官能所做的事只會阻擋內在的平安,及神藉著感官上的枯乾在靈堜狶髡赤漱u作。而這屬靈及細緻的平安在進行一項安靜、微妙、單獨的工作,並產生和平及滿足,並且這工作是沒有那些早期非常容易感覺得到及感官上的滿足。這平安就是大衛所說,神在信徒堶掩☆隉A如此就可以使他們成為屬靈(參詩八五8)。這就引我們到第三點。

  八、感官煉淨的第三種標誌是信徒不論自己如何努力,都不能再像以往用感官的想像力去默想及反省。因為神現在不再像以前一樣通過信徒的感官或藉心思的反省來整合和分析知識的方式和信徒交通,現在是用純心靈的方式。在這方式中,沒有連貫的默想,神只藉簡單的瞻仰與信徒交通,並且這也是魂較低下部份感官無論是內外的感覺都不能滲透的。因此從這時候起,在任何的默想中的想像力及幻想都無立足之地了。

  九、關於第三種標誌,有件事是我們該知道的,這種天然官能的困窘及不滿不是從身體不適來的,因為如果是從身體不適來的,當這短暫的不適結束後,信徒能夠再從事他從前的屬靈操練,使感官的機能重得像以前一樣有感覺上的支持。但在感官的煉淨中卻不是這樣,一但信徒進入這黑夜,他就越來越不能用感官的機能來默想。雖然在剛開始時有些人,這煉淨的過程不是持續的,所以他們會有感官的滿足及默想(因也許為他們軟弱的關係所以沒有立刻使他們與這斷絕),如果他們在這煉淨的道路前進,他們內在的無力感必定越過越多,直到把感官的工作完全停下為止,但那些不在瞻仰道上的人,反應就非常不同。因為這枯乾之夜不常持續在他們的感覺堙C有時有枯乾,有時卻沒有。有時他們不能默想,有時又可以。因神把他們放在黑夜中只為著要考驗他們,使他們謙卑,並改正他們的慾望,使那有害的屬靈貪婪在他們堶接L法滋長。但祂並不是把他們擺在黑夜堙A為了要帶領他們走上屬靈的道路,就是瞻仰的路;因為不是所有定意在這條屬靈道路上前進的人,都被神帶進瞻仰的路,甚至連一半都不到的人能進入。為什麼?這一點,只有主知道。這也是為什麼祂不完全把信徒的感官從散漫的默想和反省的奶斷絕,有時他也這樣做,但只是持續短暫的時間或某些固定的時段。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