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服 事 的 能 力

賓路易師母

  啟示自己的生命

  1892年早期,這「自己生命」的啟示,引導力次蒙女青年會的一小群工作者。每禮拜聚會,等候神確實的賜下能力,就是在工作上有聖靈澆灌下來。他們禱告時,神清楚啟示:在他們身上必須作些工夫,然後澆灌才來到。賓師母在「服事的能力」書中寫道:她讀了許多關於聖靈工作的書,為要找出神是否應許祂的兒女,有聖靈豐滿的內住和外面工作的能力,如同五旬節一樣。因為各種不同的教訓使她愈讀愈糊塗了,最後她寫道:「我說我必須直接到神那堨h。要祂來證明給我看,要不要賜給我工作的能力,使我在講道上得到釋放,如同彼得在五旬節所作的那樣。我要把這事證明在我身上!我把那些書都丟開,各種見解和理論也都丟出去了。在完全失望中,我說:『我要去見神』。從那時起我不再有任何疑問,只有堅定的將自己放在神那堙A若有什麼,就讓祂證明在我身上。這樣我慢慢的抓住了神,在我堶惘酗@個愈來愈深切的盼望,就是我要出任何代價,得著這工作的能力。直到最後我向神呼求,只要神俯允我給我這上好的,其他一切事物都可以讓祂拿去。為了達到這一點,已經用去很長的時間了,但這使我的意志降服於神。到這一地步,我不再有『意志降服』的爭戰了。我能夠說讓祂在我生命媯晶麊漲禠◣珜萲w的,只要祂肯給我聖靈堛瘧孺鞢A如同彼得在五旬節所得的一樣。

  在主面前我以彼得做我的榜樣。彼得在那一天並沒有『神經過敏』。我深知我所切需的,是拯救我脫離我的神經過敏,和影響我講道的癱瘓。我呼求『要彼得在五旬節所得的拯救』,我不管基督徒如何稱呼這個,若『聖靈的浸』名詞不對,就給我一個對的名詞,我不管名字是什麼,我所要是這個事實。

  這樣我抓住神,『人』對我的講論都從我腦中丟出去。以後一個深的安息進入我堶情A知道神要作出我所求的。我只要等著祂的方法和時候。

  這樣,我學會『等候』的真意,等候『父所應許的』。我已達到一個安靜的態度來倚靠神,要照祂的時候來答應我的呼求。我就照常工作,但不是對這事漠不關心了,是信心有了把握,這澆灌一定要來。但我受了很痛苦的試驗,此後我經歷更深、更深、感覺更深的失敗,每一件事愈變愈壞。我以為和神辦了嚴重交涉後,應當愈變愈好,但現在連我一切已有的也都失去了。我的神經過敏愈來愈壞,在查經班中講道簡直變成『可怕』的事,一切事似乎都是失敗的。」

  1892年2月,中國內地會的蘇陶小姐在女青年會有十天的聚會。結果帶來了更敏銳的內心審察,和熱切盼望更多知道聖靈的能力。下午是為女子的查經聚會,晚上是女青年會會員及其他人的聚會,包括兩個主日晚上。第一晚聚會完了,蘇陶小姐說「我要差人去倫敦叫人來這堿餖哄A因為這媢酗@座牆,沒有破碎──也沒有夠多的禱告來搖動它。」這話使義務秘書(賓氏)吃了一驚,像「一座牆」!秘書和組織者,以前很為她們的「這個奉獻了的分會」誇耀!「我先前以為本國之中無一處比得上這個分會。」(這是她多年後論及前事說的)「我已對獻身者談話,並且我們是已經奉獻己身的人。這顯出道理進入人的頭腦是何等容易啊。但,我們並沒有讓祂活出在我們生命堙I『沒有破碎』這句話我實在不懂。但她說必須要「破碎」,所以我就站在後面看著──直到最後,我看見許多靈魂因著已被破碎過的使者而打碎了,來到基督那堙C這禮拜末了真『破碎』了,每次聚會有人得救。我就說:「這就是你所說的『破碎』嗎?我又得了一次教訓。」

  從此聚會能力加增,興趣也加添。這次聚會末了有讚美的聚會。聚會所在擁擠極了,有四十多人作見證,她們說出已得到的祝福,還獻上金銀珠寶作為感恩祭。

  看見了這次「從上頭得著能力」的實際表現,切望從上面得能力的心「更加熱切了」。她又禱告:「請主為我作出在五旬節彼得所作的事吧!」當時,她是更深更深的覺得:她沒有能力「講道」,還有自覺的捆綁。那時神的聖靈開始盤問她,也照亮她心中的「思想和意念」,我們最好看她自己如何寫:

  「神的聖靈拿兩三個問題來考問我:第一,『若我答應你的祈求,你願意成為不受歡迎的人嗎?』不受人歡迎!被人厭棄嗎?是的,我願意。我以前沒有遇到這樣的事,但我願意。

  我為什麼想望滿有聖靈呢?是為工作得成功被人認為神所大用的工人嗎?若是聖靈充滿使我明顯的失敗,在別人眼前成為一切被剝奪的人,我還願得著嗎?這問題我以前也沒有想過,我很快同意了。主把我放在任何環境,我都願意。

  問題又來了──若是沒有大的經歷,我願否只相信神的話而生活行動呢?我就說,我想人們受了聖靈的浸常是有一種經歷的呀!芬尼和亞述馬漢不都有經歷嗎?我若沒有經歷我怎能知道我得了聖靈澆灌呢?『你願否只信我的話而行,永遠沒有一些希奇的經歷呢?』我說『好吧』神問了我這些話,事情又放下了。

  然後到達了最高峰。有一天早晨我醒了,在可怕的光中,我看見一隻手拿著一把污穢的破布,一個柔和的聲音說:『這是你已往事奉神的工作!』『但主啊我這些年都降服了,奉獻給神了呀。這是奉獻了的工作呀!』『是的我的孩子,但你這一切的工作都是奉獻了的自己。是出於你自己的力量,你自己的計劃救人靈魂,你自己的奉獻。我承認你一切是為我,但一切都是出於你的自己。』

  這次揭穿對我太可怕了。帶我到極卑微的地步,來基督寶血那堥D潔淨。以後在安靜堣@個小聲音來了,這次是一小句話『釘十字架』。

  釘十字架?──這是什麼意思呢?我是求充滿沒有求釘十字架。現在羅馬書第六章六至十一節作了我的力量,我知道了『我們的舊人與他同釘十字架……』和保羅的『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的意思(加二20)。

  我如同嬰孩安息在神我的話上。以後『主樂意將祂兒子啟示在我堶悼s我傳揚祂』──我認識了升天的主!」

  七方面的果效

  這個升天的主的啟示──是靈雨的第一滴。這靈雨成了一條河──「可洑的河」。這啟示臨到是忽然的,意外的,不是在「等候」神的時間,也不是和別人聚集求這福分的時候。──二月一個早晨在她家埵倣\杲上來到了。主的榮光啟示在她靈堙A如同保羅在去大馬色的路上,這光很厲害能使人眼瞎,她趕快跑到自己房娷虌斥髐U。用說不出來的崇敬敬拜。在「服事的能力」書中她將七方面效果說出:

  「1.這是忽然之間,並且我當時沒有特別想這事。2.我在靈堛器D祂來了!3.我的聖經變成活的東西,那堳G光像洪水般湧流著。4.基督忽然之間對我變成實在的一位。我不能解釋我如何知道,但祂對我已成實在的了。5.我到查經班時,我發現我能自由講論了,有聖靈在背後說服人,使人感到各樣的罪而認罪了。6.禱告的能力,以致我感覺只要祈求就得著了。7.我的靈向神那堨h,脫離一切與地連繫的捆鎖。」

  主有能力的臨到

  「十字架引我們到聖靈那堙A聖靈又引我們回到十字架。」自從揭開了「自己的生命」,就準備好接受神對這生命的判決,就是「奉獻的己」仍舊是「己」,必須算它「已釘十字架上」。如果要基督的生命從人這器皿中顯現出來,就必須如此。以後,升天的主啟示隨後就到,祂自己的靈要進入充滿這到空了的器皿。──結果,神很快的工作,給祂的兒女上面的能力,能有討神喜悅的事奉,這就是祂祈求了很久的。因為神的聖靈施浸歸入基督的死(羅六3),這樣人的靈就脫離了「肉體」和天然「屬魂」生命的轄制,變成神藉聖靈的居所,並成為潔淨的通路,流出神的生命給別人。「釘十字架的加略是在五旬節之前,與基督同死是在聖靈充滿之前!能力嗎?是的,神的兒女需要能力,但神不將能力給與舊造,也不給沒有釘十字架的人。有些人也許有一部份能力,但這不是神所要給的。撒但是要給『老亞當』有能力,但神卻是不肯的。」

  那天晚上她由一個聚會回家,在路上時,她的「靈從一切的捆綁釋放了,如同從堶悸漸}籠沖破進入諸天,安歇在神的懷堙v。這經驗是她和她的主神聖的經歷,沒有人能描寫的。我們不過用她自己的話,就是她預備的自傳引言中所寫的來述出。她在這經歷後很久才寫。用她多年與神親近,親密與神同行,而得到的神的道路的知識,來看這經歷;並由神的觀點,來看這經歷的目的和意義。這經歷不過是「活水江河」的前驅而已。這活水江河,是每從一個完全「為主的緣故被交於死地」的生命堿y出來的。

  「1892年3月18日由溫布林頓獨自乘火車到力次蒙,好像忽然之間我的靈衝入屬靈境界堙A我被提到父的懷堙I以後多天,我就覺得如嬰孩躺在父懷堙C全世界在下面臥在黑暗堙C我卻在光明之中透亮如水晶,如此的明淨,一切罪的污點都遠遠站在外面黑暗堙C街上的行人在我看來如同在另一世界堙C次日早晨,主站在我身邊,我抱著祂的腳。晚間我到祈禱會,一切到會的人──青年婦女──都在主前哭泣。當我去查經班時房堨R滿了榮耀,從那時起,在工作上,從神那堶迉X一條生命的河流,一直湧流直到地極。這是我受了聖靈的浸。以前很多個月我熱切尋求,向主呼喊:『給我聖靈如五旬節彼得身上所作的』我堅定的求,神也堅定的答應了。開口講論的能力忽然來到,正如彼得在五旬節的日子。

  這忽然進入超然境界堛爾g歷後,三個月之久我是活在有喜樂、亮光、快樂的天上。耶穌的名是如此甜蜜,人一提起就使我溶化在喜樂的眼淚堙C且被非常的喜樂所充滿。以後這天上的經歷漸漸停止──危險的日子也來到了。我開始懼怕失去了我的經歷,並去尋求已從我身上滑走的『經歷』。在這時候因神的憐憫,我得了啟示就是十字架的道路。神收回祂的恩賜是神的智慧,叫魂完全安息在祂堶情C不是在喜樂和非常的交通堙A免得我屬靈上專注自己。並能夠憐憫沒有我這樣屬靈生命的人。那時我只要獨自在一處,退到堶掩P我心所愛的交往,肉體在那一點也沒有了。這極大的喜樂純粹在靈堛滿A使我在靈埵b另一境界堙A遠超過這地。我在人們中活動,每日盡我的本分,如同在夢堞w─一個靈活在世人中間。

  當我看見失去這屬靈的喜悅和狂歡,是要我結出果子,經過死亡,活在神自己堛漸糽R勝過活在祂的恩賜堙A我就歡然揀選了十字架的道路,應許在信心的黑夜中前進,一直到目標,就是『神是一切又在一切堙z(弗四6原文)。

  以後多年,主自己領我深一層,更深一層的與基督聯合,就是與祂的死聯合。叫我愈過愈清楚的看見,主被釘死處的十字架是一切事物的樞紐。神的兒女屬靈生活各方面的需要,這(各各他)是一個大的供給源頭。最後我看見聖靈的浸,我以前以為是基督徒生活的目標,其實主的真意,是引領信徒進入與十字架聯合的道路的起點,因十字架的死,得以與升天的主在父的懷媮p合。我看見在那一晚我的靈衝破幔子被提到神那堙A我就得預先嘗到這種生活的滋味。這種生命是神呼召祂每一個孩子來認識領受的。照主引導我的經驗,這重生活只有藉著死,捨棄一切『與基督一同活在神堶情z,才能成為永久的經歷。」

  活水湧流

  立時這生命河衝破流了出來,成為別人如同洪水湧流的福氣。日記中雖然簡短,都活畫著神的生命倒下在女青年會的情景。接在簡單而動人的記錄後寫了以下的經歷:「喜樂充滿我魂,基督是一個榮耀的異象,並且是甜蜜的……求你掉轉眼目不看我,因你的眼目使我驚亂(歌六5)。今天我快活得只有流淚了,在祂的腳前不能說話,只有說主啊!祈禱會是最蒙祝福的了──神的同在滿溢。」在私人談話中,在查經班,在聚會中,神的同在和能力是如此顯明,出去的人幾乎沒有不被祂感動的。許多人由死亡得生命,有些人沒有人對他講道他就覺得有罪,一些是神的兒女被引導到更完全降服的心志和生活,並且認識「祂的能力是極其浩大」這能力能拯救人到底。踏進這會門檻的人,就感覺神的同在,許多人就這樣踏入祝福的「河流」完全沒有藉著什麼人。工作歇息的時候就有禱告聚會,這是大釋放的時刻,快樂自由的進到施恩座前。以前的日子她們是那樣沒有自由,義務秘書極盼望女孩子們大聲的禱告,有時甚至放一張小紙片,上面寫著禱告的事,在要參加出聲禱告的人椅子上!不需要辛苦的激勵人出外佈道了,因為在神的靈的空氣堣H心開廣了,接受了基督願拯救世界的心,並且禱告這活水能在他們中間湧流直到地極。這些禱告以後豐豐富富的應驗了,主藉著分散這堻\多人成為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去了。1893年早期,一位赴印度佈道者寫信來道:

  「神為我作了大事!你以前告訴我的事我幾乎不信是真的,然而,神竟在這埵璊F許多大神蹟!幾乎每一天我都是整天的或這樣或那樣對付人的靈魂。我看見神在許多學校媢鴾k校長們說話了,神是如此用喜充滿我心,以致人都覺得驚奇,這喜樂吸引了他們。」

  所以在力次蒙女青年會的「樓房」(徒一13)成了聖所,從那堻o河流流到北、南、東、西去。英國各處都來請賓路易師母去傳這「更豐盛的生命」的信息。女孩們組成一個「預備隊,預備以任何方式服事」。主日晚間聚會完,就有傳福音聚會,是在蘇陶小姐來工作時開始的,我們的人積極的工作,找機會接近禮拜晚力次蒙街上擁擠的少女群,我們叫這做「得魚」。許多人被請進來,一禮拜過一禮拜許多人歸向主,這班人又變成另一班「得人如魚」的人。

  對工作的經濟方面也受影響,神的僕人學習了一生工作中,對經濟上應有的態度。她確實認定了,若神要成就某一項事,祂必供給一切必需用的。以後多年,當她的工作發展到全世界時,分了許多區域和部門,她常將每部份的款項分開,留心細察主的手供給情形,若主的手收回,表明這事在祂的計畫和目的中已經「完成了」,就不管這事如何有效果,也要把它放棄。

  她因為是女青年會義務秘書,以前是經常收會費來維持工作的,現在呢,她覺得有必要告訴委員會,她不能再用這種方法了。神必須感動祂的子民出錢,並供給祂工作一切的需用。當有需要時,一班信祂的孩子們就將需要放在天父面前。祈禱得答應的神奇故事已有許多次了。有一次女青年會存煤用完了,所剩的僅夠這一天用。常駐的工人也沒有提起,因為她知道這媕Y「沒有錢」。她就與另一人同跪在空煤房堙A呼求主把需要的送來。那天就有一封無名的信放入信箱中,信中夾一硬紙片縛上一個一鎊金幣,寫著「女青年會購煤用」。這堛瘍w喜何等大呢!信心得著何等的堅固呀。她們一切的需要到了時候都得滿足。有時錢倒進來是這樣的快,連寫帳都幾乎來不及了。但無論是「緊縮」或是「豐富」都有聖靈注入工作堙C將工作置入另一境地,是置入聖靈的境域堙C在這堹咻菑v負擔起工作的需要,無論是世界上暫時的需要,或屬靈上的需要,都「照祂榮耀的豐富,在基督耶穌堙v供應了(腓四19)。

  那麼,祈求聖靈堛漲菪悕M講道有能力的結果是什麼?日記記著:得到有福自由的能力是以前所沒有的,講道時信息是「臨時」賜給的,沒有一點以前那自覺的可憐狀態。「試驗」是有的,但當她與主一同前進時她十字架的經歷便能站住。一步一步神與她的工作同進。在她蒙恩釋放後一禮拜,自然的第一個試驗來,禮拜四近了,以前在救濟所令她受許多苦和那樣緊張的查經班也近了。論到這日(1892年3月24日)這樣記著:「試驗我的日子到了!對信息完全信靠,不靠外助,某夫人在這堙A但我蒙保守在完全安靜堙C」同夜在女青年會,她寫道:「依然得勝,去領各班時全心信靠。那埵酗迭B六十人,大有能力,滿有自由,滿有喜樂──這是榮耀的!」由這個特別聚會有「果子」帶入永生堙C因為再過數天,一個又一個的來「談論」──兩個硬心的墮落者被領回來了,在救主腳前飲泣。一位同工尋求受「恩膏」。又有一人在完全降服中歡樂著,「最後的鎖鍊也折斷了」。這樣她的同工,一個又一個的進入聖靈「潮流」中,得著喜樂。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