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信心的見證人(二)

  一月二十八日,當我們又只剩下很少的錢,雖然我看見了弟兄在二十四日開啟那箱子,雖然我們的燃煤已快用盡,我也沒有要求他們把錢給我;但我求主感動他們的心把錢帶來,不久之後,錢果然來了,竟有一鎊八先令六便士之多。足夠供我們應時之需用。

  主教導我,在我的需要上,無論是直接或間接的方式,都禁止不說。偶而我也對極窮困的弟兄作見證,鼓勵他們信靠主,因我也是處在相同的情況中。

  三月我受試探再對主的信實懷疑,雖然我過去未曾為金錢懷疑過,也曾完全地信靠祂,也有得勝的喜樂。一小時之後,主再給了我祂信實的印證。一位姊妹給我們五個金英鎊,在字條上寫著:「我餓了,你們給我喫,渴了你們給我喝。」(太二十五35)

  四月十六日早晨,我們的錢再度少到只剩三先令。我對自己說:「我必須到主前,迫切祈求應時的供應。」但在我禱告之前,有二英鎊從依利特送來,見證我們未求告前祂已垂聽。

  有些人會說,這種信心生活會使我們遠離主,不再關心屬靈的事。他們說,這會使他們心中被「要喫什麼,穿什麼」所累住。但從我個人經歷,我現在信靠神的生活方式,反而是使我更少為地上生活的需要掛慮。在地上生活的需要上信靠主,可以使我免去一些憂慮,譬如:『我的薪水快用完,我能支撐到下個月呢?』這種自由使我能說:『我的主是無限豐富的,祂知道我的景況,祂能供應我一切的需用。』單單地信靠神過生活,能保守我有完全的安息,反而不會造成憂慮。

  這種生活方式,使得我在靈性逐漸冷淡時,得以接受神在我心中恩典的工作。及在我退後時,把我帶回。使我不能在罪中生活,同時藉著與神交通,從天上支取每個人在地上的需用。時常,一次應時的供應,復甦了我的心並使我充滿了極大的喜樂。

  六月十二日。主日。上星期四我跟克萊克弟兄到托基去講道。我只餘三個先令,留了六個先令在家中給太太。主使一個弟兄很好客地供給我們住宿。我幾次求主給我錢;但當我返到家中時,我的太太只剩了三個先令,而未有過收入。我們繼續仰望主。昨天過去了,仍沒有收到錢。只餘幾個便士。今早我們仍然繼續仰望主,等祂的幫助。早餐的時候只有一少許的牛油,足夠一位弟兄和一個跟我們一起住的親戚用;我們並沒有把我們的經濟狀況告訴他們,免使他們難過。早上的聚會過後,很意外的,管帳的弟兄把箱子打開了,就在這時把錢交給我,更對我說,他和他的太太昨晚想到我們需要錢,以至不能入寐。最特別的是,我幾次求主給錢我而得不著的時候,便接著祈求主使管帳的弟兄知道我們需要錢而把箱子開給我們。結果堶悸瑪有一鎊八先令和十個半便士。我們為著得這幫助而大大喜樂,衷心的讚美主。

  一個十月的早晨,收到隱名的人送來的一隻羊腿和一條麵包。我後來明白原來撒但傳播謠言說我們捱餓,因而一個信徒把這些東西送來。我想順便提提:為了我們的生活方式的關係,外面傳著各種謠言。有時傳說我們吃得不夠,因此不夠滋養,染上某種病症。真相卻是如此:我們許多時候確是很窮困,窮困的不名一文,窮困得除了桌子上擺著麵包外,再沒有錢買多一點──但是我們從未有一餐沒有主賜的有滋養的食物。關於這點,我是不能不說的,而且我很高興這樣說。假如我今天能夠再選擇我的生活方式,我也不會願意選擇別的。有時這些毫無根據的謠言,我也絕不懷疑是主用來使祂的兒女關心到我們屬世之需的。

  十一月十九日。我的太太和我從來不欠債,因為我們相信,按照羅馬書十三章八節所說:「凡事都不可虧欠人(不欠任何人,任何東西)(英譯),惟有彼此相愛。」欠債是不合聖經的。我們不夠錢交這星期的租,但主今天又滿有慈愛的賜給我們十四先令六便士。我這媔陲K提提,我們是從不欠債的,我們要買甚麼就用現款買,裁縫,鞋匠,賣青菜的,賣肉食的,賣麵包的,都沒有我們的欠單,蒙主幫助,我們寧願捱餓也不欠債。因此我們常時知道自己存有多少,可以支出多少。我要懇切要求讀者中的信徒很認真的思想這件事;我知道許多神的兒女,由於不依照羅馬書十三章八節而行,便受許多試煉。

  十一月二十七日,主日。我們的錢又用到剩下二個先令。我們的麵不夠一天之用。我好幾次把需要帶到主面前。我為午餐祝謝,求祂賜我日用的飲食,意思是說祂必賜我們晚餐的麵包。當我正在禱告時,一位窮苦的姊妹進來,分給我們一些她的晚餐及五個先令。然後她又給了一大條麵包。如此,主不但給我們麵包,也給了我們錢。

  一八三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看過主這一年內給我們的恩典後,知道我們剩下大約有十個先令,過了一會,若神的旨意把這餘下的錢奉獻了,就一文錢也沒有了。如此我們經過了一年主的恩賜,從未需要我們向任何人要錢,而總結數是一百三十一鎊十八先令八便士。我們又收過好些糧食,幾件衣服,所值最低二十鎊。我之不避瑣屑要提出這些事,是要表示我們按主的旨意行事是不會有所損失的。按照人的說法,我若按期支薪金,我的收入真不會這麼多;很明顯的是,我事奉的主不是硬心腸的──我很高興指示出這點。我寫這些主要目的不外是稱頌祂的名,好使我等主內聖徒讀了,便受到鼓勵而更加信賴祂。

  一八三二年一月七日。這一兩天我們又沒有錢交這星期的房租,我們接二連三的求主供應我們屬世的需要;直到晚上十一時,一位弟兄給我們十九先令六便士,證明了主是不受時間所限。

  一月十四日。今早我們佐茶的只有麵包干;自從我們完全倚靠耶穌供給我們的屬世需要,這才是第二次這麼窘,家中還有多過四十鎊的現款,是要用來清兩張帳單的,而這兩張帳單卻要等幾個星期才要清;可是我們沒有視這款子為己有,寧願仗神幫助而挨餓,也不動其一文。我感謝主,賜我恩典能力,在這些事上能較以前忠實;因為以前在這情形下,我會早就把錢用了,然後騙自己說,等到錢真正到期時,我是能夠補出來的。我們仰望天父,祂沒有使我們失望。我們只餘下三個便士和一小塊麵包,現在卻又收了兩個先令,然後又五個先令,關於這錢是怎樣來的,大可不必在這娷堭啎F,否則會太礙篇幅。

  大約這個時候我幾次為有病的信徒祈禱,到他們痊癒為止。我無條件地要求主賜肉體的健康(我自己卻不能這樣做了),而差不多每次的要求主都允准。但也有些情形,祈禱得不著答應。一八二九年十一月我在倫敦時也是一樣,我的祈禱得著應允,纏了我很久一種病立即離開了我,以後也再沒有復發。我現在可以對這些事實作以下的解釋,我相信主喜歡在這等情形下給我一點信心的「恩賜」而不是「恩典」使我可以無條件的要求而得著答應。在我看來信心的「恩賜」和「恩典」是有分別的。所謂「信心的恩賜」,你可以藉它做一件事,或者相信一件事會發生,而同時不做那件事和不相信那件事會發生並不是罪;所謂「信心的恩典」,你可以藉它做一件事,或相信一件事會發生,因為有神的話可以做根據,所以不做這件事和不信這件事會發生就是罪了。比方,要相信一個病人會痊癒,而這病在人眼中是不能痊癒的,那就需要「信心的恩賜」,因為這要求本來沒有應許為理由的;要相信我若尋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就會得著其他的需要,就只要「信心的恩典」,因為這件事本已經有了應許(在馬太福音六章三十三節)。

  幾個月以後,我覺得坦莫斯的工作快要結束,而且感覺逐漸加強。雖然我在坦莫斯工作很好,但我覺得可能要到別處用我的恩賜使更多的信徒得到屬靈的餵養。

  四月十三日我接到布利斯托,克萊克弟兄來信,邀請我到布利斯托幫助他。主教導我,布市可能比較合適我恩賜的地方。我並沒有與屬血氣的人商量。我寫信給克萊克,如果我清楚主的旨意,我就去布市。

  四月二十二日。今早我在布利斯托的基甸堂講道。雖然這次講道引起了一些謠言,但主總用它使好些人蒙福;甚至那些謠言也利用來領不少人聽見主的道。下午在彼泰堂講道。(這次講道使很多很多的人蒙恩,很多人聽了以後就來聽克萊克弟兄和我講道。其中有一個青年,他本是一個聲名狼籍的酒徒,他正要到酒館去,卻遇了朋友,把他帶了來聽我們講道。就從這時起,他完全改變了,再沒有逛酒館;在主堣j得喜樂,而且據他的妻子說,有時讀聖經以至廢寢忘餐。五個月後他就死了。)今晚我聽克萊克弟兄講道,大大得益。我現在絕對相信布利斯托就是主要我工作的地方。

  從坦莫斯到布利斯托

  徵求過坦莫斯的弟兄的意見後,克萊克和穆勒就決定了到布利斯托去。

  四月三十日。跟一班親愛的神的兒女分手是一樁極感動人的事。好幾十位弟兄苦苦要我們早點回去,其中也有眼中含著淚的。看來,神給我們工作的祝福實在大。到了布利斯托我們兩人都清楚是主的旨意要我們來到這堙A雖然我們還不知祂要我們在甚麼情形下來。一位弟兄願意替我們租了畢士大堂,並且擔承了租金;因此,我們有了兩間大的禮拜堂。今天我又見了兩次例子證明了我們的傳道受到祝福。

  五月十五日。聚集在基甸堂的眾弟兄接受了我們的提議,准許我們依我們所領受的方式來這堙A暫時只當我們在他們中間事奉主,而不指定我們在教會中的職位,好使我們能夠隨主的旨意來傳道,不需要依從他們中間的規則;他們又同意了取消教堂中座席的租金,讓我們在物質需要上,繼續遵行在得封郡的辦法。雖然關於畢士大堂還沒有甚麼決定,我們打算,若蒙神准許,在一個星期內離去。

  六月二十五日。今天我們終於租了畢士大堂,租期十二個月,一位弟兄立即付了租金,並有了默契──假如主祝福我們這堛漱u作,使信徒聚集起來,他是希望信徒幫他減輕一點負擔的;否則他就一人承擔。要租得這教堂,這是唯一方法了;因為我們就是預料這間禮拜堂會有極大用處,我們也不覺得因它而欠人債是合乎神意思的。我們也曾用過辦法找一處較相宜的聚會地方,但總找不到夠大場所來容納我們的聽者的。

  八月二十四日。一位主內姊妹,居住在離我們不夠五十碼的地方的,染了霍亂,下午她就死了;她的丈夫,也是一位信徒,亦染了病,可能接近死亡。這疾疫的蹂躪一天比一天厲害。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城中每天死的人數很大,不知接著又輪到誰呢?只有神知道。我以前從未這樣真切的感到死亡迫近。除非主今夜保守我們,否則明朝我們就會不在人世。現在正是晚上十時,喪鐘響著。它已經響夠了整個黃昏。差不多整天響著。主啊,我將自己交在你手中!看你這可憐無用的孩子!假如我今夜染上了霍亂,我唯一的希望,唯一的倚靠就是耶穌基督的寶血──為贖我的眾罪而流的寶血。我已經在祂的血中洗淨了,祂的義遮蓋了我。到現在為止,我和克萊克弟兄以及同工的聖徒們,沒有一個罹這疾疫。(以後因這疫而睡去的也只有一個。)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克萊克弟兄和我從早到晚不知探訪過多少患霍亂病的,但主總極恩慈地保守我們和我們的家人,免了這災。

  九月十七日。主在祂的別的恩典上,今早更賜我們一個女兒──呂底亞。

  一八三三年五月二十八日。今早坐在房中的時候,記起幾個弟兄姊妹的困難,於是我對自己說:「巴不得主喜歡給我幫助他們的能力!」過了一個鐘頭,我果然收到一位弟兄的六十鎊錢,這位弟兄是我從沒有見過的,他當時到現在都住在離我數千哩外。這事顯示了主用任何方法都可以供足祂的子民,而且更不受地方限制。我的心真該對主有滿溢的感謝。

  五月二十九日。回顧自到布利斯托至今的十二個月,看看我們勞碌的成果。一、主願意使用我們作工,在畢士大成了一個教會,慢慢增至六十人;基甸堂也加了四十九人;因此,加給我們的總人數是一百零九人。二、依我們聽到的和估計,有六十五位新人經我們而歸於主。三、許多靈程上退步的都改正了,有許多神的兒女在真道上受了培養和鼓勵。這是印證主不容許我們之來布利斯托受到誤會。

  一八三四年,二月二十日。穆勒領受被指引要創立國內及海外「聖經知識協會」的組織,其目的是:

  一、收納及分發金錢來幫助有教導信徒聖經的學校和主日學;
二、將聖經分部廉價售賣;
三、送贈款項給在外國傳道的。

  這協會不向任何人索取會費,以後有幾年,這些基金供給了英國,西班牙和意大利的村落地方學校的整個費用。對外國傳道的人發送禮物,以及售賣宗教書籍,這兩件工作繼續至今天──一九五九年還沒有停頓。

  十二月二十一日,自從克萊克弟兄和我在布利斯托工作至今,我們的團契多了二百二十七個弟兄姊妹。其中一百二十五人屬於畢士大堂,一百三十二人屬於基甸堂。

  主今年賜我的入息是二百八十八鎊零八又四分之一便士。

  穆勒太太有一位兄弟──格羅夫•安托尼,他在一八二九年在挨克塞忒放棄了極好收入的牙醫事業,到巴格達傳道去,也沒有任何組織的支持,也沒有得到薪水的保證。他和家人吃盡難以相信的苦頭,身經戰爭,洪水,瘟疫。後來他去了印度,自由傳道。他的傳記像穆勒一樣是一個不平常的故事,充滿了基督精神的服務和事奉。一八三五年,格羅夫到了布利斯托,然後與穆勒一起轉到德國,盼望找到屬靈的同伴與他一起返印度。誠然穆勒自己也就有意思陪他到印度。穆勒回德國的另一動機是要對他的父親和兄弟證明他所傳的道是滿有喜樂和福氣的。

  四月六日,此行雖然使我父親從我口中多聞真道,但沒有直接對他談說他靈魂的境況。神確實一直與我同在,我相信祂是這樣指引的。至於對未歸主的弟兄的態度卻大大不同了;到底我們之間的關係是不同。下午,我不只指出了他的危險,更言及他的罪──以前給他的信已談過這些了,而且打算將來若主允許,則繼續跟他談論這些事情。晚上,對父親和兄弟分享在英國時神對我的看顧,特別告訴他們神聽了我的祈禱,就滿有恩慈地供給我屬世的需要。他們聽了,也似乎覺得這種生活是有福的。

  四月七日,早上用點時間陪父親散步,看看他的花園田地,我這樣做是要討他老人家歡心的:我覺得,只要不違良心,我應該在一切事上對他表示關心孝順。假使合神的旨意,我打算明天就離開這堙A返回英國了。主滿有慈悲,聽了我的禱告,使我在父親前的行為,和對他說的話,都感動他,以至他對我說:「願神幫助我學你的榜樣,並且照你對我講過的而行事為人。」

九、孤兒工作的起因

一八三二年二月間,他開始閱讀法蘭克的傳記,法氏在一六九六年開始在德國哈勒創辦當時世界最大的貧兒院。他相信神,神就一直豐富地供應他。於是穆勒也有負擔從事這種工作。因為當時這些貧苦兒童,沒有機會受教育,每星期要在工廠,煤礦場工作六天,每天從早上六時工作到晚上八時。有時一些孤兒從工廠中逃走,露宿街頭靠乞討,偷竊維生。

  一八三三年六月十二日,穆勒心堣瑪U的火開始冒煙,他想何不每晨八時左右招集街上可憐的孩子,給他們一些麵包充飢,而後教他們唸,或給他們聽一小時半的聖經呢?將來這個計劃也可實行在成人和老弱身上。他馬上開始餧養三四十個小孩,他相信當數目加增之時,主的供應也必增加。他向克萊克吐露他的心情,得到指示租下一所可容一百五十人的房屋,每年租金只十先令。同時也有一位年老的弟兄樂意擔任教職。可惜這個計劃未能完全實行,因為喫麵包的人愈來愈多,噪雜的情形引起鄰舍的不滿,只得暫時放棄,可是這種意念和目的始終不忘。

  一八三五年十一月二十日,他在一位姊妹家堻鳦龤A又看見了那本法蘭克的傳記。他想作這工作已經很久了,他無意仿效,只覺得有同樣的引導而已。這種印象長成信念,變成決心,化成行動。他覺得應當往前進一步,因為他已經得到印證,神樂意供給一切需要。他時常省察自己的心,惟恐有甚麼隱藏不正當的動機在內。他向克萊克傾吐他的心情,仰望神藉著他的弟兄來糾正一切,然而克萊克非常鼓勵他。經過更多的禱告,三日後他得到詩篇八十一篇十節的話:「你要大大張口,我就給你充滿」,大受感動。他在十二月二日發出通知,準備下週召集弟兄們,將這件開辦孤兒院的事擺在他們面前,一同尋求神的旨意。

  一八三五年正月十六日,穆勒發表一篇說明,其中這樣說:『時常有實例帶到我跟前,證明神的兒女在今日有一種特別的需要,就是他們的信心需要得到堅固。我的靈渴慕能作這個器皿,不只從神的話媄狻神願意並且實在能夠幫助一切倚靠祂的人,更能用事實來證明,神在今日還是不改變的。我很曉得,神的話應當足夠使我們來倚靠祂。因著恩典,的確夠我相信。但我還是覺得,我應當給我的弟兄一臂之助,若有明顯的憑據,證明主那永不改變的信實,當能大大穩定他們倚靠神的手。因為我不能忘懷藉著依靠神我的心靈所得著的大祝福。當我看到主如何帶領祂的僕人法蘭克,他單倚靠永活的神,建立了極大的孤兒院,我也曾親眼好幾次見過這些偉大的建築物,所以我感覺自己必須在親身蒙恩的點上,來作神教會的僕役;我所蒙的恩,就是能夠照著神的話來相信並完全倚靠祂。許多我所熟識的信徒,因著不能倚靠主,而心思煩擾,良心不安。這些事實引起我心靈的負擔,神就藉此在我心堻穈_一個願望,要在教會和世界面前,擺上一個確據,就是主始終沒有改變。我認為最好的路,莫過於設立一個孤兒院。假如我這個赤貧的人,單憑禱告和相信,不向任何人開口,得到供應來建設並維持一個孤兒院,這件事就能在主的祝福之下,堅固神兒女的信心,同時也能把屬靈的真實薦於未信之人的良心。這是設立孤兒院的基本原因。我衷心願意被神使用,來看顧失喪父母的可憐孩子,在神的幫助之下,供給他們今生的需要;我尤其渴望被神所用,培植這些可愛的孤兒,使他們能夠敬畏主;但是工作的首先和主要目的,還是盼望神能因此得到高舉。這些在我看顧下的孤兒,他們一切的供應,都是從禱告和相信得來的,無論是我或是我的同工,從不向人開口,由此可見,神依然信實可靠,仍舊垂聽禱告。所以三個設立孤兒院的原因,可以說是(一)神能因此得到榮耀。神既然樂意供給我一切需要,可見倚靠祂的必不落空,這樣神兒女的信心就能得到堅固。(二)這些無父無母的孩子得到屬靈的幫助。(三)他們可以得到屬世的益處。

  十二月五日,到今天為止,我沒有為孤兒院所需的金錢人力而祈禱。我現在把詩篇八十一篇十節的這段經文引用在孤兒院的事上;我跪下來,求主賜我房屋和一千鎊銀,以及適當的人手來照顧孩子。

十、孤兒院工作的開始

十二月九日。今天下午收到了第一件傢俱──一隻大木櫃。由下午到傍晚,我為這孤兒院的事而感到喪志,但在聚會時,我一開始發言,就從神得到特別的力量,大大感到平安和喜樂,又有確據感到這事是屬神的。聚會後,收到十個先令。我們故意不收獻金,而且除了我以外也沒有別人發過言;我要清楚知道神的心意,而不想故意激動人的情緒。聚會後,一位姊妹自願獻身做這件事。我回家的時候,心堨R滿了主的喜樂,而且,雖然只收到十個先令,也確信這事必會完成。

  我不寄望於布利斯托,我甚至不寄望於英國,我只寄望於活的神──我們相信能夠單倚靠仰望祂來供給祂所交與我們看顧的小孩子之日需。

  至於負擔工作的人,我覺得是和籌款一樣重要的。我們直接向主祈求的也不止於金錢,更包括此種工作人員;凡是當舍監,褓姆,與助手的,都需要是忠誠的信徒,也要有適當的資格來擔任要做的工作。

  十二月十日。今早收到一位弟兄和一位姊妹的來信:「假如你認為我們適合的話,我們願意獻身在這將要成立的孤兒院服務;我們願意將主賜給我們的傢俱等物交給這孤兒院使用;我們立願不領薪金,相信假如主若要使用我們,祂會使我們得飽足……」晚上,一位弟兄從幾個人處帶來三隻大碟,二十八隻小碟,三個盤,一個壺,四個大杯,三個盛鹽的架子,一個磨具,四把餐刀,五把叉。

  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一位姊妹托一位弟兄交來一張床蓋被,一個熨斗架,八份杯碟,一個盛糖的盤,一個奶壺,一個茶杯,十六個針箍,五份刀叉,六只甜品匙,十二只茶匙,四只梳,二塊小磨具;另一位弟兄托他交來一隻熨斗和一份杯碟。(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