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恩膏的運行 ( 教訓 )

侯秀英

   不該懷疑聖靈 ( 恩膏 ) 的引導

   實在說我們媄鉹ㄧ蚚h疑聖靈。除非聖靈不說話,聖靈一旦說話就是那麼說。我們都會背約翰壹書第二章二十七、二十八節:「你們從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們心堙A並不用人教訓你們;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你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們要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堶情C小子們哪,你們要住在主堶情F這樣他若顯現,我們就可以坦然無懼;當他來的時候,在他面前也不至於慚愧。」

  你們從主所受的恩膏

  這婸§o這麼清楚,我們從主受了什麼?弟兄你受了沒有?這個該知道,因為這是基本的,這個恩膏就是聖靈。為什麼不說聖靈呢?這是說到聖靈另一面的功用,祂像恩典的膏油一樣。恩字旁邊有「點點」,意思在原文上沒有清楚說出那個字,不過卻帶著那個味道。所以翻譯時若說沒有罷,卻是有,若說有罷卻很難翻出是什麼,那麼這奡N翻出恩來,而在其旁邊加上「點點」。所以在聖經上的字,凡旁邊有點點的,就是說原文上沒有那個字卻帶著那個味道。

  就如說中國話罷,你說「俄」與「呃」,一樣不一樣?你若說是什麼字罷,很難說出來,你若說沒有這個字罷,我媕Y卻滿了這個字哪。對麼?我用這個例子還說不出聖經原文的意思,還得添上「點點」,這就是聖靈在我們媄銗s我們領會。

  恩 膏

  恩是恩典,膏是膏油,膏油是硬硬的呢?或是軟軟的呢?抹上滋潤舒服呢?或是乾硬難受呢?這堿O亞熱帶,比較不會覺得,如果是在大陸上在嚴冷的冬天堙A因天氣過於寒冷,真是寒風刺骨,冷氣襲人,不僅身上常長凍瘡,更是臉面,嘴唇,手腳常呈乾裂的現象,甚至裂到流血的程度,這個時候最好是抹上點膏油,就會叫人感覺滋潤舒服。還有當你敷上膏油的時候,是這樣輕輕,輕輕的「抹」,不是用力的「打」,是「抹」膏,不是「打」膏。而且這個膏又加上這個恩,那麼你可以想像:當聖靈如同恩典的膏油在人堶捷謕椪氶A將會叫人感到多麼的滋潤舒服啊!

  慢慢抹

  神叫老約翰在這堹S別記到聖靈是恩典的膏油。你受傷了麼?祂就來抹你;你發乾了麼?祂就來抹你;祂不是打,是慢慢的在媄銎晼A慢慢的抹。不是快快的是慢慢的。這是一個基督徒得救以後特別的聖靈工作。在我們媄颮═@面抹,一面滋潤。有的時候正當祂在膏的時候,你還不大懂得祂在作什麼?但是祂一來滋潤你,媄銗艂Y感到舒服了。不過這恩典的膏油,在人堶捱C慢塗抹的情形,我不敢說就是這個樣子。因為一個人經歷一點點,你不能說每個人經歷的都是和你完全一樣,不過你倒可以說恩膏,在各人堶捷謕椌滷“恔鷁M不一樣,然而其後果卻是一樣的叫人感覺舒服。

   這恩膏是真的

  聖靈 ( 恩膏 ) 在人堶悸犒B行

  聖靈在人堶控`滋潤常運行,有的時候聖靈在人媄銋B行,一件事情祂會忽然成功的,這也是聖經上有的,像對腓利說:「起來,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腓利就離開撒瑪利亞城去了。但有更多的時候,聖靈在人堶悸犒B行常是慢慢地,輕輕地那麼滋潤的運行,運行這件事情,運行這件事情。

   例一:這就到了我回去的時候了

  在我的感覺婺t靈作一件事常是在媄銋B行,運行,有的時候我不管祂,但是祂還來運行;我不去想了,但是祂堶探N來了,就好像我這一次回來,我也不大去想這些,可是卻常來這個感覺,我在那堨是給小孩子織一點衣服,她 ( 我的小外甥 ) 就說:「我那兩個大孩子還要哪。」那兩個大孩子那麼高,她這樣說,我就想若是出於主,她喜歡我這樣做,那我就做罷!我已經好多年沒有做這個東西了,並且男子的領子是另一個樣子,我也沒有做過男孩子的東西。

  小孩子的媽媽既然喜歡,我就做了,我也不會做,有的時候長了不就拆了麼,媄銧N說:學習、學習,這就是學忍耐。拆完了,再弄。希奇得很,現在兩個大的弄完了,天氣也冷了,我那小孩子 ( 外甥 ) 就說:「好不好我去買絨線,你就去織你自己的。」我就這麼坐著,媄隞﹛A等那兩件你做完了,你就回去,你就回去!他們那堛漁藄圇O三月開始冷了,四月就冷一點,六月最冷。我就把這些當做的就做了,我媄銧N說,你做完了就回去!我一點也不敢說這百分百就是了。那麼我就做我自己的做完了,有一天這個小孩子 ( 外甥 ) 又來了,她說:「我看你做得還不錯哪,姨啊,我去買一些粗一點的絨線,你好不好為我也做一件?」我媄銧N感覺好像到了時候,我也不能對她說我媄銂漪G事哪,我說:「好罷,你什麼時候買再看看。」她說是說,她也沒有去買。兩弄三弄就這個樣子,那麼等到事情過來了也就這樣子,他們的弄好了,我自己的也弄好了,我堶掩﹛A這就到了我的時候了。常這個樣子,我不敢說百分之百是對,但主常是這個樣子。

   例二:你不多的幾日就離開這個草地了

  又好像我前些年在浸信會,我生的地方是在浸信會傳道的區域;我爸爸媽媽信了耶穌是在浸信會;我讀書也在浸信會;做事也在浸信會;蒙恩也在浸信會;聖靈澆灌也在浸信會;但希奇得很,就在那埵瞴B住、住,外邊很好麼,彼此相親相愛,聖靈也做工,末末了那幾年,聖靈在那堣j作工哪,希奇得很,祂在我堶探N說,你就在這堻o樣麼?我吃飯的時候媄鉹]來了!末了,祂就說:「你跟從主耶穌就這麼樣的享受麼?」

  哎唷,就這樣,我也就讓祂過去,但祂真正真在媄銋B行,我也不知道上那兒去呢?聖靈這個恩膏常是在媄銇謕椐B行,運行到末末了的時候,有的時候從青草地上走過 ( 高教士的院子種的青草 ) 堶惜]來了一個話:你不多幾日就離開這個草地了,你不多的幾日就離開這個地方,我到底沒有和她們說嘛。因為我到底也捨不得那個地方,捨不得,實在是……可是祂一直運行,一直運行,到了有一天,堶掩“A現在好說了,你告訴他們就這樣。

  聖靈不會待我們錯,固然我們領會會錯,但到底神藉著恩膏在凡事上教導我們。那個時候我自己就想,我的病不剛剛才好了不久麼?到底照人看這個身體是個不大可靠的好哪,但堶惚o是這樣運行著。一直到放學的時候,我的侄女來看我問我說:「放學了,你什麼時候要回家呢?」那時我已經沒有父母了,所以我很少回去了,我說:「等等,看看。」其實我媕Y已經是覺得到了時候了。那麼我也就對她說了:「你看看我的房子,我的東西放在這堙K…」我心堛熒N思是等到我離開這堮氶A我寫信來你就知道我的東西在這堙C

  我覺得主一點沒有騙我,到了有一天,大概是十二月十五號之前一天或兩天,我媕Y就覺得到了時候,我就出去看看我的姊妹,我也沒有告訴她們我要走了,臨走的前一天,我就上西教士那堙A我這個人成了一個不上情理的人,我病的時候她接我上她家堙A一直的在主愛中服事我,感謝主,在她家埵矰F十多年。到了有一天主要我離開那堙A我實在捨不得離開那堙C但是今天我站在這婸﹛A我還沒有懊悔我離開那堙C不過我得承認當時我說的時候幼稚哪,就講道理,說那不是教會,若是現在我就不那樣說了,我只能說聖經沒有這個名字。人就是虧欠,只有認罪了。

   例三:滿了是滿了你要去

  這些年來我覺得主常是這個樣子:一點一點的。因為神的靈住在我們的靈堙A我們在靈中和祂有交通。我就想到以前我在學校堭衩恁A主要我離開學校。離開學校在我是個難處,因為我住在那個學校已經多年了,真是捨不得離開。但是我回到家堙A雖然我有父母,我也有弟兄姊妹,可是我也沒有辦法可和他們交通。祂呢?在媄銧N感動我。那一天我正坐在家娷葵嶊漁伬唌A媄銧N來了這個感覺:不行了!你不能做 ( 繡花 ) 了,放下,放下!你現在要寫信給那個地方。我也寫了。寫了三封信,按理只要放在一個信封奡N可以了,但是我把它放在三個信封堙A一封給教務主任,一封給我以前認識的 那個老師,那時候還在那個學校,還有一封是給校長或是誰我現在忘記了。

  我一面又願跟從聖靈,一面又不願意。主要我離開學校到那堨h,我一面捨不得離開學校,一面我若不寫信心堣S過不來 ( 去 ) ,我就同時寫了三封信。我媄鉿陪虓N思是:這三封信到的時候你們也差不多好放學 ( 放假 ) 了,你們三個人可能得湊在一起來交通這件事情。你在一個地方,我在一個地方,他在一個地方,要三個人在一起交通,有這麼一個人要來讀書,豈不是還得耽誤一些工夫麼?這樣就會把時間耽誤了,我也就不用去了嘛。這件事主真是知道了,回信就說來的信已經晚了,我們的學額己經滿了,你若是要來再等一年罷。

  我也喜歡,我也不喜歡。但我媄隞﹛G「你還去!」我想怎麼去呢?我就和我的妹妹說說:「我還去。」她說:「你怎麼知道?」我說:「我也不知道,我媄銧N這個感覺。」我把學校也辭掉了,我的父母說:「人家那堣w經來信說滿額了,原來那個學校還請你教書,你還是去教書罷!」我自己也就想了,在家塈今菕A還不如去教書,那麼我也就說:「好罷!」於是我就和他們走回學校去了。那知道在路上時堶掩﹛G「你還去,你還去!」我也不知道去了。到在那堣@下了車,就有一個人對我說:「 那個張太太剛從青島回來,她說她要見你,等到你來的時候叫你到她那堨h。」那我就去找 那個張太太了。 張太太在青島碰見我 那個老師,她說:「他和我說,你要到那個學校去,他也說那個學校的名額已經滿了,但他請我回來和你說,滿了是滿了你要去!」哦,我堶掖q了!而且這個信心……人還是個人,但是心底下這是個……我們的神從兩件不可「共在」的事上,顯明祂是可信的,永不說謊的神。叫我們這班逃避避難所的人試著祂永久的盼望,信心大得策勵。這不是學的,那麼我就回來了,我堶掄棳※矽釭獄﹛G「是了。」那個時候校長還沒有回來,我就去和那個中國的教員說:「我要到那個學校 ( 大概是神學院 ) 去。」他說:「不是說那媞﹞F不叫你去了麼?」我就說:「我現在要去了, 張太太說『現在可以去』。」這個國文教員他對我還好,他看見我這樣說,他說:「你這個人說話不講理,滿了就是滿了,你還去做什麼?我不和你說話了。」他拿著書包就走了。

  我就僱了一部「苫子」去了,那個給我僱的人就說:「你去做什麼?你去接校長麼?」我說:「我不是去接校長,我現在要到那個學校去。」他說:「你不是不去了麼?怎麼又要去呢?」走到半路碰到校長,她說:「你不是不去了麼?」「現在又得去了。」她也沒有留下我。她往這堥哄A我往那堨h。若說心堣ㄩ繫b麼,實在心堣]忐忑不安,也沒有見到正式要我去的信,而且從來也沒有坐過這麼長途的車,加上我天性是個畏縮的人,心堳蝏臗棖o個樣子呢?希奇得很,到了晚上,那個「苫子」剛進了店抬下來時,就來了一個人說:「這苫子是平度來的麼?」我說:「是啊!」他說:「這埵酗@個信叫我交給從平度來的一個人。」我就看了那封信,那信就是我要到的那學校的一個教員,他的明信片上說,明天七點鐘火車從這婺g過,你就上車。這回我心奡N顯明了,走了好幾站沒有看見人,若是現在的我好像還大膽一點了,那時候我從來沒有這樣走過,走著走著後邊就來了一個人,他說:「你上來了!」我一轉身發現就是我十幾歲時的一個老師。頭著這件事,我在家媗狗囿爾隉A讀到以賽亞書第三十章,那婸﹛G「主雖然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真是讀這個話的時候就這麼清楚,他也真是在我後邊對我說。我說主啊, 你 的話就那麼真麼?

  到了那堙A同學一個也不認識,其中有幾個同學就問我說:「你在什麼科堙H」我說:「我不知道。」她們說:「你怎麼不知道你就來呢?」我說:「我就是不知道就這麼來了。」哦,謝謝主,直等到有一天, 那個老師說:「我們把你安在什麼科堙C」感謝主。

  回顧神的恩典都是恩典;連回顧我的錯誤 ( 你要會聽 ) 也都是神的恩典,人沒有可誇的,若不是那樣,我還不會在那個科堶,感謝主,我覺得恩膏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祂憐憫我這個不堪的孩子。

   例四:團體票

  等到我那個學校遭遇了兵禍,南方的兵把學校燒去了一部分,那一天我碰見了我的二哥,他是個北方的逃兵,他問我說:「你要怎麼回去?」我說:「我不知道。」後來我們得到一個機會可以回去了,我就想著我的二哥要怎麼回去呢?我要到那堨h找他呢?我就和主說:「主阿,今天我們要回去了。」我就這麼禱告,希奇得很,我們就上了馬車,沒有一個人有東西,都給兵搶了,倒好了,都是這麼站著。當我在馬車上站著的時候就看見我那個二哥站在路旁,我就和趕馬車的人說住下住下。那埵酗@位弟兄,他就幫他上車。哎唷,滿了恩典,他問我:「北邊的同學有多少?」我說:「我不知道。」他說:「你得去查一查好告訴火車嘛。」他問我好幾遍,我都說:「不知道」,那麼他去買票的時候只好買團體票,賣票的人問他:「多少人?」他說:「我去問好幾次都說不知道。」若是定規了,我就沒法叫我那個二哥上車,滿了恩典,統統是聖靈做的。

   例五:幾個銅錢和一盒洋火

  我在學校讀書,那時候還有一點錢存在那個代保管的人手堙C我看見好幾個同學都去支錢,因為亂了,我也幾次要去支錢。但堶掩﹛G「不要支,放在那堣ㄜn支。」感謝主,我幸虧沒有去支,因為進去那麼些兵嘛。主作的都是寶貝,這是聖靈祂牧養我們。

   當搶的時候,我的什麼東西都被搶走了,我就回到我屋子堙A看見地上亂七八糟,我就從地上撿出幾個銅錢來,又撿出一盒洋火來。就這樣我們幾個山東同學就出來,到了晚上,我們沒有地方了,後來就被領到一個商家去,到了晚上,沒有電燈,也沒有飯吃了,怎麼辦?忽然想起豈不是我在屋媥艉F幾個銅錢麼?那個時候東西很便宜一個銅錢就可以買一個燒餅,所以我們就用那幾個銅錢買了幾個燒餅回來吃。到了晚上沒有電燈怎麼辦?哎唷,感謝主,我不是撿了一盒洋火麼?正好可以勉強應付一下。感謝主。

  感謝主,恩膏的教訓 ( 運行 ) 就是這樣。好,我們禱告吧!

   問:如何預備油? ( 這是指著馬太福音二十五章,聰明童女不但拿著燈,又預備油在器皿婸〞滿C )

   答: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堶情C ( 約壹二27 )

  弟兄問:「怎樣預備油呢?」我不會回答。但我要問你:「你得救了沒有?」這些年來我常這樣問:「你得救了沒有?」你也許要說:「姊妹,你怎麼所說的和我所問的不一樣呢?」不錯我所說的和你所問的不一樣,但我還要問你:「你得救了沒有?在座所有的弟兄姊妹,你們得救了沒有?」得救了。凡得救的都把手舉起來,讚美主!都得救了。神給我們一個得救的生命,而這個生命能夠答覆一切的問題。所以,我再說:我不會回答,但我的主賜給我一個信心。我不會是我不會,但我相信我的弟兄姊妹既是都得救了,而神所給我們這個得救的生命就是答案。

  弟兄,你問的是「如何?」聖靈不會告訴你第一條,第二條的。我們同聲背這一節聖經,約翰壹書第二章二十七節:「你們從主所受的恩膏常住在你們心堙A並不用人教訓你們,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教訓你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們要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堶情C」今天所有的問題就用這一節答覆了。若背不過,我們就打開聖經同聲慢慢讀。把「你們」換上「我們」。「我們從主所受的恩膏」,停下,都受了沒有?受了。有沒有「常存在我們心堙H」有。讚美主!這恩膏是來住幾天?還是常存?我們有的時候說你可不要得罪聖靈,如果得罪聖靈祂就發脾氣!祂就走了!這個對不對。不對。我們就是這樣。祂常存在那堙H心堙C感謝主!「並不用人教訓我們」,弟兄姊妹你們說:「有問題姊妹。」多年來我就是不接受這一個。因為主叫我看見祂的話是這樣說:「常存在我們心堥瓣ㄔ峇H教訓我們。」好不好?好。什麼叫做教訓呢?什麼叫做交通呢?這並不是什麼特別教訓,這乃是彼此的交通,這乃是生命的交流。

  一個沒有得救的人,你問他堶惘釣S有聖靈?他會責備你,責備我。一個人罵我,我不罵他麼?我真是生氣了,我要找個機會去罵他。但我們一生氣媕Y就說不對了,這就是姊妹所說的:「不去麼?又難過,要去麼又是不踏實。」恩膏常存在我們心堙C約翰這個人真是事奉神的人,約翰這個人也真是信神的人。他不怕我傳這個信息,你來聽,聖靈會教訓你。不聽我的話怎麼行?他怕不怕?他不怕。他寫在書上,他說:「並不用人教訓。」

  這位弟兄,我也不知道貴姓?你放心,我們都是這個樣子,我們都跟從恩膏並不用人教訓。我這個手在這位姊妹眼前一動,她有沒有教訓她的眼皮要閉起來?有沒有?連你自己有沒有教訓你自己說,這個手一來我就告訴眼皮快閉起來吧!好像這是笑話,但這是真正的生命。來了一個飛的東西,你堶惘釣S有告訴你說,來了一個飛的東西快閉上眼睛?沒有。但你堶推敢o,這是生命!身體的生命尚且這麼奇妙,何況得救的生命豈不比這個更加奇妙麼?

  這幾年來,就是把人帶到身體的生命和理智上,卻沒有把人帶到得救的生命和聖靈中,所以走走就走到外面去了。其實就是這個樣子,並不用人教訓。阿們不阿們?有的時候,也不是「罪」,但堶探N是不讓。心媟Q這不是對麼?去作吧!但媕Y就是說,不!不!不!有的時候,我實在說,主也賜給我,我為著省一點工夫,天氣又這麼炎熱,我就坐快的車回來吧!但堶掩﹛G「不!」我說:「怎麼不呢?怎麼不呢?」有的時候連三輪車也不叫我坐,甚至有的時候連公共汽車都不叫我坐。這個你該怎麼講?你只能說:「祂在堶控郋玊A。」有的時候你不聽祂的教導,三輪車就管制你。我碰到一位姊妹,是我多日就想到她,可是不知道她住在那堙H我叫三輪車夫快點走,他就快走,剛剛好碰見了。這就是恩膏在凡事上教訓我們。阿們不阿們?要不要問姊妹當如何預備油?「凡事上教訓我們。」

  我們藉著一點一點的聖經,一步一步的跟隨主,我們跟隨主就這麼簡單。這樣一來得救十年,十五年了不知道要多豐滿啊!為什麼到今天還是這個樣子呢?所以我們該聽主的話了。大家都說:「並不用人教訓我們。」再讀:「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我們。」弟兄,你說凡事,凡多少事?在凡事上,實在在凡事上。

  前幾年我蒙神的憐憫,常帶我出去趕火車。有的時候是趕夜車,跳得這個心快要停了,因為怕耽誤了與人家已經約好的時間。後來我就禱告主說:「主阿!如果我睡不著覺也是不好,你到時候就叫我吧。」祂真的讓我好好的睡,到了時候祂就叫醒我了。在凡事上教導我們。我親愛的姊妹,你打孩子也要等祂凡事上教導你。你說:「打孩子也要等到教,那氣就沒有了。」沒有氣就不要打嘛。

  「在凡事上教訓我們」。這句話何等的美!如果今天在這奡N接受你實在是跟從主了。我自己沒有小孩子,但主把一個小孩子放在我手下住了好幾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總有不聽話的時候。雖然我也不聽話,但我是管她的,我不聽神的話是另說,但她在我眼前我就得管啊。這小孩子大體上很聽話。我有的時候就靠著自己管她,她雖然也得聽,不過她外面聽,堶惚o不聽。她口媮鷁M不說,但從她的態度上卻可以看出。你可以看見她的脖子是硬的,因為她是小孩子。我雖然說服了她,她也答應服了,但我懂得她還是不服。哎呀!後來我覺得不對了,於是我就禱告主了,主說:「你用肉體管她,她是小肉體,你是大肉體。她因為打不過你逼得只好這樣聽啊。」

  有一天她又作了一件事,原來院子堛澈臚l們 ( 包括關牧師的大兒子,小兒子以及他的女兒們還有我這個小孩子 ) ,他們上街看見一個瞎子,他們就搬一塊石頭放在瞎子的面前,瞎子拿著手中的小棍探路,碰到這一塊石頭,所以就往別處走。但這些小頑皮,小亞當就搬那個大石頭又放在那塈熀M子玩弄起來,孩子們就在那歡喜啊!這件事情我不知道。小孩子回家了,她說:「姨阿!真好玩!」我說:「你們玩什麼?」她說:「有一個瞎子走路,我和真理哥他們搬一塊石頭放在瞎子前面,所以瞎子走不過去。」她在說,我的臉變了,我說:「哎呀!這些孩子!」我等她說完了我就說:「若是主叫你瞎眼,你喜歡人這樣待你麼?」她看見我變了臉,她也不笑了,說:「不喜歡。」我說:「你和哥哥姊姊作這些事神喜歡麼?我們兩個現在讀神的話。」我就敞開利未記第十九章十四節,我說:「你讀。」那時她已經七、八歲會讀了,她讀:「不可把絆腳石放在瞎子面前……我是耶和華。」你今天就這樣作了,天上的神在那堿搢ㄓF,看見了你的哥哥,看見了你的姊姊,看見了你,她就哭起來了。我就說:「我們一同跪下禱告。」這一回她脖子不硬了。

  有一天我又到她住的地方去,我說:「你媽媽去作飯了,你現在要掃地,」她說:「我不掃。」我說:「怎麼不作事呢?媽媽作飯去了,你看阿姨也天天有她的事情,你現在掃掃地。」她說:「我不掃。」那天主憐憫我沒有向她說厲害的話,我說:「耶穌愛你麼?」她說:「耶穌愛我。」我說:「你愛不愛耶穌?」她說:「我愛耶穌。」那麼你要不要聽祂的話?她說:「我要聽啊!」好,我們兩人看看主的話吧!她就答應了。我就敞開帖撒羅尼迦後書第三章十節,我說:「你讀,」她看看說:「我不讀,」我說:「你得讀,」她聽我的話就讀了:「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飯。」她就在那堶起來了。

  有的時候,她因趕著要去上班所以把門一放,門就碰一聲響了,我就把門開了,我說:「回來!回來!」她說:「什麼事啊?」我說:「這個門要不要這樣關法?」她說:「我急著要去上班了!」我說:「我知道你要上班,但這個門要不要這樣帶上去呢?」她就生氣了,她說:「你這個人真難服事,我急了就將門這樣關你怎麼這樣子呢?」我說:「你在我家堙A我們活在主面前。你有沒有一次看見門是這樣的關法沒有?不是姨管你,乃是我們要活在主面前。」她說:「好!」就把門好好的關上。在凡事上 ( 恩膏 ) 就是這樣教導我們。

  沒有一個作父母的不願她的兒女作個敬畏主的人。我們不會敬畏主,聖靈澆灌我們,聖靈在堶惜Z事上教導我們。像昨天晚上弟兄講的,你奉獻一張破鈔票,媕Y有沒有責備?有沒有?聖靈一定會責備的。以前山東五分錢不能用的時候,就有人把五分錢投入奉獻箱堙A聖靈會不會管呢?會。因為聖靈在我們堶情C再往下讀:「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我們要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堶情C小子們哪,我們要住在主堶情C這樣他若顯現,我們就可以坦然無懼。」你看見了麼?我們若沒有按恩膏的教訓住在主堶情A主來的時候你就不會坦然。再讀下去「當他來的時候,在他面前也不至慚愧。」好吧!就到這塈a。

  今天有好幾個問題,答案只有一個就是:「按著恩膏的教訓住在主堶情C」祂來的時候可以坦然無懼,祂來的時候也不慚愧。也預備了油,也知道該聽就聽,該說就說,你都懂得了。

  再背背這一節:「你們從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們心堙A並不用人教訓你們。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你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們要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堶情C小子們哪,你們要住在主堶情C這樣,祂若顯現,我們就可以坦然無懼;當他來的時候,在他面前也不至於慚愧。」這就是跟隨主,也就是預備油在器皿堣F。現在禱告吧。禱告也要跟從恩膏禱告。

摘自:七筐 ( 四 )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