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敦克爾克撤退之代禱

  本文記載了豪威爾及學院同仁為德國入侵英國的危機及敦克爾克撤退代禱的見證。其內容詳盡足以為後人仿效。

  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四年,我們看見主已改變豪威爾的負擔,從學院發展之地區性的負擔,轉到為國家與國際事物的關心上。正如豪威爾所說:「這世界成了我們的教區,而我們正被賦與為各民族及國際間代禱之責。」我們也看見主如何在學院中為這個正在滋生危機的世界,預備了奇特代禱的器皿。

  當 1936 年 3 月,豪威爾開始清楚看到,希特勒被撒但利用成了抵擋福音傳播的代理人。正如他稍後所說:「在與希特勒作戰中,我們總是說我們爭戰的對象不是人,而是魔鬼。像莫索里尼他是一個人,但是希特勒就不同了。我能說出那『靈』進入他堶悸漁氻憿C」若干年後,豪威爾強調了這個看見,他說如果關乎萬民的福音異象要被成全,神就得除去希特勒。

  在宣戰那天,他公開發表了聲明說:「主已經使我們確知祂將除去希特勒以及他的黨羽,使世人明白這是出於神的,而且唯有神能除去這獨裁者。三年半前,學院為這件事整月祈求,我們堅信祂必答應此項禱告。祂已經把德國孤立起來,為了粉碎反基督的邪惡組織,而釋放這塊更正教的地土德國。祂必要對付納粹如同對付摩西時代埃及軍兵一樣。神將使希特勒傾覆於戰場或藉著革命在德國境內興起一個反對納粹的勢力。」

  宣戰這事震撼了豪威爾以及和他在一起的弟兄們,這件事只是使他們更加下定決心於屈膝的功夫。現在他們正被召以一種新的方式來履行他們在三年前的誓約--讓他們整個生活均投注於國家的爭戰中,如同真正前往西線作戰一般。這種站在信心上來反對戰爭,為要使福音不受捆綁,乃是要驗證神的道路,這班人為了責任的緣故放下了自己的自由,直到神對付了仇敵,將其滅絕為止。

  經一個月敵對後,希特勒提出了一項和平建議。學院方面與英國首相的立場是相同的,他們一致認為戰爭必須持續下去,「直到希特勒主義被推翻為止」,縱使因此使學院要因戰爭延後而遭致重大的損失也在所不惜。學院的確信發表在開戰幾個星期後所出版的一本小冊子上,日期是 1939 年 12 月,書名「神向獨裁者挑戰--納粹必亡的預言」,在書中他說到「但以理的神將拯救尼慕勒牧師,以及成千上萬與他一同關到集中營的德國傳道人,……這些集中營有一天將關滿了瘋狂的納粹黨人,除非他們早死,否則無人能倖免。」

  在一項對莫索里尼的指責中他說到「當德國被征服時,依索匹亞也將歸該地人民所有,而這也是在神計劃中,為要把福音傳給依索匹亞人。」他同時又說:「布爾什維克主義和蘇維埃共和國將被神用來粉碎納粹勢力的計劃中」,但關於史達林他則說:「這魔頭正被撒但利用,而且對教會而言,他將可能成為一個史無前例的大敵。」

  然而,他確定神必定對付納粹的,他寫道「我們在祂行動前,可能先遭到許多挫折……。像以色列人一樣 ( 參士二十 ) ,以致我們要起來向神迫切呼求,使祂的拯救確實地來臨。」這話現在回想起來都是令人耐人尋味的,因我們要知道這些預言是在 1939 年底所刊登出來的。

  不久以後,豪威爾又作了一次預言,標題是「威爾斯聖經學院敦促以禱告結束戰爭」,刊登在 1940 年 1 月 8 日西方郵報上。郵報引用了他的一段話「假使全國的義人都能從事有效的禱告,我們確信有能力征服敵人;假使要在聖靈降臨節後阻止戰爭擴大的話,這對千萬人將是一個拯救。」幾乎想像不到,他的預言成了事實,因 5 月十 12 日聖靈降臨節前後的日子是英國歷史上最黑暗的日子,這是近四百年敵人最接近侵入我們海岸的一次。因為 5 月 10 日希特勒的裝甲縱隊攻破了荷蘭與比利時, 5 月 29 日又是英國歷史上令人無法忘懷的敦克爾克大撤退的一天,也就是邱吉爾首相所發表「血汗、辛勞及眼淚」一句名言後的不久。

  儘管當時有嚴重的挫敗,當我們讀到學院每日聚會紀錄,尤其是最惡劣那三天的聚會,我們看到他們並沒有任何恐懼,不僅是主要的禱告同工是如此,連那些與他們在一起的人都已站在得勝的地位上。當周圍所有的人們因懼怕而軟弱時,對他們的確據有什麼明確的啟示和保障呢?沒有,只有預言「外表」的死!如果我們說神沒有與他們同在呢?那麼我們將捫心自問:「就在我們的軍隊步步退後,許多國家一一投降,敵人正逼進他們的目標時,在英國或美國或神的百姓中,有沒有像這一百多人的團體,天天藉他們的膝蓋,用信心抓住神所應許的勝利呢?」從此,在要來戰爭的幾年中,學院全體除了短暫的晚飯時間外,每晚從七時到午夜無不浸透在禱告中,他們絕不錯過一天的時間。而除此以外,還有早晨一小時及中午不定時的禱告會。在許多特別時期,他們放下所有的工作整天禁食及禱告。

  在聖靈降臨節前一天的聚會中豪威爾說:「因著神的啟示,我們說了預言,因著神我們得以堅立在此預言上,也因著神我們將與仇敵對抗到底。祂今晚告訴我說:『你不要因你所說的預言懼怕,也不要因納粹而驚慌』,儘管局勢愈惡劣,我們絲毫無須更改我們的禱告,這是何等的榮耀,我們更是無比歡欣,因這種禱告在過去九個月中已建立了神的國度,為這國度我沒有一天後悔。主已說過『我將對付納粹』這已成為一場聖靈與魔鬼的爭戰,而我們已打了四年之久。」

  在聖靈降臨節前四天,也就是德國入侵荷蘭與比利時的前二天,豪威爾在一次聚會婸﹛G「我們將永不抵擋預言,倘若主告訴你預言應驗的遲延是為了祂的榮耀,你必須在此遲延上得勝的話,神還會將疑惑放在那些真正相信的人心媔隉H除非藉著信心使預言得以應驗,我們不可能在祂遲延上得到榮耀。假使今天我因沒有信心而有失敗的話,但聖靈是從不失敗的。故此我要為此遲延真正的感謝祂,因為如果沒有這件事,我也不會有如此的經歷。然而,最奇妙的是,在世人看來是死的,在聖靈卻是得勝的。」

  次日,他又說:「我們從未遇過比這次預言上耽擱更大的死亡,但是我們並不想逃避這個十字架的死,而想早點在這事上復活。我昨天宣告得勝的時候,並沒有一點外面的徵兆。死有各種程度,但當你真正死了時,必在此結出百倍的果子。」

  「我們將上到戰場去爭戰,並且我們確信勝利將如黎明一樣地來到。假如你對某些事情有信心,那麼你豈不是在此事上繼續往前直到成功為止嗎?我想以此來喚醒世人,使他們知道『這位主,祂就是神。』」

  當納粹的鐵蹄橫掃了整個歐洲時,這所學院的聖徒卻終日侍立在神面前,我們從豪威爾在聚會中傳講的信息摘錄出他的話:

  5 月 16 日,早上九點半。荷蘭投降後的第二天:「今天可能是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戰役。而神的作為如何呢?如今德國人說『我們使同盟國敗退了』時,神能阻止它嗎?今天我們要定睛在祂身上,且要在此得勝。午後二點,主正安排從祂而來得勝的計劃,此外別無他人,是祂配得一切的榮耀。神藉著軍隊,也藉著我們在明處或暗處牽制敵人。午後五點半,法國的處境最為艱險,然而如果法國和英國在此劣勢中一致抵擋德國,神仍能幫助他們。」

  5 月 17 日,早上九點半。「神絕不會在你信心之外藉你多成就一點,昨晚的得勝,是使我們看見無論敵人如何臨近,聖靈仍然要勝過他,你們今天所擔負得勝的職責,有過於那些在戰場上戰鬥的人們,你們必須為這場戰鬥向一切事務死。下午一點,因為你們已經承諾了所要負起的責任,在世界未有和平之先,你們將不會有平安,但你要在裂開的磐石中得到安息。下午三點半,我們要站在此地,直到納粹被除盡。下午七點正,倘若主發現我們是如此願意處在這死的生命中,而我們已在這試煉中得勝,祂會不會現在就應允我們的祈求,結束這場戰爭呢?假如我們上週六就有我們今晚的信心,千萬的戰士就不會被犧牲,這也是我們所不願看到的犧牲。」

  5 月 18 日,早上九點半。「除非神今天要以神蹟來干涉這場戰爭,不然我們必灰心喪志了。我寧願為敵人死,但這也由不得我,正如我們由不得希特勒存活一樣。下午二點半,我想在週末重新再與仇敵爭戰,這種爭戰如同為保存人類文明的爭戰一樣,你們不能在這些事上放棄任何機會。別讓那些前線作戰年輕人超過你們在這兒所能擺上的。要懇求主,於這個週末給納粹一次大的打擊。下午九點半,當神賜給我們預言時,我們早已在此預言上得勝,遲延絲毫不能動搖我們的信心,只有一件事,乃是我們必須回到祂面前,求問祂將於何時成全。我感覺今晚,不管納粹如何猖狂,他們絕無法躲過聖靈的制裁,基督的教會是全然安全的。假如你有信心,你可以把這事交在祂手中,祂必在適當的時候干預這事。倘若我們沒有信心,就無法求問祂何時成全此事。下午九點半,這不是你們的努力,而是神自己的工作,你們不過來看神正在作的事而已,祂是否正驅使希特勒的兩千五百輛裝甲車越過了那條陣線呢?我殷切盼望主親自擊潰希特勒並他的裝甲車。」

  5 月 20 日,上午九點。「此後的二十四小時內,將是此場大戰的攸關時刻,他們已準備隨時入侵我們的國土,甚至在午飯前,這世界的歷史隨時都可能被改變,像這樣的事以前從未臨到我們,而你們也從未知道要有多少信心來面對它。我們今晨來到主面前告訴祂我們今天將定睛在祂身上。除非祂干預,我們必是失敗的。我對主絕無半點疑惑,但我必須非常小心謹慎。下午二點半,我把『神向獨裁者挑戰』的書送給邱吉爾首相,這是對他的一個鼓勵。陸軍每次節節敗退,這本書指出無人能結束這場戰爭,但神卻說『除非你們極其迫切仰望我,別期待我有所作為。』有一件事是我們唯一向神祈求的,那就是求祂指示我們,此刻我們是否站在祂旨意中的地位上呢?我唯一所想的,就是在此危機中不要有疑惑,如果我疑惑那將是一個真正的危機。下午七點,我已把這書在最黑暗時刻送給了宮廷大臣哈力法議長及邱吉爾首相。」

  5 月 21 日,上午九點。德國入侵的恐懼。「昨天是這個國家歷史中最黑暗的一天,尤其是在首相邱吉爾的演說之後,每一城鎮的居民都料想到敵人入侵的可能,而我們已經告訴主『我們是為勝利而活』。我們現在應該禱告神,求祂阻止敵人傾覆這個國家。下午二點半,我們必須禱告主,使敵人受阻,牠像一頭吼叫的獅子。下午七點,法國首相今晚宣稱『只有神蹟出現,才能拯救我們。』這是一個聖經是否值得信賴的考驗時刻。我寧願以自己的生命來證實它,並且今晚我要告訴你們,聖經是全然信實的。要知道你們所信的是否正確,若是正確,你們就不該有任何的懼怕。」

  5 月 22 日,上午九時。「今天舉世皆在驚慌中,實在說我們也是一樣,除非我們十分確定主已給我們的應許。這兩天英國的命運已瀕臨存亡危急的關頭。下午二點半,像今天這樣的戰役,你是無法信賴一次的禱告會或感覺,我們必須回到神向我們所說的話上,我們必須不斷地抵擋敵人,直到神顯出祂的大能來。」

  從 5 月 22 日晚上到 25 日,豪威爾不再參加學院聚會,聚會是由其他同工帶領。他離去單獨與神相處,一同來面對這場戰爭。正如其他人所證實的,過去那些日子堶P命的負擔已壓垮了他的肉身,他的確是鞠躬盡瘁了。

  5 月 26 日是英國全國的禱告日。當天邱吉爾首相在西敏寺的禱告集會中說:「英國人是不容易表露他們的情感,但是我們從詩班席中可以感覺到那隱藏的激動,以及會眾的懼怕。這不是死亡,受創或是亡國的懼怕,而是整個不列顛被打敗及淪亡的心情。」豪威爾於上午九點半回到學院聚會並說:「在此舉國悲嘆哀慟時,你們眾人所能做的,就是站在合宜的地位支取神的應許。今天早上的問題是,我們能否得到神的應許嗎?假如你曾哭過,今天你們應該為此痛哭。早上十一點十五分。你們如何能肯定納粹不會掠奪我們的地土呢?今天國家所有高階層的人都知道,除非神的干預,否則我們必定淪為奴隸。我們曾為依索匹亞以及其他國家禱告過,所以我們的哭泣不是自私的。下午二點半。我們將起來抵擋這獸,如同大衛前去和歌利亞搏鬥一樣。」

  5 月 28 日,豪威爾再度沒有來聚會,單獨與神同在,這次禱告是求神在敦克爾克阻止敵人並拯救我們的軍隊。聖靈在聚會中臨到他們的禱告和祈求,末了有一位站起在禱告中把確信傳遞給眾人說『我真實的感覺到有些應許的事發生了。』

  5 月 29 日是敦克爾克大撤退的一天。豪威爾說:「讓我們在禱告中清楚的宣告我們的代禱得勝了。這場戰爭是屬於聖靈的。今晚,你必須親眼看見祂的顯現,祂在戰場上,手中有拔出來的劍。」

  5 月 30 日,下午七點半。「在世人看這場戰爭是全然無望了,但是神卻說勝了。今晚我不再求祂干預了,因為我們已說過祂正在做事,正在抵擋仇敵。不論我們軍隊戰敗的消息如何,如果祂在戰場上的話,祂就能把它改變成好消息。哦!願神今天晚上就拯救我們!我們不要以為納粹將要得勝而陷於驚慌中。德國將要和英法兩國一樣同得拯救,我們原可以免去更大的災難,但我不會疑惑其末後的結局。我們以最簡捷的話說:『敵人是絕不會侵入基督化的英國。』」

  現在,當我們回顧過去事時,許多人仍不禁要想起當時的驚恐。回想敦克爾克的神蹟,我們知道這是經由屬靈戰爭代禱的結果。神使海面平靜,允許小船渡過使得絕大多數的部隊得以撤回。並且邱吉爾首相向全國報告,何等的感謝神,賜給我們這一班隱藏的代禱者,他們為了英國的得救天天站在破口上,每天生活在祭壇上,成全了神的旨意。

摘自:理斯豪威爾自傳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