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信心的見證人 ( 三 )

  奉獻財物的人中間,有一個貧窮的女裁縫,帶來一百金鎊。她每週所得,平均只三先令六便士,而且她的身體十分衰弱。祖母遺給她將近五百鎊,然而父親是個酒徒,死後欠債甚多。她的兄弟姊妹答應債主,每鎊付還五先令,可是她的良心感覺不安,就私下賠償其他的十五先令。當她未得救的弟兄和兩個姊妹每人送母親五十鎊時,她又覺得自己既是神的孩子,就該加倍敬奉。所以到了那時,她所承繼的遺產已經很少了。但是從這極有限的數目內,她提出一百鎊,奉獻為孤兒院用!穆勒的原則,乃是不管需要如何緊迫,餽贈數目如何巨大,總不急忙接受。因此他先與這婦人長談,希望她不要操之過急,以致不計算代價,或另有別種動機。經過詳細談話之後,沒發現有甚麼不純潔的動機在內。婦人的決定,顯然已經經過熟思和考慮。

  我跟這位姊妹交通沒有多久,就發現她是一位冷靜,沉默,細心的跟從主耶穌的人,願意不顧世俗見解而依照主的話做事:「不要為自己積 儹 財寶在地上。」 ( 太六 19 ) 。「你們要變賣所有的,賙濟人。」 ( 路十二 33 ) 。當我勸她細心考慮,要看她計算了代價沒有,她卻對我說:「主耶穌肯連最後的一滴血也為我流出,我給祂這一百鎊難道不是本份嗎?」她又說:「我真是寧願將最後一分錢也交出來,也不願見這孤兒院成立不來。」我見她既然依神的話衡量過這件事,也看清楚她付錢的代價,我就不能不接納她的錢,同時讚美主在這事工的開始就這樣大大使用一個貧病的姊妹來幫忙這事工是完全倚賴活的神而進行的。

  原來這個婦人時常奉獻,許多時候她靜悄悄的將食物,衣著,和別種物質,施捨給貧窮的人。她的餽送超過她的收入,以致她那一點本錢很快的消減。穆勒當然十分躊躇接受她所帶來的,直到看明是主的愛激勵了她,就只得奉主的名收下,然而像他的主一樣,他稱讚說:『婦人,你的信心是大的!』

  不久這位姊妹身體一天一天軟弱,她死前幾個月做的工作很少;她也沒有向人開口要什麼,但主賜她所需要的一切。比方說,與我們一同有交通的一位姊妹在幾個月中全部供給她需要的麵包。她身體受著萬般苦楚時,口中依然滿是感謝讚美。 1844 年 1 月間,她就在耶穌媞庰菑F。我把這些事記載了,為了因此主可以得到讚美,神的兒女也可以因此受激勵來學這姊妹的模樣,正等於她學主耶穌的模樣;不過,至要的還是使大家看見,神從最初就很奇妙地證明這孤兒院是祂的,而不是我的。神嚴肅的考驗,要開辦孤兒院,必須有合式的房子,為此有不少專一的禱告獻上。最後租定威爾遜街六號。而且決定自 1836 年 2 月 3 日起開始接受申請,先收女的孤兒,因為她們最是可憐。雖然在每件小事上都仰望神,但是從未求主差遣孤兒來院。他以為必定有許多孤兒要求入院,豈料到了所定的日子竟然無人申請。樣樣都齊備了,只是沒有孤兒。他的驚奇難予形容。這使他深深自卑在神面前。當晚整夜他仆倒在神面前,搜查他的心,省察他的動機,並且求神光照他,指示他。他被帶到如此謙卑地步,他能夠從心婸﹛A假若神能因此得著榮耀。他樂意他的整個計劃完全取消。翌日,收到第一個申請。 4 月 11 日開始接受孤兒,到 5 月 18 日院內已經住了二十六個孤兒,每天還有申請送來。第一院成立不久,第二院的路已經開啟,在同街一號租到房子,而且神也豫備了合宜的褓姆。 11 月 28 日第二院正式開幕。有些在第一院內較年長和能幹的女孩,移到第二院幫助雜務,一則可以節省雇工,二則可以訓練她們幫助別人。到了 1837 年 4 月 8 日,每院都有三十個孤兒。

  穆勒當初不是求神給他一千英鎊麼?在他的心念中,這件事已經成了,他時常為這筆巨款感謝神,好像他手中已經有了似的。現在他快要出版他的『主之帶領的記述』;他覺得,如果這記述未出版前,不向人募捐,而先有這筆款在手,應當更能榮耀他所事奉的主。因此他多為這事禱告,果然到了 6 月 15 日全數到手。統計禱告的日子,共十八月零十天。

  十一、信心事奉的日記

  7 月 28 日。前幾個星期我們沒錢給舍監和女導師的上期月薪,結果惟有每週支發。我和 c 弟兄近來曾經幾番為入款而禱告,但這時我們窘極了,以至,若今天不蒙主奇妙的幫助,我們連每週的薪水也支不出。今夜,除了有人給我們一鎊銀外,另有一位弟兄帶來八鎊,是他的幾個工人每星期自願積一便士總合而成的。這筆錢已積了好幾個月,現在,正當我們需要的時候,這位弟兄受感動就把它帶了來。我的信心因這件事更大大地越加了堅固。今日以前,雖然我從未懷疑過主的信實,但我總不明白祂近來所賜的僅足所需,究竟有什麼用意;我有時想,也許因我不夠忠誠,祂的旨意是把我工作範圍縮小;可是我如今明白了,雖然我確是無用,祂之所以要我們多多懇切祈禱不外是叫我得著幫助時更加特別感謝。

  10 月 1 日。上星期六我們又窘極了,要早一星期付清薪金,卻不夠錢,少了一鎊;但是,有一位姊妹因父親死了,沒有來領錢,第二天我們收到的錢便已多於需要付她的。為了近來接二連三的幫助,我們就毫不遲疑擴大我們的工作範圍;我們需要多設一間男校,這幾月來收到了許多要入學的申請書。

  威爾遜街第二房子

  10 月 19 日。經過多番禱告之後,我今天終於僱用了一位姊妹擔任嬰兒孤兒院褓姆之職。很久以來已有足夠錢開始這件工作,也收過好幾個申請書要求收容嬰兒的,但是今天才遇到一個適合的人。

  10 月 25 日。也未有經過什麼麻煩,單憑神的恩手,我們今天找到了一間十分適合作嬰兒孤兒院的房子。就算我們是有一筆巨款來建房子,也不會建出一所更適當的房子來了。很明顯的,神的恩手在這些事中都有份。凡事情大小,真是千萬要放置在神手中--祂安排的一切都是好的!假如我們的工作也是祂的工作,那麼在這工作上是一定興旺的。

  11 月 30 日。大概因為緊急的事故多的緣故,我好久以來沒有為我們的進項祈禱。但昨天早上,為了需錢極急,我懇切地對主求告,主聽了我,使一位弟兄給我十鎊。他已經幾個月有意給我這數目的錢,但一直都因籌不出款來,不能給我。剛巧我們最需要錢的時候,主賜他金錢,我們就此得著幫助。除了這十鎊外,昨晚我又從一位姊妹接到一封信。附著五鎊;我從未見過這姊妹,但神曾數次使用她供給我們的需要,她信堻o樣寫:「我近來這樣念念要送點錢給你。以至我感到你一定有所需,主藉此恩待我使我作供給你們這需要的幫助。所以我附寄上五鎊,是我家中目前僅有的;假如你再有所需,請通知我,我自會再寄同等數目給你。」除了上述兩個奉獻外,我還收到三鎊三先令。

  第三所房子

  1837 年 10 月,租定第三所房子,豫備收容男孩,可是鄰居大大反對,不願附近有孤兒院。穆勒謙卑的放棄這所房子。經上說:『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 ( 羅馬書十二章十八節 ) 。他相信主必另有安排,不久在一院二院的同一街上租到了房屋。

  12 月 31 日。三間孤兒院中目前共有八十一位兒童,有九位兄弟姊妹看顧他們。那就是說每天吃飯的有九十人。而學校中所需的更多,尤其是以主日學校為然:日學中已達三百五十人;主日學也有三百二十人了。主啊, 你 的僕人真是窮乏人;但他倚賴 你 ,對萬人因 你 誇耀;不要使他蒙羞受辱!不要人說:那都是徒有熱心的。

  1838 年

  7 月 12 日。從孤兒院的創立,直至 1838 年 6 月底,主豐富地供給了約一百個人的需要。然而,如今時候到了,這「孤兒之父」要用另一方法對孤兒們表示祂的特別看顧。十二個月前所有的現款是七百八十鎊,目前只有二十鎊左右;但,感謝主,我的信心比起先有多點錢在手中時,有增無減;自從我開始這工作,祂就從未許可我懷疑祂。因為主要人向祂求問,又因為真正的信心要經過祈禱才可以顯出來,我就與男孤兒院中的T弟兄誠心祈禱;除了我妻子和克萊克弟兄以外,這位弟兄,是惟一知道我們經濟狀況的人,他剛好來探望我。正當我和他祈禱的時候,夫盧姆地方的人送了一個孤兒來,並且那地方的信徒湊了五鎊錢一起送了來。這樣我們就在急需中得到了應允。雖然我們的現款已餘不多了,但我們又通知七個兒童可以入來,並且打算再通知五個--我們盼望主會垂顧我們的需要。 ( 這堨i見主多麼善待我們:正有所需之時,祂就立即幫助,立即聽我們的禱告,好使我們增加對祂的信心,同時預備我們承擔更艱辛的試煉。 )

  7 月 22 日。晚上我在小園中散步,思想希伯來書十三章八節--「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當我默想到祂不變的愛、能力和智慧等,我不期然對自己說:耶穌滿有愛和能力已經供應了我需要用在孤兒身上的一切,祂將會以同樣不變的愛和能力供給我將來所需的一切。當我省覺到我們敬愛的主是永不改變的時候,我的心塈洬誚酗F喜樂的流泉。一分鐘左右以後,我接到一封信,附著一張二十鎊的支票。內媦g著:「請你使用這點錢幫助進行你們聖經知識協會的工作,或幫助你們的孤兒院事業,或依主的指示用在祂自己的事工上。這款子不大,但大致足夠今日之需;通常主也是不過供給今日之需的。明天自有明天的需要,但也自有明天的收入……」。

  8 月 18 日。我手中給孤兒的錢一文也沒有了,一兩天之間又會需要很多鎊的錢。我的眼睛仰望主。 ( 晚上寫: ) 一位姊妹送來五鎊。好久以前她開始儲蓄她的首飾,打算變賣來幫助孤兒。今早禱告的時候她想到自己有這五鎊現成銀子,又沒欠誰債,還要等好些時日才會變賣這些首飾,倒不如立即把這錢捐出來罷。因此就把錢帶了來,也不知道我已不名一文,更不知道一兩日間會需要許多鎊。我的心靈真為主的信實重新大大得到鼓勵!

  8 月 20 日。 18 日收到的五鎊是作家用的,到今天又不名一文了。我仍仰望主。今早再懇切祈禱--知道又需要錢了,這一週內,至少也需要十三鎊。今天的祈禱有了應允,一位素未謀面的住在克利夫吞的太太寄了十二鎊來。可親可愛的主啊,願這於我又是一個新的鼓勵。

  9 月 8 日。克萊克弟兄受引導,傳了一篇信息,述說亞伯拉罕在創世記十二章堛漲瘞吽A特別注意兩個事實,就是當他因信走在神旨意堮氶A一切順利;當他不信而悖逆主時,全數失敗。穆勒聽到這篇信息,應用在自己身上。他得到兩個結論:第一,他不能抄襲小路或偏行己路,來解救危機。第二,他怎樣蒙恩藉著信榮耀主名,照樣他也有羞辱主名的可能。原來當孤兒院需款甚急之時,他在銀行存有二百二十鎊,是人託他作別用途的。他最少可以暫時動用,解救目前危急。這種試探非常大,因為他熟識捐款人,知道他們十分關心孤兒院,他只須向他們稍微解釋窘迫情形,他們必會同意隨他移用。可是他立刻看出,這樣作無異自找出路,而不等候主的拯救。同時也會養成惡習,倚靠自己的謀略,攔阻信心的長大。昨天和今天,我在禱告中提出了十一點理由,求神用為樂於幫助我的理由,我的心靈對此得到了平安。昨天,這種平安甚至達到聖靈中的喜樂程度。我應該指出:這幾天的祈禱,主要是求主使我不失信心,我仰望神,祂一定能給我幫助,我確信祂必按自己的時候,用自己的方法,賜我幫助。

  我向神請願所持的理由如下:

  一、我開始這項工作,是專為神的榮耀,就是要給人一個明證,神既然垂聽禱告,供應孤兒的需要,就證明祂是一位永活的神,在今天,仍然樂意垂聽禱告。既是這樣,祂就必定喜歡賜下供給。

  二、神既是『孤兒的父』 ( 詩篇六十八篇五節 ) ,就必定供養他們。

  三、我既然為主耶穌的名接待這些孩子,就是在這些孩子身上接待主自己,給祂吃,給祂穿 ( 馬可福音九章三十六、三十七節 ) ,因此祂必定樂意眷顧。

  四、這個工作既為堅固神兒女的信心而有,若神扣住供應,在信心軟弱的人豈不因此猶豫;相反的,若神繼續供給,他們的信心豈非因而增強。

  五、若神扣住供給,許多仇敵就要嗤笑說,我們豈不早就豫言這種熱誠終歸無有麼?

  六、主若不幫助我,很多不夠明白或屬肉體之神的兒女會替自己辯護說,可以繼續與世界結盟,照舊用不合聖經的方法,來獲取捐款。

  七、主知道我是祂的孩子,是祂所眷憐的;祂也知道我不能供養這些孩子;因此祂不會讓我長挑此擔而不來幫助我。

  八、祂必定記念我的同工們,他們都專心倚靠祂。若祂扣住供應,他們會生厭倦。

  九、祂必定知道,若無供給,我只得遣散這些孩子,使他們從聖經的教訓中退出,重返他們舊時的夥伴中間。

  十、祂要指出人的錯誤說,一件事工新興之時可以得到供應,一俟陳舊,就無人顧問的錯誤。

  十一、若祂扣住供應,我真不知將如何解釋祂在這工作上所賜我無數奇妙的禱告答應,這些答應充足的指示我,是出於神的。

  就是這樣,這位謙卑的聖徒,六十餘年之久,向神呼籲而得到應允。一切卸給神,因為祂顧念你們 ( 彼得前書五章七節 ) 。

  到了 1838 年秋季,穆勒開始覺得應當讓同工們共負這個責任。凡參加工作的人,應當有分於禱告,這樣他們纔能得到真正的益處。為著神最高的榮耀,他們應該曉得需要之切,和拯救之真,使他們能夠將一切尊貴頌讚歸於祂的名。於是他召集了在工作上有分的弟兄姊妹們,把內幕告訴他們,全無隱藏。他一面告訴他們,目前所處的窘迫情形;另一面吩咐他們,不用灰心,他深信幫助就要來到,他叫他們與他一同禱告。同時他也訂定幾條處理事務的不變原則,時常加以題醒;例如手頭無款時,決不添購任何物品;然而又有規定說,決不容讓孩子有任何缺乏,與其叫孩子忍受飢餓,寒凍,倒不如停止工作,遣散他們。任何需要都不准告訴外人,免得構成募捐嫌疑;而要單單倚靠永活的神。他懇求他們每日每時與神維持美好的交通,免得他們的不信和不順服攔阻自己禱告的能力,拆毀他們中間的同心合意。

  11 月 28 日。從經費來看今天是最困難的一天,但我今早禱告時,主使我堅定相信必得及時幫助。十二點鐘時,我依常跟兄弟姊妹一同祈禱,當時的收入只有一先令,是昨晚一位無名氏留在孤兒院的,但由於急需,已用剩了不過二便士。我也聽說有願人免費清理嬰兒孤兒院的鐘,並且願意替所有三院的鐘經常修理。主在這等事上也給了鼓勵,證明了祂仍然看顧我們。查問之下,又曉得所有三院中都有足夠正餐所需的一切,但男孤兒院和嬰兒孤兒院都不夠麵包作晚餐,也沒有錢買牛奶。我們真再窘沒有了。我們同心祈禱,在主面前把我們的境況都簡單無遺的陳訴了。祈禱時,有人敲門,一位姊妹就出去。兩位同工兄弟與我一同開聲祈禱後,我們又繼續靜默禱告了一回。至於我自己,我的心仰望主,尋找我們可以逃脫的方法,又看看我們除等待祂以外,有沒有別的不違良心的事我們可以做,來得點麵包給孤兒吃。最後我們從跪處站了起來。我說:「神一定會救援我們的」。話還未說完,我就看見檯上一封信,是在我們祈禱時遞進來的。是我太太的信,內中有另一封信,附著十鎊給孤兒的錢。前晚一位弟兄問我這回清理賬目時,餘額會不會像前次那末大。我只回答他,主要它多大就多大。第二天早上,這弟兄受了感動,記起孤兒,今早就送了十鎊來,在我出門不久就送到我家,太太因我們的急需立即就轉了來。如此我又能夠支出六鎊十先令作家用,把三鎊十先令留來作房租。

  1839 年

  7 月 15 日,星期一,今天又沒有錢,孤兒的消費需要二鎊七先令三便士。我真不知怎樣找到錢來應付正餐和別的開支。我心靈有絕對的平安,確信會得著幫助,雖然我不知道會怎樣得著。負責兄弟還未來到,到了下午,我就接到印度寄來一封信,是五月寫的,附著五十鎊的匯票,是給孤兒的。我上星期六跟負責兄弟談過,最好是有五十鎊,為了全部同工的薪水都已到期,三個糖漿桶又都空了,糧食倉也都空了,又需要幾件衣服,和綿紗來編織。主恰好賜了五十鎊,而且這錢也來得合時。

  同日下午,我在一位弟兄的家會見了幾個信徒,一位姊妹說,她想到我要為這許多人的需要操心,一定大有憂慮和重擔;會這樣想的斷不只這姊妹。我想聲明:我憑藉主恩,從不憂慮。至於這些兒童,我早把他們交托在神手中。全部工作都是神的,我倒用不著掛心。就算在別的事上我有所欠缺,在這事上我也能夠把全部重擔交在天父手中。雖然到如今 (1845 年 7 月 ) 已經有七年費用不足了,以致少有可以應付三天的經費;但我靈性上只曾一次覺得難忍,那就是 1838 年 9 月 18 日,主似乎不聽我們的禱告。但到了祂伸出援助之手時,我纔明白原來祂使我們那麼窮窘,不過在試煉我們的信心,而並不是祂放棄這事工--我的心就大大受激勵,以致後來我不只不再懷疑主,而且在最窮窘中也不覺失望。我想我們的信心一定會再受試煉,也許會更甚於前;假如主不扶持我們,我們就會跌倒。

  8 月 22 日。早上散步的時候,我再向主提到我們的需要,深感祂今天一定要幫助。這感覺是出於我們的急需,若沒有幫助,我們就無法渡過這一天了。在我們極貧窘之中,要收集幾件東西去賣,在我收集一些要賣的東西之後,一個靠做手工維持生計的姊妹,帶了八十二鎊來。這位姊妹覺得信徒必須依主耶穌的吩咐而行,主吩咐『你們要變賣所有的,賙濟人。』 ( 路加福音十二章三十三節 ) ;又吩咐『不要為自己積 [ 財寶在地上』 ( 馬太福音六章十九節 ) 。因此她從銀行堥款,連同股票淨得二百五十鎊,分為三次交給我,用以幫助孤兒、聖經與傳道機構、學校,及貧困的教友。大約兩個月前,她給我一百鎊,是賣了別的財產得來的;其中一半是給學校、聖經、傳道等基金的;其他一半是給貧窮的教友的。今天拿來的八十二鎊是她賣了最後的屬世財產而得的。 ( 即使過了二十九年後,這位姊妹一點也沒有後悔當時這樣做,只靜寂的繼續勞碌,親手作工以求溫飽。 )

  1840 年

  1840 年 8 月間,這個禱告的內圈再予擴大,使在日校工作的弟兄姊妹也能參加,然而同樣的原則嚴格的執行,不准把任何需要告訴外人。

  這樣作,帶進了更大的祝福,尤其是幫助了同工的弟兄姊妹。他們同心獻上懇切信心的禱告,只有神知道有多少工作的成效是由於他們的信心、代禱和捨己。許多危急因著他們的奉獻得以解脫;他們所能獻上的縱然不多,所付的代價卻非常之重。他們所給的,有時如同寡婦的兩個小錢一樣,投上了他們養生所有的。不只最後一文已經擺上,甚至首飾珠寶,祖傳珍品,久藏美物,都如馬利亞的玉瓶一般,打碎在主耶穌腳前,當作甘心祭獻在神的壇上。他們把一切節省下來的都獻上,而且時常超過所能節儉的奉獻給主,好叫神的家中有糧,祂的小子不至缺乏。所以這個工作,不但是穆勒的事奉,也是他們的事奉。因為這樣的施捨,他們都在禱告上找到新的力量、把握和祝福。正如他們中間的一位所說:『除非我先獻上所有,我覺得不該有何祈求。』

  他們有同一的心靈,同樣的腳蹤。某次有一位紳士偕幾位貴婦參觀孤兒院,見有這麼多的孩子需要照顧。內中一位貴婦問男院的褓姆說:『當然他們不能維持這些工作,除非他們有充足的存款。』那位紳士也接著說:『你們總有很豐裕的存款罷?』褓姆安祥的回答說:『我們的款項都存在不能倒閉的銀行內。』這樣的答覆,引出貴婦的眼淚,也汲出紳士的五鎊。這是一筆十分需要的捐助,因為當時手內已無分文。

  1840 年 9 月 21 日,有一段特別又簡單的登載,如同嬰孩說話一般,但可說是字字非常寶貴:『為著表示祂的不斷看顧,主替我們興起新的幫手。凡倚靠主的人,必永不驚惶。有些人幫忙一時,就在主媞峇F;有些人事奉主的心漸漸冷淡了;有些人縱仍願意幫助,卻不能繼續了;也有人另有安排,覺得別有呼召。惟有倚靠神,單靠永活的神,我們就超脫失望,超脫棄絕;任何死亡缺乏,愛心冷淡,或者另有呼召,都不能影響我們。何等寶貴,我們能夠有所學習,甘願在這世上獨與神站立,並且深知我們不致缺乏任何好處,只要我們行事正直。』

  1841 年秋季,神樂意賜給他們一個信心的最重試驗,情形較已往任何時期來的艱難。數月前供應還是源源不息,但是現在每日每餐必須仰望神。禱告縱仍不斷獻上,幫助卻有時似乎遲延,因此大家感覺這是神特別的恩典,穆勒和他的同工們竟能相信到底。他和他的同工的確蒙神托住,他們毫不搖動,安息在神的慈愛堙C有一次,一個貧窮的婦人奉獻兩個便士,她說:『這是區區之數,但是我必須給你。』誰知這筆禮物十分應時,內中一便士適可湊足整數。恆久忍耐,就得了所應許的 ( 希伯來書六章十五節 ) 。

  1845 年 10 月後,穆勒清楚主有引導,要自建院所。威爾遜街上的居民抗議孩子們的嗓聲,尤其在遊戲時的喧嚷。並且空場太窄小,不敷孤兒應用,排水設備太簡陋,不合衛生條件。最好能有大片空地,可以耕種,使男孩們有戶外工作的機會。若能找到合式的地點,建築合用的房子,各方面當大有益處。但是相反的理由也經過仔細考量!要覓地自建,需要大筆款項;設計和建造耗費時間和精神;每步工作都需要智慧和監督;永久性的建築物是否與神旅客的生活相稱?不斷的禱告帶進一種平靜安穩的信念,反對的理由都一一抵消。神若是為這項工作供給巨大金額,豈不更顯示祈禱的能力麼?一塊廣大之地,雖在最初需要數千英鎊,但是神的孩子何必洩氣,因為天父是非常富裕的。當他和同工們天天等候在神面前的時候,他們的信心逐漸加強,直到滿心相信幫助即要來到,不久穆勒對這件事有著十分的把握,那所房子似乎已經豎立在他眼前了,雖然五週之久未曾收到一分文。

  同年 11 月,他得著他的老友戚伯門的鼓勵,叫他放心前進,可是勿忘逐步尋求天上的智慧,使建院的計劃完全合乎神的心意。為建院特別禱告三十六天後,在 1845 年 12 月 10 日收到首筆奉獻,計一千英鎊。三日後,在倫敦一位基督徒建築師自告奮勇,願意負責設計並監工。豫計全部購地建屋經費,約需一萬至一萬五千鎊左右,外加每年經常開支數千鎊。穆勒一貧如洗,怎敢嘗試這種巨大計劃,豈非因他的信心和盼望都在神那婸礡H他並非為自己圖謀大事,他所以進行,是因為他深深覺得,神要他這樣去作。工程既然如此浩大,他更需要清楚看見神自己的手。因此他不發通啟,只偶而向三位同心的弟兄題起而已。在他每天所查考的聖經上,他得到許多指示和鼓勵,好像聖經特別是為他所寫似的。例如,在以斯拉記開始,他看見神怎樣興起古列,下詔重建聖殿,並且供給需要。神又如何激動祂的百姓,起來幫助那些上耶路撒冷的人。他就對自己說,這位神當然也能,而且必定照著祂自己的方法,激動祂的兒女來幫助建院一切所需用的。

  不久他收到兩件禮物,一是外國種子所編成的小口袋,一是用蚌殼製成的花朵,叫他出售換款。最寶貴的,乃是附有一節應許:『大山哪,你算甚麼呢?在所羅巴伯面前你必成為平地』 ( 撒迦利亞書四章七節 ) 。這句話比任何款項所帶給穆勒的鼓勵都大。

  現在他開始仰望主引導他尋找一個合式的地點。找了四週,毫無結果;然而堶捲`深覺得不久主就要賜給那個地段,因此在 1846 年 1 月 31 日,週六晚間他這樣告訴了他的同工們。在兩天之內,他的思想轉到愛希萊丘原,發現有數段十分合用。他兩次拜訪地主,一次赴寓所,一次赴辦公處,都未能遇見,只留下字條而去。他認為其中必有神的旨意,就決定等候明日再說。翌晨他再訪地主,在寓所遇見他。一進會客室,地主就說:『哎,穆勒先生,我早知你的來意。你想買我在愛希萊丘原的地。昨晚我作一個夢,夢見你來買地。那塊地原價是二百鎊一英畝,但是主吩咐我,不得向你要價超過一百二十鎊一畝。你若願意出這價,交易就算定規了。』十分鐘內,合同簽定。穆勒指明說,『因著小心跟隨主,而不越過祂的引導,我得以每畝少付八十金鎊。』六天後那位在倫敦的建築師正式表示負責一切設計並監工。週後親自來不列司鐸,看見這塊地,宣稱各方面都合理想。直到 1846 年 6 月 4 日止,收到建院的奉獻二千七百餘鎊,與所需相差甚遠。但是穆勒覺得神在自己的時候必有充分的供給。他已經為著建築新院等候在神面前二百十二天,他決意繼續等候,直到全數都已到手。 6 月 6 日收到奉獻兩千鎊,翌年 1 月 25 日又收到兩千鎊。因此在七月五日建築工程就開始進行。六個月後,等候在神面前已經四百天,因禱告而得到的款項有九千鎊之多。新院將告落成,可以收容三百三十名孤兒,一萬一千鎊已經用去,尚差數千鎊。但神的幫助超過了他的盼望,不只款項無缺,連新院的幫手也都有了安排。 1849 年 6 月 18 日,孤兒院的工作開始十二餘年後,孤兒們遷往新院。五週後接受新的申請,至 1850 年 5 月 26 日,院內已有二百七十五名孤兒,連同服務人員,共計三百零八位。 ( 續 )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