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見證人——戚伯門 (二)

  戚伯門弟兄在生活中的最大願望是討主喜悅。有時因此而得不到弟兄們的諒解,他也不失望。在這一點上,他實在足可作我們的榜樣。難怪後來有一位弟兄聽到他被主接去的消息時,嘆一口氣說:「我們這世代出現了好幾位偉人,戚伯門明顯是其中之一。他是如此的屬靈,如此的愛弟兄而活在教會中。以致神與他聯合到一個地步,神人的意志竟完全合一。」有一次他在一小火車站上,那車站是從來不停快車的,但他要到某一個地方去,必須趕搭要來的這班快車,便告訴站長說:「這班車要停下來!」大家看看他以為他是神經不正常,沒想到這班快車竟真的停了下來。神真的為他調度萬事。

  他與慕勒是六十六年的好朋友。當慕勒被主接去的時候,別人怕他年高受不了刺激而不敢告訴他,他卻先對弟兄們說︰「他先走了麼?」一位姊妹回答說:「是的,慕勒已經先走了。」他說︰「我不敢批評主,但是奇怪,我比慕勒早五年得救,應當我先走才是,怎麼慕勒先走了呢?」之後,他寫了一些感性的話,大意是:他與慕勒六十六年來的交通真是甜美,相信有一天到天上,他們都要像主。這讓我們看見,他不是惟我獨尊的,他需要弟兄。

  到他九十九歲生日時,全世界各地都寄賀函給他;某報記者為他寫了一篇特稿,非常動人,主題是︰「屬神的人!愛的使徒!」九十九歲生日以後,他的身體日漸衰微。他最後的一句話是:「將來如何還未顯明,但我們知道主若顯現,我們必要像祂。」(約壹三2)將近一百歲時,他被主接去了。

  他經過了一個世紀。那是教會歷史上非常蒙恩的一個世紀,但因著分裂也成了最荒涼的世紀。然而我們弟兄始終如一的彰顯基督的愛。當他下葬的時候,許多人從各地來到他的墳前;有的屬於浸信會,有的屬於美以美會的,有的屬於聖公會……都要看他最後一面。他們記得這埵酗@個人時常告訴他們說‥「你們要彼此相愛!」從這人身上已經活出基督來。

  墳墓上刻著三個醒目的字——神是愛。在這位弟兄身上,人們的確看見甚麼叫作神就是愛。弟兄姊妹,到底我們怎樣在神的愛埵茼X一呢?戚伯門說得好‥「甚麼時候我們能像基路伯那樣,面對著施恩座看的時候,我們就成一個了。」神愛我們到一個地步,把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施恩座上有血,這血是豫表基督的血。如果我們像基璐伯看著施恩座的時候,就要曉得我們所欠於主的真是無法數計!所以主用一個故事做比方︰一個奴僕欠主人一萬他連得(如果化成當日的工資,須二十二萬年才能賺得這筆錢),主人施恩赦免了;但他出去遇見一個弟兄,只欠他一百錢銀子(不過等於三個月的工資),就掐住他的喉嚨,逼他清償。(太十八24—35)這就是神兒女不能合一的原因。我們說:「是他虧欠了我們!」然而我們忘記了,我們欠主有多少?如果我們看見主怎樣愛我們,怎樣赦免我們,而弟兄只欠一點點,我們豈能不饒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