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內 的 聖 所

特司諦更

  神所呼召的人當中,絕大多數在經歷了聖靈第一步的工作之後,便停頓了。他們受引領而悔改,承認己罪,多多少少會憂傷,醒悟未得救的可怕與危險。他們被帶領要渴慕神在基督堛漁成憛A企求赦免,除去了外表那些無法無天的死行。他們被帶領來過一種生活,表現出某種程度的虔誠,外在都無可責備。他們很容易認為這就是聖經堜珒y述的,悔改、重生以後所包含的全部了。

  而且當他們在這些以外,有時經歷到甘甜或喜樂的滋潤,就根深蒂固地停留在他們所在的地方。他們想像︰現在、所有的寶藏都是自己的了——他們已經攀越了山脊,來到與神相交之處。他們把神在祂話語堙A賜給真實基督徒的那些寶貴應許、題目與特權,都引用到自己身上。但是其實,此刻他們的車輪是靜止的。

  停頓及退後

  我的意思並非說,這是他們的定意、考慮的意圖或決定——好像他們認為自己已經到達了成聖的水準,毋須再往前了。然而我的意思是,他們實際的光景,其實是處在停頓的狀態堙X—倘若還沒有退後的話。

  試觀察一下:他們的進步到底通常都是包括些什麼。他們操練讀經、聽道,唱詩、禱告等這一類的功課,都是他們自己認為有益的操練與職責。他們藉著思考來熟思神的真理,試著因此能對它們得到一個清楚的觀念——但不如說,得著一大堆的知織。在這種與其他類似的活動堙A他們尋求使自己快樂,使自己滿足。當有時偶而意識到一陣喜樂或好的傾向的感覺,激勵他們、推動他們時,他們就很高興,把那當作是一種造就性的經驗,而常不知如何去表示他們的感受。但是如果這種經驗失去了,就覺得很痛苦,好像神已經離棄了他們。此時他們落人靈性的困擾中,就大膽地把自己的情況與約伯、大衛或其他的聖徒們相比較。

  我不知道這樣宗教人士,他們的操練與進步所包含的內容,到底比我所描述的那些超過多少,因為在他們的第一次改變之後,其他的過犯與罪仍未轉變,他們還停留在先前的力量堙C他們也許有時會或多或少地去爭戰,但是從未勝過它們,因此就養成了一個把它們視為是「失敗」或「軟弱」的習慣。他們永不能盼望從其中得著釋放。

  有敬虔外貌缺敬虔的實際

  如果觀察他們的生活與行為,會發現︰當他們進行宗教的儀文時,是非常地敬虔,但是在其他的時候,日常與別人的接觸堙A他們卻非常少受約束。他們沉溺於賺錢、致富,認為這些都無妨——花整個小時在完全無益、外在的事物上,把自己不必要地與世界調和,認為這是基督徒自由的一部份。放縱他們的感官於看、聽、嚐之樂中,他們太自由而不受約束。關於思想,這方面我不多講,因為他們一點也沒有去注意它的習慣。毫無規律、毫無秩序地容讓思想隨意飛馳一小時或一整天。

  因此他們的心被分割成好幾個部分,雖然也許他們自己幾乎未曾察覺。他們那麼少注意約束自己的喜好、傾向和對外在事物的愛戀。他們盼望自其中找著娛樂、舒適和享受!而當他們在那些看來好像是最合理的活動中,跟隨自己的傾向和意願時,他們那麼少真正地省察自己,因而在他們與周遭的世界之間,幾乎看不出有任何分別的記號。

  這難道不是事實嗎?是否很多人讀到這堮氶A會被良心催逼而答道:「是的!」?難道還不夠顯明出這樣的人根本從未經驗過敬虔的實意,對於真實勝過堶掩P外面之世界權勢一無所知,對於能把他們從罪,從紛亂的情感、脾氣、自私、自我尋求,和舊人天性的自我意願中釋放出來的能力,也一無所知。

  他們根本還未擁有那新約中偉大的特權——神親自把祂的律法寫在心版上,以致不再是出於懼怕或良心不安而勉強遵行神旨,乃是出於自內心深處的愛,發自喜樂與心媢黚姿罊簹漕怐,而願意遵行牠的旨意,由衷地要討祂的喜悅。

  他們從未得著真實而穩妥的平安,和在基督媢麰茪H與神的認識、與神的相交。對這種窮乏的心靈而言,在基督堛熙葝痋B有福的滿足,以及屬魂的喜悅,只是一些讀過的東西,或聽過其他基督徒的講論而已。他們顯然履行了一切宗教的職責與儀文,心靈卻仍然悲傷、不滿足,良心仍然不安。即或有時在職責或善行內找著一些滿足與快樂,仍不是一種深沉、持久、清純的享受。

  很快地,那不安的良心,在經過沉默、被冷落了一段時間之後,舊有的控告會又來打攪他們。因為他們在這些情況中所做的一切工作,絕大部份是出於他們自己天然的活動與努力(雖然他們很少察覺得出),而很快就精疲力盡了。因此,他們不是落入灰心沮喪之中,就是高度的自滿、自義;他們把很少的榮耀歸給神,心中沒有真實穩妥的平安。

  他們從未達到一個地步,徹底地認識他們堶悸滷捙a與隱藏的自愛,也不認識那在基督塈馴、聖潔、靜修、隱藏的生活,這本是新造之人的生活。他們也不認識基督聖靈的能力如何作工在祂自己的肢體之內,從人的堶捲ㄔ穸X那外在的聖潔與歸給神的生活。因為這一切都是神所指教的,人的思想從未想過。他們已經把自己限制在他們自己的思想和觀念堙A因此,可以這麼說:他們被囚禁在自己的理想中。

  他們如何才能從自己所築的這個囚牢中被釋放出來呢?

  轉變

  某些人也許是突然地,某些人是逐漸地。他們所有的一切外在和內在的活動與精力——藉此,他們不自覺地建造起他們自己的信仰——變得遲鈍而精疲力竭了;他們的讀經、聽道、見證和禱告來到一個停頓的地步,一切所做的,都必須是艱苦、用力地來做;在他們發現喜樂和滿足之前,只找到一片乾涸、不毛之地,乾旱而荒涼。

  在這同時,他們開始意識到在靈魂埵閉Y種程度不尋常的渴望,渴求安靜、單獨、安息與寧讚,在其中一切天然的力量都沉寂、無聲。他們的心似乎被吸引入一個境地,在那堣@切外在的事物都變得無味,而被遺忘。他們被一股隱藏的愛甜蜜而溫柔地吸引著,因而奔向神的自己,醒悟到祂的同在。

  這是我所要強調並注意的重點。當人來到這個地步時,他把他自己完全地棄絕給神。在有福的單純和靜寂中等候祂。他已從先前的那一切分心的事物、理性和頭腦一切的工作中被斷絕,而可以安靜、謙卑、恬然地聽到堶惆漸簾棷撮z的教導與勸告;被引導進入與基督一同向自己死、向受造物的力量死,已成為他的經驗。

  降卑、捨己、受苦

  從這地步再往前去,一切的自大、理性,非真實的信仰——那些從世界得著快樂,或在自己的眼中高舉自己——都像秋天的枯葉一般脫落了。這人變得簡單,如孩子一般,在基督的貧窮、被藐視、隱藏的十架道路中喜樂。基督的苦難、貧窮與羞辱,對這樣的人而言,是何等可愛;一切屬世的尊貴、榮耀和財富都被輕看而丟棄。

  他現在住在他所愛者持續的同在堙C懼怕任何一句閒散或輕率的言語,以及遊蕩的思想、焦急的掛慮、自私的動機、自我的稱讚或發脾氣,就是一切使這位神聖之客擔憂的事。祂居住在他堶情A他也住在祂堶情A正如一個生物住在牠所屬的環境堙X—像魚在水中、鳥在天空。

  這不止是一種想像或比喻而已,這乃是全然地真實,他住在祂堶情A從祂呼吸神聖的生命與力量,不僅向著已過去的舊事物與基督同死,也向著神與基督同活。過著與基督一同隱藏在神堶悸漸肮﹛C

  是的,隱藏;以致人的理性一點地無法領會這種生活——感官不認識,肉眼看不見它——因為貧窮、輕賤和受苦這三層慢子把它從世界遮蔽了。世界不認識王女的埵虓巨鈭a華(詩四十五13直譯)。有帕子矇蔽了人的眼睛。因此,世界輕看一切這樣隱藏的人,認為他們是一群貧窮、畏縮、被藐視、受折磨的人——到處受攻擊的一黨——愚魯、荒唐、軟弱的傻瓜.遭受十架與磨難,而別人卻正享受著他們大好的時光。

  這些人正是使徒時代(初代)的基督徒,這些人在當時的世代和永世堿O有榮耀、有尊貴、有福分的人,因為神的話是指著他們說的。我將提出一些有關他們的經文,讓尋求神的讀者們,在祂面前好好地思想。要寶貴!不可視之為小事,這樣在你心內必感覺到被一股隱藏的力量吸引,被愛吸引去進入這種單獨與分別之中。這顯明的恩典,這聖潔的呼召,這榮耀的特權,以及神所賜的祝福,要澆灌在祂所愛者的身上,從今時直到永遠。

  「我要與他面對面說話,乃是明說,不用謎語,並且他必見我的形像……。」(民十二8)

  「所以利未人在他弟兄中無分無業,耶和華是他的產業,正如耶和華你神所應許他的。」(申十9)

  「他們要歡喜快樂被引導,他們要進入王宮。」(詩四十五15)

  「你所揀選使他親近你,住在你院中的,這人便為有福。我們必因你居所、你聖殿的美福知足了。」(詩六十五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