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切為——火的浸

陶芮

  幾年以前有一個晚上,我正坐在書桌邊,工作到很晚,那一天的工作進度已經作完了。我的書桌非常雜亂,因那一天搬家,我還沒有時間重新整理好我的文件。那一天的工作作完後,我陷入一陣沉思,當我自沉思中甦醒過來時,發現我的右手正揮舞著一份四頁的刊物。我不知道它是怎麼會在我手中的。我猜大概是無意中從桌子上拿的,因為我以前從來沒見過它,我注視它,發現在這份印刷品的首頁刊頭上,登載著幾個大字︰「切需——一場火的浸。」

  它立刻吸引我的注意,我說︰「這正是我所需要的;在這地上若有任何人需要火的話,那就是我。」因為,我從出生到長大都一直像一座冰山般那麼冷漠寡情,於是我開始讀它。

  刊物中沒有太多感動我的地方,除了一句話︰「祂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浸。」(太三11原文)

  緊接著來的過六晚上,我去參加教會小小的禱告聚會,會後我對教堂看門的說︰「有應許說︰『祂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浸。』」一抹甜蜜的笑容掠過他的面龐,看見他的臉使我想到︰「唔!這位看門的弟兄似乎全瞭解它,我覺得他好像擁有一樣連牧師都還沒有的東西。」

  下一週的日子堙A不論我坐著工作、不論我在走路,我的耳邊總是響著這句話︰「祂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浸。」到了週四晚上,一天工作結束,我在神面前跪下,求祂賜我主日晚上要講的經文或主題。

  有一位倫敦來的弟兄,將代我講主日早上的信息。在全本聖經中,我惟一能看的經文就是:「祂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浸。」我說:「天父,我不是在主日早上講,那是主日早上的經文,我不是在早上講,而是殷格里弟兄早上講。」我通常是在早上對基督徒講道,而晚上是對尚未信主的人。「我需要一段晚上的經文。」然而,我無法看見別的,只看到這一句︰「祂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浸。」我說︰「好的!天父,如果這是你要我傳講的經文,不論早晚,我都講,但是我需要清楚。」

  就在那時,有兩段聖經堥銗L的經文,浮現出來。這些經文中都有「火」這個字。當我跪在神面前時,神把這三處經文打開,我就有了講章。

  下個主日晚上,我到我的教會傳講那篇信息。結束時,我說:「現在,凡想要領受聖靈與火的浸,想要得救的朋友們,都請下樓來。」

  樓下的房間媕蝶﹞F人。我請要得著聖靈與火的浸的人到幼稚園教室,請要得救的到另一個房間(詢問室),其他的人可留在原來的地方。他們開始進入那兩間。我到幼稚園教室,看見大家都坐在小椅子上,那樣地擁擠,以致我必須跨過他們的頭才能走到講台。哦!那天晚上,在那間房間堙A是何等的一段時光!

  當我出來問我的助手,他負責詢問室中的服事,人們怎麼樣,他說:「神的靈在這堙A許多人走出黑暗進入光明。」我問湯教授——詩班的指揮,他留在原來的地方負責,他說:「我們沒有什麼聚會,我無法講一個字,每個人都在神面前跪下,與祂相交。」

  你可以在馬太福音第三章十一節,找到三種火的第一種:「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沒,叫你們悔改;但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他提鞋也不配;祂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浸。」(原文)這是三種火中的第一種,「火的浸」——那是什麼意思?我們都知道「受水浸」的意思——我們都看過——但是,「受火浸」是什麼意思?你可以查考兩件事而得著答案:第一:聖經中說「火」要作什麼?第二︰當使徒們在五旬節領受了聖靈與火的浸後,他們身上發生了什麼?

  聖經告訴我們火所要作的第一件事,就是:火要顯明。「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它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林前三13)火的浸所要作的第一件事,就是顯明一個人的真相,把神所看見的我們,指給我們自己看。

  我記得在講道的前一天晚上,週六深夜,當講章都已預備好,我跪下說:「天父,我認為我已經有了明晚的講章,但是我不相信我已經得著了那篇講章所說的。我要傳講聖靈與火的浸,但是如果我自己沒有經歷,我怎能傳它呢?現在,為了我能傳講一篇誠實的道,請『現在用火為我施浸』。」感謝神!神聽了禱告,第一件發生的事就是,我得著了一個對我自己如此的啟示,是我以前一生中所從未有的。

  是的。我從未夢想到,竟有這麼多的驕傲、這麼多的虛榮、這麼多個人的野心、這麼多敗壞的卑鄙存在我的心和生命堙A當我那晚蒙光照時。弟兄姊妹!如果你得著火的浸,我相信第一件事要臨到你的,就是把神所看見的你,啟示給你自己看。這不正是我們所需要的嗎?在今日認識自己,好免去那日在基督的審判台前,己的可怕揭露所帶來的降卑。

  火所要作的第二事,就是:潔淨、煉淨。瑪拉基書第三章一至三節告訴我們:火煉淨的力量。「……祂如煉金之人的火,……祂必坐下如煉淨銀子的,必潔淨利未人,熬煉他們像金銀一樣,他們就憑公義獻物給耶和華。」沒有一物能像火那樣地煉淨,水也無法像火那樣能潔淨物質。

  假設我有一塊金子,在外面有一些污穢,我怎麼除去它?我可以用水把它洗掉。但是假若那污穢是生在堶情A你怎麼除淨它?只有一個辦法,把它扔入火堙C弟兄姊妹!倘若污穢是在外面,它可以被神話語的水洗淨。然而麻煩是,污穢是在堶情A我們就需要聖靈的火,刺入我們自己最堶悸熔`處,焚燒、焚燒,焚燒而潔淨。

  在五旬節那一天,何等潔淨的工作臨到使徒們的身上!一直到最後的晚餐,他們是何等地充滿了私己的尋求!在最後的晚筵中,他們爭論誰是天國堻怳j的。然而在五旬節以後,他們不再想到自己,只有基督。在面對十字架的時候,他們是何等地脆弱、懦弱!他們都離棄祂而逃走,彼得甚至在一位使女的控告前,發咒起誓,否認了祂。但是五旬節以後,這位以前當使女指控他是主耶穌的一位跟從者,就發咒起誓否認了耶穌的彼得,現在卻對曾把耶穌定罪的法庭說:「……倘若今日,因為在殘疾人身上所行的善事,查問我們,他是怎麼得了痊癒;你們眾人,和以色列百姓,都當知道,站在你們面前的這人得痊癒,是因你所釘十字架,神叫祂從死奡_活的,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徒四9—10)

  阿!朋友們!藉著一般的方法,潔淨是一段非常緩慢的過程,但是一場火的浸,能在一瞬間作成極奇妙的事。

  第三處聖經教導我們火能熔化。以西結書第二十四章十一至十三節告訴我們火熔化的力量。審判的人熔化銷燬耶路撒冷的污穢和渣滓。火的浸能熔化,事實上它是藉著熔化而潔淨。它能燒掉一切的渣滓、一切的虛浮、一切的自義、一切個人的野心、一切不被約束的脾氣。

  下一處,人能照明。當我在芝加哥時,我常瞭望城市的西北方,忽然我見天空閃了一下而又歸黑暗,不久又閃亮而後再歸黑暗。原來是一家很大鑄造工廠的門開了又關上,天空的閃光是來自工廠火窯中的烈焰。

  火能照亮,但沒有任何的火能像「聖靈與火的浸」那樣地照亮。當一個人讓聖靈與火施浸時,那些從前對他是矇蔽的真理,馬上就如白晝般地明亮。以前聖經堨L不懂的那些字句,變成像ABC一樣地簡單,每一頁神聖潔的話,都發射出屬天的亮光。

  多少未受教育,或略受教育的人們,對神的真理竟有著如此奇妙的熟識,甚至學者都要坐在他們腳前,滿懷震驚地受教,因為他們已經被聖靈與火的浸大大地照亮了。

  主阿!求神賜給我們聖靈與火的浸!

摘自:救人靈魂的喜樂
(拾珍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