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公 義 的 審 判

司提反

  「耶和華的當判(典章),全然公義。」(詩十九9英譯)

  「我們若先分辨自己就不至受審。我們受審的時候乃是被主懲治,免得我們和世人一同定罪。」(林前十一31∼32)

  「時候將到,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前四17)

  神是一位慈愛的神,也是一位公義的神。祂的慈愛是建立在祂的公義上。正如詩篇九十七篇第二節所說:「公義和公平是祂寶座的根基」。在舊約的時代,因祂特別的恩典,揀選了以色列人成為祂的子民,把他們從埃及王的奴役下拯救出來,把他們安置在迦南流奶與蜜之地,藉著大衛建立了一個富有而強大的國家,當時他們的國力北至二河流域,南至埃及小河。但因所羅門王在神的祝福下偏離了正道,去事奉假神。以至以色列人亡國近二千年。這兩千年中,他們雖沒有被別族同化,但他們被神流放到各國各民中,遭遇卻是人類各民族中最痛苦和悲慘的。因為「耶和華在怒氣、忿怒和大腦恨中,將他們從本地拔出來,扔在別的地上,像今日一樣。」(申二十九28)然而神並沒有忘記祂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差遣祂的獨生子來到世上,死在十字架上,親自擔當了他們的罪,為要把他們從罪惡、背逆中拯救出來。

  二千年教會歷史中,我們看到福音所到之處都得到神的祝福,也建立了教會,但是當教會背棄神的時候,主的審判必定臨到。祂的公義,並沒有因祂的慈愛而改變。新約時代亞細亞的七個教會,如今已變成了回教國家,正應驗了啟示錄主的預言:「你若不悔改,我就臨到你那堙A把你的燈台從原處挪去。」(啟二5)

  二百多年前,歐洲的清教徒為了尋求信仰自由,由歐洲來到荒涼的美洲大陸,建立了以聖經立國的國家。他們的憲法和鈔票標明了「信靠神」的信念。經過七十二年,在林肯總統在位時,卻發生了解放黑奴的南北戰爭。雖然,最後北方的正義獲勝,解放了黑奴。但,無論主持公義的北方,和堅持奴役黑奴的南方均付出慘痛的代價。下面是內戰結束前林肯二次連任總統就職演說的部份內容,可以看出當時美國教會的光景:

  「我國全部人口的八分之一是黑人奴隸,他們並不是遍布於聯邦各地,而是集中在聯邦南部。這些奴隸構成了一種特殊的、重大的利益。大家都知道,這種利益由於某種原因竟成了這次戰爭的根源。……」

  雙方同讀一本《聖經》,向同一個上帝祈禱,而且都祈求上帝的幫助來與對方為敵。看來十分奇怪,居然有人敢要求公正的上帝幫助他們從別人臉上的汗水中榨取麵包,但是我們且勿評論別人,以免被人評論。雙方的禱告不可能都應驗。也沒有一方的禱告全部得到應驗。全能的上帝有祂自己的意旨。「這世界有禍了,因為將人絆倒,絆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絆倒人的有禍了。」(太十八7)如果我們設想美國的奴隸制度是按照天意必然來到的罪惡之一,並且在上帝規定的時間內繼續存在,而現在上帝要予以鏟除,於是祂就把這場可怕的戰爭作為犯罪者應受的災難加諸南北雙方,那麼,我們能看出其中有任何違背天意之處嗎?相信上帝永存的人總是把天意歸於上帝的。我們深情地期望,虔誠地禱告,這場巨大的戰爭災禍能夠很快地過去,但是如果上帝要它繼續下去,直至奴隸們二百五十年來無償勞動所積聚的財富全部毀滅,或如人們在二千年前說過的,直至鞭子下流出的每一滴血都要用劍下流出的每一滴血來償還,那麼今天我們還得說『主的審判是完全正確和公正的。』」(詩十九9)

  從這場戰役中,我們可以得到許多教訓。

  首先,看到的是神公義的神,祂決不容許不義,剝削的罪在祂的子民中繼續漫延。祂不容許人一邊敬拜神,又一邊犯罪。美國南方聯盟的戰敗,明顯是神公義審判的結果。今天,基督徒若遭受各種疾病、苦難、災害時,常怪罪仇敵的攻擊,而不先審察自己的行為。所以,我們在遭難時,首先是要自我審察自己是否犯罪得罪神。正如保羅勸勉哥林多信徒在領受聖餐前,先要審察自己的行為,改正過失,免得吃喝自己的罪,遭受主的懲治。(參林前十一30—32)我們若因罪受神懲治,當我們悔改後必脫離苦難。

  然而,有一件令我們困惑的事是,為何為黑奴主持公義的北方聯盟,在戰爭初期節節敗退,在人員和財產損失也付出了比南方聯盟更重大的代價,直到後期才取得勝利。為何神許可北方基督徒受到如此大的災難呢?難道他們有什麼罪惡麼?

  第一、神對一個國家和地區的審判,不僅是根據該團體所犯的罪,主要根據當地的百姓個人的罪行。雖然,北方的百姓沒有與南方百姓犯奴役黑人的罪行,但是美國基督徒自從建國以來,除了少數較虔誠的以外,大多逐漸離棄祖先的敬虔信仰,道德墮落,追逐財利,剝削窮人。他們祖先及本身的罪,使得戰爭臨到自己身上。正如,以色列的亡國,主要不是由於外國侵犯,而因全國拜偶像,欺負貧窮,冤屈公義所招致的審判。

  當時的社會和教會光景來看,雖然南方有奴隸制度存在,但地主畢竟是少數。大多數南方的信徒在道德和信仰上都比北方的信徒強。而且北方因為工業發達,財富加增,人們自高自大,人們逐漸遠離神,社會道德墮落。

  再者,美國建國七十五年來,北方的百姓一百容忍南方奴隸制度存在,他們雖然沒有直接剝削奴役黑人,但他們也從南方得到許多經濟上的利益。例如他們可以使用南方廉價的棉花和農產品。他們與南方社會融合,在別人的罪上有份。

  最可怕的是,北方信徒公然容忍、接納南方的教會,一邊敬拜神,一邊奴役黑人。在分別為聖的事上,放棄了神的公義,公然冤屈正直。並沒有像保羅處理哥林多教會犯罪的人,把他從教會趕出。以致,他們在戰爭中,他們的禱告不蒙應允。反觀,現今教會中許多禱告未蒙應允,大多由於教會中容讓有罪的信徒來往其中。

  今天我們也可看見許多神的兒女,在工作和社會中,暗中剝削別人的勞力,獲得暴利。甚至在服事神的事上虧待教會和神的工人,奪取神的財物。他們在蒙神祝福之後,不願甘心供應神的事工,幫助教會有缺乏的信徒及社會中貧窮的人和孤兒寡婦,使困苦流離的人得到安置。反而為自己的兒女積償許多不義之財。這與南北戰爭時的美國信徒所行的並沒有兩樣。難怪,今天開發中國家的教會受到神的管教,信徒冷淡,禱告停滯,社會混亂,許多信徒遭遇比世人更多的災難和困苦。

  保羅在提摩太後書,論到末後教會。他說:「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神,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度的實意。」(提後三2—5)

  今天,我們的教會正處在未世的危險中,而且這種危險正在加深中。然而,卻有許多假先知、假教師興起,到處遊行。如巴蘭一樣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他們輕輕忽忽的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六14)他們打著服事神的名義,到處誘騙無知的信徒,收括財物,高抬自己。把一切苦難歸諸於撒但邪靈的攻擊。傳講不須悔改,廉價的福音,不須背捨己十架,速成的成聖。在落後貧窮福音復興的中國大陸和印度,信徒正遭到極大的逼迫,他們為主撇下一切的見證並沒有感動海外的信徒,反而把他們的見證,當作故事聽聽說說而已。

  在香港拯救吸毒而蒙英國女王接見表揚的女宣教士,有一次到美國葡萄園教會總部的特別聚會中傳講信息,她在會中責備那些想到香港短宣和參觀的熱心信徒說,「我們並不歡迎你們到我們那兒參觀,因為在你們美國本地,已有足夠吸毒的人需要你們去照顧。你們到我們那兒,只會給我們帶來攪擾,並不會對你們有什麼幫助。」這番話,反應了她對今天開發中國家中教會的看法。

  所以,我們海外的信徒,該省察自己的行為。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參雅一27),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存敬畏主的心等候主的再來。因為,祂是公義、正直的神,是可畏的神。凡我們在世上所行的,都要在祂的審判台前向祂交帳,願神憐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