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大復興的禱告──神所使用的「十字架」使者

  二十世紀初的全球復興,是教會二千來靈性的第二次高潮。原因是自十七世紀歐洲敬虔主義興起,如德國摩拉維亞的親岑多夫,英國約翰衛斯理的循道會和弟兄會中的達秘和慕勒,使得教會的靈性由敬虔生活、神的話的開啟,而達到空前的水準。這期間神興起勞威廉、約翰福克斯、清教徒巴克斯、德國的約翰陶樂、美國的愛德華滋、英國的慕安得烈、賓路易師母,和「二十世紀的先知」陶恕。

  神所興起的賓路易師母,她所領受的「十字架」信息,為福音的中心。因保羅告訴哥林多教會說,他所傳的福音內容,就是「基督並祂釘十字架」。福音若離了「十字架」便失去了它的大能。

  因著她所傳的「十架信息」,使許多信徒進入基督活的生命中,也為主造就了許多器皿。二十世紀初,神使用英國開西特會,造就了全地的工人,使工人的靈性得到空前的復興,因而帶進全球禱告運動及宣教事業 ( 如戴德生在中國所興起的內地會 ) 。

  下面我們摘錄這個復興運動起頭的歷史,使我們看見「十字架」的信息是信徒個人及教會復興的根基。

  禱告小組

  稍後,我們將看見在 1902 年,當全世界性神的禱告子民--包括許多禱告群體和個人,並沒有明顯地和普世禱告網連結在一起--如何形成禱告小組網,並毫無疑問地,同心合意來祈求降下五旬節的應許。

  與這同樣重要的是,在 1902 年,發行了一本小冊子,名叫「致眾教會--復興的呼召」這小冊子廣泛地流傳著。還有另一小冊子「回到五旬節」,也在同年發行,顯明神如何引導祂的百性回心轉意,好預備他們得蒙祂的恩典。

  這時,我們是否能立刻看出這全球性儆醒束腰禱告的果效呢?沒有。在這一年內,雖然在一些地方已開始有了覺醒的跡象,並且「主的聲音已在大水之上」,但我們還未看見有如五旬節一般聖靈的運行。

  正如在耶穌降生以前的日子堙A有許多像亞拿和西面那般的神所隱藏的器皿。在這呼召神的兒女起來禱告的日子中,有一位這樣的器皿顯有在開西聚會中。她在兩年以前就將自己獻給神,做為代求之特別服事。神如何帶領她的故事,最好用她自己的話來敘述,她說:

  我曾讀過一篇信息上面說:「如果有一個人絕對順服神,願意答應祂禱告的要求,那將要有何等奇妙的果效呢--祂真正地需要這樣的一個人。」於是我跪下謙卑地對主說,如果祂需要用我來禱告,我願意。當我全心向主說,主啊!我願意!這時似乎有一隻手按著我,於是我降卑,更降卑,直到我整個生命被倒空--並且哭泣。

  有好幾個月,神使用我為一些小事情禱告,但是大約六個月之後,有一天,我進入了完全的黑暗中。當時我照常地到主面前,但這黑暗持續了有一個禮拜。然後,在一個早上大約十點鐘的時候,痛苦變得很可怕,於是我呼求:「主啊!這到底是怎麼了?」祂回答:「和我一起來,我要指示你此地的罪。」我們似乎進入到漠中最糟糕的地方,在那兒我看見的罪是前所未見般地可怕。我開始為百姓哭求。我禱告說:「主啊!求你賜這地有一個復興。」然後我得到完全的平安,但第二天早晨同樣的時間,主又來呼召我,帶我進到更遠的地方,後來祂更帶我到那些福音從未傳過的地方,我便痛苦地呼求主賜下「全世界性的復興」,如此的情形持續有一週之久,然後這種情形便不再發生。

  從那時起,我便儆醒等候復興的來臨,要看主如何差來祂的復興。每當我聽見有人特別被主使用時,我便到主面前問說:「主啊!這人到底是不是你復興的器皿?」主回答:「孩子,他只是其中的一個。」當我再為另一位主大使用的僕人求問時,主的回答還是一樣。主又說:「我還有其他更多的器皿呢!」

  1902 年開西聚會--那是我第一次參加這個聚會--得知要成立「禱告小組」,為「世界性的復興禱告」。於是,我到主面前呼求:「主啊!為什麼我們要為你已經應許的事禱告呢?」你說:「這復興在我的國度中是已成就的事實了。」我便問道:「那麼主,為何它仍未來到,還要這些禱告小組來祈求呢?」主回答:「我已預備好了,但是我的兒女還沒有預備好。在這事未成之前--他們必須傳講十字架的信息--就是加略山的信息。」

  重新傳講十字架

  「我已預備好了,但我的兒女還沒有預備好。」這句話指出神興起世界性的禱告小組的必要性乃是要在祂子民中造出饑渴的心,並預備他們成為將要降下恩「雨」的導管。「他們必須傳講十字架的信息」這句話也告訴我們,神不能賜下復興,除非等到加略山的福音被傳講。

  現在他們同心的呼求升到天上,基督在祂寶座上已預備好要賜下祝福。那曾經被人「踐踏在腳下,視為平常」之神兒子的血,將要再次從天上向世人做見證。

  當我們轉眼注視祂的工作,我們是否看見十字架的信息被人重新傳講呢?是的,確是如此。早在 1903 年在信徒的各種刊物上,祂帶領傳講的信息都是重新傳講加略山的福音。在年度的特會、公開聚會及特別聚會中都一再地強調「需要直接的傳講十字架的信息」。當時有一份著名的刊物標示著,「我們因重新傳講加略山的福音而感欣慰」。

  在這些跡象之外,很重要的是,在 1903 年的開西聚會,當時天上的窗戶打開了,聖靈像洪水般掃過參加聚會的五千男女信徒--許多人從地極而來,尋求聖靈的能力--神向他們啟示出加略山十字架具有新鮮活潑的大能。幾乎所有神的僕人,都被祂託付,同心一致地傳講「十字架的真理」。這信息是神的能力,可以救人脫離罪的捆綁和刑罰。「與基督同釘」是得救的秘訣--這道理成為每位神僕傳講的主題。

  1902 年聖靈吸引祂的百姓為世界性的復興禱告。 1903 年永生的聖靈倒在由全地聚集而來神百性的身上 ( 開西聚會 ) ,引領他們回到加略山的信息中。

  再者, 1903 年在遠方的印度,聖靈同樣向祂一位尊貴僕人在新鮮和活潑的能力中啟示加略山十字架的意義。神告訴他,四十年預備他是為了「向萬國萬民萬族,傳講十字架的道理」。他藉著上百萬的小冊子將加略山的信息分送出去。

  是的,真正的禱告必須備神的兒女前往領受五旬節聖靈大能的運行。並且聖靈來了是要為加略山作見證,如同當日在耶路撒冷的第一個五旬節一樣。

  哦,主啊!求你因你聖名,


  賜下聖靈!
  哦,主啊!求你現在賜下,
  有如舌頭般火焰的聖靈!
  主啊!求你按著你的應許,
  白白賜下聖靈!
  賜下聖靈的能力,
  為要彰顯你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