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信心生活的初步──巴新弟兄見證第二部 ( 一 )

巴新

  在我得救後的幾年中,由於試煉和苦難像洪水一般的臨到,使我更覺得主耶穌的寶貴和真實。在我那一篇「說不出的喜樂」的見證中,曾說到主耶穌如何尋找我並拯救我,那時我內心的喜樂和平安確如江河滿溢,但後來我發現,許多的試煉也是我得救後所必須面對的。

  貧窮

  在 1929 年 12 月,主耶穌成了我個人的救主,說得更確切點,是在 1929 年 12 月 16 日上午十一點半。在我這基督徒經歷剛開始的時候,我就必須去面迎各樣的試煉,其中第一個就是「貧窮」。在我信主以前,不論我需用什麼錢,我父親總會寄給我的,他定時的寄給我四、五個月的生活費用;當我需用更多的時候,我只要拍一個電報父親便會如數寄來。但在我得救以後,他不再寄錢給我,他自己也在旁遮普高等法院打官司,一連幾個月,家鄉音信全無,不管我寫信也好,打電報也好,都沒有回音。那時我腦海中真是千頭萬緒,不知道家中究竟出了什麼事。我想父母既然連電報也不回,那他們的情形可真令人擔心了。後來我連寄信的錢都沒有了,當時我住在一個陌生的城市中,沒有一個熟人,但我決心不向任何人求救濟,所以我想我最好去找份工作。

  1929 年正是全美國不景氣年代中最嚴重的一年,成千上萬的人失業。我親眼看到以前非常富足的人,如今為了生活,只好挨家兜售餅乾。這真是一個貧窮的試煉。我經常一天清早開始去找工作,整天就在商店和工廠中穿出穿進不停地問:「先生,您能不能給我一個工作?」回答更是千篇一律,「對不起,沒有工作給你。」就這樣每天從早到晚不停地找工作有四個之久。四個月以後我找到了一份我從未曾想到的工作──作廚師。

  洋蔥醬

  事情是這樣的,我從英國到加拿大去的時候,在船上認識了幾個人,他們請我到他們家堙A叫我給他們做一點道地的印度咖哩。在這種純友誼的聚會中,我就作咖哩給他們嚐。四個月後,我們偶然又碰上了他們,他們告訴我,如果我願意做廚師的話,他們很願意幫這個忙。就這樣我找到了頭一個工作。

  感謝神祂幫助了我,並且藉著洋蔥、辣椒及各種調味品對我說話。我必須將兩大桶洋蔥做成洋蔥糊,直到蔥味薰得我淚流滿頰為止;然後再將牛油或奶酪或咖哩粉和入,再煮一煮就成了一種很可口的辣醬油。因此我想起來我們基督徒都像洋蔥或是烹飪時用的辛辣調味品。我們之中有些人像辣椒一樣辣,有些人像洋蔥一樣氣味強烈,有些人像香料一般充滿了馨香之氣,但是當聖靈將我們混和在一起煮一煮的時候,我們都能流露出神聖的愛。藉此,神開始向我說話。神的話對我是那樣的實際。我清楚的知道我做廚子也是將來服事主的一種訓練。我不知道神要怎麼用我,但我可以感覺到神的確在呼召我出來服事祂。

  在美國的一個早晨,我正躺在床上的時候,忽然我看見我前面的牆上出現了一幅印度地圖,中央赫然豎立著一個光耀的十字架,我且聽見有聲音說:「你若要事奉我,你就必須將你的性命放在十字架下。」這事大約發生在 1930 年 3 月初。我雖不明白我如何能服事主,但那明亮的十架卻常提醒我,總有那麼一天,我要走遍印度去傳揚神的信息。不過當時,我還是在進行找工作。

  一個多倫多的警察

  這時我接到一封從多倫多來的信,多倫多是溫尼帕格城東約兩千英哩的一個城。寫信給我的是一個農業機械廠的負責人。信上說如果我能去,他們會先給我一些訓練。我對農業機械的訓練非常嚮往,他們在工廠中安排了一個職位給我。但我當時卻沒錢去買一張車票,於是我跪下禱告說:「主阿,如果你要我去,請為我預備一張車票。」

  到了第二個主日,我到附近去參加主日崇拜,當主日學結束的時候,一位個子高高的人走來與我握手,他名叫福林先生,說:「弟兄你如果願意去多倫多,我可以送你去。」我從未跟他說過我所渴望的任何事。他接著又問我是否願意以一名警察的身份前往多倫多,因為他是多倫多的警察總監,需要兩名警察隨同前往多倫多。來回的費用都有了,這顯然是神垂聽我禱告而預備的,就這樣我竟當了兩天的警察。我因此體會,當你在事奉神的時候,也必須有警察一般警覺守望的心。雖然在當時我不懂得,但神知道;祂也藉著當警察的經歷來訓練我。我本來只需要去多倫多單程的費用,但神卻加倍地給了我來回的費用。我可以看見在各方面神的手都在帶領著我,並且我也到處遇到一些神所預備來服事祂的人。

  於是我就到了多倫多,雖然他們給了我警察的職務但沒有發我薪餉,只給了我一張回程的車票,使我一文不名的住在一個大城市中。我把僅存的幾分錢買了一小包可可粉,每天早上、中午、下午、晚上,我從洗澡房的桶中取些熱水,沖一杯可可,也無白糖,就這樣喝下去充飢。雖然在工廠中作得筋疲力竭,但我卻靠這包可可粉渡過了十天。我知道神有祂的美意並且也為了某些事來預備我。在當時我並不知道,但是在那些日子,我確是充滿了喜樂。工廠與我的住處有數哩之遙,因為我身無分文,所以必須步行上下班。當我回想所有這些試煉的時候,我真是滿了感謝,就因為這些事使對我更加的實在了。

  新靴子

  冬天到了。加拿大的冬天真冷,除非有特厚的衣服否則很難保暖。因我沒錢買毛衣、圍巾和厚大衣,所以我常在早晚禱告求主使我溫暖一些。每夜我都把腿縮到胸前,因為這樣可以使我覺得溫暖些。主開始在清晨的時候向我說話。我從未懷疑過神,因我深知神允許在我生命中遭遇這些艱苦,必定有祂隱藏的美意。

  我必須每天穿著一雙鞋底有洞的鞋,走上好幾哩路去上班;你曉得穿著這樣一雙鞋在雪雨中走遠路,是很容易感冒的。那雙鞋的鞋面修補得很好,但鞋底是完全壞了。我禱告神求給我一雙新鞋。有一天我與一位紳士有約,我就把我的破聲刷得亮亮的,然後到他的辦公室去;當我們正談到一半的時候,他忽然插進來說:「如果我買一雙鞋子給你,你不介意吧?你不要拒絕我的請求。」這就是神賜給我一雙新鞋的經過。後來我發現神在每一件小事上都替我說話。因為我已下定決心不向任何人透露或暗示我生活中的任何需要。我心婸﹛G「主耶穌基督既然已洗淨了我一切的罪,祂當然會負責我一切的事情,用不著我憂慮罣心;若是我確有痛苦來臨,那必定有神的美意。」

  一枚奇妙的硬幣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有天早晨我覺得堶惘釭拲j烈的感覺催著我給我母親寫信,但當時我連買信紙和郵票的錢都沒有,於是我跪下禱告:「主阿,我相信我母親一定在想念我,我也想寫信給她,但我沒有錢買信紙和郵票。」我站起來摸了摸口袋,竟找到了一枚硬幣。我不知道這枚幣能否買足夠的郵票,我叫了一個小孩子來,給他硬幣,並請他去替我買郵票。不一會兒一位女士來到我這堙A想知道為什麼給這小孩這枚硬幣。我隨即向他道歉並說這是我僅有的錢了。她卻告訴我這是枚金幣,她已經許多年未曾看過了。她又說許多年前在旁遮普的時候她曾見過相同的硬幣,但從那次以後就未曾再見過。我說在我口袋中不可能有金幣的,一定是枚銅幣的,不會是金幣。但她確信那是枚金幣,後來證明的確是金幣。我真不知道這枚金幣是怎麼來的,但神卻藉此供給了我這一天的需要。

  禱告使機器故障

  在我受農耕訓練的期間,我必須到許多不同的農場去工作,藉此主就把我帶到許多地方去。在加拿大當莊稼成熟時,就用機器來收割,然後弄成一小捆、一小捆。這些小捆再用汽車運走,放到機器中把穀粒和穀殼分開。我在一個農場中找到份工作,在那兒,夏天是很短的,為了使收割的工作及時完成,人們都很努力的工作。經常在早晨四點開始作工一直到下七、八點為止。我以前從來沒有如此努力工作過,但我感覺我必須守住我的本分。我的工作是把馬車趕入田中,把所有的禾捆 ( 足可塞滿兩輛半馬車的禾捆 ) 送入壓穀機中。我必須在機器轉動中不斷地送入禾捆,有一天我實在是累壞了,我的腿和手腕酸痛得很,我覺得整個人都要崩潰了,而離收工還有四小時呢!我就禱告說:「主阿,求你賜給我氣力作完這工,要不然就讓機器故障。」主真的就使機器故障了,整個機器都停頓了。當機械師修理機器時,所有工人都獲得了四天假期。但請別天天作這樣的禱告!當你走進你的工廠作工的時候,千萬別要求神讓機器發生故障。我只不過是說神在有些情況之下,真能用奇妙的方法將我們自困境中解救出來。

  我和一些工人及苦力同住了兩個月,這些人對個種壞習慣都習以為常,如吸煙、酗酒、賭博和個種別的罪惡。我們七個人同住在一同存放穀子的小房間中,每兩個人分到一張床,我的同伴總喜歡高著身子睡,所以幾乎把我擠到床沿上去,不舒服的程度可想而知了。我不得不向主禱告說:「哦,主阿,求你使我好好的睡一睡吧!」主真是聽禱告讓我睡著,雖然床墊上到處是老鼠和蝨子。我知道這是神為我將來的事奉做準備的工作。經過了那次試煉,現在不論我們為傳福音出去到什麼小鄉村,睡在什麼地方,如何睡下去都已經無所謂了;就是躺在石頭地上,主也同樣會給我們睡得好的。

  敞開的門

  那時我並不知道主要呼召我出來服事祂,因為當時我是想多賺一點錢,然後將所有的錢奉獻給祂。那時我的計劃是做一名工程師遍印度去賺錢,然後再把賺來的錢都奉獻給祂。但主卻說:「我不要你的錢,我要的是你,我要的是你。」感謝神,在 1932 年 4 月 4 日凌晨二時半,我將我的自己完全奉獻給神來事奉祂,我向主說:「主阿,我不知道你要怎麼用我,但我願意為你使用。你可帶領我往任何國家,任何地方,我都願意去。」接著主要求我三件事。祂說:「第一,完全放棄你在旁遮普的財產及土地,當你有需要時,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或暗示你的需要。第二,不要加入任何差會、公會、或宗派。第三,永遠不可為自己訂任何計劃。」我接受了這三個條件,從那一天起,主就在那城婼蝯鳩琱@個敞開的門。

  在我一生中,只有一次為了講道而預備稿子,擬定綱目。事情是這樣的,我被邀請到一個高級中學去講道,我想那媞优O些唸高中的孩子,如果講的不好,他們會譏笑我開我的玩笑,所以我拿出紙筆非常謹慎的擬了些綱目,大概有十二頁之多。我心中滿以為一定能釋放一篇很好的信息。講道開始時,我便從第一頁起,一頁一頁依次往下唸;當第三頁唸完時,不料下面卻是第九頁。我真不知是怎麼一回事,由於太緊張,我怎樣也找不著那正確的頁數,所以我索性把所有的稿子往口袋一塞,然後講了一篇很簡短的道。受了這次教訓後,我講道再也沒有打稿子了。我開始禱告說:「主阿,倒空我,倒空我所有的思想和意念,賜給我你的思想,你的話語。」或在中小學、或在大學、或在別的聚會中,每當我祈求,「主阿,拿開我的話,賜下你的話。」祂總教導我如何說話,從無一次失信。

  許多人以為我是一個從印度來的名傳道人,由於這種錯誤的觀念,使我常被邀請去講道。當我同意後,他們常會來接我,並問說:「你是巴新弟兄嗎?」當我回答是時,他們會說他們以前認為我是一個高個子,身穿長袍的印度人,就是他們的印象。但很少人真明白,我連一句話不知道該怎麼說,因此我必須禱告說:「主阿,摸我的嘴唇,摸我的舌頭,賜給我你的思想,你的話語。」主從來不吝嗇祂的話語。

  溫哥華是一個有名的海港,我實在歡喜有這樣的福分能在溫哥華的黑人、白人、日本人、中國人及匈牙利人中間傳福音,因為在這個港口有各國的人聚在那堙C這也是神的旨意把我帶到那堙C

  經過多次禱告後,主對我說:「我要你在 2 月 6 日到印度去。」我就到輪船公司去問, 2 月 5 日沒有船到印度去。他們告訴我 6 日有這樣一班船,並把我的名字登記下來,同時允許我到開船那天再付船資。我把行期通知我的朋友們,他們立刻為我在 4 日安排了一個臨別聚會。在聚會前一天,他們來問我是否有錢買船票,我說沒有,但我信神是豐富的。他們說我斷不可如此行,因此要將那次聚會取消。我說儘管聚會取消,到了時候我定可走得成,因為主已對我如此說了,祂必會給我預備的。他們都不相信,而且取消了那次聚會。兩天後我收到了一筆款項,超過了我旅行所需。正如主所指示的,我在 2 月 6 日準時上了船到印度了。主給我在溫哥華、橫濱、上海、香港、新加坡一段美好的時光,並且主也先我而到這些城市,又預備了些朋友來接我。我發現照著祂美好的應許在各地都有朋友,並且也越發看見主的話是多麼真實──「於是祂……用手中的巧妙引導他們。」 ( 詩七十八 72)

  在孟買流浪

  我是在 1933 年 4 月 6 日到達孟買的,由於我不願對我的信仰保密,所以我的父母就不許我回家,於是我就開始在孟買傳福音。我把行李放在街角上,從黎明到深夜,站在街頭分發單張。這時也許有人因為感到興趣而邀請我到旅社中談一談,我們就會在旅社中坐下談起來了。也許他會請我喝一杯茶,而那杯茶就成了我的早飯或晚飯。我到處去分發單張與人談福音,這種日子在孟買渡過了七個禮拜。那時候只要有人對我所傳的有興趣,我們就會在路燈之下談論福音直到凌晨兩點。就這樣我向過路的印度教徒和回教徒照著聖經傳講神的救恩。以街為家,以路燈為光,就在這樣的地方,我仍不忽略我安靜親近主的時間。然而這些日子我真是喜樂至極。感謝神給了我這段日子,因為這樣才使主耶穌基督對我顯為更實更親密了。

  幾個禮拜後,我接到我妹妹從喀拉蚩的來信,邀我前往和她團聚數日。她從父親那堭o知我已回到印度,正在孟買找事;但父親並未告訴她我已經成了基督徒。我到了她家她才知道我是基督徒,她立刻告訴我,她因怕她公公所以不敢在她家招待我。迫不得已我離開她家,到公園去住了幾天。

  我以六安拿 ( 印度幣 ) 為基金,開始我在喀拉蚩的傳道工作。用這些錢我買了十二本福音書;我把這些賣了,然後再買更多的福音書。我就這樣不停的買賣福音書而把福音傳開。如果有人想知道基督的事,我就把他帶到一棵樹下,告訴他有關主耶穌基督的故事,主也藉此開始奇妙的作工。

  在喀拉蚩拯救靈魂

  有一天我走過一個市場,看到一個青年人迎面而來,我想攔阻他,但我越追他,他卻越走越快,最後他說:「你要幹什麼?」我回答說:「我是一個基督徒,主拯救了我,我想告訴你我是如何得救的。」他說:「我不需要你的宗教,我對人生已經厭倦了,我現在要去跳海自殺。」我就說:「既是要自殺為何不等到明天再自殺呢?反正也不差這幾個鐘頭。」他終於首肯。我就把他帶到一個小公園堙A唸了幾節聖經給他聽。他說他可以等到明天,因他已經覺得舒服一點了。他又問我是否明天仍然能來見我。我們約好明天再到同一地點會面,然後好好談一談,等到談完了再去自殺。第二天我們如約再見,等到談完了,他說他不想再尋短見了,但盼望能多知道一些我昨天告訴他的那屬天的喜樂。神拯救靈魂的方法是多麼奇妙阿!

  又有一次,我記得很清楚是凌晨一點鐘,我筋疲力竭地倒在床上,但我聽到一個聲音說:「起來,立刻出去。」我說我太累了,腿又疼,又睏得很。但這聲音又對我說:「起來,立刻出去。」我不得已,一面心媢罹B著,一面穿上外衣,外衣口袋中有各種文字的福音單張。 ( 因為喀拉蚩是一個五方雜處的城市 ) 我一走出去,就看見兩個年輕人走在我前面,我立刻向他們喊著說:「等一會,我有話要對你們說。」然後我又告訴他們當我正躺下要睡覺的時候,神的聲音呼叫我出去,我覺得是神派我來找你們。他們說當此夜深之時,如有有聲音呼叫,必定是在呼叫你,他們並要求我向他們傳信息。我立刻打開了聖經讀了幾節,又向他們作我得救的見證。兩個人中有一位名叫庫尼卡的對我說:「我知道一定是神派你來的,因為我非常痛苦,並且渴望得到一本聖經,你能不能給我一本聖經?」於是他買了一本聖經,而且因此信了主耶穌基督。能在印度發現這些尋求主的靈魂是多麼令喜樂的事啊!

  辛德之旅

  藉著禱告,我發現我必須去到一個距喀拉蚩一百五十五哩的小村莊,我又邀請了一位朋友與我一同前往。那地方人講的是辛迪話,而這又是我很生疏的方言。我想也許會有當地的回教徒懂得兩種方言,可以為我作繙譯,所以一到那個地方立刻去找一個能繙譯的人。有人告訴我們確有人可作繙譯,並給了我們這人的住址;當我們按址尋訪時,才知他已於前晚去世了。

  我們只得跑到一個乾涸的河床中跪下求問神,大約有兩小時之久,直到滿身都是沙。主對我說:「我要你本人去用辛迪話講道。」我說:「主阿,我怎麼會呢?辛迪話我只會說幾句。」但主說:「你只管去吧。」我們再回到那村莊,聚集了一小群人,起先我向他們說出我的歉意,不能用流利的本地話講道,但是不知怎麼回事,正說的時候,話語也來了,思想也來了,這真是神用祂奇妙的手帶領我們向前。

  第二天早上,神的話又臨到我說:「渡過河到對面一個叫巴諾的村莊去。」我們就乘船過河,在傍晚時分到達那小村,就在村中各處銷售福音書。有一個回教徒怒氣沖沖的過來,用嚴厲的話對我們說:「你們到這個村子來做什麼?這不是你們基督徒傳天堂的地方。」我們告訴他並不是我們自己要來,是神差派我們來的。我們聽見了神的呼召,於是來到這媔Ж俺◥澈H息。我們不是外國宣教士,我們只把神的信息帶來給你們。他聽完了就問我們住在何處,我就說我們所站之處,就是我們所住之處,他又問我們吃什麼,我們說不知道。他就邀請我們到他家去住,並且他也願意請人來聽神的話,他自己願意擔任繙譯。我起初還怕他是要陷害我們,於是我又向神求問,神也吩咐我去不要懼怕。他的房子周圍有很大的廣場,他先讓我們吃飽,然後搬出椅子來,並派僕人四處去請村民來聽道。原來他就是村長,竟擔任了我們的繙譯。

  當我作了結束禱告之後,所有的人都回家去了,有一個回教警察來找我們說:「我能否跟你安靜的談一下呢?五年來我一直都在等待著,盼望有人來把主耶穌基督講解給我聽。有人給我一本路加福音,我已經唸了好幾遍,就是唸不懂。你們能來到這個村子,我真感謝。」就這樣,那回教徒就整夜坐在那媗尼睋蕨D,而且還買了一本聖經。

  沙漠甘泉

  我們又去到一些零星荒僻的小村落堙A那堭q來沒有傳教士去過。當我們走進這些手腸小道訪問這些微小村莊的人,雖然因此經歷艱辛,仍是感到滿有喜樂,就走到市場想買些東西吃;但那些商人不論我們出什麼價錢都不肯賣給我們。後來我們好不容易才弄一些紅米粉,再用這種粉做成兩大塊餅。可是又沒有東西來配餅吃,於是又向一個商店的主人要了些通常給駱駝和馬驢子吃的牛酪油,堶採e了好些砂土。這商店主人給我們這些是要故意試試看我們敢不敢吃。有這些牛酪油和餅,我們又繼續再走十哩路。雖然牛酪中滿了砂土,但每吃一口都覺香甜,因為我們實在是餓極了。

  我們又來到另一個小村,就向主禱告說:「主啊,如果這埵陸繴徒,請把我們帶到到他們那堨h。」有一個小孩子竟然自動來把我們帶領到一個基督徒家堨h。我們在那基督徒家埵Y了飯,並告訴他是神帶領我們到這堥荈М眴答滿F他就陪我們到一個印度廟前,開始舉行一個聚會。雖然我們已經走了三十哩路,但由於靈堶t擔很重,做了一個禱告後,我們就開始傳講神的話語。那天不知道賣出多少聖經,但成群的人來搶購聖經卻是事實。請記得,這一天過一天的行止都是靠著禱告得來的。在禱告中我們又被差派到一個名叫喬沙的小村子。這是一個非常小的村落,居民都是些採石工人。在一個晚上,因著主的吸引許多人都遇見主而得救了。

  在辛德地區的許多地方,神都打開了福音的門。辛德是接觸福音最少的一個省,七十年來從來沒有人向這省的居民傳福音,全省基督徒也不過僅僅二十人;這二十人中還有不少離開了真神,回到以前的宗教。神以祂那奇妙的手帶領我走遍了這以乾燥著名的省份。主也藉著我當時遭遇到的各種難以述說的困苦,來教導我,訓練我。這些經歷過了以後,都成了我的喜樂。

  我們又來到喜卡坡,有一天早上,我聽到一個聲音叫我派個人去鄰近的傑巴博地方去, ( 那是從奎他城到北印度途中的一個小站 ) ,並且要帶一本回文聖經。我立刻告訴我的同工帶本回文聖經前往該地。他們說那是一個說辛迪話的村子,不會有人認識回文的,我說我雖不知道理由,但我確知是主的旨意。於是第二天他們帶了一盒子的書往那地方去了。到達那地後,把書盒子安放好,就去市場賣福音書。他們還沒有走多遠就遇到一位青年人名叫穆罕默德胡笙,他向他們要本回文聖經,他們對他說的確帶了一本,不過放在一個盒子中沒有帶在身邊,如果他願意的話,我們馬上可以回去拿。這位青年人問清了價錢,便照付了,並請他們到一家旅社,以茶點招待他們,表示由衷的謝意。後來這位青年人又來找我,原來他是一個做地毯生意的人,因著商務才來到辛德。他幾年來就想要一本回文聖經,這次居然如願以償,心中滿了喜樂。他來向我道謝,並和我同住了兩天;最後接受了主耶穌基督,不久就在阿拉哈巴受了浸。神真是用祂奇妙的手帶領了我們!千萬別以為神會丟棄你,祂每天都會帶領你的,這是我們曾多次多方體驗過的。

  奎他的地震

  在 1935 年 4 月我到了奎他。在此之前,我曾接到從奎他以及印度各地來的邀請函;由於在 1934 年我曾在奎他有了一次連續十九天的聚會,所以我本來不打算去那堙C但主卻指示我要我再去奎他,我順服祂的話去了。在 5 月 4 日又開始了聚會。但在 5 月 31 日凌晨三點奎他發生大地震,霎時間,有五萬八千人喪生。就在地震的那晚,我們正在聚會,我們聽道的人說:「神願人人都到祂面前來,若有人願意相的話,散會後可留下一同禱告。」那晚共有五十八個人留下,他們一個個滿有信心的向神認罪,求神赦免他們。

  在夜間十二點半的時候,我躺在帳蓬中,雖然極其困倦,但卻不能入睡。主對我說要為當晚參加聚會卻還沒有得救的人禱告。所以我跪下禱告說:「主啊,你去甦醒並震動他們,直到他們跪到你面前為止。那些仍沉迷於罪中的人,求你甦醒他們,震動他們。」一直禱告到凌晨三點,我覺得神已經垂聽了我的禱告,心中十分平安。地震就在三點鐘再度發生,如同有人搖撼大地一般。我想那大概不是地震,而是神神聽了我的禱告正在震動那些罪人。我隔壁的那位同工來到我的帳蓬,告訴我發生了一個很大的地震,隔壁的圍牆全垮了,但我的帳蓬卻安然無恙。我請他同我一同禱告,我們兩人一直禱告到早晨五點,求主拯救那些渴望得救的靈魂。

  禱告完後,我們出來看看損害情況,所有的建築物都成了瓦礫堆,人們個個垂頭喪氣,那些殘肢斷臂的情景,令人十分傷痛,而這一切都是在短短十八秒鐘內發生的。百分之九十五的非基督徒都喪生了,基督徒只有八個人死亡。我出去走了一趟並統計一下,那天晚上參加聚會的人有兩人死亡。在非基督徒中,有許多人手折、腿斷、脊髓也斷了;但參加聚會的人都安全無恙。主的確看顧祂的兒女們。

  我們在奎他又停留了約兩週,一面救濟難民,一面分發福音單張。那些倖免於難的災民都住在一個骯髒的穀倉堙A沒踓沒穿,有錢也買不到東西。他們還需要找一些舊氈子給小孩子蓋。 ( 有些人連條氈子都沒有 ) 。我就向主祈求說:「主啊,求你給我四、五條氈子給這些可憐的孩子蓋吧。」第二天早上我遇到一個名叫伊文斯先生,他問我是否需要些氈子,他願意幫忙去拿幾條來,因為軍方人士送給他一大堆的新氈子,他告訴我可以儘量的去拿些來,我就去拿了七十二條新氈子。我向神只要四、五條,但祂卻給了我們七十二條氈子,還都是真羊毛的。

  又有一天晚上,我看見一個母親抱著一個正在嚎啕大哭的孩子。相詢之下才知道那孩子要喝牛奶,而當時又沒有賣牛奶的。我就禱告主說:「主啊,那孩子需要牛奶,告訴我要到那堨h弄一杯。」主就說:「朝那個方向去吧。」我照著指定的方向去,正遇到一位名叫奧立佛的醫生,他問我要不要些牛奶,醫院埵h得很。我只向主要了一杯,感謝祂,卻給了我一加侖的牛奶。第二天早晨,一位女士向我哭訴說她餓極了,並請求我給她一點東西吃。我告訴她會供給你所需要的,於是求主賜給一些食物,是給這女士的,而不是給我的。主又告訴我要朝某一個方向去,我一去,就看見一個帳蓬,在那堭o許多食物。就是這樣,主供應了這女士的需要。

  又有一個婦人帶著她的小女孩遇到了我,說她的小女兒急需一些外衣及鞋子。為著她的需要我向神祈求。神要我走過那鐵路平交道去。我就走過去,不料有人拿了一包東西叫住我說:「有人給我一包袱的小孩子衣物,你需不需要它?」我很高興的接過了那包袱又交給了那婦人,當她打開時,發現媕Y的衣服和鞋子的大小正適合她的女兒。由此使我更知道神真是看了我們。

  祂不會丟棄你

  我可以繼續不斷的告訴你,神是如何用祂奇妙大能的手每天、每月、每年的帶領著我。祂如今仍是一樣。別讓仇敵使你喪膽,因為拯救你的那位乃是一位活活的救主。祂既已饒恕了你的罪,就再也不會丟棄你。也許有時候你會經歷一些貧窮、病痛、苦難和試煉,但這都有祂的美意。讓祂大能的手帶領你,祂永遠不會丟棄你,祂要用天上的嗎哪餵養你,祂會供給你所有的需要,帶領你越過每個試煉。但你必須對祂真誠,永遠不要以承認祂是你的救主為恥。把祂帶給你的鄰居、朋友和每一個人。每天以膝蓋和聖經開始,也以聖經結束。每天抽出一點時間來禱告和讀經,有系統的讀,用禱告的心慢慢的讀,而且藉著信心求主將每天所應許的分賜給你,你會發現主會逐日帶領你,教導你。

  他每天會在每一個試煉中幫助你,你會發現祂實在是信實的。別讓懷疑和恐懼進入你心。主耶穌基督的愛是永不改變的。跟從祂,順服祂,信靠祂,讓祂奇妙大能的手引導你去和別人共享你的喜樂,並做神所吩咐的任何事,不要計算代價,而一直往前去,你就會在這樣的順服中得到極大的喜樂。這是惟一的秘訣。神說了話,不論何時說的,只要順服,不要算計。「主啊,你已說了話,我願順服。我知道你正與我同,並引領我。主啊,平安的帶領我。」這是惟一的秘訣。願主耶穌基督平安的帶領你們。主願意在你們中間掌,主要藉著你們拯救靈魂。對你的主必須真誠。祂為你所作的遠超過你的父母、兄弟、姊妹、丈夫、妻子、牧師、長輩以及任何人。讓祂居首位並順服祂,你會發現你的喜樂倍增,內心平安,難處解決,每件事都表現出神的榮耀。願主將這些事成就在你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