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芬奈倫寫給蓋恩夫人的一封信

俞成華譯

主內蓋恩夫人:

  因你的美意,寫給我的封信,堶控埻z著人歸向神各步的經歷,現在將我所能領會的大綱寫回給你,不知道對不對?請你指教。

  第一步:凡已將自己徹底奉獻給神的人,就當在此將一切外面的能力降服神。

  就是將一切天然的喜好與傾向完全制服--在這時候這人屬靈的特點就是單純 (Simplicity) ,這單純在誠實上 (Sincerity) 彰顯出來,並且是靠著信心而維持的。此人的行動不是單獨的,乃是盡力跟從恩典,並且是和恩典合作的。他的得勝也是靠著信心的。

  第二步:就是停止追求一切在堶捧P覺上的快樂。

  在此人的掙扎大概較比在第一步的時候更厲害,所需的時間也更長。在起初的時候,神是允許我們享受這感覺上的快樂的,並且的確是很快樂的。所以要向這堶悸漣祤眭煽味死就很不容易。當人失去堶惕祤眳氶A頂容易想他已經失去了神。並不知道人屬靈的生命不是建造在快樂的感覺堙A而是建造在與神旨意的聯合堙C在這堣H的得勝也是靠著信心,但與第一步略有不同。

  第三步:就是治死依靠德行,無論對於堶悸滿B外面的一切德行都不可依靠。

  己的生命本是非常強壯的,在任何事情上都能攙雜進去。當人勝過了外面的感覺,得著了能力能藉信心而活,不必依靠堶悸漣祤硊P覺時,人就要覺得自滿自足了 ( 一種隱藏自私的滿足 ) 。他就要安息在他的德行堙苤苭L的誠實、節制、信心、喜樂等等,都變作他安息的所在,以為這些美德是出於他「自己」的,變作了他的功績。在此我們不可有一點隱藏的自足,不可將美德當作出於生命的。而只應對賜諸般美德的神滿足。

  第四步:當神對付我們,需要我們堶悸滌v死時,人的天總是恨惡不喜歡的。在這奡N當向這一種「恨惡」死,或者停止這一種的「恨惡」。

  當被神擊打的時候,在已往人總是反抗的,並且常常用力來反抗,現在就沒有反抗。此時人能極清楚地認識神的同在在任何的事物堙C信心極堅強,本來神的對付會叫他非常難受,而現在不但能安靜地接受,而且能快樂地接受,他能向那擊打他的手親嘴。

  第五步:當人的生命達到這堮氶A可說他天然的人已經死了。在此新生命能出來了。

  這新生命,並不是新生命的起頭,乃是更高復活的愛的生命。以前人藉著自力的力量所尋得的恩賜, ( 那時於人有害有毒,是毀壞的,因為是在神以外尋得的。 ) 現在從賜一切的神那娷袌袨I富地回來了。因為神並沒有意思要剝奪被造之物的快樂。但是神要將苦杯倒在快樂上面,為的是要擊碎一切出於人自己的快樂與幸福。

  第六步:達到這步的時候,這生命實實在在成為一個改變的生命了。這是一個與神聯合的生命。

  在這堣H的意思不止在實行與事實上和神相像,並且在凡事上像神。和意志有關係的性情傾向也像神。在此人和神的意志是非常和諧的,可說已成為一個了,這個我想就是保羅所說的:「活著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C」

  光是被動地受神對付是不夠的。 ( 譯者註:在神面前學習順服,我們的光景並非絕對被動的,乃是用意志--主動的--合作地要順服神,並不是像傀儡那樣的被動。若是真的完全變作被動的人就是受欺有被鬼附的可能。請注意 ) 一個完全降服的靈是一個極大的恩典。但是一個易曲服的靈是一個更高的造詣。--這就是說,能夠隨著神的動向而動,這一種心思的情形可稱為合作的靈或稱為屬神的合作,在此人的意志不止是降服了,並且更要緊的就是一切和神不同的、反叛的傾向也都被除去了。這樣的人就是聖靈的殿,神的自己是居住者,也是光。

  這變化的人並不停止往前向著聖潔進步。他是新的,卻不是站住的。他的生命是一個愛的生命,一切都是愛。但是愛的容量卻日日長進。

  夫人,這個就是我從你信堜珙搘X的你的意見,未知對否,請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