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十 架 與 寶 血

  基督在十字架上為世人的罪獻祭,完成了神救贖的計劃,故此,十字架是神拯救大能彰顯的地方。所以,保羅向哥林多教會宣告:「十字架的道理……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神的大能。」 ( 林前一 18) 十字架的能力在於寶血潔淨的大能,我們若未真正經歷基督寶血的生命和大能,就不能坦然地親近神,並與祂相交。唯有一顆謙卑、完全順服的心才能經歷到基督完全的救贖。

  以下,我們要從慕安得烈「十架寶血」的啟示中來說明信徒如何取用基督的寶血。因為,希伯來書的作者說,「基督的靈,要藉著祂的血洗淨我們的心,使我們能事奉永生神。」 ( 參來九 14)

  首先我們要認識十架和寶血的關係,因為這兩者是救贖的憑藉。

一、十架和寶血

  ( 一 ) 基督的十字架和寶血

  舊約時代人來到神面前,必須經過祭壇的潔淨,而舊約的會幕和禮儀均為基督為世人獻祭贖罪的預表。故此,十字架即基督的祭壇,祂藉著這個「屬靈的祭壇」獻上自己的身體和生命,流出寶血,使人因來到十架前接受寶血的潔淨和贖罪,得以親近神。故此,我們得到二個結論:

  第一、寶血的大能使十架潔淨

  慕安得烈說:「十字架已被寶血潔淨,成為至聖所,它有能力潔淨一切獻在上面的祭物。何等新鮮而榮耀的亮光!這些話語教導我們明白耶穌寶血的能力,並所潔淨的十字架。寶血是基督捨命順服以至於死的明證,它有能力使神與人和好,並勝過各樣的罪。看啊!寶血所發出的榮耀正向我們顯明。十字架不僅是耶穌捨命的祭壇,更是藉著祂的寶血而得潔淨的祭壇。」如今我們可以來到十架前得蒙赦免,並獻上自己以至成聖。

  第二、十字架是新約的祭壇--是我們得救和成聖的地方

  人唯有放下一切的自義,謙卑的來到十字架前,才能支取基督寶血的潔淨,不但如此,信徒唯有接基督的呼召,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主,才能繼續蒙主寶血的洗淨。因為祂曾說:「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門徒。」 ( 路十四 27) 「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 ( 太十 39) 由此,可見無論是得救、重生、成聖均在乎我們接受十架的態度。慕安得烈對祭壇的說明時,他說:

  「十字架這個祭壇,傳達了聖殿中的律法;除非經過死亡,犧牲生命,沒有第二條路可來到神面前。唯有藉著十字架,我們才能進入神的生命中。

  十字架是一個祭壇,我們已經認識祭壇是供宰殺及放置祭牲的地方。它與香爐有一共同點,就是壇上有火在焚燒,凡是獻給神的供物,都必須先經過死再被火燒盡。因為供物本身是不潔之物,在祂審判之上,有罪的必被判死,用火燒過成為聖潔後,才能有屬天的性情。」

  論到十字架與信徒的關係,他又進一步說:

  「我們所相信的十字架,不單是指耶穌為世人的罪而釘死的那十字架,更是指必須將自己釘死的十字架。主耶穌曾多次提醒門徒祂將會被釘十字架,並教導他們必須背起十字架來跟隨祂。每一位要跟隨祂的門徒,都要效法主,預備自己被釘;這不僅是外在的受苦與死亡,更強調內在的捨己,要恨惡並離棄原有的罪性,才能跟隨祂走十架的道路。

  聖靈也藉著保羅,教導我們對於十架應有的態度:「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架」、「凡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同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這三段經文都取自加拉太書;聖靈教導我們,十架的痛苦不只要救我們脫離罪惡,並要彰顯新生命的特質及力量。」

  唯有我們接受基督十架的呼召,祂的寶血才能將我們洗淨。

  使徒約翰說:「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許多信徒呼求基督寶血的洗淨,卻未蒙聖靈的潔淨,主要是因他不願順從主的命令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即行走在主話語的光中,故此,聖靈不能用基督的寶血為他做潔淨的工作。羅馬書第六章論信徒脫離罪性的轄制是要「將自己獻給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 ( 羅六 13) 第十二章論成聖的條件是「將身體獻上當做活祭」 ( 羅十二 1) 。所以,我們看見,任何一個人,若盼望要徹底明白寶血祝福的能力,就要相信聖靈要使我們明白寶血的奧秘 ( 林前二 12) ,但真正的信心是包含絕對的順服,完全的降服於基督和聖靈的感動。因為沒有順服的信心,那只能算是一種幻想,空泛而不實際。今天,我們看見許多信徒熱切研讀聖經,追求聖靈充滿和各種恩賜,也從事古代聖徒各種屬靈操練,卻未得神的聖潔和能力。主是要他們不願放下世界和老我。故此,他們呼求寶血的潔淨,卻一無功效。

  請再看慕安得烈的說明:

  耶穌在世上的生命,因著十架而達到救贖的目的;沒有十字架,祂就不是救主基督。主耶穌屬天的生命與捨己的性情,如今在我們身上也有相同的特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架」,和「基督活在我堶情v,這兩句話具有相等的意義;我們需要每時每刻釘死老我,好讓基督十架的能力,可以自由地運行;也唯有如此,神的能力才會彰顯出來。

  然而,許多基督徒卻不明白這一點;他們所高舉的十字架,與保羅所高舉的十字架,有相當的差距。保羅所高舉的十字架,不僅有基督被釘,連他自己也釘在上面;而許多基督徒,僅是讚美基督被釘的十字架,自己卻不願意釘死老我,在神的計劃中,藉基督所流的寶血得潔淨,使十架也完成了救贖在他們身上,能夠找到這條生命之路。」

  故此,我們要認識:

  耶穌的十字架,因著寶血與永生的能力而成為一個被潔淨的祭壇,因此,凡是放在上面的祭物,必會被潔淨並為神所悅納。我們應當每時每刻清楚自己的釘死,因著被釘的主,老我已完全棄絕,祂的十字架叫人捨去己生命,為獲得神新的生命。十字架祭壇上的寶血所產生潔淨的能力,使我真正順服十架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成為一個蒙潔淨的聖徒。

  救贖是三位一體神合作成就的,先是父神在永世的計劃,再是子神道成肉身的獻祭,最後是聖靈執行救贖的工作。接下來我們來看聖靈的工作。

  二、聖靈救贖的工作

  「作見證的原來有三,就是聖靈、水與血,這三樣也都歸於一。」 ( 約壹五8 )

  在探討基督的寶血以及寶血在我們身上榮耀的作為之前,必須先認識幾種現象,以了解其困難所在。往往一些慕道及信主多年的基督徒,並沒有享受過寶血的祝福或能力,因為他們並不明白寶血的價值及其成就的過程;或者,即使有某種程度的認識,但是仍然未經歷它完全能力,只因為我們沒有順服聖靈的帶領並與祂配合。

  使徒約翰在約翰壹書第五章八節提到信心的依據 (8-11 節 ) ,他提到三個見證:

  水--浸禮表明人外在的行動,也表明神的話。

  首先,我們看到,悔改、重生的人必要的條件。在慕道的人身上,人若不肯順從神的話,竭力尋求和遵守已知的命令,他在回轉的過程就不能完成,因此,他無法承受神的赦免。芬尼論到人的得救,他強調要向罪人宣講定罪和回轉,要求罪人用意志決定自己是否決心要從背道的光景中轉向順從。例如,慕道的人,若不能放下自己已知的罪,放下世界罪中之樂,世俗的虛華,竭力追求永生,神就不能進一步施恩給他。

  再看,信徒成聖的條件,也是一樣。當信徒得救重生後,他必得神話中的光,使他看世界、肉體和己對神的反叛。如果,他不肯順服已有的光,在神話的光中悔改,懇求神的拯救,和潔淨,他必落入黑暗中,使他繼續活在背逆中。如此,他雖然有外面信仰的一切活動,那不過是一些自欺的行為 ( 加六 3-4) 。例如信徒一邊服事主,又一邊追求世界。愛神又愛瑪門,愛神又沒有愛弟兄的行為,這就是他活在黑暗中的明證。如此,寶血在他身上就沒有功效。使徒約翰說,行走在光明中,你才有權利完全自由地宣告說:「耶穌的寶血已潔淨我所有的罪。」 ( 約壹一 7)

  血--在羔羊的寶血中,我們看到寶血中生命的大能,和基督與我們所立之約的應許。祂是神,祂自己和祂的話是永不改變。祂必按祂的權能做工在信而順服的人身上。

  聖靈--是靈神,祂奉差來到地上完成子神的工作。祂來為主耶穌的話 ( 水 ) 和寶血作見證,使凡接受聖靈感動的人,都得著永生。

  論到聖靈的大工,我們要認識幾點:

  (1) 首先我們必須注意,唯有透過聖靈,寶血才能產生能力。希伯來書第九章十四節:「何況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神,祂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神麼?」唯有藉永在的聖靈,寶血才有潔淨的能力,因聖靈與耶穌同在,並完成捨命救贖的工作,使我們得以事奉永生神。人的重生和成聖均在乎他如何與永遠的靈配合,若順從聖靈必得生命,若抗拒聖靈必致滅亡。故此,保羅警告信徒說:「不要銷滅聖靈的感動,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 ( 帖前五 19)

  聖靈在此被稱為「永遠的靈」,這是指祂是從永遠到永遠,也不會改變或遞減。祂是永琲漸糽R,能賜人無限,且永不衰奇妙的能力。保羅在向羅馬信徒所寫的信息中說到,當他因信「在基督堙v時,「賜生命聖靈的律……釋放了我,使我能脫離罪和死的律。」 ( 羅八 1-2)

  (2) 其次,我們要認識聖靈作工的原則--聖靈要使寶血在人身上產生果效,首先要把人帶到十架的祭壇上,治死舊人,才賜與生命。也就是祂必須先使人知罪--認識人的惡行和背逆,加以定罪,使人落在神審判的光和懼怕、痛苦中。然後,祂才把基督為我們所預備的恩典和愛啟示出來。使人存感激的心,樂意的靈,甘心接受神的救法。接著祂便宣告神的赦免,用寶血洗淨人的罪,最後用聖靈充滿人,使人得神的愛和永遠的生命。所以,定罪、審判和赦罪是聖靈工作的三個步驟。

  無論在慕道者和信徒身上,聖靈賜福的三個步驟是不能更改的。我們知道,寶血的功效是隨著聖靈運行而產生。但是因著罪,神與人之間即被一道牆隔斷,肉體阻擋了真正的聯合。只要罪存在其中,神的靈就無法在人的心埵菪揤B行;除非將罪的力量除滅,否則聖靈就無法顯出祂的權能。

  摩西在申命記中說到神恢復、潔淨以色列人的作為時,他說:「我使人死,我使人活,我損傷,我也醫治。」 ( 申三十二 39) 神拯救人的方法是先使人死,再使人活。在慕道者的身上,神常使他進入環境和內心的痛苦中,使他醒悟,然後才使他得到永生。或者使他聽見神的誡命,懼怕神的審判和刑罰,正如主對門徒們說到聖靈,他說:「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為罪,是因他們不信我,為義,是因我往父那堨h,你們就不再見我,為審判,是因這世界的王受了審判。 ( 約十六8- 11)

  聖靈無論在慕道者或信徒身上,都要使人進入審判的光中,使人為自己的罪行,和與世界的王合作受到神的審判。所以,慕安得烈說:

  「我們的主必須先經過死亡,才能將聖靈賜下。血是人的生命;靈是神的生命。人必須捨棄所有罪的生命,完完全全地降服在神面前,神的生命才能注入他堶情C」

三、 最後我們來看,信徒如何與聖靈配合,取用基督的救贖:

  ( 一 ) 重生

  首先,我們要看見,救恩是神所賜的恩,並非人努力的結果,保羅說:「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但是保羅,「因著信」。可見,神賜人救恩,但人這方面,人也有該負的責任。因為是人順服的表現,信心包括順從,否則,信是空想。重生包括兩個階段,一是醒悟,或一般所說的悔改。二是聖靈賜下信心和新生命。

  1 .醒悟:醒悟是聖靈恩典的工作包括知罪和意志的降服。

  一般人信主,往往是聖靈興起環境,使他進入內、外的困苦,或聽見福音的真理,使他看見神公義的審判和永遠的滅亡。然而醒悟大多不是一次就完成。大多數人是聖靈興起許多苦難,使他反覆地經歷罪的痛苦,死的恐懼及內心的不安,使他願意放下世界的罪惡、肉體的情慾。在他受到內外痛苦煎熬下,逐漸軟化他的剛硬,使他的意志由背逆轉向順從。

  正如以色列人出埃及前,當摩西向他們宣告「神的拯救」後,神並沒有立刻把他們從法老的苦待下釋放出來,反而受到更嚴重的迫害。因為神要藉著外面的苦難,逐漸使他們從內心認識罪的結果,進而甘心或願意立刻放下埃及及世界的享樂。神要藉今生的苦難,使他們得知來世永遠的審判,及地獄火湖的痛苦,樂意放下及逃離世俗的虛華。

  主耶穌在浪子回頭的比喻中,使我們看到醒悟的過程。浪子離家到「遠方」 。「遠方」不但指離的遠近,主要是指人心因著向神背逆,所產生與神的距離。他從醒悟到回到家門是有一段時間和歷程。這段艱難的行程,是聖靈在醒悟者身上恩典的工作,使他澈底放下背道的意志。正如,浪子回家見到父親,為了過去的背逆懺悔,覺得自己不配做兒子,甘願成為一名雇工,這表示他心中澈底的回轉 ( 路十五 11 - 21) 。

  再者,主耶穌對少年官說,要得永生,先要放下財產來跟從主。意思是要他放下他所追求的瑪門,離棄他心中的偶像,因為祂曾對門徒說:「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你們不能事奉神,又事奉瑪門。」 ( 太六 24 、路十八 18 - 26) 可見,主要求少年官放下財產做為他悔改的明證。照樣,一個醒悟的人,必須被聖靈帶到願意放下世上的榮華,才配來跟從主,得永生。芬尼在大復興佈道中,要求醒悟者奉獻,才承認他們得救,正是如此。可惜,今天有許多慕道者,在悔改過程中,僅有一點點的醒悟。教會的傳道人和信徒常常越權擅自代替神的聖靈,宣告赦免,為他們施洗。以致,這些「信徒」根本沒有得到寶血的洗淨,沒有領受聖靈所賜的生命。所以,今天在教會中,很多所謂的「基督徒」,生活在世界和罪惡中,沒有良心的自責,更談不上新生命的生活。

  從新約聖經,我們知道醒悟是從聖靈領受亮光,看見神的國度,進而認識撒但的國度和黑暗的權勢。正如,帖撒羅尼迦信徒是「離棄偶像歸向神,要服事那又真又活的神。」 ( 帖前一 9) 醒悟的人必定竭力逃避世界的虛華,因為他們知道愛世界是與神為敵,必定受到神公義的審判。

  馬丁路德在他醒悟後,他經過多次的掙扎,才尋求神的拯救和赦罪。後來,他在修道院中竭力放下世界和肉體的情慾,儆醒地尋求「稱義的道路」,經過四年的追尋,才得到聖靈所賜的信心,從神領受新生命。

  2 .重生

  醒悟並不等於重生,醒悟是重生的先決條件。章伯斯,在他「竭誠為主」

  一書中,曾說到:「神施恩最完全的首要工作,已總括在這一句堙G『得蒙赦罪』。人若經歷不到信耶穌的個人體驗,幾乎都是因為他從未蒙受什麼恩典。一個人得救的唯一標誌,是他從耶穌基督那埵釧珨漼。作為神的工人,我們的本分就是要開人的眼睛,使他們棄暗投明。可是那並不是得著拯救,那只是一種轉變--一個被喚醒的人的改變。我說大多數掛名信徒都屬這一類,並不算太過分。他們眼是開了,卻沒有接受恩典。轉變並不等於重生。今日我們所傳的信息中,就忽略了這個因素。一個人重生,是因為從全能的神那堜珨漼的一份禮物,而非他自己的抉擇。人就是立上許多誓言,而且簽署許願,勇往直前,義不回顧,這一切都不代表『得救』。得拯救是我們被帶到一個地步,憑耶穌基督的特權,從神有所領受--就是『得蒙赦罪』。」

  醒悟的人,起初是逃避世界、追求神的聖潔,改正外面的行為,這也是神在西乃山頒佈律法的第一個理由。因為律法是人訓蒙的師傅,把人引到基督。首先,神的律法要警戒人脫離世俗、惡行,人若不願順從律法的教育,很難達到悔改的完全,因為他立意要反抗神明文的規定,他根本無意接受神的呼召。主耶穌也對門徒們說:「你們的義,若不勝過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斷不能進天國。」 ( 太五 20) 因為,不願遵行神在外面的要求,就表示他內心的反抗。

  今天,許多信徒為何不像初代耶路撒冷的信徒,在信主後立刻領受聖靈所賜的新生命,立即活出新生命的見證,主要是他們不像他們都是敬虔的猶太人或進猶太教的外邦人。他們在律法的教育中,有了良好的根基。正如,保羅在未信前是法利賽人,是絕對順服神的律法,他的生活在律法下是無可指摘。所以,他悔改時所經過的時間很短,只有三天。他經過三天禁食禱告認罪,主便差遣亞拿尼亞前來,宣告神的赦免,說:「現在你為什麼耽延,起來求告他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主耶穌打發我來,叫你能看見,又被聖靈充滿。」 ( 徒二十二 16 、九 17)

  重生的最重要條件是聖靈使人知罪--使人知道自己是罪人,無力行善,連自己醒悟後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無法在神面前稱義。包括行善和宗教信仰上的操練在內。約翰衛斯理有一次在他從美國傳道回來,乘船橫渡大西洋中,遇見了大風暴。當時他被風浪所驚嚇,非常害怕,可是他看到同船的摩拉維亞弟兄會的大人和小孩都在船上讚美神,一點也不驚惶,他問他們為何不懼怕,他們告訴他,「他們有永生,如果真的沉船,他們必立刻回到天家。」霎時,他察覺自己雖然是作傳道人,但並未得著永生,就是這樣的經歷,才把他帶到認識自己是個罪人。

  主耶穌對尼哥底母談到重生時,祂對這位年高德重的法利賽人指出「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人若不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 ( 約三 5-6) 祂又指出「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叫一切信他的人都得永生。」這是告訴我們,聖靈要把我們帶到律法的審判下,使我們不但知道罪的行為必受審判,也使我們知道我們是個「背逆神的罪人--在我們堶惜@無良善」,只有放下自己的義,仰望為我們釘十架的基督才能得永生。司布真悔改、重生的經歷是最好的例子。司布真生長在清教徒的家庭中祖父、父親均為牧師,他從小受到天路歷程的影響,受到聖經真理的教導,和屬靈家庭的熏陶。下面我們摘錄他的經歷:

  1850 年 1 月 6 日在一個嚴冬的主日早晨,他經歷了重生。這時他剛才十五歲。「我現在要告訴你們,我自己怎樣明白真道。這樣見證或者會引導一些人來歸順基督。神樂意在我作孩童的時期,就使我有罪的感覺。我過著一種可憐的人生,沒有盼望,沒有安慰,心堭`想神定規不會救我。我自以為是人類中第一個可咒詛的人,縱我沒有犯過什麼公開頂撞神的大罪,但我回憶自己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和栽培,因此我的罪自然比別人加倍沉重。我求神憐憫我,然而我深怕祂不會赦免我。最後這種情況愈往愈烈,我簡直是十分痛苦,任何事情都不能作。我的心碎了。有六個月之久我一直禱告,撕裂肺腑的切禱,可是答應總不來到。有時我十分厭倦這個世界,巴望快死,但是轉念此後還有一個更可怖的世界,我豈能毫無準備來到創造我的主面前?我向神時而心懷惡念,認為祂是個最無心肝的暴君,因為祂不聽我的禱告,時而轉念我只配被祂厭棄,祂即便罰我下地獄,也是公道的。我立志遍訪城內的各聚會場所,尋找得救的門路。只要神肯赦免我,我覺得我願意幹任何的事,作任何的人。於是我開始參加各處的禮拜,雖然我十分尊敬那些站講台的人,但我只能說,我從未聽到他們有一次把福音傳得全備。我的意思乃是說,他們傳講真理,偉大的真理,非常適合於會中屬靈的人,可是我所急切要知道的,乃是我的罪怎能得到赦免。關於這件事,他們終沒有指教我。我願望知道,一個可憐的罪人,正在罪的感覺之下,如何能與神和好;但是去聽道的時候卻聽見說:「不要自欺,神是輕慢不得的。」這些話擴大了我的傷痕,然而沒有告訴我,怎能逃罪。另一天,我再去聽道,那天的經題是論到義人的榮耀,與我這可憐的人,漠不相關。我像桌子底下的狗一樣,不准吃兒女的食物。我一次一次的去,我能誠實的說,每次總是先有禱告,甚至我確信沒有一個人比我更注意著聽,因為我實在渴慕明白如何能夠得救。

  「最後到了一天,因為大雪紛飛,我不能赴預定去的地方,迫不得已停在路上,這真是一次蒙福的止步--在一條僻徑內有一個小小的聚會所。我想往別處去,因為我不認識這個地方。這是一所衛斯理會守舊派 (Primitive Methodist Church) 的小禮堂。我從許多人聽到關乎他們的事,他們怎樣大聲唱詩,使人頭痛;然而我全不在乎這些。我要知道怎樣得救,就是他們使我大大頭痛,也無所謂,所以我進去坐下。聚會照常進行,可是傳道人未到。最後有一個消瘦的人,看來似乎是鞋匠,或是成衣匠之類,跑上講台,打開聖經,讀了這些話:「地極的人都當仰望我,就必得救」 ( 賽四十五 22) 。他定睛在我身上,好像他心塈馴明瞭我似的,並說:「少年人,你在困難中。」不錯,我實在在困難中。他說:「除非你注目仰望基督,你永遠不能脫離這種困難。」於是他舉起雙手,大聲喊叫,--我想只有守舊派的衛斯理會的人才會這樣作,--「望哪!望哪!望哪!」他說:「只要望!」我立刻看見了救恩。哦,那時,我真是歡喜跳躍。我不知道說些什麼。我完全沒有注意其他,全人已被這個意念所吸引。就像當時銅蛇被舉起來,他們只要望,就得了醫治。我等著作五十件事,但是當我聽到這個「望」字的時候,我覺得這字何等甘美。哦,我一直望,真是望眼欲穿,將來到了天上,我還要在那無比的喜樂媊~續仰望。」

  由司布真本人的見證,除非慕道友願意在神的光中,放下已知的罪和世界,肉體喜好,否則聖靈必無法賜他們信心,用寶血洗淨他。鍾馬田,在他「靈性低潮」一書中指出「有些人接受籲請而接受基督教,而不是讓基督來接納他們。他們沒有真正經歷過『既不靠別人,也無法靠自己』的窘境,也沒有認出基督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就如主耶穌所說浪子的故事,這個浪子只是在回家的途中或中途停下,不再接受聖靈的引導,走悔改的道路。只有當浪子回到家附近,父親能遠遠地看見,他與父親見面認罪後,他才能得到赦免,穿上義袍,戴上戒指與父親一同坐席。照樣,悔改的罪人,在他還未遇見基督,得蒙赦罪,領受所賜的聖靈,他是無法經歷聖靈的重生。

  最後,我們來看信徒成聖經歷。

  ( 二 ) 成聖

  成聖是聖靈進一步潔淨的工作。當信徒在恩典中長進,脫離世界的迷惑和肉

  體情慾的捆綁後,聖靈便進一步,用律法光照和教育他,使他不但知道自己是罪人,行事與神為敵,更使他知道,他堶悸爾o性 ( 惡情 ) ,即保羅所說:「在我肉體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 ( 羅七 18) 聖靈主要的光照,是使他知道自己無法愛神和愛人。還個罪是由「己」產生的,除非他再一次經歷神的拯救,他無法得到完全的安息。

  成聖與重生一樣,也是聖靈恩典的工作。但是,也經過人的合作才能作成。

  主耶穌在馬太福音中說到兩個安息,一個是脫去外面重擔的安息,他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堥荂A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 太十一 8) 另一個是完全的安息。祂說:「我心堿X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堨盛o享安息。」 ( 太十一 29) 可見完全的安息或成聖是人要學基督對神的順服和謙卑。保羅在羅馬書第十二章,論到成聖的條件時,他說:「將身體獻上當做活祭」 ( 羅十二1 ) ,這是祂在論到得救經歷後所提到的。

  成聖的兩方面:一是奉獻--捨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從主。二是--聖靈釋放。

  1 .背起自己的十字架

  十字架不但是主耶穌的祭壇,也是我們的祭壇。祭物唯有獻在壇上,被火焚燒,才能蒙神悅納。今天,我們看見許多熱心追求的信徒,常以外面的服事、查考聖經、研讀屬靈信息,取代背十字架--放下世界、肉體、和老我,以致多年追求,很少在聖潔上長進。主要是因他們不願行走在神的光中,願意從心媞咿雀隍A。他們遮蓋自己的過錯,為自己的軟弱找許多藉口,修改並降低神話語的要求。以致未蒙寶血的洗淨。

  因為,約翰所說:「行在光中」,乃是指行在神話語的光中,和聖靈責備的光中。如果我們誠實的面對神的光,我們必定自覺自己的罪性及在聖靈的光中清楚地看在生命中某一特定的罪。保羅說,只要我們敞著臉向著神,神必光照和拯救我們。一個行在光中的信徒,必有「慇勤、自許、自恨、恐懼、熱心、責罰。」保羅說,「在這一切事上,你們都表明自己是潔淨的光景。」 ( 林後七 11) 當信徒,活在光中,「神兒子耶穌的血,便不斷地洗淨我們一切的罪 ( 指罪性 ) 。」 ( 約壹一7另譯 )

  所以,我們看定,信徒若不能來到十架前,將自己獻上當作活祭,耶穌基督的寶血便與他無益--聖靈無法為他取用寶血,為他潔淨。

  2 .聖靈的釋放工作

  聖靈的釋放工作有兩面:一是聖靈的啟示,二是聖靈的治死

  (a) 聖靈的治死

  首先,聖靈要藉著神的話,使信徒認識,自己媕Y沒有良善。 ( 羅七 18)

  若是信徒立志要付上任何代價,脫離自己的「己」時,他必得到神在基督拯救的啟示,使他知道「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叫我們不再做罪的奴僕,因為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 ( 羅六 6 、 7)

  關於「與主同釘十架」的經歷,章伯斯在「竭誠為主」一書上曾說,「我對罪下過罪在我堶悼眸榆痚ㄙ漕M心麼?這是要花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達到完全、有效的決心。要鼓起勇氣,花時間與神面對面,做一個重要的提抉擇,對主說:『主阿,讓祂的死成為我的死,直到我知道罪在我堶惇O死的。』要下決心治死堶悸爾o。」

  有一次主藉一些環境,向羅炳森師母顯明她「在愛堨摹o完全」 ( 約壹四 18) ,神容許無理的攻擊及一大堆不公平的待遇臨到她,使她受了很大的試探。

  她第一個本能的反應就是抗拒,加上與日俱增的忿怒,隨著而來的就是報復的試探。很快她明白若不是得勝,就是被這困境給壓垮了。在絕望中,她對主說:「主,你知道,我要不是一個悍婦就是一塊擦鞋墊。」當她看見自己的態度,和明列在經上有關於愛的標準有差距時,堶惘釧w罪感。此後,不管試驗多麼厲害,她渴望要順服,並且嚴肅而鄭重地奉獻自己做一塊擦鞋墊,任人踐踏--不管「任何人用任何方式對待我,我還是要一樣地愛他們。」

  她在忙碌的生活,每天撥出兩小時,為自己需要「愛」的事禱告。她拿起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愛的詩章」,為其中每一句話,明確的禱告,經過三個月的時間,她發現了自己堶掖\多的肉體,末了她禱告通了。

  從此以後,不管任何一個人做了什麼事,她真的能過一種在愛塈馴的生活--即使在最容易被激怒的情況下亦然。所付出的努力與禱告蒙垂聽的結果相較之下,實在是太值得了。

  (b) 聖靈的治死

  當信徒為了治死堶悸爾o,願意將自己放在十字架的祭壇上,讓聖靈做治死的工作。如此聖靈才能運用耶穌的血洗淨信徒堶惜@切的罪 ( 性 ) ,章伯斯在解釋羅馬書第六章五節:「我們若在祂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也要在祂復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時說:「當我們決志,承認與耶穌同死後,耶穌復活的生命就充滿我們每一部。聖靈絕不處於客人的地位,祂要佔有我們的一切。我們一旦決志讓舊人 ( 遺傳的罪性 ) ,與耶穌同死,聖靈就要佔有我們,祂要管理一切事,使我們行在光中及順服。」

  聖靈在使人「成聖」上,與使人「重生」時祂工作的原則是一樣的,祂要先「使人死,才能使人活」。意思是說,祂要藉內外的苦難使人認識「人堶悸煽c」。正如,祭物放在祭壇上前,先要殺死,切塊和洗淨,然後聖靈的火才能降下,焚燒潔淨。賓路易師母說「要經過各各他,才能到達五旬節」。羅馬書第八章十七節說,「如果我們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榮耀」。當我們甘心樂意將自己獻在壇上時,聖靈才能在我們身上做工。下面引用「靈命進深」一書中的說明:

  ( 一 ) 堶悸漯v死

  羅馬書第八章十三節說:「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例如本來我們不認識自己的驕傲,有一天我們讀到聖經,看到主耶穌那麼謙卑替門徒洗腳,或看見屬靈人的見證得了光照,就知道自己是很驕傲的。但這看見需要聖靈的光照,聖靈常會光照我們,使我們藉著別人的見證看見自己的驕傲。

  舉例講一個人的自高自大、驕傲、自私自利,除非聖靈光照,自己是不可能認識自己的。有一位姊妹,她信主以後,開始為她母親禱告,她母親的偶像是可以組成一個球隊的,全台北市的廟她都拜過,她因受家人逼迫,天天要自殺,這姊妹為她母親越禱告,她就越痛苦。環境並未改善,母親也沒有悔改。到了第六年,她就問主,為何不拯救她的母親,反而她越來越痛苦?神的話臨到她說:「你只為自己的母親禱告太自私了,可曾為別人的母親禱告過?」這姊妹得到這個光照,她說:「好,現在我把母親交給主,我先為別人禱告,再為自己禱告。」結果在第七年,有一天她母親被逼到實在無路可走了,跪在地上喊:「耶穌救我!」耶穌就進到她堶情A她就得救了。不久她妹妹也信了主,到後來連她的父親也信了主。所以,我們這個人若不是蒙聖靈光照,我們還不知道自己有多自私。

  堶悸漸照,是藉著聖靈的工作,有時藉著神的話,有時聖靈直接跟我們說話。如果我們活在聖靈的同在堙A聖靈一定光照我們,把我們心中的心思意念都檢查出來。所以希伯來書說:「神的道……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 二 ) 外面的拆毀

  聖靈使人進入心靈的黑夜

  當有些基督徒走到十字架道路堙A神開始要剝奪他外在的熱心、愛心、恩賜和能力,有時神興起環境,使他受逼迫,甚至鬆手讓他落在仇敵的手中。神把他放在軟弱、疾病、艱難中,使他認識他以前屬靈的祝福,和屬靈的良善,都是神白白賜給的,並不是他比別人有任何的長處。反而使他認識自己的軟弱和敗壞,不敢看自己比別人強。像摩西為神大發熱心,但他的血氣一出來就打死人。摩西不是熱心為神嗎?他如果沒有打死那人,神還不能夠拆毀他。他如沒有被以色列人棄絕,他還不可能被神用。他只以為人家不服,藉著外面的事反對他,那知道他還沒有到被差遣的時候呢。

  很多基督徒沒有神的差遣就去做工,到頭來就沒有結果。你看彼得的思想意念,他的思想最快,主耶穌問:「你們說我是誰?」他說:「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隨後主耶穌說:「我要到耶路撒冷去,並且要被釘在十字架上。」彼得馬上拉著主說:「夫子,萬不可如此。」主說:「撒但退我後邊去罷。」 ( 參太十六 13 - 23) 一個人天然的思想、屬靈的恩賜,若沒有被拆毀過,都還是不能被神使用的。彼得一定要先被潔淨,然後被聖靈充滿,他才可以有勇氣站在公會面前,被神使用,使許多人悔改。他內心還沒有受聖靈的割禮時,聖靈不能充滿他,一旦有人要抓他,他馬上就否認耶穌,不用說為主作見證了。他經過失敗,後來又起來繼續傳福音,為什麼?因為他的老我受了割禮,聖靈已經充滿他,所以他能站起來作見證,將生死都置之度外。起先一個使女講話,還沒有要他的命,他已經受不了了。你看他前和後差多少呢?彼得經過堶悸漸照和外面的拆毀,所以聖靈的能力能夠充滿他。

  那麼神怎麼來拆毀我們?祂怎麼來作這工作呢?第一個是臨時性的。比如說,我們今天出門,因天下雨而遇見不順,或別人不合理的待遇,這是臨時性的十字架。我們的老我能不能服下來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讚美主!這是主的旨意。」或者是走在路上,別人將你拌倒,或是撞了你一下,這時我們能不能服下來說:「主啊!我要原諒他。」這是臨時性的十字架。神每一天都會給我們臨時性的十字架,每天都有一些不順利,讓我們的老我可以謙卑下來。

  第二個是長期性的十字架,像我們的家庭、父母、兄弟、夫婦、職業、教會信徒之間,磨煉就是長期性的。夫妻在一起生活一定有磨擦,因為個人觀念、生活習慣上都不同,所以婚姻是最厲害的十字架。把兩個個性完全不同的人放在一起,有時一個內向,一個外向;一個動作快,另一個動作慢;互相磨到一個地步,磨到長大成熟,所以結婚是最好的十字架。生一個孩子又多一個十字架,因為孩子的習慣、脾氣與大人不一樣,又開始磨。但有神的愛還經得起磨,沒有愛就經不起。還有我們上班的老闆也是我們的十字架。很多不合理的要求,都是我們的十字架。有一位年長姊妹,她的教會常有一些性情奇怪的基督徒來搗亂,每次就要學習忍耐、包容。教會就是把各樣不同個性的人放在一起來磨,磨到使人屬靈。雅各家不是有十二個兒子嗎?十二個人磨擦的很厲害,結果把約瑟都賣了,但是新耶路撒冷十二個門還是以他們來命名,這是聖靈所作的偉大工程。

  在初期,神藉我們本身的環境磨煉我們,到我們生命成長,神要叫我們為別人受苦,服事別人。就是藉著服事,進入基督的苦難,使我們「效法祂的死,使我們得以從死奡_活。」 ( 參腓三 10 、 11) 蓋恩夫人在她的自傳曾說:「神最大的建造,是建立在祂最大的拆毀上。」宣信博士所經歷的道路是最好的榜樣。

  在紐約成立基督徒海外宣道會的創始人--他的經歷也是如此。湯普森弟兄曾詳細的講述宣信博士所經歷的轉機。

  宣信博士,他親自講述當時的情形說:「我回想那個孤單及憂傷,卻是不可言喻有福的夜晚。當所有的事物似乎都是不幸、失敗並且所有的感覺在黎明前都被帶到死地。我的心卻帶著澈底的奉獻及降服向主說:

  主耶穌啊!我今背起十字架跟從你,

  不論是貧窮、藐視、孤單,

  今後我將完全歸你。

  次日,主日的早晨,我帶著前所未有的喜樂,從我心中唱出了這些詩歌。」

  而後,宣信博士答應了神的呼召,就是所謂真正的貧窮、藐視與孤單,他辭去了牧師的職位。他放棄了伍仟薪水的職位,即美國最大教會主任牧師的地位,而去從事未曾嘗試的工作。他在這大城中沒有隨從的人、組織及經濟的來源,帶著眾多人口的家庭最親密的同工,所以他過去的組織預言他必定遭到失敗。他遇到完全的誤會,甚至從他盼望得到同情的人們身上也是如此。他說,當他走在街道上企望得到一點同情時,所遇到的卻是各處的反對。這條完全被棄絕崎嶇的道路,所帶來的不只是順服,而且是歡樂。因他知道,藉著被置於網羅中,經過水火,是帶他進入豐富之地的屬天法則。

  他終於到達了豐富之地,而且超過他所曾夢想的,他發現自己完全被神所悅納了。在他開始於紐約城偉大工作的頭一次聚集中,只有七個人參加。但是不久,他每次所借用的場所,卻不斷的被那些前來聆聽他所傳講四福音信息的會眾所擠滿了。

  回想當時,他設立了五所傳道人的學校,成百的傳教士及福音工作者散佈在十六個地區上,有許多人成為蠻荒地區重要的拓荒英雄,他滿了膏油豐富的文章供應了許多扣人心弦的信息,並產生了高水準的宗教作品「他雖然死了,卻仍舊說話」。而最重要的,他不只是受到眾人的稱讚,而是他們都因著他的教導從罪中轉向公義。

  這是一個被棄絕道路何等醒目的例子呢,不只如此,有成打以上這偉大信息的例子。而起頭跟隨基督的道路,卻是令人相當驚訝,正如「祂是被人藐視及棄絕」。

  所以,賓路易師母在她「各各他的十字架」一書中,說:「十字架的道路,在起初看來,是條痛苦、羞辱的路,最後所達到是豐富、榮耀和得勝的地步。」願主耶穌榮耀的呼召,再次吸引我們,使我們放下平凡、庸俗的道路,走向捨己、釋放和得榮耀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