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祈禱的實行

密勒

  禱告是所以證驗人生的,只要我們肯認真的去實踐禱告,我們就會覺得在品格和行為上都有一種奇妙的督促,使我們不能自己,因為在我們禱告的時候,我們所應該祈求的,自然不是自私自利的事,如果我們肯去實踐,那麼,一切自私自利的衝動,就自然因此而受到禁阻,在積極方面,也自然會因為而影響到我們與別人間的關係了。這樣的實踐,是能夠在我們與我們所交處的人之間,建立一種新的關係的:它能夠防止我們發生一般人所最易有詭詐的慾望,並且改善了對人的方法。有一首詩說:

    願主鑒吾衷,願陳吾心意;

    畢生為別人,不求一己利;

    願竭己所能,以助吾兄弟,

    願為彼而生,其他非所計。

  請想一想:假如這樣的禱告得蒙神的答允,我們將會怎樣呢?會有什麼改變呢?

  祈禱是叫我們要忍耐的。如果我們真正誠實的照上面那首詩這樣的祈求,那麼,每遇到性情的暴躁時,我們就會懸崖勒馬,憤怒要迸發到邊沿時就會制止舌頭出聲,我們難過與苦悶的心情,也不由自主地感到緩和而靜穆與溫柔起來了。

  許多基督徒們常常去學基督的禱告,那是很好的,應該繼續的學下去,但如果這樣禱告下去而到了心婸{真想變成基督一樣的時候,我們就會覺得這種願望在日常生活中發榮滋長起來,並且使一切的日常生活都起了變化,這種變化,是足以影響到我們的行為品格之每一方面的。它會使主耶穌的形像常留在我們的眼前,同時,也使我們的思想、感覺、慾望、行為、言語等等都有一個新的標準。它更會使我們時時刻刻的問:「如果耶穌自己也遭遇到我現在的處境,祂會覺得怎樣?耶穌對這問題將會如何解答?假如祂今日與我易地而處,祂要怎樣做?」

  關於我們的禱告和我們實際的生活,主耶穌曾經有過極明確的訓示。舉例來說,祂教我們,如果我們想要自己的罪得到赦免,我們必須饒恕別人,「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別人的債。」 ( 太六 12) 這種祈求的意義是最適當的,我們每次要祈求罪得赦免時,我們自己必先要有所行動,在我們所祈求的罪得赦免時,我們自己必先要有所行動,在我們所祈求的罪得到赦免獲得神的答允之前,總有些事要我們主動先做到。當我們這樣禱告時,如果我們是誠實的,如果我們認真的想一想我們已經說出來的話,那麼,我們的心中就再沒有苦悶,再沒有懷恨報復的意念了。

  昨日有人得罪過我,冒犯過我,對我很無禮,使我們覺得很刺心。昨天晚上,我們反省一天的事,覺得其間是有些不妥,於是我們就祈禱神,把我們這一切的罪孽都加以赦免。神是極仁悲的,是歡喜施恩的,但是,我們祈禱求得赦免的時候,須得先答應一件事--饒恕別人,這就是說,如果我們要實踐我們的禱告,我們是必須放棄一切憤恚、怨恨,並且必須照我們向神所祈求的一樣,要先向別人表示憐憫。

  當我們在神前覺得已經犯了罪時,應該怎麼辦呢?這一點,主耶穌也明白訓示過我們,祂極力勸誡我們,無論怎樣的惱怒都不可有,並且用最精警的句語告訴我們,凡是對別人憎惡、怨恨、輕蔑,就是犯了第六條誡命 ( 太五 21 - 26) 。祂更具體的說:「所以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 ( 太五 23 、 24)

  當我們走到禱告祭壇面前的時候,神聖潔之光是照著我們的;祂要探我們心中與生活中的最深處。如果我們所隱藏的受了聖潔之光的照射而暴露出來,覺得我們的性情還有些缺憾,我們就應該立刻加以矯正。如果在禱告的時候,我們還記得昨天對別人在愛心上有所虧缺,對待別人不公平,甚至於太苛刻,除非我們把這一切的缺憾逐一矯正,禱告是沒有辦法能夠繼續說下去的。要矯正這些缺憾,我們也許要從跪下禱告中站起來,先去消解了對人的嫌怨;也許要在我們的敬拜未完畢以前,先完成了我們所忽略的責任;如果拿過他人的東西,或損害過他人,更必須償還。

  小孩子對於重大道德的責任問題,有時會有些正確的見解,往往出乎我們意料之外。有一段有趣的故事,說一個小孩子在禱告時突然中止,先跑去矯正一些幼稚的錯誤,然後才繼續下去,那故事說:

  「如果我在醒覺以前死了。」東尼跪在祖母膝前禱告時這樣說,「如果我在醒覺以前死了--」

  「我也在禱告哩,」祖母溫柔的聲音說,「說下去吧,東尼。」

  「等一等,」這小孩子突然這樣說,跟著就站起來,匆匆的跑到樓下去。去了一會,他跑回來,仍然跪在原來的地方,繼續禱告。當他禱告完畢上床安睡的時候,祖母特地把剛才他在禱告時突然中止的事問他,有些因愛他而不得不責難他的意思,她略帶一責備的語氣說:「你簡直未想清楚就說話了。」

  東尼趕忙分辯說:「但是,祖母,我的確是想過才說的,我所以要忽然停止,正是因為這緣故。你看哪!我今天把阿德的玩具獸苑翻亂了,把他的木頭小兵倒轉來,我的意思是想看看他明天起來看見了會怎樣哭的。但是,如果我在醒覺前死了,我就不想他看見這樣的事了,因為這緣故,我就趕緊跑下去把那些東西擺好,然後再回來繼續禱告,如果你還得活著,自然有很多事情可以開開玩笑的,但如果你在醒覺前死了,你就不願意再去開玩笑了。」

  「這是對的,親愛的,這是對的。」祖母的聲音顫抖了。「我們禱告時,常常能夠先去矯正一些錯誤,我們的禱告就完全了。」

  我們的禱告,應該比東尼來得更認真才是,有些時候,我們會因為要糾正在神面前看得出是錯誤的行為,而打斷我滔滔不絕的話語,但這是好的,因為這樣一來,我們的禱告就不至流於欺騙與虛偽,也不至損及我們的敬拜。

  還有一個也是關於小孩子的故事:有一天早晨,一個小孩子自己數著袋堛瑪。這一天恰好是賽會的日期,他盼望很久了,他數來數去,數得袋埵釭T角子,兩枚鎳幣,還有十一個辨士。他的父親看著他,等他數完了之後,對他說:「小孩子,你數那些錢,是不是要捐一些到銀行去,幫助別處地方的孩子呢?孩子答道:「我要去參加賽會啊。」父親說:「好吧,我以為捐些錢去幫助別的孩子,使他們也得一些快樂,那是一件好事。」

  「我要去看賽會啊。這些錢我都需要的。」小孩子這樣回答。

  「好吧,」父親又說,「你現在早禱好了,禱告完了我們就下去吃飯。」於是孩子就跪下來,為他的家庭祈禱,求神使他做一個好孩子,說完,就停止了,父親問道:「你不為別處的孩子禱告嗎?」孩子答道:「我只為我們自己禱告啊。」父親說:「好吧,但我今天一定不忘記為那些孩子禱告的。」

  小孩子想了一會,於是又繼續為佈道團工作地域的小孩子禱告,禱告完了,站起來,在袋堮野X四個辨士來,放進捐款箱子堙A他知道既然為別處的孩子禱告,就應該把一部份的錢捐獻出來。所以雖然他當初不肯,但到禱告之後,就願意拿出來。他不得不如此。

  有些時候,我們跪下來祈禱,往往也會覺得不能自圓其說的--除非我們去盡了一些積極的責任,禱告才能結束得了。我們的鄰人遭遇了困難,我們聽到了,同時也相信禱告是有果效的,於是我們就跪下來,為他禱告,求神幫助他。但是,僅是禱告並不是就已經盡了我們的責任。我們絕不能只在腦子媟Q,就可以得到所需要的一切;必須站起來,跑到我們的鄰居去,親自去幫助他解決了困難。然後才能夠回來,完成我們的禱告。

  我們祈禱時,要把一切事情委之於神,那是不錯的,但這不是說,禱告了,就已經盡了我們的能事。我們求神祝福別人時,也許神正是要我把祝福帶給他們,當我們為一個人祈求神賜給他所需要的東西時,或許神就叫我們在我們自己所有的東西中送給他。或把祂所賜的由我們的手賜給他。這都是可能的,在這情形之下,我們就不是僅以跪下來祈禱為已足,而是要先走上愛心與服務的路上。

  當我們祈求靈性上得到神的祝福時,要提防於不知不覺間犯了不誠實的弊病。我們把所想望的都說出來,神也接受我們的祈求;祂會很願意的賜給我們更多的恩典,更多的愛心,更大的信念,使我們心地清澈,在聖潔的事情上有新的進步,甚至所賜的比我們所祈求的更多。但是這樣一切都是由天上而來的恩賜,不是可以直接賜給我們的,我們需要花很大的力量,才能夠把握得住。所以,我們祈求屬靈的福祉或益處時,主耶穌一定會這樣的問我們:「這樣高的地方,你攀得上嗎?你要得到這種聖潔,有力的屬靈的美妙的成就,你肯付出捨己,捨棄你所受的代價嗎?」

  如果我們的生活與禱告一致,我們的品格行為就超凡入聖了。這不是說,為著求自己做得到,不妨把我們的祈求減低,我們是應該盡其所能去實踐我們的禱告的。有一個軍官,向離開隊伍很遠的山上的掌旗官大聲的喊道:「把軍旗拿回來。」那勇敢的掌旗官站在山頭答道:「請把隊伍跟上來吧。」如果我們覺得所祈求的不是平時所能做得到時,我們決不可降低了絃線來遷就,而必須向著所祈求的更高的標準趕上去。

摘自:耶穌對約伯的回答 出版:提比哩亞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