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使徒(三)

法蘭克荷姆斯

  現在,他並不知道將來前途如何,卻採取了一個關係重大的步驟。經過了幾個月在神前的等候仰望,他已清楚認為他必須出賣他所有產業,將他私人的財產分給別人,並且結束他的業務,獻上全部時間為主工作。戚伯門對於產業的處置態度可能也像慕勒一樣,受了葛若弗斯(AnthonyNorrisGroves另譯顧福)榜樣的影響,他在六年前也如此行了。據說多年後在萊敏斯特的特會中,有一天戚伯門被發現失去了他慣常的愉快精神而像背負著重擔似的,他整個下午留在自己的房間堙A當他出來時已經恢復他以往的情緒了。過後知悉有一筆可觀數目的錢財給了他,而他花了數小時將這些錢財分贈給許多人,使他自己得以輕鬆,許多人因此得以脫去了他們的重擔!

  神的計劃現在開始顯明。戚伯門收到邀請擔任班斯泰埠「以便以謝」嚴格浸信會堂的牧師,他相信這是出乎主的,所以就離開倫敦遷居班斯泰埠。在倫敦認識他的人中有很多批評,他們預測他將要遭遇失敗,他們一再地說他講道很差。他的回答是說:「有許多傳講基督的人,但沒有多少人活出基督;我的主要目標是去活出基督。」

  第三章 在班斯泰埠的早年

  在一八三二年時,從倫敦去班斯泰埠須二十四個小時的旅程。當戚伯門將臨近他旅途終點時,他看見整個市鎮在靠近陶河的弧形轉彎處展開。它地處平坦,因為是建立在諸山間盆地的沼澤上,那教區禮拜堂的尖塔高聳在一堆彎曲的屋頂之上;那就是舊鎮所在,藉著船桅他能說出那堿O大小碼頭等等。四月間的群山,綠而新鮮,但許多小街陋巷卻是骯髒不衛生。

  他到達市鎮後第一件事就是尋找居所,他走下滿佈坑窪的高街,尋找旁邊的橫街,那埵酗@些旅館和宿舍,但不合他所要的那麼簡單,最後他走近高街的盡頭,見到左邊有一小巷,這叫做蓋門巷,在此他尋得清潔而價廉,靠近老舊的濟貧院的一間住所。

  下一個主日他就在「以便以謝」講道,這是一座新建築物,位於教區牧師樓街的一塊小墳地上。這塊地現在蓋有一間廠房,三間紅磚屋,墓地已被遷移到隔壁的花園內。自從教堂建成後的九年內,有四位牧師曾經來過而又離開了,所以戚伯門來此的工作並不容易。很明顯地,那埵酗@些人當新牧師上任的新樣消失後,會使他感到很不舒適。

  雖然戚伯門在班斯泰埠事奉的初期並沒有在講台上引人注目的表現,但他那繼續不倦地探訪和個人工作,確實在當地居民心中成了深刻的印象。一天又一天,他在鎮內窄小街道中上去下來的工作。只要有機會來到就會去濟貧院主領聚會,或者向院內的人傳講關於神的事。何等需要福音作工在這鎮內--特別是他教堂所在的德比地區。在教區牧師樓街另一端有一家花邊工廠四周形成的網狀的小街道,這織花邊工業是上一世紀末來到班斯泰埠的。有一位從德比來的波頓先生開辦了這工廠,也因此這地區的別名叫德比,在這婸s造的花邊是很得人欣賞的,多年後也得了廣大的銷路,但也像當時許多其他美麗的產品,是由一些生活在極惡劣環境下之人民所做的。當戚伯門在他們簡陋的住處進出時,這些可憐、潦倒的無賴拖拉著疲乏的身子在德比隱暗的街道中,他的心為他們憂傷。

  一天過一天,他目睹醉酒打架之事,因為飲酒是那地方的大惡。在這七千居民的小鎮內竟然有八十間領有執照賣酒的場所。到處他見到「彈片遊戲店」或啤酒店,這些是不需要官府執照的。事實上在有些街道中幾乎每隔一間就有一家出售啤酒。情形越過越壞,因為持有執照的酒家是准許通宵營業的,而整個市鎮只有一位警察加上兩位責任過多的鎮長之助手輔助。這種情況激發起這位青年牧師信心的挑戰,他繼續不斷的努力使他看見了轉機。

  一個主日,一位高大、結實、闊臉,年約二十的青年人來聚會,他名叫威廉鮑頓。神的靈清楚地向他的心說話,他看見基督為他的罪受死,於是他接受了神聖的憐恤,戚伯門為他驚奇地歡呼並見證他身上有一真實的改變。

  愛莉沙吉爾伯是戚伯門在訪問畢爾頓濟貧院時信主的女孩,她是「以便以謝」最忠實的聽眾之一。一天她來見威伯門要求受浸,她解釋說:「但我母親宣佈當我離開去接受浸禮時,是我最後一次的離家。」雖有這威嚇,還是安排了浸禮。

  當那天來到,「以便以謝」的會眾因這年輕女子的忠信而極其的歡樂。聚會完畢後,許多人注視她,看她如何回家,他們見她進入家門正希奇她將受到什麼對待,不一會她就又走出來;她浸濕了的頭髮激怒了她的母親;她母親站在門檻上不准她進去,並且喊叫說:「滾開,不許再回來,我不讓新教徒(註:反對英國國教教義的人)在這房子堙C」

  教堂中的友人立即招待這位年輕女子到他們的家去,但她發現不能與她母的愛斷絕。幾個月後她病得很重,醫生們以為她會去世,在這樣的情形中,她母親囑令將她送回老家,並給與最好的照料,但表示:「我不願見她。」因此三年之久,這種奇特的境況維持著,愛莉沙在她臥室躺著而她母親從不去看她。戚伯門先生被准許每星期一次,在星期五上午去探訪她,這時候她母親就出外避免遇見他,並留下別人在家照顧。大門是稍稍開啟,表明可以進去,於是他就走進去。雖然他每星期只能去看望她一次,卻准許他寫信。這堿O一封他寫給愛莉沙信的大意:

  「我親愛的姊妹--願恩惠平安與您同在。神讓你在身體上遭受病痛,但你的痛苦和軟弱是蒙福的,因為基督是你的,你也是祂的,何等偉大的祝福--按照神恩典的豐富,藉著祂的血蒙救贖,罪過得以赦免。讓我們注視這個,這永生完全的救贖,一切就都好了。然後使忍耐作她完全的工作,並且我們降服在神的手中,不是因我們不能拒絕,乃是因神就是愛,也是我們的天父。……祂現在能以祂的能力,恩典與慈愛救援我們,祂知道如何行,並無別人像祂如此體貼我們,使我們思想這些時感到何等親切。基督不僅纏裹我們的創傷,更使我們的創傷成為祂自己的,因此我們豈能不說願顯明你你自己你,我們的親人,我們的祭司;並且,主啊,照你旨意成就在我們身上。」
你親愛的弟兄,在福音上服事的羅拔戚伯門

  愛莉沙終於得著明顯的康復,她家中其他的人也因著戚伯門的工作而得救,只有她的母親繼續地恨惡他,她會喊著說:「我盼望這教堂會倒塌在他頭上!」然而這是主的長久忍耐,直等到她過了八十歲,因著認為是仇敵的戚伯門作的見證,而悔改得救。

  在戚伯門服事的初期,有相當數目的青年人加入教會,其中有一位青年人名叫喬治比爾,他和威廉鮑頓很快地成為朋友,一同在該地區作基督徒的見證,有這兩位忠誠熱心的信徒,帶給這位年輕的牧師極大的興奮。他們熱切地接受他對聖經的講解,並且在恩典中成長得很快,戚伯門時常強調與世界分別和實踐的聖潔生活是基督徒生活中的要素。他將教義放在適當重要的地位,但一再注意必須有好行為配合信心。他經常勉勵他的聽眾成為「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

  從開始戚伯門就鼓勵信徒出去露天佈道。他一直看重戶外講道之重要性,直到他生命的盡頭。有一幀不可多得的照片,顯示已是老年的戚伯門站在露天的聚集中,因為曾下過雨,所以一些考慮周到的弟兄(或姊妹)帶來一塊小地毯,讓他站在上面,除非得到神清楚的指示才能使他不參與這樣的聚集。在他來到班斯泰埠的早期,他發現人們不願意來教堂聽福音,所以他就將福音帶出去給他們;他不同意那些向他建議他在主日已經在教堂講了道,他的責任已經盡了的說法。

  他非常的喜悅見到鮑頓和比爾全心地投入這露天的工作。不久就顯明他們是有效能的講員,可以得到聽眾的注意力,他們在德比地區佈道,他們暴露於人們的譏笑,甚至侮辱中。他們時常走到附近鄉村,大膽地將神恩惠的福音傳揚出去。有一兩個村落已經有如同在「以便以謝」教堂之聖靈的工作。其他村落從無真正福音的傳佈,而現在村落中的聚會開始產生;如此一來,以班斯泰埠為中心的周圍鄉村有相當數目的聚會興起來,並且它們與戚伯門有密切的關。(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