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信心真理的三原則

麥敬道

   出埃及記第二章一至十節明論三重點真理原則,其源頭就是撒但的權勢、神的權能、和信心的能力。

  上章末節的記載是:「法老吩咐他的眾民說:以色列人所生的男孩,你們都要丟在河堙C」這就是撒但的權勢。河就是死亡之地;而仇敵藉著死亡,要打岔神的計劃。此理古今如一。那蛇一直以惡毒的眼光監視那些器皿,就是神要使用來完成祂恩惠美意的。請看創世記第四章亞伯的例子。那豈非蛇在監視神的器皿,找機會藉死亡除掉他麼?請看創世記第三十七章約瑟的例子。仇敵在找機會,把神心意的人置諸死地。請看歷代志下第二十二章猶大王室的例子、馬太福音第二章希律的行為、及馬太福音第二十七章基督的死。你在所有的例子,看到仇敵在找機會,要藉死亡來阻截神所進行的作為。

  然而,我們稱頌神。原來有些東西是死亡不能觸及的。神整個關乎救贖的作為,是在死亡權勢的限制以外。當撒但傾盡了牠一切力量,神就開始顯出祂自己。墳墓是撒但活動的界限,但墳墓卻是神作為的開始。撒但掌死亡的權勢,但神是永生的神。神所賜的生命,是超越死亡的權勢和影響。這生命是撒但不能觸及的。在死亡掌權的情況下,這個真理實在叫人心尋得甘甜的慰藉。信心能站立,旁觀撒但傾盡牠的權勢。信心投靠神復活的大能。信心在墳墓前找著當站之處,就是那蒙愛之人的墳墓。(譯者按--參看約十一1-44)墓雖剛關上了,但信心欣賞那位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的主,就是那位賜榮耀永遠生命之崇高確據的。信心知道神的能力比撒但大,它靜候那至大權能的圓滿彰顯,並且在等候中得著信心的得勝及確定不移的平安。在本章的首數節,我們看見信心大能的佳美例證。

  第一至四節:「有一個利未家的人,娶了一個利未女子為妻。那女人懷孕,生一個兒子,見他俊美就藏了他三個月。後來不能再藏,就取了一個蒲草箱,抹上石漆和石油,將孩子放在媕Y,把箱子擱在河邊的蘆荻中。孩子的姊姊遠遠站著,要知道他究竟怎麼樣。」無論我們怎樣想,如此情景實叫我們深受感動。事實上,單純的信心勝過血氣和死亡的影響,讓復活的神按祂看為好的和祂的性情而行。其實,仇敵的權勢是表面的。在那時的情勢下,孩子的分原則上是要處死的。再者,那母親在她的寶貝後裔誕下時,心如刀割,眼看孩子已在死亡的權勢下。撒但要行牠的事,而血氣的心要哭泣;但那位叫死人復活的藏在烏雲之後,信心仰望祂在天邊,顯出祂明亮的雲彩和賜生命的日光。「摩西生下來,他的父母見他是個俊美的孩子,就因著信把他藏了三個月,並不怕王命。」(來十一23)

  「蒲草箱」的信心

  故此,這位尊貴的利未女子教了我們一個聖潔的功課。她的「蒲草箱,抹上石漆和石油」,表明她相信一個真理,就是必有能力阻止河水不能淹死這「俊美的孩子」的,正如保護「傳義道的挪亞」一樣。且稍停,看一些問題。我們是否以為這個「箱」只是人血氣的發明呢?是否血氣的預先設計構思呢?抑或是血氣的智巧構造呢?把嬰孩放在箱子堿O否母親心中的構想,懷抱著異象般的盼望,藉此拯救她的寶貝脫離死亡無情之手呢?若然我們肯定上面的問題,我相信我們必會失去這整件事情的美善教訓。我們怎能以為那個「箱」是人手的設計,只為了她孩子的命運免於淹死呢?不能。我們只能看這重要的東西,如同信心的草稿交在復活的神之寶庫堙C它是信心之手的設計,如同慈惠的器皿,帶領這「俊美的孩子」安全地在死亡的黑暗河水上經過,進入永生神的計劃所安排的地方。當我們注意這利未女子專心作她憑信心要造的「蒲草箱」,後把嬰孩放在其中的時候,我們看見她跟隨先祖亞伯拉罕的信心腳蹤,就是效法「亞伯拉罕從死人面前起來」,並從赫人買下麥比拉洞。(參看創二十五章)我們不認為在她只有血氣的力量,只注意她心所愛的,快要掉進殘酷之王的鐵爪中。不然,我們查看她信心的力量,就是使她站立的,如同征服者站在死亡冷酷洪水的邊緣,並且在另一方面仰望耶和華保守祂所揀選的僕人得著平安。

  是的,我的讀者,信心能帶出勇敢高尚的飛翔,遠離這死亡之地和四周之荒涼。信心如有兀鷹的視力,穿過墳墓四周的幽暗雲霧,凝視復活的神站在死亡之箭不能及之處,展示祂的永遠計劃。信心站穩在萬古的磐石上,當死亡的巨浪正翻騰之時,它卻在聖潔的得勝中靜聽。

  信心的超越

  我要問:對於一個擁有這屬天重生生命的人,「王命」是什麼呢?對於一個平靜地站在她「蒲草箱」旁,並對死亡臉不轉色的人,那命令會有多重呢?聖靈回答說:「並不怕王命。」人的心靈與神相交,曉得祂能叫死人復活,就不怕任何事物。這樣的人能接納哥林多前書第十五章的一段得勝的話:「死阿,你得勝的權勢在那堙H死阿,你的毒鉤在那堙H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神宣佈這段得勝的話,是指著被殺害的亞伯、陷在坑中的約瑟,在蒲草箱堛獐祕銵B亞他利雅親手殺害的猶大王室、在希律王令下要屠殺的男嬰;並且最重要的,是在我們救恩元帥的墳前宣佈。

  也許,有人在蒲草箱的事情上察看不到信心的行動。很多人只看摩西姊姊「遠遠站著,要知道他究竟怎麼樣」,而不能越過對她的看法。明顯而言,摩西姊姊「信心的大小」不及他的母親。無疑,她深深的關心孩子,對他有真摯的情感,就如在聖經中的另一個例子:「有抹大拉的馬利亞,和那個馬利亞在那堙A對著墳墓坐著。」(太二十七61)但是在造箱子的人身上,是有越過關心和情感的美德。誠然,那作母親的,沒有「遠遠站著,要知道他究竟怎麼樣。」故此,在她來說,信心的尊貴似乎是漠不關心的。然而,並不是漠不關心,乃是真正的超越--信心的超越。既然不是血氣的情感叫她不徘徊,稍近死亡的景象,那只有是信心的能力正在為她作更美的工,這工是與復活的神一起作的。她的信心已替神清理了台階,在其上神可顯出祂最大的榮耀。

  神對信心的回應

  第五至六節:「法老的女兒來到河邊洗澡,他的使女們在河邊行走。他看見箱子在蘆荻中,就打發一個婢女拿來。他打開箱子看見那孩子,孩子哭了,他就可憐他,說:這是希伯來人的一個孩子。」如此,神在極甜美的聲中回答信心的人,打開她的耳朵。神在其中管理這事。理性主義、懷疑主義、不信主義和無神論,會齊聲取笑這個說法,而信心亦能歡笑,但兩種笑是截然不同的。前者是冷淡輕蔑的,想神怎會干涉一個王室女子在河邊漫步的小事。而後者則是真心感到喜悅中的歡笑,想神是在每件事之中。神既在一切事之中,當然神也在法老女兒的漫步中,縱使她不知道。

  重生的人在環境和事情上查看神的腳蹤時,他享受一種極甜蜜的操練;而一個疏忽的人只看機緣巧合,和命運操控。有時,最看不上眼的事會成為一連串事件的重要一環,在全能神的掌管下,它協助著神偉大計劃的推展。比方我們看以斯帖記第六章一節。你看到什麼呢?一個外邦的王夜媞峇ㄤ裗情C我們會以為情況無什麼不尋常的,但這時正是將要發生的一連串大事之一環,就是以色列的受壓子孫快將得到奇妙的拯救。

  故此,法老的女兒在河邊漫步也一樣。她想不到自己正協助推展「耶和華希伯來人的神」的計劃。她怎想到那在蒲草箱堶著的嬰孩,竟會成為耶和華的器皿,震動埃及全地,直至它的心臟地帶。但事情實在如此。耶和華能用人的忿怒,來成全祂的美意;人的餘怒,祂要禁止。下面一段說話,清楚地顯出這點真理。

  「孩子的姊姊對法老的女兒說:我去在希伯來婦人中叫一奶媽來,為你奶這孩子,可以不可以?法老的女兒說:可以。童女就去叫了孩子的母親來。法老的女兒對他說:你把這孩子抱去,為我奶他,我必給你工價。婦人就抱了孩子去奶他。孩子漸長,婦人把他帶到法老的女兒那堙A就作了他的兒子。他給孩子起名摩西,意思說:因我把他從水堜唹X來。」(第七至十節)摩西母親的美麗信心在這堭o到圓滿的賞賜。撒但惶惑此事,但神的奇偉智慧卻彰顯了。誰曾想過那位說:「若是男孩,就把他殺了。」又說:「所生的男孩,你們都要丟在河堙C」在他的宮堻漲陶o些孩子中的一個,這族人的「男孩」。魔鬼被自己的武器打敗了。法老本為牠所用,阻止神的計劃;但他反為神使用,養育提攜摩西,就是神的器皿,用以打敗撒但權勢的。非凡的神能!可稱頌的智慧!誠然,耶和華的「謀略奇妙,祂的智慧廣大。」願我們學習信靠祂,單純無偽;我們的道路愈光明,我們的見證會愈有效。

摘自:出埃及記釋義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