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至聖所中之聖徒--特司諦更小傳(二)

  

  十、特司諦更的信心

  「我的神學思想和信心是這樣的」:特司諦更對一位想要拉他加入另一個團體的人,如此說:「我,正如一位藉著基督的血,得以與神和好的人,可以每天藉著死、受苦和祈禱,藉著耶穌的靈,讓我能被引導棄絕自己,棄絕一切外面的事物和各樣關係,藉著耶穌基督得完全地單獨住在神堶情C好使我因著信與愛,緊緊地抓住這位我自己的神,相信藉著聖靈和藉著祂在基督媯L瑕的憐憫,能夠與祂聯合,達到那永遠的救贖。向所有的人,無論他是那一國,只要是擁有這個目的的,我就與他有著相同的信心,我因他們是神的兒女而愛他們,跟那些在我自己的團體中,與我緊緊聯合的人,是一樣地由衷地出於堶悸熒R。」

   當被問及那些來到他那堛漲U樣的人,他們的信仰如何時,特司諦更回答說:「我不問他們是從那堥荂A我只問他們要往那堨h。」

  十一、神的同在

  特司諦更對神深切的認識,一直繼續地影響他的感覺和心思。他的心完全被神的同在所充滿、所吸引。他所有的舉止和生活態度,所呈現給人的印象,是他堶措黚囿熒q畏與對神的愛,而這位神是時時在他的堶掬蓂{。他滿有確據地相信:神非常特別地顯現在他的堶情C他一直是這樣地想著:神正摸著我堶悸漱H。所以祂就時時地把他堶悸漱H,在這位無所不見的神眼前,很誠實地敞開,好使他能被神照亮、溫暖而甦醒。他一直操練著單單地仰望神。對別人,他必讚揚神在一個魂堛瘍蓂{,真是一項特別的恩典。並且題醒他們:不是藉著我們自己的努力和力量,乃是藉著這可愛、甘甜、大能而甦醒人的同在,使新生命得以被喚起,且保持在我們堶情C從他的著作「珍珠」的序文內,把神同在的三方面給予了最佳的解釋:

   Q神無所不在的同在。

   R神藉著恩典的顯示的同在。

   S神內住所顯示的同在。

   從他的另一本著作「真理之路」堙A我們可以找著關於操練與神同在,和一個人應當如何地尋求神與祂的面(同在)的最佳教導。他的論述中,我們可以看見:那是出於極其的虔誠,以及自己的經歷而寫出。在他的一封信堙A他寫說:「惟有主耶穌的靈,才能給我們真實的美德。祂在我們堶惘p此地親近--純淨地注入賜生命的能力,就能夠治死老我,治死天然的成分,使得一個人能夠存心忍耐地前奔(見來十二1),並且毫無怠惰地靜坐(見約十一28、29)。因為主耶穌成了我們的意志、我們的生命和我們的心志。因此,那行走在這條堶惜孛穭W,進入了堶惜H中的安靜,不住地禱告,一直地等候著神,把他們自己交予這位獨一賜生命之神的人,是何等地快樂阿!」

  十二、向著神的事奉

  「當我完成一個工作,舒服地坐著時,我就想:一旦我們到達那堛漁伬唌A將會如何?所以,當我們在服事這位良善而信實的牧人時,不要困倦、沮喪,因為,就在服事祂的時候,為人類帶來了極多的祝福,我們的力量,真是非常微薄、渺小而脆弱,但是我們不要考慮這些,也不要把我們對祂的服事,看為一種職責而已,乃要看它是一項喜樂與祝福。……我豈不是應當現在就好好地作它,非等候我們能作得很完全的時候,才去作?不然,我們就必須等太長的時間了。讓我們繼續地往前罷!即使需要在軟弱中來作。只要在禱告、受苦、否認自己與忠信中……繼續下去,即使仍會有許多不應當有的事發生,或偷偷地滲入,仍要如此。每個人必須認識他自己的錯誤,謙卑自己,然後持續地往前……我只願所有的人,即使是剛剛開始與神同行的人,要以正確的眼光,來看他們對神的服事,看它為喜樂與祝福。」

  十三、交託神並討神的喜悅

  「我們不應當自己去作什麼,或渴望去抓住什麼,只要把我們自己和每一件事都交在神的手中。聖善是屬祂的。祂可以隨祂自己所喜悅的賞賜或支取。當我們得著那些聖善的事物時,它們對我都顯得不怎麼聖善,然而,最令我無限高興的是,單單主自己是聖善的!……惟獨在主的堶情A才是我的救恩。祂自己是我們的拯救,是我們完全的榮耀。……祂對祂所創造的人的要求,就是--照他所是的,把自己交託在祂的手中,以後,就很少再想到他自己,如同他丟棄一樣東西後,就很少再想到它一般。……在祂的手媮棶|有任何需要麼?祂對我們的照顧會不夠麼?

   「凡在我堶悸熙ㄢQ吸引(傾慕)於獨處、安靜(無形、無以名狀)、與神聯合、與神同在。哦!這才是生活,能這樣地度日,這,對我而言,是我小小的天地,我的滋養(筵席),我天職的目標:從所有的一切被倒空、分別出來,單獨地在靈婸P神同活。讓屬己的一切都靜寂,讓神和屬神的一切得著地位--這是真理、力量、生命和祝福的惟一出路。哦!為我所餘留的這短暫時光,是何等地寶貴阿!我好像一直受到攔阻,使我不能愜意地享受這樣的生活。但是,無論在時間中(現在在地上),或在永遠堙A我惟一所渴望的,只有討神的喜悅,完全為神、愛神;我寧願在一切的攪擾、痛苦和難處中這樣生活,也不為自己活而享受萬有和許多的安逸、舒適……。

   「在這地上,除了保羅的要求(林後五9--所以無論是住在身內,離開身外,我們立了志向,要討主的喜悅)以外,我不知道我還有什麼其他的要求。雖然並非完全地跟保羅一樣,我乃是:無論在家,或是出外旅行,都要討神的喜悅。自愛只會想:我除了能在天上外,還能擁有些什麼?卻不願為它付更大的代價;但是,在敬虔之愛的眼目中,天上不是這樣。單單討神喜悅才是天上,才是尊貴和榮耀!」

  十四、末了的話

  除了一段受試探的時間以外,吉爾哈特.特司諦更對神的自己,總是堅信不移。既然他已經充滿了這樣的信心:神,毫無疑問地,已顯現在他的堶情A因此對他來說,再不會有什麼嚴重的問題了。起先聽起來這也許有點簡單,但是,正如每一件簡單的事一樣,它是最重要的事,並且是一件令人只能以戰兢而喜樂的心來說的事。這種對神在基督人的堶惜ㄥ‾_同在的信心,就是特司諦更信心最中心的地方,自其中發出那顯然可見的能力。

   「這種對神滿有憐憫、堶惘茈戽◥漲P在的信心,是最有能力的方法,使魂得以快速地達到成聖。」「神在我們的堶情A是在比我們自己最堶悸熙﹞嚏A還要更深的地方,在那堙A祂呼召我們;祂等候我們;在那堙A祂與我們相交,使我們沉浸於滿溢的福分中。更甚者,這個同在,我們無法以頭腦來明白它,而是要相信它……。」

   這一段高貴的陳述,確實是特司諦更所關心的事物,而不只是一條道理而已。在古老的傳記媮晹h加上一段:「神的同在是如此經常地向他顯現,那樣深刻地銘印在他堶情A以致連他所有的舉止和行動堻ㄙ`入了一種摯愛的尊敬。他全然把握地相信:神,以祂特別的方式,顯現在他的堶情C他知道神真的在他的堶惇搘L。」

   這有福的神的同在,只能被堅立在那些竭力、不間斷追求的人堶情C有一點必須要強調的是:它與所有其他的感覺不同。它乃是神的自己親自降臨在人的堶情C特司諦更把神的同在,分作三方面:

   第一點,祂充滿萬有、無所不在的同在。

   第二點,祂恩典的同在,敲響人的靈,提醒他要悔改,或是在一個人日常生活堛漱瑔肊M帶領。

   第三點:就是神居住在一個人堶悸漲P在,這是前二者的結果。

   對特司諦更來說,最後一種的同在,是清楚可見的。因為把他全部的生命都獻己於追求神、敬拜神、讚美神和愛神了。這是他對神的真實,不可搖動的認識。當特司諦更奧秘地傳講、論到神同在的性質時,是那樣地帶著滿具壓倒性的能力。特司諦更的安靜,使我們面對面遇見了永遠的奧秘,帶我們戰兢恐懼地踏上一地,是一處必須脫去鞋子之地,因為是聖地。神不住地同在,就是特司諦更生活的奧秘,也是他被稱為聖徒的原因。

   正如所有的聖徒一樣,特司諦更有一個最實用的態度,來面對死亡。有一次,他寫說:「當一位虔誠人去世時,我們不應當說『他死了』,我們應當說:『他已經去天上,這是他開始天上旅程的日子。』」

   這顯示出特司諦更的基督教,只是身為一名屬靈的天路客,他對地上的生活,僅有一點點些微的聯合而已。他認為,基督人不是為這個地而創造的,他不必像一隻地鼠在這地上掘一個洞。他只被認為是一名天路客而已。

  來阿!孩子們!我們出發罷!

      黃昏將近,停留太危急。

      身在曠野,來罷!堅固你心,

      直趨永琚A力上加力,

      終點何其美麗。

  一七六九年四月三日,凌晨兩點鐘,吉爾哈特.特司諦更呼出了他在這地上的最後一口氣,進入了祂永遠的同在堙A就是他在這地上曾如此地相信,且如此深地敬愛的那一位的同在堙C很可惜,在後代中沒有留下一張特司諦更的畫像,因為他從不允許讓畫筆把他必朽的面目,描繪成不老的容貌。

   所以現在存留下來的他所有的畫像,全是憑著想像而畫的。因此,我們只得參考一段有關他這個人的簡單描述。他的體質非常虛弱,他的外形清瘦,中等身材,那張雖然姣好但極蒼白的面龐,總使他看來像一個死人。然而,雖然如此地瘦弱,他帶給所有周圍人的印象乃是:他是一位聖徒。當人們帶著悲傷、痛苦來到這位簡單、卻從無衣衫不整的人面前時,只要一望他,就覺得受到鼓勵。即使無意間經過他的房屋,也會令人充滿偉大的敬意。

   關於他的謙卑--不只他常常自稱是天父的孩子,而非祂的策士--也可以從他拒絕對自己的傳記有任何的興趣的看見。他甚至盼望:「我由衷地深願,吉爾哈特.特司諦更這個名字,被所有的人遺忘!」

   他說:「神阿!這將是一件何其乏味、混亂,而且實在是多麼令人不快的事阿!」他更認為,在永遠堥荍@它才是最合適的:「那時,你將看見我的一生,在那堙A你跟我住在一起,我們就能彼此講述自己的故事給對方聽,一同向著神獻上永遠無盡的頌讚了!」(完)

摘自:聖徒小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