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關於今天的路在那堙H

大陸陳弟兄

   第一,在這億萬跟隨耶穌,擁擠耶穌,圍繞耶穌的人中,到底有幾個是真心要摸到主的?到底有幾個是從心堿搣:「主阿,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跟從誰呢?」到底有誰是看到自己有不治之症,需要直接摸到主才能得醫治呢?

   過去主耶穌在世時是如此(請看路八章,約六章),歷世歷代是如此,今日這末世的時代更是如此了,這樣的人是少的可憐。少到什麼程度?我們可以用個比方,如以色列人出埃及時,二十歲以上的人有603,550人,竟然有603,548人死在曠野,只有兩個人活著進入迦南美地。

   所以在這千千萬萬的基督教信徒之中,真正得到主的,真正認識主的,是少得可憐的。其餘都是圍觀的,看熱鬧的,為得餅吃飽的!

   第二,今日我們也要跟世上的人過一生,我們也要跟世上的人一樣來建造我們每人一生的工程……。到底我們短暫人生過去之後,能否為我們換取永存的一生呢?今生換來生。這是我們都知道的聖經真理。將來在主前的時候,就是要按著我們今生在世所行的受報。

   正如我們這媔m下(余干縣,九龍鄉)一位「三自」轉出來的弟兄所說的:我要信,就要信真的;我要走,就要走能進天國的路。

   不管四圍的人如何,我們的眼是只看主耶穌的,我們的耳是只聽主耶穌的,我們的心也只是主耶穌的。我們知道,我們的父神永不改變,祂過去如何,今天仍是如何,祂永遠都是如何。舊約堜珧O載的那些成功的例子都是我學習(效法)的樣式。他們那樣行能蒙神悅納,能合神心意,能得神所應許的,能進入神所答應要讓他們進入的。今天你我也能跟著行,跟著走,也必得蒙神悅納的,也必進入神所應許的美地。我們從聖經主所說的話中看得清清楚楚。

   出埃及記中那兩位得以進入迦南應許美地的條件只有一句話,那就是民數記第十四章二十四節「專一跟從耶和華」,僅此而已。主說:「凡聽見我這話就去行的,好比一個聰明人,把房子蓋在磐石上。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總不倒塌;因為根基立在磐石上。……」

   關於今天路在那堙H神應許給非拉鐵非教會那敞開的門在那堙H(非拉鐵非教會是弟兄相愛的教會)

   事實上我們已看得很清楚,就以大陸為例,自從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九日之後,雖然左弗如等企圖用人的方法來維持神所拆毀的;雖然唐守臨等投身企圖以此來換取舊儀式舊模式的聚會;以後又有人如蕭山老弟兄企圖頂著硬幹……,但這都不是。這幾十年來,在舊模式的家庭聚會,不單堶惇搢ㄓㄛO,外面也同樣看見神不在那堙C

   今天在大陸已經非常明顯看見:路是以家(少數)為原則的。以往在眾多人所行的大型教會聚會,不論是禱告聚會,交通聚會,以及每主日晚的擘餅聚會,今日在每個家庭聚會中同樣可行。這是宗教法所管不到他們的。

   前新加坡來的葉弟兄等,說要來中國辦神學院,我當日曾對他們說:這一套在中國行不通。(且不論他們所辦的神學院能否領人到活水泉源--基督那堙A還是僅僅給人一皮袋水而已。)

   從表面上來說,人數是少的、暗暗的,(甚至是默默無聞的)沒有顯赫的數字,沒有熱鬧的場面,……但卻是腳踏實地的,帶領每個家庭成員(和四周鄰居和鄉鄰四處)去尋求主,去與主同行。操練每個孩子預備給主用,修理他們、造就他們、預備他們如同勇士手中的箭(詩一二七),當主要用他們的時候,隨時可用。我們看到主的工作在這鄉村逐漸就是這樣展開的。

   這次我是讓陳惠與幾個小弟兄姊妹(七個小姊妹,三個小弟兄。三個小弟兄年齡最大的是十六歲,都是中學生),騎自行車到部份鄉村去看看一些主內的家庭,聽聽他們的見證。這次因我母親身體不行,……我沒有親自陪他們去,我要當地的負責弟兄(三位)跟著他們下去的。你們可以當面詢問陳惠本人以及她的感受。

   事實在老底嘉教會的這一世代,表面的、頭腦的東西太多,太多!而實際與主接觸,絕對從主直接領受祂的豐富卻太少太少,墨守成規太多太多,生命的東西太少太少啦!(實際行出來的太少)。不是國外如此,而是國內國外皆如此,這是普世的情形。今天不是看別人如何?是看自已在神面前合神心意否?與主同行否?滿足神心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