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十字架和它的使者--傳揚的法子

倪柝聲

  我們知道保羅自己不止是一個釘十字架的人,來宣傳十字架,並且,他是用十字架的精神,來宣傳十字架。在平時他是一個釘十字架的人;在講道時,他也是一個釘十字架的人。他是用十字架的精神,來宣傳十字架。保羅是一個已經與主同釘的人,這是說他在生命上的經歷。當他傳揚十字架時,他並不利用他自己所特長的「高言大智」,和「智慧委婉的言語」(林前二1、4)。他知道這些並不是神生命運河的好出口。他所倚靠使用的,乃是「聖靈和大能的明證」(4節)這樣的宣傳,才是用十字架的態度,來傳揚十字架的道理。照著保羅的天才和他的經歷,他能以一種很動聽的話語,很有智慧的理論,述說十字架的真理,叫人特別明白,倍加注意,把一個悲慘的十字架說得很有趣味來。他能引用許多合適的譬喻,簡單的格言,發揮十字架的奧秘。他也能引經據典說出十字架的哲理,叫人對於十字架的代死同死等方面,都能一一瞭然。他能,他有這段本事。但是,他不肯這樣作。他的心不肯倚靠這些,因為他知道這些是不會以生命賜人的。他知道他如果這樣作,就是以一個非十字架的法子,來傳揚十字架的大道。在世人看來,十字架是很卑微,很下賤,很愚笨,很鄙陋的;十字架原是這樣的。如果用了世上的高言大智來傳,未免與十字架的精神不符,終於無益。保羅願意捨棄其天然的才學,取十字架的態度和精神,來傳揚十字架,所以,神大用他。

  我們每一個人,總有我們天然的恩賜,不過有的多,有的少而已。當我們有了十字架的經歷之後,我們常欲倚靠,利用我們的天然恩賜,以傳揚我們所新經歷的十字架。我們的心是何等的切望我們的聽眾,能夠和我們有同樣的眼光,有同樣的願望,來得同樣的經歷。但是,他們又何等的冷淡,在這事上又不能如我們的意。豈知我們對於十字架的經歷,尚是幼稚呢?豈知我們自己天然佳美的恩賜,也應當與主同死呢?豈知十字架應當作工在我們堶情A叫我們不特在生活上應當表明,就是在工作上,也當表明它。當我們未達到完全的地位時,我們總是以我們的天才是無害有益的,為什麼不可用。一直等到我們看見我們倚靠天才所作的工作,不過是一時叫人歡迎而已,不能叫人在靈中,得著聖靈作實在的工夫之後,我們才知道我們的美的天然恩賜是不夠用的,我們還應當追求比這些更為偉大的能力。倚靠己力宣傳十字架的事,真是多呢!

  我並不是說他們自己並沒有十字架的經歷;或者他們已經是有的了。他們在作工時,也不是明說,自己倚靠自己的恩賜,能力。他們也是很用功祈禱,求神的賜福,求聖靈的幫助;他們在一個界限之內,也是自知靠不住的;但是這個並不幫助他們,因為在他們心堛熙戽`處他們尚是自恃,以為他們的口才,或者他們的條段,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譬喻,必定是會感動人的!釘十字架的意思,就是無依無靠,軟弱,戰兢,懼怕,--死。釘十字架的光景,就是這樣。所以,我們若在我們日常生活中,表明十字架的生命;我們就也當在主的工作上,表明十字架的精神;以自己為無依無靠的,常因著自己的緣故,而戰兢,懼怕,以為自己是毫不足恃的。如果這樣,才能倚靠聖靈,而得著果子。

  釘十字架態度,才能倚靠聖靈

  應當有釘十字架的人,才肯,也才知道如何倚靠聖靈和祂的大能。我們有了一點自恃的心,就不會倚靠聖靈。保羅自己是已經與主同釘的,當他作工時,他更是表明十字架的靈,不絲毫自恃。因為他如此以十字架的法子,來傳揚十字架的救主,所以,就有聖靈和大能同他作證(4節),我們應當能同他說:「我們的福音傳到你們那堙A不獨在乎言語,也在乎權能和聖靈」(帖前一5)才可。如果沒有權能和聖靈在我們話語的後面作工;我們的話語就雖說得最動聽,究有何用呢?哦!願我們輕看我的天才,願意失去所有,來得著神聖靈的權能。

  這奡N是一個傳福音者結果不結果的關鍵處。有的時候,我們看見兩個傳福音者,他們的說法和表情都是一樣的;但是一個,神卻用他,叫他得著許多的果子;一個,雖然他所說的,也是屬靈的,合聖經的,聽眾當時也很注意;但此後,並再沒有事情發生--並沒有得著果子。其中緣故,我們不難知道。照著我自己的觀察,我知道:一個是真釘十字架的人,他有經歷;一個就只有理想而已。只有理想者,當然不能用十字架的法子來傳揚十字架。有了十字架生命的人,他若在靈中宣傳他的經歷,聖靈必定和他同工。就是有的人他的口才比人好,他知道如何分段,如何引證,他若沒有十字架在他心塈@了實在的工,聖靈就也不與他同工。我們所缺乏的,乃是有十字架在我們堶惕@了深工,好讓聖靈當我們宣傳福音時,與我們同工,藉著我們流出祂的生命。主雖然有時使用我們的天然恩賜,然而,結果的根源並在此。倚靠天然生命所作的工,強半都是虛空;倚靠超凡生命所作的工,才有眾多的結果。

  我們現在可以再看一段聖經,叫我們明白,什麼是倚靠天然的生命,什麼是倚靠超凡的生命。主耶穌說:「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埵漱F,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約十二24、25)

  主耶穌在此說出結果子的原則:所種的麥子應當先死,就會生出許多子粒來,死是結果所必經的程途。死是結果獨一無二的法子。我們都是求主把更大的權能賜給我們,好叫我們得著許多果子;但是,主告訴我們說,你們應當死,應當有十字架的經歷,才能得著聖靈的權能。我們常欲逾越各各他,去得著五旬節,豈知十字架沒有釘死我們,叫我們失去一切屬乎天然的以前,聖靈不能和我們同工以得著多人。死,方能結果。

  這媯痕G的性質,更證實我們從前所說的:我們作工,乃是叫人得著生命。這個麥子死了,他就生出許多的子粒來。它自己死,就將生命分給許多的子粒。這些子粒都是有生命的;它們所得著的生命,就是根源於死的麥子。我們自己真是死了,我們就能作神生命的運河,將生命分給各人。這生命並不是一種虛空的名詞,乃是真的有神的能力,從我們堶接o出來,叫人得著生命。

  這個麥子所結的果子是眾多:「許多的子粒。」當我們受制於我們自己的生命堮氶A我們雖然盡力作工,所得者不過一、二人而已,(非絕對不會救人),但是,當我們像麥子死了一樣,就要得著「許多」的果子。我們無論何往,有時遺落一、二句話,都會叫人得著救恩,或者受著造就。願我們盼望多結果子。

  但是,這個落在地埵漱F,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我們看了主耶穌底下的話就明白了。「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這堜狴峈滿u生命」字,在原文堜狴峈漲r是不同的。一字意即魂的生命,天然的生命,一字意即靈的生命,超凡的生命。所以,主耶穌這話的意思就是:「愛他自己魂的生命的,就要失去靈的生命,在這世上恨惡魂的生命的,就要保守他的靈的生命到永遠。」這節的意思,簡略說來,就是我們應當交魂的生命於死地,像麥子落在地埵漱F一樣;後來,在我們靈的生命堙A就要結出許多的子粒來,能夠保守到永遠。我們要得著許多子粒的結果,但是,我們不知道如何叫魂的生命死,叫靈的生命活。

  天然的生命

  魂的生命就是我們天然的生命,我們肉體所以能活著,就是因魂的生命。它就是我們的生機。一個人的天然秉賦,都是屬乎魂,好像我們的意志、能力、情感、思想等等。凡是屬乎天然生命所共有的,都是魂生命的附屬品。我們的聰明,腦想,口才,情思,才幹都是屬魂生命的。靈的生命,就是神的生命;它並不是魂生命的任何部份進化變成的,乃是神當我們相信主耶穌的十字架,重生得救時所特別賜給我們的生命,神現在在我們堶情A就是要啟發這個靈的生命,叫它生長,叫我們所有善行以及工作的能力,都是從靈的生命而來。他是要魂的生命,陷落在死地。(這與林後四章的死,又是另一方面的。)

  我們作工的能力,常是從我們的天才,魂的生命而來!或(在心深處)藉我們的口才、智慧、知識、能幹等等;其中最利害的,就是我們傳道時所用的力量。乃是從魂的生命而來,我們乃是用我們天然的氣力。這個大大減少我們的果子。我們作工的時候,不知如何支取使用靈生命的力量,常常把魂的生命誤會作靈的,不過都是使用倚靠我們天然的力量而已。我們常常須等到我們天然的力量在身體上喪失之後,我們才會倚靠靈生命的力量。但是,許多的人,程度尚不及此,他身體的力量一衰弱,他就以為自己不能作工了。有的,就更進步,當他們軟弱時,他們還是倚靠著主的力量進前作工。但是,如果我們真知道如何向自己的天然(魂)力量死,而倚靠神在我們堶惟瓟蝯鳩畯怐瘋F生命的力量,我們就處在自己沒有天然力量時,和處在自己滿有天然力量時,都是一樣的不倚靠它而作工。我真是覺得難過,因為有許多信徒的工作,無論他如何熱心,如何懇切,總是在魂堶悸滿A而未達到靈的境界。如何使用靈的能力,而不用魂的氣力的分別,不是我們用話語可以解釋明白的,我們只能心領神會;不過,當聖靈指教我們時,我們就要在經歷上深深的明白了。

  但是,為著許多神軟弱兒女的緣故,我們把這個問題較詳細些,為他們說一說,至於其中的真諦,如何能在經歷上實踐,我們應當求神的聖靈親自指示我們。屬魂工作的特徵,大概可分三方面。一,天才,二,情感,三,心思。

  天才

  這,我們上文已經說過一點了。有的人他的天份很高,天然的比別人敏捷;有的人他的口才很好,說出話來,頭頭是道;有的人他富有分析天才,會把一個問題,分析得很有條理;有的人他的體力很健,會勞碌終日,不用休息;有的人他很有能幹會辦事務。我們知道神真是利用人的天才,但是,人多是因著神的利用,而反倚靠他所有的天才。引一比方,在此,有一口舌遲鈍,而有辦事才幹的聖徒,和一口才伶俐,而無辦事才幹的聖徒。主若叫他們兩個都去講道,前者就必定以為我口舌遲鈍,非多多禱告,特別倚靠主不可,而後者就必定以為我的口才很好,他雖然祈禱,也倚靠主,但是,總不如前者的專心。如果主叫他們去辦理事務,前者倚靠主的心,就必定不如後者之專!我們的天才就是我們魂生命的能力。我們作工時,我們自恃,如何倚靠魂的能力,還是我們自己所不及知的呢!從神看來,我們藉著魂力而作的工正是多呢!

  情感

  這,有的是出乎自己,有的是因著別人。有時我們所愛所親的人,還未得救。或者尚未達到我們所要他們達到的地步,我們就因著他們受了刺激,打算盡力拯救造就,這種工作多無何種效果,因為其動機是出於情感。有時,我們特別得著神的恩典,心中充滿了亮光、喜樂,心埵n像有一堆的「熱火」正在心頭燒著,叫我們有說不出來的快樂,此時神的同在,也特別的顯明;我們的魂既然這樣受了刺激,就發起許多情感的作用。當那時候,我們為主作工是非常容易的。我們的心好像已滿到外溢的地步,好像我們不告訴人以主的事情,是很忍不住的。也許平常深知應當寡言,但因心中受了特別的亮光,就喋喋不休的述說神的事情。這樣的工作完全出於情感,有了心堻o個「熱火」,自己好像已經上了三層天一樣的時候,才能作工;到了有時,主不把「覺得」的喜樂賜給他們時,他們就如同負了千斤重擔,不能進前一步。有時他們的心如同冰一般的冷,絲毫沒有情感的作用,此時他們好像不能傳道一樣。他們的內埵n像是很枯乾的,冷淡的,所以,他們不能作工;就是勉強去作,也是無趣味的。他們的工作完全是受著他們內媟P覺的支配。感覺一來,就如鷹高飛;感覺一去,就匍匐不前。感覺、刺激、情感,都是我們魂生命的部份。所以,受感覺、刺激、情感所支配的聖徒,尚是倚靠魂生命的能力作工,未能將這些交在死地,而在靈中作工。

  心思

  我們的工作常受我們心思的影響,或竟受其支配。有時,我們因為不知道如何尋求神的旨意,就以為心思堜狾釭澈銩Q,都是神的旨意,就致走入歧途。順服心思以定其行止,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有時,當我們預備講台時,我們就是用苦工去思,想出許多的條理、段落、經義、意思、譬喻來;這樣的講台是非常僵死的,雖會叫人加以注意,生了趣味,但卻不能以生命分給人。

  心思的工作還有一件,我相信這件是神許多的工人所常犯的毛病,就是記憶。我們常用我們的記憶力來傳道給人聽;我們用記憶力來記我們從前聽的道。後來就用我們所記的道講給人。有時我們用我們所記得聖經的教訓以告人,有時我們用了我們舊的講稿,或舊的經註,以講論給人聽;這都是心思的工作。這並不是說,我們自己完全沒有經歷過我們所傳說的。也許我們所知道的,所記憶的;但是,仍不免於屬心思的工作。因為,我們經歷過一種道理。之後,這個道理在當時雖然變成我們的生命;但是,過了一時,這道理的知識,乃是儲在我們的腦府堙C我們用了記憶力來傳我們從前所經歷的道理,仍然是屬心思的。我們的心思、記憶力,都是魂的機關。我們倚靠我們的心思和記憶,乃是倚靠魂生命的能力,仍然為天然生命所轄管。

  此三者乃是我們屬魂工作中之大者。這樣屬魂的工作,並不是罪,也不是絕對不會救人,不過所結果子寥寥無幾而已。我們應當倚靠著十字架,勝過這個屬魂的工作。主耶穌對我們說,這個屬魂天然的生命,應當像一粒麥子落在地埵漱F才可以。照著我們的經驗說來,我們很愛惜我們的天才,很歡喜我們的感覺,也很信靠我們的心思。但是,我們的主告訴我們說,我們應當恨惡這個魂的生命,不然的話,我們若愛惜,就要失去那超凡屬靈生命的能力。十字架的死應當深深在這件事上作工。我們應當願意將我們所喜愛的魂的生命交與十字架,願意在此與主同死,除去我們所倚賴天才、感覺、心思的心,我們不特是勉強的除去這些的工作,乃是從心堳賵c著這一種的工作。我們在作工時,不止要看有天才如同無天才;有情感心思,如同無情感心思,乃是直接的恨惡這一種屬天然生命的能力,願意把它們交於十字架釘死。

  如果我們在消極這方面,總是持著恨惡我們自己魂生命的態度,而不稍微顧惜;我們就要在經歷上學習如何倚靠靈生命的能力,而結果子歸神。

  釘十字架的人傳揚十字架的方法

  我們就著實行方面來說,就是當主要我們在某地某時,特別為祂作見證之時,我們就重新的驅除我們倚靠愛惜我們自己天然的心,我們也把我們的情感放下,不管我們自己的感覺如何。雖然我們堶惆癡S有感覺,冷淡如冰,我們可跪在主前,求主的十字架作更深的工夫,在我們堶情A叫我們能夠管理我們的情感,不管冷熱,都照著主所吩咐的去作。我們可以求主加力量給我們的靈,求主叫我們的魂在十字架上受了致命傷,主就要施恩給我們呀。我們冷淡的情感失敗,雖然我們所要講的道理是我們所早已知道的,我們卻不願意從心思腦府堶惆出道理來給人,乃是謙卑俯伏在神的面前,求祂將我們從前所知的道理,重新指示我們。重新在靈當中印刻在我們堶情A好叫我們所要講的道理,不是我們記憶我們的舊經歷而已,好像乃是我們在生命堣~實驗過一樣。這樣,聖靈就要用權能證明我們所傳的道理。最好,我們還未講道之前,先有一個長時間在主的面前,讓祂用祂的話語,(有時是所已經知道的),重印刻在我們的靈當中;但是有時時間是很短促的,主也可在幾分鐘中將祂的信息印刻在我們的靈中;若是這樣,我們的靈在平時就必定是向主非常的開放,與祂息息相關的方可。

  我們不能不注重這一點,因為這點關乎我們成功和失敗者甚大。一個跌倒的聖徒,你若叫他講道,講他從前的經歷,他用著他的記憶力去作,他還是會的,講來也是很好聽的。但是,我們都知道聖靈不能和他同工。我們藉著記憶力所作的工夫,和跌倒信徒的講道,是大同小異的。讓我們知道,我們用心思所作的工作,在許多的時候,都是枉費氣力的。心思只能達到人的心思,決不會搖動他的靈,叫他得著生命啊。舊的經歷,不足以作新的工夫。我們應當讓神把舊的經歷,重新叫我們的靈經歷過方可。

  對於傳揚十字架的救恩給罪人,更是這樣。或者我們是前幾十年得救的,我們若是憑著記憶力來作工,這信息豈不太陳舊,太枯燥無味麼?若我們重新在靈堿搘X罪惡的可惡,嘗過十字架的慈愛,體會基督要罪人信靠祂懇切的心意;然後我們才能把十字架活畫在人的面前(加三1),叫人相信。不然,當我們自己要用愛心,熱情去感動人時,我們自己還是非常剛硬冷淡呢!恐怕當我們傳說十字架的苦難時,我們的心還一點兒不覺得其中的苦況,而為其所溶化!

  我們應當在主的面前,開啟我們的靈,讓祂的聖靈將祂的話語,將祂的信息,先在我們的靈中流過,叫我們在靈當中先被主的話語,先被我們所要傳揚的信息所溶化。我們應當不倚靠我們的感覺、天才、和心思,單單倚靠聖靈的權能,讓祂將祂的信息印刻在我們的靈中,也印刻在聽眾的靈中。我們每一次傳道時,都應當像以賽亞一樣,當他要說預言以前,都負說預言的擔子。從以賽亞書第十三章到二十三章堜珨〞滿u論某地某地的默示」,「默示」二字在英文翻作「擔子」,這是最有意思的:我們每一次傳說神的話語之前,都必定先在靈堥神的默示才可以。我們每一次傳道,都應當在我們的靈中,為我們所要傳的信息負擔子,好像非等到我們作工完了以後,我們不能放下這個擔子一樣。我們應當求主將這個擔子賜給我們,好叫我們所作的工夫,不是從情慾、才幹、心思而來。我們也應當有耶利米的經歷:「我若說,我不題耶和華,也不再奉祂的名講論,我便心媊控o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耶二十9)我們不要隨便,胡亂傳神的話語,我們應當讓祂的話,先在我們的靈中燒起,叫我們有不能不說的光景。但是,我們若不是願意將自己魂的生命和力量,都交於死地,我們就必定不能在靈中重新接受神的話語。

  所以,弟兄們,我們若要為主所用,以拯救罪人,復興聖徒,要傳揚這十字架的道,就應當讓十字架在我們堶惕@工:一方面叫我們願意天天因著主的緣故被交於死地;一方面願意將我們自己魂生命的能力完全交於死地,不倚靠自己,和一切從自己出的,乃是恨惡天然生命所有的力量。這樣,我們就要看見神的生命和能力,藉著我們的話語流到人的靈堨h。

  但是,雖然這樣,--傳福音者自己這一方面已經作好了--有時我們仍難免於失敗,--自然的,不是完全的失敗。為何呢?因為:

  撒但的壓制和攻擊

  撒但最不喜歡我們傳揚十字架的道。我們如果忠心傳揚主的十字架,牠就必定有許多的反對。牠對於十字架的使者,常有以下種種的攻擊。

  牠攻擊十字架的使者,叫他身體軟弱,喉嚨失聲,叫他遇著危險,叫他在心靈上受了壓制,不能自由,好像氣悶一樣。牠在環境中作工,使人生出誤會,反對,有時竟至逼迫的地步。牠叫天時陰晴不適,阻擋人來赴會。牠叫會場程序忽生變動,或紛亂。牠叫動物前來咆哮,嬰孩出聲啼哭。有時牠在空氣中作工,叫會中的空氣,特別濃厚,呼吸不暢,叫人悶悶昏昏,沒有一種光亮的氣象,這些都是仇敵所作的工,傳揚十字架的人不可不知。

  因為我們有了這樣的仇敵,這樣的反對,我們就不可不知十字架的得勝。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所成功的,不止解決罪人問題而已;祂在十字架上宣告了撒但的罪刑,祂在十字架上已經將撒但打敗了。希伯來書第二章十四、十五節:「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歌羅西書第二章十五節說:「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十字架是勝過撒但的地方。撒但已經在十字架受牠的致命傷了。我們知道「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約壹三5);但是,在什麼地方呢?天然的答應,是在十字架。我們也知道主耶穌來是要「捆住那壯土」(太十二29);但是,在什麼地方呢?自然是在各各他的十字架。

  我們應當知道主耶穌基督已經在十字架上打勝仗了。我們應當知道。

  十字架的得勝

  我們應當知道撒但已經是一個敗北的仇敵了。所以,我們不應當再失敗,仇敵不應當再得勝。撒但沒有權利可以再得勝!除了完全失敗以外,牠不應當再得著別的。所以,當我們未看見撒但工作之先,及已看見撒但工作之後,都當把十字架的得勝高舉起來。我們應當用聲音來頌讚基督的得勝。當我們還未開工之先,我們可以在主的面前說:「讚美主,因祂是得勝的!基督是得勝的!基督是得勝的!撒但已經失敗!仇敵已經毀滅;各各他就是得勝!十字架就是得勝!」我們可以這樣說,一直等到我們在靈中知道主這一次必定得勝方可。我們應當站在十字架的根基上面求神得勝,求神敗壞魔鬼所有的作為。我們自己,以及前來聚會的人,我們都當求神用主耶穌的寶血把我們蓋過,叫我們能不受撒但的攻擊,反能勝過牠。「弟兄勝過牠(撒但),是因羔羊的血」(啟十二11)。我這一次在閩南作工,魔鬼常常要壓制我,攻擊我;主所指教我的,就是我應當站在十字架的根基上讚美祂。有的時候,我的靈中受了很大的壓制,不能自由,好像千斤重擔,壓在心頭一樣。有時我進了會堂,真覺得堶悸漯躓薴ㄡM,魔鬼大大作工。處此光景,我雖然竭力禱告,卻也不見有什麼功效;我一開始讚美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得勝,倚靠十字架誇勝,而冷笑仇敵,對牠說,牠不能作工,牠必定失敗;真的我覺得自由了,會場的空氣也改變了。讚美主;因為十字架是得勝的!讚美主!因為撒但是失敗的;我們應當知道如何在禱告中運用十字架各方面的得勝以抵擋仇敵的詭計、能力、和攻擊。如果有了反對及各種紛亂的事發生,我們可以求告於各各他十字架的得勝。雖然我們自己並不覺得什麼,我們應當相信,我們一呼求十字架的得勝,仇敵就已失敗了。

  如果我們真這樣的與十字架連為一氣:在我們的生命中,工作上,讓它作更深的工夫,而全心倚靠十字架的得勝,神就必定叫我們到處得勝。願神叫我們這些無用的僕人,作祂無愧的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