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何以垂聽慕勒先生的禱告       周維同編述於一九五七年

一、因慕勒是不仰賴人的

  慕勒先生原來是德國人。他生於主後一千八百零五年。但他的全生涯卻是在了英國,到主後一千八百九十八年,共享壽九十四 歲,就死於英國的布利斯特城了。他起初是個基督教的傳道師。後來他到了三十二歲的時候,心中就深有所感,而在布利斯特城,就設立了一所孤兒院。他的經營 法,與別的孤兒院,是完全有分別的。那有分別之點,就是這個孤兒院,一概不向人勸捐。大凡一切的孤兒院,都沒有自立的性質,差不多都是不可不求人幫助的。 那麼,無論那一個孤兒院,都是要用口用筆,向世界的善士,求發慈心,仰賴他們的捐助。那固然是理所當然的,可是惟有慕勒的孤兒院,是完全不仰賴人的。也不 用口用筆來鼓吹求世人的捐助。也不用派代表出到外面去遊說,也不用在報紙上登廣告,也不用書記去寫信,也不用印刷勸捐單。無論在何境遇,總也不仰賴那一個 人。那麼說難道這個孤兒院,起初有了什麼基本金嗎?並沒有絲毫的基本金。慕勒自身是財主嗎?他原來就是個貧窮的人。他是靠著借債嗎?不是不是。他以為借 債,乃是得罪神的事,當然他不能借債。那麼說來這個孤兒院進錢的門路,不是堵塞住了嗎?

二、因慕勒是專靠禱告的

  那麼,他如何經營了這個孤兒院呢?乃是完全靠著堅定不疑的信仰。在聖經堶掩﹛G「神作孤兒的父」(詩六八5)神原是世 上一切人的父,在特別的意義上,表明他更是孤兒的父。因此慕勒的信心更加深刻了。慕勒想果真這樣,若是募集那一切的孤兒,來養育他們,那一定是合乎神旨 的。若是合乎神旨,那養育他們的需用之物,神必不能不賜給他們的。為這緣故,對孤兒院的經營,才覺著是無有仰賴人的必要。慕勒是完全的相信了神,不仰賴什 麼人,惟獨靠著祈禱神;他說:若果完全的靠賴神,神必將所需用的給他。不但他自己這樣,他的同工者也和他一同禱告。他也禁止了他們斷然不可向一切的人勸 捐。他無論走到何處,都是以專一祈禱的大決心,來經營這個孤兒院。

  一般的人聽見這個消息,都以為慕勒的事太愚。無論誰聽見這事,都笑話他,說他恐怕是有了精神病。他們說:大概在初辦的 時候,人們也許被一時的好奇心所驅使,或者能捐上一些金錢,但人的好奇心,並不能那麼能持久的。現在不過有這麼多的人捐助,所以他說信仰神,靠賴神的大 話。差不多的人都是這樣訕笑他。然而慕勒這方面的金錢,卻是奇妙的向媔i。他雖然不仰賴錢自何處來,但是錢總是來。在那埵雪O善家,在這埵陸]主,其中也 有貧窮人,也有寡婦,也有孩子,也有知道的,也有不知道的,他們總是滔滔不斷的捐助慕勒。自然是慕勒不仰賴這些人捐助,若是有人甘心樂意來捐助,慕勒卻是 歡喜的接受,因他以此為神回答了他自己的禱告,這是神所賜給他的。但對於院內的什麼難處,什麼經濟的問題,從來也未向人說過。

三、因慕勒是絕對靠神的

  某時,有夫婦二人,他們是財主,來參觀慕勒的孤兒院。參觀之後,探問好多院內的情形。特別是探問了關於經濟的事。他們 的用意就是說:你若缺少款項,你可要說話,我們好幫助你。然而慕勒還是照著他的常例,關於院內一切經濟問題,決定是不向人說的。他只以這樣的一句話回答他 們:「這個孤兒院,乃是屬於神的,他必將所需用的賜給我們。」此外並無別的話。這樣那位財主就未得說,我要捐助的話,而掃興的回家去了。正在那時,說真的 罷,院內連一角錢都沒有了。然而慕勒即使一角錢都沒有,他也未向人張口求助。惟獨是祈求神。神果真回答了他的祈禱。慕勒的一生,從三十二歲起到九十三歲 止,有了六十餘年的長期,給這孤兒院,甘心樂意捐款的,總是不斷的進入,沒有一時令這眾多的孤兒餓著過。固然是也常有過難處,但不論在什麼事上,慕勒皆以 祈禱神而得解決。

四、因慕勒是痡`信神的

  某時他們沒有什麼在中飯之時所應吃的東西。於是飯堂的膳長,在十二時二十分前,來到慕勒的面前說:「先生,今天我們沒有什麼東西給孩子們吃,怎麼辦呢?」慕勒回答說:「是麼?雖然是那樣,現在神也必給我們,你去預備吧!」

  膳長心婸﹛G「叫我預備,什麼也沒有,預備什麼呢?」他去了不過把碟子擺上。又來到慕勒的面前說:「先生,現在是十分 鐘以前了,什麼也沒有。可怎麼辦呢?」先生以莊嚴的態度,很不歡喜的回答說:「不要緊的,神現在必給我們,你到那邊等著去吧!」這次是在五分鐘以前了。打 飯堂之鐘的時候到了。膳長的臉都變青灰色了,來見慕勒說:「先生!先生!在五分鐘以前了。到了不得不打鐘的時候了,可是什麼也沒有來。哎呀!這可怎麼辦 呢?」慕勒聽了這話,心堳D常的不歡喜!就對膳長說:「你想這堿O什麼地方呢?這堣D是神的孤兒院!這兩千孤兒(當時這孤兒院曾收過兩千孤兒)是神的兒女 們,若是神的兒女們,神必給他們吃的。決不能餓著他們。那麼,你要疑惑神嗎?若果你再說那不信仰的話,你下次決不可到我這堥荂C」膳長口奡N嘟嘟喃喃的 說:「你雖然不歡喜我的話,但沒有什麼東西來,還不可說嗎?」慢慢的就走了。正當膳長臨走的時候,恰有人,用載貨的大車,送了數輛大車的麵包來。這是某某 人捐助的。一聽送的是麵包,就趕快分給那兩千多孤兒吃,他們每人不但都吃飽了,而且還有餘剩了很多。

五、因慕勒是代神行事的

  於是在那日的下半天,慕勒還照常例叫了膳長來,對他說:「你有很長久的年日,在這院內忠心作工,真是可樂之事,但在今 日我覺得很難以為情,就是到了不得不革了你的地步。那個緣故,就是你在今天的中飯之前,有十五分鐘的工夫,你疑惑了神。正像我常說的那樣話,這堥瓣ㄛO慕 勒的孤兒院。乃是神的孤兒院。院長並不是慕勒,院長乃是神。只有十五分鐘的工夫,疑惑那位院長的人,決不能在此地容他作事務員,那麼請你在今天要退院。」 於是趕緊在那日革除了那個膳長。慕勒如此作,是為全院的人,都與他保守同樣的信仰。

六、慕勒因禱告得的捐助

  當這孤兒院,剛一開辦的時候,院媔有二十個孤兒,房子是租自別人家的,實在是個微小的孤兒院,但是慢慢的擴張起來, 遂後就自行建造高大的樓房,在院內的孤兒,無論何時都有數千人,可說是成了當時第一個宏大的孤兒院。在慕勒未死的前數月,有個報告書,記有如左的數目。自 創辦以來,在過去的六十一年間,該院所收容的孤兒總數,共有九千七百四十四人。為養育這些孤兒,自各方面收到的捐款總額,共有九百六十四萬七千一百四十 元。此外還有慕勒所經營的貧民學校,他所收容的學生的總數,共有十二萬一千六百八十三人。而外還有向外分送的聖經,新舊約全書,共有二十八萬一千六百五十 二冊。新約全書,共有一百四十四萬八千六百六十二冊。此外還補助在國內外的宣教師數百名。對於以上的各樣工作,特有指定的進捐,它的總額共計有三百八十九 萬四千二百六十元。若將以上兩筆進捐合計一處,共有一千三百五十四萬一千四百元。這就是慕勒一次也未向人求過捐助,只以專一的祈禱自神而得的祝福。

七、慕勒先生驚人的奇信

  這豈不是最奇妙的事實嗎?凡聽見這事的,無論什麼人,恐怕再也沒有人能疑惑神不垂聽人的祈禱。這樣的事決不是出於偶然 的。假若沒有真實的活神,來回答慕勒的祈禱,不將所需要的東西賜給他,叫一萬個孤兒,在六十年間,平安的得以養育,怎能辦到呢?若自人的眼看來,慕勒的經 營法,實在是冒險至極,也可說他是愚頑。他不向人捐助,不向人借債,又沒有基本金,自己又貧窮,他還敢收容多少千個活活的孩子們,假若人們不歡喜甘心樂 助,那麼他可要怎麼辦呢?一個人兩個人,怎麼都好辦,說起來幾千人眾,恐怕無論怎樣也沒法辦。若是人們不接續的捐助,那些孤兒恐怕都餓得乾瘦了,或是再流 於大街小巷,此外是無何法子的。然而那些孤兒沒有一個是乾瘦的,流於大街小巷的,都是很奇妙的得著了養育,那麼這足可證明,在這世界確有活神,人若禱告, 他就肯聽。

  慕勒完全的信賴神,一點不求人的援助,一切的事都靠著專心祈禱。讚美主,慕勒的信仰誠然是偉大的。在以賽亞書第二章二十二節說:「你們休要倚靠世人,他鼻孔堣ㄨL有氣息,他在一切事上可算什麼呢?」

八、慕勒先生的神是活神

  慕勒以這樣特殊的方法,來經營這個孤兒院,並非是為僅僅的救濟世上可憐的孤兒們。固然那也是他的目的之一,此外他尚有 一個最大的目的,那就是他要以他自己的實驗,來教導世人,叫人知道,天地的主我的神,我的活神從古至今不改變的神,是回答人禱告的神,賜恩給人的神。這位 神在古時曾以各樣奇妙的事,回答了眾先知和基督使徒們的祈禱,在現今我們祈禱,神也必如此回答我們,那麼由於他那六十餘年的實驗,定可教導我們在禱告上長 進了。他實在鼓動了神那搖撼世界的手,得了一千三百五十萬元的進捐,養育了一萬上下個孤兒。慕勒的祈禱,實在是大有力量,大有功效之義人的祈禱。

九、慕勒因禱告得的應驗

  曾有一個人,到慕勒的跟前,問到他說:「在你的生活當中,你確信神能聽了你的祈禱之事,一共約有多少遍呢?」慕勒回答 說:「在祈禱的那時,或是那日之內,相信神已聽了我的祈禱,確實的數共有三萬多遍。」這樣的祈禱是何等的奇妙呢!三萬多遍的應驗,乃是即時的,是當日的。 他這種的實驗,在慕勒的日記堙A記的異常精密,就是論他在何時為何事祈禱,他竟在何時蒙神垂聽,可說他的日記,就是祈禱的日記。他對金錢的記錄,連幾角幾 分都記出來了。他祈禱蒙神垂聽的大概的數碼,記得很清楚。

十、中國的慕勒先生何在

  假若有人這樣問我們,我們大家要回答什麼?豈不愧死我們嗎?我們由於祈禱神所得神的垂聽之事,真是寥若星晨,與慕勒一 比,豈不相差天地之隔?要知慕勒所祈禱的神,就是我們每早每晚所祈禱的神,我們向那同樣的神,祈禱同樣的事,怎麼就不被垂聽呢?他一祈禱就得了一千三百五 十萬元錢的捐助,我們得了多少呢?竟得了什麼呢?祈禱並不是他的專有物,聖經埵鹿陶\說:「凡祈求的就得著」,這話也不是單對他一人說的。我們大家當然也 包含在內。那麼為何他能得著,我們不能得著呢?不為別的,就是他因信而祈禱,恐怕是我們大家沒有他那樣的信仰?因為他抱住了『凡祈求的就得著』神的應許, 以殉教的精神來相信了神,來祈禱了神。假若神不按著那個應許將所需用的東西賜給他,他情願與眾孤兒一同餓死,他也是相信神。他的祈禱,就是決死的祈禱。決 死的祈禱,就是蒙神垂聽的祈禱。可說祈禱的秘訣就是在此。巴不得在我們中國基督徒中,也能有這樣的慕勒先生興起來。

  【慕勒先生日記,詳細內容可參閱本社出版之《信心的見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