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真 實 的 熱 心

葛盧

  「熱心」一詞,拉丁文解釋是「獻身」。所以一個熱心的人,便是一個獻身於天父的人。真的,再沒有別的註解比「獻身」二字把它解釋得更為確切了,因為這二字指出了人該為他所獻身的那個對象,工作受苦。

  如果我們獻身於受造的人----我指的是天父允許的,合理的----那必須有其限度。但如果我們獻身於父神,卻絕無限度。相反,如果我們有所顧慮和保留,便不能再稱為「獻身」了。

  所以真實的熱心,是心堭`常準備著,為了中悅天父的旨意,忍受一切痛苦,沒有顧慮,沒有保留。這樣的人,是蒙受天父聖靈特恩的人。

  從字義上,我們已經可以看出熱心是內在的,是內心的,因為,它的效果是在靈魂深處,是在靈魂最高貴的理性和意志堙C所以熱心與否並不按照推理、想像、或感覺而判定。一個人對於天父的事理推論得完美,對於屬靈事物的想像豐富,或因愛慕天上事物感動得流淚,並不就是熱心的憑證。

  並且我們所稱的熱心,不是曇花一現的事,它是含有持久性的。它在生命中日日擴大,支配著我們一切的行為。

  真實的熱心來自天父,天父是它惟的一泉源,是聖潔德性的創造者。一個聰敏的人知道一切都依靠天父,讓天父隨意管理他。他的心靈常常依從天父,他傾聽內心的聲音,忠心耿耿,時時刻刻,完成天父的要求。

  所以一個人如果不能活在內在的生活中,心靈不收斂,不習於深入內心,心中常騷擾不安,他的靈魂不生活在平安堙A那便稱不起真正的熱心。

  誰若依賴感覺、想像、熱情,不能稱為熱心;因為熱心的第一個效果便是把感覺、想像、熱情禁錮起來,勿使它們侵入意志圈內。

  誰若好奇,愛熱鬧,戀愛外界,好管閒事,不知自省;誰若好批評,得罪他人,譏笑他人,容易發怒,目中無人,隨從私愛,放縱五官,固執成見,自尊自大,滿腹世俗觀念,沒有琱腄A見異思遷,生活沒有規律##,這類偏向的人決不能稱為真正的熱心人。

  真正熱心的人是時常祈禱的,他的幸福來自與主契合,他總不----或幾乎總不----離開天父,這並不是說他終日思想天父,沒有止息,因為這為塵世的人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常常與天父同心,受天父指引。

  他作祈禱,不需要書本,不需要步驟,不必苦苦搜索;只須平靜地進入內心,便找到了天父,找到了平安,自然他有時感到柔情滿腔,有時則索然無味,但那平安卻總是那麼的深摯而真實。

  他最喜歡的是這樣的祈禱;就是把自己完全獻身於天父,為祂受苦,根除私愛,換言之,乃是一種質樸的祈禱,不用想像和情感,沒有心靈的振盪,卻是無限的平靜。

  真正熱心的人,事奉天父,不求個人的利益,他確實的奉行了「效法基督」上的這一句格言:「你那塈鋮鴔A自己,你便應把它棄絕。」

  真正熱心的人,總是全心全力設法把他的職務做得盡善盡美,對於社會上正常的來往禮貌,他也不忽視。他對靈修工夫雖是非常忠實,但決不死板硬化:如果有什麼緊急的事,或合理的需要,他也必會中止靈修而去工作。他總不按照自己的意志而生活,只是奉行天父的意旨。

  真正熱心的人不去苦苦尋求善事,他只等待機會的來臨。機會一到,他便竭力而為之,努力完成;但他並不把成功歸於自己,而只歸於天父。他喜歡做默默無聞的善事,但如果為了天父的光榮,或是為了幫助他人,他也不怕做那些有光輝的事情。

  真正熱心的人並不漫無限制地做了許多靈修及善事,以致把自己壓得喘不過氣來。他常常保持著精神的舒泰。他不憂愁疑慮,卻抱著誠樸依賴的心情,向前邁進。

  他立定主意,不拒絕天父任何要求,不順從私愛,不故意犯錯;但有了錯失,他決不心煩意亂,著急抱怨,疑慮不定;卻是謙謙遜遜,承認自己軟弱,站了起來,便不再去想它了。

  他對自己的軟弱過錯,並不感到驚奇,決不頹喪。他知道自己不能做什麼,而天父能做一切。他不依賴自己的善情善志,一心靠托天父的恩寵。就是他在一天之中跌倒一百次,也不失望,他伸出雙手,熱切懇求天父拯救他,可憐他。

  真正熱心的人,是痛恨罪惡的,但更愛行善。他想如何躲避罪惡,但更想如何修德行善。他豁達大度,不怕赴湯蹈火,為天父衝鋒陷陣。總之,他寧願冒著犯錯誤的危險去躬行善事,不願為了避免罪惡,而無所事事。

  真正熱心的人待人接物,和靄可親。他質樸正直,光明磊落,穩健真實,他談笑風生,喜氣洋洋,他愛那使人暢快的遊戲,他除了對罪惡嚴緊而外,對人卻無限寬大。

  真正熱心的人,不憂愁,對於自己,對於他人,總是爽朗得很。試想一個不斷享受人間真善美的人,如何會有憂愁呢?只有那些充滿邪情私慾的人,才會憂愁。

  誰若真正事奉天父,便會感到這句格言的真實性:「事奉天父者,稱王天下。」真的,真正事奉天父的人,無論遇到貧窮、恥辱、患難、痛苦,總是心曠神怡,不減其樂。人生於世,如果要在天父以外尋求幸福,無異緣木求魚,終不可得,他們將感到奧古斯丁下面的一句話,真是金玉之言:「我們受造是為你的;我們的心若不得到你,就搖曳不安。」(懺悔錄卷一第一章)

摘自:葛盧「內修手冊」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