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世  界

葛盧

  「世界」是什麼?一個信徒對它應當取怎樣的態度呢?這二個問題,對一個把自己完全獻給神,關心自己的魂堨郎w的人,是極其有關係的。

  「世界」是什麼?

  「世界」是什麼?世界是基督的仇敵,聖經教訓的仇敵。它是一群存有這樣心思的人:只依戀那些能感覺的事物,把福分建造在這些事物上。他們怕懼貧窮、痛苦、受辱,把這一切看作是真實應當避免的災患,為避免它,不惜任何代價。他們對於財富、享樂、福分,都看得極為珍重;他們不擇手段,拿出全副精神,去追求這些東西;他們為了這些東西而互相爭吵、仇恨、搶奪;他們把這些東西,作為看重人和輕看人的原則。

  總而言之,他們把如何得著這些東西,如何享受這些東西作為他們的理論、行動、計劃的原則。這是很明顯的,世界的靈與基督和聖經的靈是天懸地殊。基督和世界是永遠對立的。主耶穌對祂所揀選的人說:在祂祈禱的時候,祂不為世界祈禱(約十七9)。祂對祂的使徒們說----也就是對眾聖徒說----世界要恨惡他們、迫害他們,像祂被世界所憎恨、迫害一般(約十五15﹛20)。祂要他們和世界不斷地爭戰。

  現今的世界

  在原初教會的時候,差不多全體信徒都是聖徒,外邦的人都敬拜邪神。當時,信徒都容易把世界分別,並且知道,什麼是應當常常接近的、什麼是應當避免的。世界竭盡所能的攻擊基督,它的真面目自然清楚。自從基督福音傳到各國以後,信徒就放鬆了,世界成分侵入了信徒當中,他們也浸染了迷信的罪惡、貪愛屬世的光榮、快樂、財富。

  他們的處世之道是反對基督的聖訓。但這時的世界,外面往往披著基督的外衣,所以要把它分別出來,真是非常困難。和它接觸是極其危險的事,因為它精明地掩飾了那邪惡的理論,巧妙地把這種道理散佈出去,用盡心計與基督的道理配合,竭盡所能把聖經中有力的教訓,減弱或沖淡了;另一面,它謹小慎微地把它道理內的毒汁都隱藏起來。

  因此,我們最大的危險,就是不去注意它,不用心攻擊它;我們反想和它妥協:這妥協是不可能的,會做我們順從天性,歪曲基督的聖訓,掩沒了良心。就是敬虔的信徒中間,也有許多人,不知道它危險的程度;終於,他們的行為,是完全世界化了,還不知回頭,不願悔改歸正,真是違背良心,自欺欺人了!

  與世界斷絕

  如果,我們要在生活中毫不沾染世界的毒素,只有一個方法可取,就是絕對地從堶掩P世界斷絕。使徒保羅所說的:「世界對我是被釘死的,我對世界是被釘死的。」(加六14另譯)這是何等屬靈的經歷!從前十字架,是一種最可恥的刑罰,一種奴隸的刑罰。保羅說世界為他而被釘死,那就是說:我輕看、恨惡、畏懼世界,猶如被釘在十字架上犯罪累累的奴隸一樣痛恨;我不能再繼續看它,它是我所咒詛目標,我與它一刀兩斷,沒有絲毫瓜葛了。

  使徒保羅說這話,一點也沒有過分,是真實的,每一個信徒都應當有這樣的靈才對。理由很清楚:世界把基督咒罵、侮辱以後,就把祂釘死了;現在世界還是天天釘著基督;所以,世界也應當被釘於十字架上,那也是完全正確的。所以,我們在受浸的時候,應當莊嚴地宣誓:棄絕世界。我們曾否想過沒有這項宣言,教會便不能收納我們為她的孩子麼?我們曾否想過這項宣言中,含著怎樣的任務呢?我們是否省察,我們應當棄絕世界達到什麼程度呢?信徒棄絕世界的程度,應當與世界棄絕基督的程度一般深淺。這規律很為清楚;我們依此而行,是不會錯誤的,我們只要竭盡所能,努力實行便是了。

  我們被世界釘死

  「世界」也有它的一套理論,我們可以一手拿著世界的言論,一手拿著基督的教訓,在同一事上把這些的道理表樣,來作一個比較:基督赤身露體,受苦萬狀羞辱地,掛在十字架上;世界卻榮光、豐富、快樂;我就自己對自己說:我是屬於誰的?我要屬於誰?這兩種心思,就展開劇烈的爭戰了。

  我聲明站在那一個立場呢:中立或騎牆,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選擇了基督和祂的十字架,世界就棄絕了我;如果,我傾向世界和它的榮光,基督就棄絕了我。我們是否能徘徊其中呢?如果,我們有一時猶豫不定,那還算信主麼?只要我們一站在十字架的旗幟下,世界不即成了我們的仇敵麼?沒有平安、沒有停戰可言。我不怕麻煩,再說一次:如果,信徒們真心真意地投入這條基督的陣營,必能達到成聖的。

  「我們把世界釘死的」,這句話對我們還是不夠的;我們還應當作的:「我們被世界釘死」,這就是說,世界把我們釘死像它把耶穌釘死一般;它以前和基督怎樣爭戰,現在和我們也怎樣爭戰;它也還是那樣熱烈地迫害我們、詛咒我們、侮辱我們;它甚至把我們的財富、榮光、生命,也都奪取去。那時,我們不但為了基督的聖道接受這些棄絕,我們還應當快樂地,把這當作得勝的目標。學生和老師受到一樣的待遇,那是多麼榮光的事!主耶穌對祂的使徒們說:「他們逼迫了我,也必逼迫你們的,」(約十五20另譯)這是一定的事。如果,信徒們能避免世界的迫害,那麼,世界就不再是世界,或是信徒不再是信徒了。

  查驗內心的光景

  我們常想知道我們魂堛漸景究竟怎樣,我們的一切是否討神的喜悅,基督是否把我們認作祂的門徒。現在,有一個法子,使我們知道我們的光景,並解決我們的疑慮;我們只要看世界,是否器重我們,它是否說我們好話、它是否常常尋求我們。如果是如此,那麼,我們不是屬基督的了。相反,如果它責備我們、譏笑我們、侮辱我們、逃避我們、輕看我們、恨惡我們,我們應當感到安慰,這是我們屬基督的顯明的證據。

  在神面前,我們再看一次世界和我們的關係,以及我們和世界的關係。認識我們堶悸熒N向,和考察我們靈堬`處的情感,我們必看見使我們謙卑和驚怕的事物;我們會發現世界的觀念,在我們的心思堳D常深刻;在許多細微的機會堙A我們的判斷很接近它;我們發現自己盼望得著它的尊敬,怕它輕看我們;我們很容易和它有些連繫,而自己有時還不肯脫離;在許多情況中,在我們不去和它週旋的時候,我們的高貴感深感不安,有時不免矯揉造作,遮掩自己。總而言之,我們發現自己,還沒有站穩基督的立場,還沒有真正地與它爭戰。

  但是不要灰心,我們必須得著完全的得勝。向世界爭戰,輕看世界,以及使世界向我們爭戰,輕看我們,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一切的小機會中,訓練我們自己;如果神愛我們,那機會必不會缺少的。現在許多的小勝利,就是準備我們將來的大爭戰。我們應當抓住基督的話:「不要害怕,我已得勝了世界。」(約十六32另譯)求祂幫助我們勝過世界,或更好說,祂在我們身上勝過世界,求祂對付我們堶悸漸@界國度,而代以建造祂的國度。

摘自:葛盧「靈程指引」拾珍出版社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