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心靈的黑夜

十字架約翰

  第一章 講論靈的黑夜並且說明其開始的時間

  心靈自經過第一個感官的黑夜,藉著枯乾和磨難煉淨以及官感的黑夜以後,離開初學者的階段,但大能的神這些時間並沒有立刻帶領他進入「靈的黑夜」,而是經過一段漫長的時間,甚至是很多年,他在靈命上已鍛鍊而至熟練的程度。在這個鍛鍊成熟的階段,正如一個人離開了嚴厲的監禁;這時他的心靈在處理神的事情上,有更多的自由和滿足感,較它剛剛進入魂的黑夜之前有更豐富和內在的喜樂。這時,他的想像力和各種感官能力已不再像從前因著默想和靈的焦慮而受束縛。因為現今心靈再不需要努力默想而能在靈奡M見那種最寧靜和充滿愛的瞻仰和屬靈的甘飴。這時候,魂的煉淨還未完全,(原因是他的主體靈尚未煉淨,而感官與靈雖有交通,但有缺欠;所以無論感官的煉淨是有多厲害,還是未達完全和完美的境界。)因此,還偶然有需要,枯乾、黑暗和危險,較以往更厲害,它們象徵著即將來臨的靈的黑夜並作預兆。但持續的時間則不會像將要臨到「靈的黑夜」那麼長。魂經過一段時間或達數日的暴風雨的黑夜後,心靈不久就歸回從前習以為常的平靜,經過這種煉淨的心靈,尚未能達到其他信徒那麼深愛神的程度。

  一、隨後,神會煉淨某些信徒,帶領他們有時進入瞻仰和靈煉淨的黑夜,神使黑夜臨到他們,但不久就是黎明。經歷這種煉淨,神屢次成就應驗了大衛在詩篇一四七篇十七節所說的話:「他擲下冰雹如碎渣,他發出寒冷誰能當得起呢。」即他的瞻仰中接神所賜下的祝福如同碎渣。這些黑暗中所瞻仰的碎渣,是從來不會像我們即將描述的瞻仰靈的黑夜那麼強烈和可怕。神引導心靈進入這種「靈的黑夜」,目的是要帶領他與神聯合。

  二、我們在這奡y述的甘飴和內在喜樂,是靈程進步者容易且豐富地在他們靈婺g歷到的,而這種甘飴和喜樂較以前更豐富地傳遞並滿溢到他們的感官堙A較在感官被煉淨前為甚。因為現今感官較以往更純潔,便能更容易感覺到靈堛熙葝痋C但因這魂感官部份是軟弱的,不能承受強烈屬靈的感受。正因為這些成熟者的靈媟珩b的工作交通到感官的部份,心靈便因為肉體的脆弱、困苦,和軟弱而疲乏下來。正如智慧人所說的:「必朽壞的身體重壓著靈。」正因為感官部份有軟弱和朽壞的性質,從靈媔ЛF到感官的訊息不會太強烈和太屬靈。但這是與神聯合所必須的。正因為訊息不是完全的屬靈,且不單單的傳達到靈堙A也帶到官感堙A所以便帶來狂喜,恍惚,並骨骼脫節的現象。只有藉著第二個「靈媔穢]」的煉淨,靈才達到完全;這時訊息只接收到靈堙A在這些達到完全信徒身上,狂喜和身體被折磨的現象就不再存在。因為這時他們正享受靈堛漲菪恁A而感官已變得糢糊不清或已被轉移。【註:「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林後六10」】

  三、在這堙A因為要讓大家明白為何心靈必須進入「靈堛熄穢]」,所以我們會要先指出熟練者的一些不完全和危險的地方。

  第二章 描述熟練者其他的不完全

   一、這些熟練者有兩種的不完全:一種是習慣性;另一種是實際性的。習慣性的不完全是指那些一直存留在靈堛漱ㄖ馴的習慣和愛好。它們就好像樹根一樣,是感官的煉淨所不能滲入的。

  這兩種煉淨的差別(感官的淨化與靈的淨化),就如根與枝子的區別。除去一個新鮮的污跡和一個舊而為期甚久的污跡的不同。正如我們已談及的:感官的煉淨只是瞻仰的入門和開始,繼而導入靈堛熒珩b。感官的煉淨的目的是使感官適應靈,而不是使靈與神聯合。但在靈媮晹麻瞻H的污跡,雖然靈不是這樣認為,也不能理解。好像衣服上的污跡若不是藉著肥皂和強烈的灰水是不能除去的,換句話說,若是不經過靈媔穢]的煉淨,靈是不能達到與神純淨的聯合。

  二、在進步中的心靈,因心思的愚鈍和本身罪性造成粗魯的本性,因此靈有一種向外的依附和散慢的光景。這一切要藉著這個黑夜的痛苦和險惡之困境,而被光照,煉淨和收回。這些習慣性的不完全是這些還沒有跨越這個階段的熟練者所擁有的。這些的不完全,我們已說過是與完美的愛的聯合是不能並存的。

  三、至於實際的不完全,並不相同。其中有一些它們屬靈的喜樂是那麼的膚淺又容易被感官所影響,而致落入更大的困難和危險堙A這些我們在開始時已經描述過。因為他們在感官和靈堻ㄣM得到豐沛的屬靈恩賜。但在這時候他們也常常看見假想的理解及屬靈的異象。(許多信徒在這一切經歷感受和其他的經歷上得到喜悅的感覺,這時候,他們就被魔鬼和自己的假想所迷惑。)魔鬼喜歡把這些前面所描述的感覺和理解提供並銘刻在人的心靈堙C這種幻想和迷惑是非常的大,除非心靈小心謹慎地順服神,並藉著堅固的信心來保護自己,免受這些異象、感覺所影響。

  在這個階段中,魔鬼使很多心靈相信虛空的異象和假先知預言,並努力誘騙使心靈假設自己是與神和眾聖徒有交通的。這些受迷惑的信徒,他們常常依靠他們自己的虛構和幻想。在這個階段,魔鬼也常使他們充滿臆測和驕傲至使他們被虛空和驕傲所吸引,容讓自己被人看見從事一些外表看來聖潔的動作;如狂喜和其他的表現。這樣,他們變得向神是過度自信,而失去聖潔敬畏神的心----這原是開啟和管理一切的美德的原則。有一些信徒,他們有了那麼多,並不斷增加的虛假和迷惑,後更根深蒂固,這些信徒會很難回到純淨的美德之路和真正的屬靈光景中。他們墮落至這種的悲慘是因為當他們在這條路上開始有些進步後,他們就容讓自己受這些虛假屬靈的感覺和理解所影響。

  四、我還有很多話是關於這些的不完全。他們是較難治癒的。因為這些信徒認為他們較別人屬靈。但現在我離開這個話題,我要再補充一些話來證明,這些熟練的信徒若要再往前,靈的黑夜的煉淨是那麼必須的。若不然,無論這些老練者無論是如何的努力,他們最多不過是從很多肉體的喜愛和不完全的習慣中釋放而已,而不能達到真正的潔淨,而這是心靈與神聯合所必須的。

  五、除以上所述之外,心靈比較低的部份既有份於屬靈的交通,他們就不能達到與神聯合所必須的那種強烈和純真。心靈既要進入這種聯合,就必須要進入這個靈的第二個黑夜,在這堙A感官和靈要完全被剝奪,一切的理解和甘飴,被迫行走在黑暗和純真的信心堙C這是心靈與神合一的正確且適當的方法。正如古奧古斯丁所說的:「我必聘你為妻,我要與你藉著信心合而為一。」

  第三章 一些建議的註釋

  一、這些信徒既花了一段時間在甜蜜的交通中餵養感官,便成為熟練者。這個感官的部份,被這些源自靈堛熙葝眯狶l引,便與靈聯合而成為一體。靈與感官每一部份照著其本身的方式從同一碗碟享用同一種屬靈食物。他們成為一體帶著唯一的目標,如此,在某一方面,他們的聯合並帶進和諧。這種聯合是預備他們忍受在等候他們的極嚴峻和厲害的煉淨。在這煉淨的過程中,靈和感官這兩部份要完全被煉淨。若缺一,另一部份就不能被真正的煉淨,因為有效的感官煉淨是在靈煉淨開始後不久。我們從前定名的感官黑夜,其實應該說是一種感官的更正和約束,而不是煉淨。因為感官部份所有的不完全和混亂,它的力量和根是源於靈,而所有感官埵n和壞的習慣,都是服之於靈下,故此要待這靈的摻雜都被煉淨後,感官的背逆和敗壞,才可以充分被煉淨。

  二、在這要來臨的黑夜,信徒的兩部份都一起被煉淨,也為著這個目的,心靈就經過第一個黑夜的更正,從而進入一段平靜的光景堙A感官繼續與靈合一,一起被同一種方法煉淨更剛毅地忍受痛苦,為著這樣猛烈和厲害的煉淨,不屈不撓的精神是必須的。因為較弱的感官部份,若沒有先被更正,繼而享受與神甜蜜和令人愉快的交通,而得著的堅忍,感官的本性是沒有力量或意志來忍受這個黑夜。

  三、不過,這些熟練者因為還在一個很低的進步階段,他們就緊緊用自己的方法來處理他們與神的事情,因為靈堛漯髐l還沒有被潔淨和煉淨。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十一節所說:他們還像孩子一樣來思想神,用孩子的方法來論及神,以孩子的方法來感覺和經驗神,因為心靈還沒有到完美堙A就是靈與神合一。在這個聯合的境界堛澈H徒,他們作成年人在靈塈@的大事,而他們的工作和官能就變作屬神而不再屬人了,關於這些容後再談。

  神為求達到這個目的,祂定意將他的舊人剝奪,使他穿上新人,這是按照神的形像所造的,正如使徒在以弗所書第四章二十四節所說的。這時信徒的感官是全新的。祂剝奪心靈一切內外屬感官和屬靈的官能,喜愛和感覺;使悟性落入黑暗中,意志枯乾,記憶空白,情感處在最深的困苦,及難受壓抑堙C神把信徒從前的一切從屬靈祝福所得著的滿足和經驗都挪去,這種剝奪成為一個造就的法則,是切合靈所需要的。這樣靈才能變作真正的屬靈,並與祂聯合,就是愛的聯合。為成就這一切,神用一種純真和黑暗瞻仰運行在心靈堶情C這就是心靈在第一節詩所描述的----「通過漫漫長夜,渴望焚灼的愛火,何幸好運!我悄悄出走,心宅一片安寧。」這一節詩句的分析原本是指著感官的第一個黑夜所說的,但在原則上可應用在心靈的第二個黑夜,就是「靈的黑夜」,因為這是心靈潔淨的主要部份。因此,我們就照著這種意思來說明這一節詩句。(待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