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最易受攻擊之處

邦茲

  「你們赦免誰,我也赦免誰。我若有所赦免的,是在基督面前為你們赦免的。
免得撒但趁著机會胜過我們。因我們并非不曉得它的詭計。」(林后二10-11)

  在某些情形和狀態下,我們會留下被撒但攻擊的破口。這些重點必須以不眠不
休的精神并隨時保持警惕的心來看防守。魔鬼是一位殘忍且強大,有力的仇敵。用
儆醒不懈的眼睛來盯住它不僅是我們的一种責任,對我們的生命來說,更是必要的。
想要從地獄中得到釋放,并确實有份于天國,二者均与戰胜魔鬼有關。當我們与撒
但爭斗時,挫敗在愚昧,疏忽,和不留心,未准備的情況常是多過對仇敵的誤解或
不謹慎上。這些都是致命的失敗——即永遠的且是無法補救的損失。

  在与魔鬼的爭戰中,使徒保羅宣告,「因我們并非不曉得撒但的詭計。」如此
就把他的哥林多弟兄們安置在得胜這一邊。「無知」總是在一种暴露的光景。

  「無知」就是晝夜地敞開自己,讓攻擊和意外的襲擊隨時臨到。我們對于魔鬼
的存在,它的性格和手段若是一無所知,那正是為天國的戰爭中失敗的先兆。如果
這是真實的,有一种人,他不但對試探,試誘的可怕一無所知,甚至否認或不知道
那試探者确實存在,這等人在爭戰中想要利用是毫無希望的。

  魔鬼最擅長的策略,它的杰作「試探」就是要在人心中破坏「人們對它真實存
在的信念」,而神的努力卻是要在人的心中建立「神真實存在的信念」。魔鬼最大
的工作就是消除工切屬靈的事實及屬靈的原則,及「神的良善与魔鬼的邪惡」。那
些否認或不知道魔鬼存在的人,就是在極重大的救恩的門前放置了致命的障礙物,
并且使用權工切通往救恩方向的努力都癱瘓了。

  這种無知正是把自己交給他所否認及嘲笑的仇敵,讓它扣上腳繚手銬。

  「對于撒但和它的手段毫無認識」,這种無知最能助長撒但的工作,除此以外
它別無高招。若想掙脫它的网羅,我們必須要有一种強烈的信念,就是确信「撒但
真的存在」。我們也需要對它和它的計謀有經歷上完全的熟悉。

  輕視魔鬼

  上文所提到有關易受攻擊的情形其中一點是:輕視魔鬼——就是對它本人,它
的工作,以及它的性格都帶著輕浮的看法。

  當我們面對人生重大工作中任何嚴肅的看法和嚴重的沖突時,若是以輕率的態
度來閑談撒但或是以嘲笑的口气侮辱它,這种言談都是非常有害的。

  凡是傲慢自大,執拗任性及愚頑不冥的人,當他們處理那些重大事務時就會掉
以輕心。

  然而,魔鬼的存在以及它的工作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們需要把它看作是
重大的事,而且以嚴肅的態度來處置,甚至唯有嚴謹的人才能夠處理它。因此之故,
在新約中才一再地警戒我們「要儆醒」,彼得前書五章八節「務要謹守,儆醒,因
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正是強調這一個重點,且有清楚地聲明。

  至于有關對魔鬼的存在以及它的工作的態度,猶大書是以很銳利,甚至是嚴厲
的口气指責那等人,那些以輕忽的態度對待屬神的事物和神及魔鬼不可冒犯的位格。
書上曾記著:「這些作夢的人,也像他們污穢身體,輕慢主治的,毀謗在尊位的。
天使長米迦勒,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爭辯時,尚且不敢用毀謗的話罪責它,只說,
主責備你罷。但這些毀謗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本性所知道的事与那沒有靈性的畜
類一樣,在這事上竟敗坏了自己。」(猶8-10)彼得對這些態度輕率,不謙遜,不謹
慎的多辯者,也有話說:「他們膽大任性,毀謗在尊位的也不知懼怕。就是天使,
雖然力量權能更大,還不用毀謗的話在主面前告他們。但這些人好像沒有靈性,生
來就是畜類,以備捉拿宰殺的。他們毀謗所不曉得的事,正在敗坏人時,自己必遭
遇敗坏。行的不義,就得了不義的工价。這些人喜愛白晝宴樂,他們已被玷污,又
有瑕疵,正与你們一同坐席,就以自己的詭詐為快樂。」(彼后二10-13)

  還有一种會使人癱瘓的態度,就是我們仍舊停在接受魔鬼暗示的生活中,這是
一件致命的事。夏娃就是犯了這個錯誤。因為撒但的舌是如油光滑,它的話如毒液
一般能流通人的全身,并且能激動起人的憤怒。

  因此我們所站的地位,必須是站在儆醒對抗撒但的地位,要加強防衛准備爭戰,
不可拆下屏障,不可有敞開的大門,不可有低洼之地。要筑起圍牆,架上防寨以防
御抵抗魔鬼,這才是唯一安全的地方。

  不饒恕的靈

  怀著一种不饒恕人的靈,就會引來撒但的附著。撒但最喜好的領域就是在人的
心靈。為了要敗坏我們的靈,撒但就刺激我們去報复,想要复仇或是以不怜憫的心
待人,這是它精致的工作,也是它最普遍又最成功的策略。使徒保羅把撒但的這种
策略公開,以便讓我們能攔阻撒但的計謀。他寫著說:「你們赦免誰,我也赦免誰,
我若有所赦免的,是在基督面前為你們赦免的,免得撒但趁著机會胜過我們,因我
們并非不曉得它的詭計。」(林后二10—11)

  當撒但在我們里面產生一种不饒恕的靈時,那么它就占有了我們,我們也站在
屬它的地盤上。當我們處在一些嚴肅及敏感的事情,我們就以為無論是邪惡的人,
或良善的人,甚至所有的人,似乎都是在傷害我們。

  有時他們是在一种不知不覺的情形下錯誤地對待我們,有時他們明知是錯仍蓄
意惡待我們。當我們被人惡待時,立刻就會有一种冷酷靈占据我們的心靈。此時撒
但就占了上風,至終它必穩操胜算。

  誓約和發誓

  讓我們引用我們的救主所警告的話:「你們又听見有吩咐古人的話,說,不可
背誓,所起的誓總要向主謹守。只是我告訴你們,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著天起
誓,因為天是神的座位:不可指著地起誓,因為地是他的腳凳:也不可指著耶路撒
冷起誓,因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又不可指著你的頭起誓,因為你不能使一根
頭發變黑變白了。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于那
惡者。」(太五 33-37)

  這里的命令是禁止人們在言語上用強烈的誓言。凡是我們言語中多說的咒詛和
控訴都是不對的,而且把我們暴露在撒但的网羅下,箴言書上說:「多言多語,難
免有過。」(箴十9)

  撒但試探我們去用一些斷言确說以及陳述宣言來證明我們所說的話的真實性。
當我們用一些多加的言語作為已說之話的證明時,那些多余的話就把我們暴露在撒
但的權勢下。「我的弟兄們,最要緊的是,不可起誓;不可指著天起誓,也不可指
著地起誓,無論何誓都不可起;你們說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免得你們落
在審判之下。」(雅五12)

  使徒雅各給基督的話蓋了印章。魔鬼說謊都是隱藏在許多的話中。單純,簡洁
且真誠,懇切的話是大有能力的,足以破坏撒但的計划,阻止人誘入陷阱。

  對魔鬼來說,它是非常容易的就能阻止我們在生活上得救,只要我們在話語上
缺少信心就夠了。有時我們許多言辭,序文,介紹,推荐等的話語,通常都是十分
單調并無變化的。那些話語即使是指著正确的方向,但卻不能帶領我們進入事情的
中心。如同亞伯拉罕和撒拉,當他們起行時,的确是定意要進入迦南地,但是中途
卻停住在哈蘭,又如雅各也是停留在示劍城,放慢了他們的腳步,遲遲不肯前往伯
特利去。

  宗教的狂熱

  從一面來看,當有一群人他們努力地追求「要圣洁,否則沒有人能見主」的目
標時,撒但就誘惑他們,使他們再走遠一點,使他們的熱心至終落入邪惡的熱情,
造成教會的分裂。它使嚴格的熱心墮落成嚴酷;溫順變成了懦弱;精力旺盛的活動
變成了魯莽的干涉和心思的狹窄。平靜的中庸很快地變成了毫不在意的默從。勇于
說服別人的變成了麻痹的冷淡,不關心他人,而且帶著怀疑怠惰的心。原先是熱切
可靠的,退步成自大,傲慢的。以前是慎重的智慧,不久就變成了懦弱和躊躇的懮
急。過去的忏悔和專心奉獻的心消失,變成了今日宗教儀文的責任。

  撒但儆醒注視著我們,總是防守著我們,阻止我們達到最終的目標。并且它也
用一种相反的方法,就是用猛烈的,著魔似的靈來驅使我們,使我們超過了目標。
這是撒但的企圖,乃是要暴露我們的堅強的地位,反而把它轉變成為疏忽之處。

  不當之軛的牽扯

  當我們和不信主的朋友密切交往,又信賴他們的友誼時,這种不相匹配的牽扯,
會把我們陷身于被暴露的地位上,讓魔鬼得到大好机會。

  在生意上与不信的人合夥或是在神圣的婚姻上信耶穌基督的人与不信者聯姻都
是危險的。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的和不義的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
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林
后六14—15)

  撒但被稱為「彼列」,它的意思就是「無价值的」,「卑劣的」,并且是「邪
惡的」。它和基督不可能聯合或一致的。

  不當的束縛,不必要的交往,不需要交通,二者之間不可能有「一致」存在,
其結局必定是污染和不洁淨的。

  這种自愿的羈絆和束縛,其親密的結果乃是削弱你的屬靈光景。在律法下,一
頭牛不可和一只驢同負一軛,在圣靈里,基督和撒但也不可能有任何一致和台。

  至于在基督徒中間的分別,洁淨,以及完全的圣洁是必要的,如此才能保證站
在得胜之地來對抗撒但。圣經中很強烈的,明顯的,而且是廣泛的命令反對我們与
不信者聯合,交際,或親密往來。對于那些不相稱的軛,是不可能拉在一起,其間
是沒有友誼,沒有分享,沒有交通,沒有親密,沒有一致,更不可能有相同的決定。

  解經家們在哥林多后書找到這些經文,是使徒保羅用希腊文所寫出精确的命令。
我們在其中可以發現他那熱情的火焰,以及深奧的确信。那些命令都需要舍己,禁
止人与不信的世界有親密的,自愿的聯合,無論是在做生意,享樂,或社交的追求
都是一樣。

  保羅在他寫給哥林多人的第一封書信中定下這樣規條:「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
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
或是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与他相交,就是与他吃飯都不可。」(林前五11)保羅并
非反對基督徒之間的關怀及友誼,而是反對与不圣洁的基督徒不可有親密及持久的
關系。

  屬世的友誼

  使徒雅各反對世俗的關系和眷戀,下了定義,并且反對這些關系,這些都可以
成為易受攻擊的弱點。它的結局是犯罪的,而且是侵犯了与神最神圣的關系。「你
們這些淫亂的人哪,豈不知与世俗為友,就是与神為敵么,所以凡想要与世俗為友
的,就是与神為敵了。」(雅四4)因著這种聯系,破損了對神聯姻的誓言。

  丁阿弗對這段經文的注解是:「所謂世俗,乃指屬血气的及他們的興趣,野心
和職位,是如此地遠离神,而且沒有神的人事物。」凡被基督從世界提拔且分別出
來的人,不可能再度成為屬世之人的朋友和同伴。他們不能再有份于世人的惡謀,
因為這些惡謀至終都是与神敵對的。所以一個人不可能聯于一邊而不被另一邊棄絕
的。當一個人期望与世俗為友時,就是下定決心走世界的路而定意要与神為敵了。

  我們或許會問:「難道我不應該与親戚們友善嗎?不管他們是否敬畏神?」是的,
我們無法改變我們的家族親戚關系,但是其中仍有親疏之分。最親密的關系乃是丈
夫和妻子。不管他們是好或坏,基督徒總要竭力成為對方最好的伴侶,是神把夫妻
聯合在一起,無人可以把他們分開。

  父母也是非常親密地与子女們連結在一起。當子女還年幼時,你不能把他們分
開,因為這是你的責任去「教導他們,走他們當行的路」。但是,當他們長大成人
了,你們和他們之間的關系也就改變了。你們必須謹慎決定,自己斟酌要和他們保
持多靠近。

  子女們長大后也要決定和自己的父母同行多久才是合宜。一般而言,如果他們
不敬畏神,你們就要在合宜時早早离開他們。

  至于所有其他的親戚,甚至兄弟姊妹,如果他們是屬世界的,你沒有義務要親
密地与他們聯系在一起。你可以很有禮貌,而且很友善,但要保持距离。

  唯一逃脫之路

  既然「与世俗為友的,就是与神為敵」那么唯一的通天之路乃是遠离所有屬世
的人群,不和他們有親密的關系,無論要付上多少代价,務必逃离屬靈的淫亂!和屬
世的人沒有親密的關系。不管你是如何地被利益或是享樂誘惑著,總不要与滿腦世
俗化的人們有親密交往。若是你已經和任何屬世之人有所牽扯,要立刻和他斷交,
不可拖延。

  你的生命正在危險之中——即:永遠的生命或永琲漲漱`。若是能進入永生,
即使只有一只眼和一只手不是也比帶著雙眼雙手被丟進地獄的火里更好嗎?即使你常
遭到試探,總不要与世俗為友。請查看四周,就會看見在你的弟兄中間那些可怕的
結局。有多少大有能力的人都是在這件事上跌倒!他們會生活在沒有警告中。他們与
滿腦世俗化的人交談太親密,以至于自己倒退又回到了世界之中。

  噢!「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林后六17)要從所有不圣洁的人中間出來,
無論他們如何,它在外表呈現出不會傷害你的樣子也一樣,「但是你要分別」,至
少和他們不親密。你們「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穌基督相交的」(約壹一3)所以你只能
与那些誠心尋求主耶穌基督的人相交。從此,你將特別的經歷到,全能的神所說的:
「你們必作我的儿子和女儿了。」

  撒但如何地包圍著我們!它是如何強力地抓住我們!它是如何地糾纏我們,用鎖
鏈把我們与世俗的聯系綁在一起。我們躺臥在甜蜜的友情和擁抱之中,并与這些世
俗的人商量,听他們的勸告。而他們卻是臥在那惡者的膀臂之中,何等可怕阿!

  單一的回答

  如果從我們的信心中挪去純一,那么抵抗撒但的防御能力就會被削弱。「我為
你們起的憤恨,原是神那樣的憤恨,因為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要把你們如同
貞洁的童女,獻給基督。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洁的
心,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林后十一2—3)

  撒但早已被認出它就是那古蛇,它現今仍忙著重施它的故技。因為撒但是這么
擅長于詐欺的手腕,所以令使徒保羅很挂慮。哥林多信徒們因為缺乏純一以至他們
純洁和信心受到致命的傷害,就如夏娃因為嘗了禁果而導致屬靈的死亡一般。看起
來只是一點小小的破損,但其結局卻是全盤皆輸。

  操練的重要

  一個未經操練的身體是很容易地就把我們暴露在撒但的強襲之下。甚至是我們
的天然無罪的一些嗜好和喜好也需要加以約束和控制,因為它們有如奔馳馬需要加
上嚼環,轡頭。保羅警覺到這一點就說:「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
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林前九27)一個不受約束的身體很可能把保羅從使
徒的職分上摔進那可怕的背道之深淵中。

  保羅對他的身體有兩項攻克的方法,就是用「壓制」和「制服」來對付它。所
謂「壓制」,它的意思是擊打臉上雙眼下面的那部分,即有時用「痛擊」的方法來
限制,禁止身體的欲望,如此它的勢力就會被打碎。

  后者所說的「制服」就是把它奴役于紀律,就是嚴厲地對待身體,使它服從于
嚴格的操練之下,使徒把他的身體看作是這場「進天國競賽」爭戰中成敗的重要因
素。他教導我們,如果身體未加訓練,沒有強力鎮壓管制的手來懲戒,它很容易就
成了撒但強襲下的犧牲品。

  使徒彼得也給我們相同的教導:「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
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他,因為知
道你們在世上的眾弟兄,也是經歷這樣的苦難。」(彼前五8、9)

  在一种不留心,鈍滯昏睡,懶惰愚蠢的狀態,都可能把我們置身于撒但的勢力
下,我們不但毫無警覺地無掙扎,甚至還可能會有禮貌地向它投降呢。

  記得基督他那些困盹又昏暈的門徒們所說的強烈指令:「總要儆醒禱告,免得
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愿意,肉體卻軟弱了。」(太二十六4)

譯自:看不見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