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陶恕小傳

  引言

  「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來十一6)

  如施浸約翰成為主耶穌的先鋒,為他預備道路。陶恕也是在歷史中荒涼期間,
是所神興起來的一位先知。他因著有一顆單純渴慕神的心,得以听見神那隱秘的聲
音,并看見他的榮面。這個深刻的屬靈經歷,使他有權柄和勇气,在這邪惡墮落的
世代,單獨地為神作見證,一生忠心地事奉神。他棄絕一切的理學、傳統知識,只
謹慎地以圣經中神純正完全的話為根基。他不倚靠任何力量,只倚靠圣靈的能力。

  在他一生中,他熱切地与神相交,在圣靈的引導下來解釋神的話語和旨意。由
于他清心的追求,他發現了不少隱藏的真理。在他的信息中,為了維護純正的真理,
往往直接地指出許多這世代的不義与摻雜,而成為二十世紀的「憤怒的先知」。

  但在這荒涼的世代,他那充滿了對神渴慕的信息,正供應了不少屬靈飢渴的圣
徒,使他們得以飲于活水的泉源。

  童年的生活

  主后1897年4月21日,陶恕(Aiden Wilson Tozer 1897—1963)是出生于拉候賽,
即現在美國賓州的紐堡。在六兄弟姊妹中,他排行第三。父親名叫「雅各」。祖父
「吉柏特」是英國人,十九世紀中葉遷居美國。陶恕的家鄉,是多石多山的地域。
所以,他從小就看見那里的人們,在古老的帳棚婸E會。沒想到他長大以后,也曾
多年在這种帳棚聚會中傳道。

  年幼的陶恕是個聰明伶俐,專愛搗亂的孩子,但卻有著一顆溫柔善良的心,曉
得愛護嬰孩和小動物。

  有一次,家里養了一只營養不良的豬,陶恕就用奶瓶喂它吃奶,把它養大。還
有一次,他發現了一只生下不久,有三個耳朵的畸型小羊,因被母羊冷落,于是常
把它摟在怀里。結果這小豬、小羊都成了他家里的寵物。

  陶恕童年時,只是一個普通的孩子,看不見他日后的屬靈品格。他常因小事与
鄰居孩子們吵架,惹父母生气。

  一天,陶恕和他的妹妹爬上一棵苹果樹,在樹枝上蕩來蕩去,隨口唱著儿童詩
歌:「在天堂可有地方,為像我這樣的小孩子?」一個精明的鄰婦,就馬上從草叢中
插嘴說:「如果你想上天堂,就得先改好你的行為!」由此就可以看見,他的童年是
如何的頑皮的了。

  還不到十歲,他的大哥就到亞克朗的橡膠公司工作。陶恕只好負起成人的責任,
留在農場上工作,如撒种、栽种等。

  農場的工作歷時未久,悲劇就突然發生了。一場大火就把他的家園燒的清光。
那起火的原因,是一個老婆婆把木屑扔在炭堆上,火焰冒出煙囪,燒著了木頭蓋的
屋頂,加上干燥的气候和強風,火勢很快的蔓延開了;然而才十歲大的陶恕,早有
了准備。他一把拖起他的弟妹,就往安全的樹林中逃避。原來他早已夢見火災,并
曾告訴家人,若夢境成真,他將如何行動。

  大火過后,陶恕一家在舊地重建家園,在那里又住了五年多。1912年,他們舉
家遷往亞克朗与長兄會台。陶恕与父親和妹妹,都加入長兄的公司作事。

  以今天的標准來看,陶恕的教育程度實在低淺,他只讀過初中。此外,在他的
農庄生活里,也只能利用主日,來閱讀他僅有的几本書。他沒有什么音樂天分,所
以很慷慨地,把一個免費學琴的机會讓給他妹妹。

  到了十五歲時,他的藝術才華開始顯露。他參加了卡通繪畫班,并大有表現,
他的素描充分表露了他敏銳的才智。不過得救之后,他對這些東西,就再也不感興
趣了。

  在亞克朗,陶恕一家才有机會首次參加教會聚會。陶恕亦開始陪同弟妹上主日
學。但他真正得救,卻是日后的事。

  得救与追求

  1915年,他十八歲生日快到時,陶恕得救了。那經歷就像當日保羅往大馬色的
途中遇見主一樣。當時他身在鬧市的街角,与一位年長的露天傳道人一起。那人所
說的話中肯有力。他說:「你若不知道怎樣可以得救,只要呼喊神,說:?主阿,怜
憫我這個罪人!?」于是陶恕回到家里,躲在樓上,內心開始掙扎,与神接触、摔跤。

  結果,他從房間出來時,已是個新造的人了。跟著他在亞克朗的恩典循道會聚
會,然后在弟兄會里受浸。他重生得救的過程似乎是一瞬間,其實在這之前,神已
作了相當長久的預備;譬如借著他的祖母瑪嘉烈,經常向孫儿們講述神,也借各樣
的環境翻松土壤,把生命的种子撒到他里頭。

  得救后,圣靈的工作改變了他的生命。他的心竅開啟了,并且主所給的恩賜,
也逐漸在他身上顯露,冢人和朋友都能看見他的改變。不過這只是他屬靈旅程的開
端,要走的路還長遠呢!他的性格需要經過主的磨練,恩典与知識,還需要不斷增長。
圣靈的果子成熟,必須待以時日。漸漸,他年輕時憤世嫉俗的態度除掉了,對主信
心日堅。以前專好爭吵辯論,現在也變得比較仁慈體貼了。

  陶恕一得救馬上為主作見證,跟弟兄姊妹一同在街上傳福音,又召開禱告眾會。
起初他只憑一股火熱,不等候圣靈感動,就跑去挨家挨戶按門鈐,邀請人到他家里
聚會。

  在他的屬靈道路上,惟一失足的經歷就是,有一次,他忽然丟下家庭及工作,
跟一個童年的密友,乘小艇沿著俄亥俄河漫無目的地順流而下,一心要去闖世界。
不料半途船翻了,兩人可幸無恙,但一切財物盡失。結果,他滿臉羞慚地回亞克朗
老家去。這次教訓使他日后更能幫助那些軟弱退后的信徒。而另一面,經過這些事
后,他對主反而琱蟆l求,信心日益增長,在靈性上有快的成長。正如詩篇所說的:
「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

  密室的禱告

  陶恕初得救時,雖然靈命尚淺,卻已深知內室生活的重要。他經常把自己分別
出來,找個清靜的地方來讀經、禱告及与神有親密的交通。由于家中缺乏地方,他
便在地窖中自辟密室。每次,當他的妹妹艾西下樓取東西時,若听見哥哥的禱告聲
音,便赶快回避,因為,她知道哥哥正在与神摔跤。陶恕很早便開始了禱告的生活。
他時常隨身攜帶一本禱告簿,內中記下為自己或別人禱告的事項。這些的禱告,大
都是与屬靈生命有關的。

  以下是一個被稱為基督見證人的禱告:是他按立為牧師那一天,對神傾吐的靈。
長老和牧師為他按手禱告后,他退到密室,安靜地与神交通。

  他禱告:「主阿!我的神阿!我听見檷的聲音,也懼怕檷的囑咐;在這最危急的
時候,檷竟將莫大重擔的工作托付我;我深信檷必搖撼万族、地上和天上。主阿!求
檷恩待我,使我得稱為檷的仆人。除了像亞倫一些被神呼召的人以外,從來沒有人
得過這稱號。檷吩咐我向那些緊閉心門,頑梗背逆的人講解信息;但是,主阿!他們
既拒絕檷,哪里還肯接待我,我只不過是檷的仆人。

  我的神阿!我不再浪費時間,為我的懦弱悲痛和推卻工作;因為責任不在我,而
是負在檷的肩頭。檷曾說:?我認識你、我差遣你、我洁淨你。?檷又說:?你要走遍
我差遣你去的地方,我要你說什么,你應直說不諱。?我是誰?怎配与神辯論,又質
疑上主的至高權柄呢?一切的成就与決定乃在乎主,并不在我。所以,主阿!一切都
照檷的旨意行罷,不要成就我的心意。

  先知及使徒所傳講的神阿!我知道只要我榮耀檷,檷便榮耀我。求檷幫助我許下
這神圣的誓約,在將來的工作上,無論得与失、生或死,凡事都要歸榮耀給檷;并
堅守此圣約,直到生命的盡頭。

  神阿!這是檷作工的時候;仇敵已進入羊欄,小羊巳受侵襲和分散。但很多的牧
羊人,卻忽視羊儿所遇見的危險,只是對環繞羊群的諸般危險訕笑。羊群被這些雇
工欺騙,還忠心耿耿跟隨他們,一步一步与豺狼相近,隨著被宰殺消滅。我懇切地
祈求檷,賜給我明亮的眼睛,洞察仇敵的所在;加給我聰明智慧,分辨信徒的真偽。
使我更有勇气,忠實見證所看見的异象,又求檷賜給我有檷的聲音,讓軟弱的羊儿,
也認識這聲音來跟隨檷。

  我主基督!求檷使我靈命丰盛,將檷的恩手加在我身上,用新約使者應得的油膏
抹我,免我徒說屬檷的事,卻沒有救人靈魂的力量。求檷幫助我,叫我不要變成文
士,忘記檷的呼召。求檷叫我不要仿效現代牧師一樣的虛偽,救我脫离甘心妥協,
假冒為善及視傳福音為職業的危險,使我不要從教會的大小、教友的多寡、每年奉
獻的數目判斷教會的好坏。也提醒我不可忘記自己是神的使者,不是道德的提倡者,
更非宗教的經營家;讓我成為基督的奴仆。救我靈魂脫离屬世物質的欲望,叫我不
要渴望成為眾人羡慕的對象,也免我被世事所縛束,在屋里徒然浪費光陰。

  神阿!求檷管教我,當我与那天空的掌權者,和黑暗世界的惡魔角力時,求檷吸
引我到安靜的地方去禱告。不要讓我沉迷口腹之欲;教導我如何儆醒,成為耶穌基
督的精兵。

  在我屬靈生命的道路上,我愿意選擇困苦而工資少的事奉。我永不苟安,務要
學習棄絕一切能減輕工作的方法,例如別人找尋平坦小徑,我會毫不猜疑選擇十架
窄路;我雖預知有很多難處,但我會默然不語地接受。如果,這些攔阻是從檷的圣
靈而來,也是檷賜与我的恩典;求檷幫助我抵擋不止息的阻攔,教導我利用所遇見
的難處,使我不會傷害我的靈性,和減低我從上頭來的力量。假如檷允許別人稱揚
我,讓我不忘記,我本不配得褒贊。倘若,他們像我一樣深入認識我,必收回他們
對我的尊敬,轉而尊敬那些值得尊敬的人。

  宇宙万物的主阿!我把以后的一切日子,都奉獻給檷用。無論時日是多是少,全
隨主旨意安排。讓我不在尊貴人前屈膝,倒愿服事那些低微貧苦的人。這不是我所
選擇,我也不愿意改變檷所定下的計划。我只是檷的仆人,一切順服檷的吩咐,檷
的命令在我看來,比世上的福分、地位、功名更為美好,我愿為檷撇下世界或天上
的一切。

  雖然我被神呼召揀選,愿我永不忘記我只是出于塵土,并且,充滿了天性的敗
坏和害人的私欲。所以我懇求救主,救我脫离自己罪惡的捆縛,求圣靈及檷的能力
充滿我,使我披戴從神而來的能力,到處述說主的公義,盡力傳揚神的慈愛。

  親愛的主!當我年老無力,或太疲乏不能繼續工作時,求檷為我在天上預備地方,
讓我加入眾圣徒的行列,活在永遠的榮耀里。阿們!」

  他的禱告影響他的講道頗深。他不僅單對人講禱告,其實,他每一篇信息實際,
就是他禱告所產生的結果。他經常平臥在地上禱告;先用一張紙鋪在地面,使地氈
的塵埃不至沾到臉上,然后,鄭重地謙卑俯伏,仰望三一神的榮美。在這樣的敬拜、
仰望中,神自己就向他顯現啟示。

  陶恕深覺基督徒的生命,就是禱告的生命。我們的禱告与生活必須平衡,整體
來看,我們有多高的生活,就應當產生多高的禱告。在急難中的呼求,就像太平門,
只是供給人臨時脫難,并不能代替正常的禱告生活;反之,這類禱告是不正常的,
只是一時的屬靈行為。水不能高過本來的水平,照樣,一個基督徒也不能以突然、
間歇性的努力,來提高本身屬靈生命的水准。果子的產生,完全根据樹的生命的情
形。

  看見了禱告的要緊后,陶恕每作一件事,都謙卑的帶到神面前,作長久的禱告
与尋求。他的許多著作,都是在長時間禱告和默想中成全的。他的著作絕不是頭腦
的神學,而是內在深處生發對神的渴慕。《渴慕神》(The Pursuit of God)這本書,
乃是他長期跪在神面前禱告中成全的。所以,這書充滿了無比的力量和祝福。

  屬靈的爭戰

  1918年的4月26日,就是陶恕二十一歲生日過后的第五天,他与愛達西莉亞福茲
結婚,婚后生有七個子女。陶恕的岳母是位敬畏神的虔誠婦人。她一直禱告,求神
為她的女儿預備一位信主的丈夫。神果然听了她的禱告。日后,陶恕在屬靈追求上
得他岳母很大的幫助。她鼓勵他過一個殷勤的生活,又把自己的屬靈書籍借給他閱
讀。

  陶恕深信救恩是臨及全家的,因此,很快便帶領他的父母与兩個姊姊信主。婚
后第一個夏天,他与小舅在西維珍利亞學校里開福音布道會。接著,他應征加入美
國陸軍,在部隊服役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

  此后,他屬靈的爭戰期開始了。當時,維珍利亞教區的監督舒曼博士發現了他
的恩賜,雖然,陶恕未曾受過任何圣經學校的訓練,但仍被按立為當地宣道會的牧
師。時為1919年2月。

  陶恕年輕時,既害羞又沉默寡言,家里有客人來時,他不是逃到屋外,就是躲
進廚房去,若是可能的話,他便獨自的吃飯。雖然他是如此內向,但在公開的職事
上,卻是靈里火熱。基督的愛除去了他的畏縮。不過在他的生命里,他都是獨自往
前的,為著与主交通,他甚至要遠离家人和好友。

  這种生活對陶恕的家人而言,自然不太好受。實際上,他就像個結了婚的修士
一般。他沒有汽車、地產,也不要銀行戶頭,任何能叫他發財的机會,他都不屑一
顧,有時甚至拒絕加薪。當他出外傳道時,他的妻儿便不能与他共享天倫之樂。他
完全接受主在路加福音第十四章二十六節所要求的:「人到我這里來,若不愛我胜
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

  陶恕几乎對每件事物,都有自己的意見。在某些事上,他更是態度強硬。你可
能不同意他的看法,卻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与坦誠。他說話詞鋒銳利,也不管是否
傷了別人。不過有時,他也會因話語過分而懊悔。

  在宣道會的一次會議中,他強烈反對一項已經通過的事:他的話語很重,最終,
他所提出的意見并未得著同意。回家后,他開始感到不安,雖然,他認為自己的立
場是對的,但卻發覺話語說得太過尖酸刻薄了。這事之后,他寫了篇信息,是他有
力的作品,題目為:「征求:勇气加上謙卑」,其中有几段如下:

  「剛烈的性情,是難以順服的,而更難辦的是人因著驕傲,用自己的方法來幫
助神。」

  「使徒保羅就是個最好的例子。他似乎有著十足的勇气,百般忍耐的性情,以
及神的寬容。從他得救前的光景看來,我們可以想像得到的,若沒有神的恩典,他
將會成為怎樣的一個人。當他從旁幫助那些用石頭打死司提反的人之后,便四處尋
找基督徒,向他們口吐威嚇凶殺的話,甚至在他得救后,對某些事物的判斷,仍是
速決的。當出去傳道時,他斷然拒絕帶馬可同去,可見他對不信任之人的態度。然
而歲月、患難,加上与忍耐的主日益親密的關系,似乎已改變了這個弱點。他晚年
的日子,都充滿了甘甜的愛,馨香的怜憫与寬容。我們也應當有這樣的改變。」

  讀經的經歷与認識

  陶恕認為圣經是他路上的燈,能將他引進永遠的福分里:所以,每天在閱讀其
他刊物之前,他總是先讀圣經。他的工作也以圣經為根基。圣經中的話語,是啟發人
靈的,里面所記載的人物,是活潑的,其中最重要的主角——耶穌基督,活現在紙上
!
A清晰而肯定,從古至今歷久不變。人若深愛并相信圣經的作者——神自己,就得著
智慧与啟示。

  他得救后,就不停地搜集各种不同版本的圣經,不論是新譯本或新版本他都要
買。這愛好漸漸成了他終生難除的習慣。盡管他已經歷了多次慘痛的挫折和失望,但
是只要一有新譯本出版,他還是禁不住要去書店買一本。

  他多次尋找,渴望能找到一本集各版本精義于一身的圣經,能將圣經的原意明
顯地表達出來,就如一個优良晒相技師之沖晒,能把底片完全表露無遺。然而,事實
卻不如他的理想。

  他說:「對每一本新出版的圣經,經過數天或數星期的仔細研讀,總發覺手中
的不過又是一本平平無奇的譯本,只好失望地把它推開,再回到我最喜愛且熟讀的欽
定本圣經。我對里面的翻譯和印刷方面的錯誤,都已相當熟悉了,因為圣經教師們,
A
`是不厭其煩地指出這本古老譯本的錯謬之處。 ,

  后來,他道出了自己多年來讀經的錯誤,因他把自己下沉的靈和冷淡的心,歸
咎于圣經里話語的本身;認為普通的言語不能清楚、充分地表達真理。所以,他心里
總存著一個怪念頭,以為只有從各种不同言語,或字眼的譯本來看神的應許和命令,
?
~能有助于信心的接受和對神的順服,其實,這也是錯誤的。

  神話語的目的,是要表明得救的真理,把人帶到基督面前,使人成圣,吸引人
与神交通,并教導人認識義和信。無論何人,只要用禱告的靈去研讀圣經,就算是一
本最簡單但忠于原意的譯本,圣靈也能點活其中的真理,并吸引人的心歸向神;一切
|
b乎圣靈的工作和讀經者的反應。那些正确、忠實的版本固然重要,但最好的譯本,
也不能改變一個人。美麗的修辭往往令人沉迷在其中,而忽略了神的要求。一個人如
果無心遵行神的旨意,即便讀任何譯本,都不能叫他里面得著平安。

  陶恕體會到,閱讀圣經時,不應當倚靠外面的幫助。今日許多信徒讀經,總喜
歡跟隨一些解經或讀經計划之類的書籍。信徒若養成這种倚賴的習慣,把讀經變得因
循、机械化,便叫圣靈無法說話。真正隨從圣靈引導來讀經的信徒,常將一些章節在

垠惚e揣摩數日,直到話中的真理在他里面放光,他若在某些經節上沒有跟神辦好交
涉,就不肯放棄,繼續把自己交給圣靈,讓圣靈來運行和光照。

  屬靈的職事

  新約中的先知与舊約時一樣,都是在圣靈的引導下,在公開的聚會中說話。陶
恕早年在芝加哥傳道時已發覺,似乎先知的油膏在他身上,他感到為神說話,是何等
重要。他与使徒保羅一樣地宣告說:「神樂意將他儿子啟示在我心里,叫我把他傳于
¥
~邦人中……。」

  故此,他以活的基督為他權柄与能力的源頭,并确信神在用他說話。既作神的
出口,便以高舉基督為一切的中心。他認為高舉基督比賺得靈魂更要緊,「愿檷的名
被尊為圣」。神的名,在這背叛的世代必須被高舉,好使神能得著他起初原有的地位
!
C因為神救贖的目的,是要恢复他在人里面正常的地位,叫自高的人,再俯伏在坐寶
座的主腳下。

  先知以賽亞曾把罪人,喻作走迷了路的羊——「各人偏行己路」。他們以自己
的道路代替神的道路,乃是罪的中心,是背叛、不信、自私、己意的摻雜。這正是今
日世人所犯的錯誤。在美國、歐洲、及至鐵幕國家,神在人心中根本無法居首位,最
|
h也只有居第二,或第三的地位而已。

  陶恕引用法國昆虫學家費比瑞的一個有趣的發現作為比喻:一群昆虫中,只要
有几只領先環繞瓶口而行,其它的便會盲目地跟隨;經過多日無謂的繞行,它們就都
從瓶口上掉了下來。陶恕說基要派的領袖,就像這些昆虫。許多世紀以來,他們一直
|
b小小的瓶口上彼此跟著走,每一個都怕會超越半步,沒有一個敢去找新的方向,因
此,只好像奴隸般地互相附和。陶恕強調說,這全是因為他們偏离了那高深的,被靈
充滿的生命,而這生命是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的。結果,基要派的屬靈情形日趨下
坡。

  因此,陶恕覺得教會的复興,基本上是在于個人的屬靈生活。假如教會的每一
分子,都能有更多的禱告、過圣洁的生活、彼此切實相愛、熱切事奉神、服事弟兄姊
妹、更多追求像主,教會才有复興的盼望。他并指出,這复興不在乎多舉行几次會議
c
峆韃?A只要帶領的弟兄姊妹,愿意絕對跟隨主,他們就能夠成為圣靈合用的器皿,
帶進教會的恢复;否則,縱有再多聚餐与飯后交通,也是枉然的。只有常常活在信心
中,不斷地禱告、順服,才能帶進真正屬靈的复興。

  另一面,他認為傳道的組織及個別的傳教士,必須達到更高、更新的使徒標准;
否則把那些腐敗、低品質的福音傳講出去,徒然浪費時間及金錢。除了純正的福音,
和新約的教訓,傳道者無權柄將其他別的東西帶進教會。

  他鼓勵凡相信圣經的基督徒,都不要懼怕圣靈。過分的靈恩運動,曾把不少神
的子民嚇得逃离了活水的泉源。為了避免強烈的靈火,他們宁可無火;到了一個地步,
甚至讓「屬靈真空」的情形出現。然而,神是幫助那些屬靈飢渴信徒的,我們必須?
菻H他,讓他來作工。

  對于新約時代的教會,陶恕堅持要完全根据圣經所啟示的樣式。摩西建造會幕
時,神給他的藍圖里,連最細微的東西,都有清楚的啟示。摩西決不能改變神原初的
計划,他必須遵照神在山上所指示的樣式去建造。在此可以清楚看見,神才是那設計
a
怴A他有主權去決定一切,是人所不能更改的。今天新約教會的原則,無論是教訓或
方式,都必須按照神圣言的指示。

  原初教會作事的法則,是直接從神那里領受的,是經過圣靈向使徒啟示的。新
約所記載的一切,就是神對教會的整個藍圖,此外,神沒有再加添什么其他的東西,
任何人偏离了神的計划,都將招致虧損;近則影響當時四周的人,遠則影響至未來,
§
滽咻b地上的教會陷入邪惡里。

  那些看似好心,其實卻是愚昧無知的人,常令教會受到無可言喻的破坏与虧損。
這些人,自以為比主耶穌更清楚神的工作,他們一連串的改良運動,大大攔阻了真理
的開啟,使神圣的計划和樣式被改至面目全非。倘若原初的使徒能回到地上的話,¥
L們絕對認不出,這就就是當日原初的教會。

  許多人不斷地把新東西帶進教會,也不理會這些東西,是否合乎圣經真理,都
一律當作正統的方法和形式來接受。很快地,這些外加的東西,便与純正的真理同被
認可;漸漸形成:若有人抨擊這些,便等于抨擊真理了。陶恕惊奇地指出:「福音派
a
澈H念實在奇特;一面站在真理的地位上,批評羅馬天主教不合圣經,另一面卻又容
許在教會中,有許多如圣水之類無聊的宗教東西存在。」今天流行的宗教電影,便為
陶恕所批評,他認為這是一個摻雜了世界的作法。

  末了的話

  陶恕一生的忠心事奉神,正如他在受職成為牧師時的禱告一般,他只揀選神的
旨意,并忠心的為神說話。由于他的信息簡洁、有力,且切中時弊,故被公認為二十
世紀的先知。雖然在他中年時,稱許、榮譽從各方而都臨到他,但這些,一點未影響
¥
L向神所存單純的心,也沒有叫他的能力受到損傷,他仍然只要神的自己;因此,到
了晚年,他屬靈的生命便越顯丰富。

  多年經歷神、与神交通相默想神的話語,使他成為一個更深認識神的人。就像
雅各臨終時,扶著杖頭敬拜神一樣,陶恕晚年的信息,也充滿了對神的敬拜;他認為
一切的聚會、禱告、贊美、唱詩、見證或寫作的中心都是神自己,而這一切的高峰,
?
D在于對神的敬拜与贊頌。這是永世時圣徒惟一所要作的,如同啟示錄中的二十四位
長老,在神面前不住的敬拜一樣。

  在這方面屬靈的經歷,可從他晚年所著——《認識至圣者》(The Knowledge of
The Holy)的書中看見。全書充滿了他對神各面品格的認識和經歷,以真誠敬拜者的
生命表現出來,完全沒有神學八股的言論,也非以优美委婉之詞吸引人。

  他說:「神是一位有位格的神,當我們准備我們的心尋求他時,我們對它的認
識,必因越親密就越增多。當神的榮耀借著圣經的話,向我們里面照亮時,我們可能
改變以前對神的信心,也許我們需要安靜且溫和地与當前教會中,盛行的拘泥原文或譯本的研經風气斷開。」(認識至圣者第二十三章)

  這是他對當今教會荒涼的光景,和一些信徒對神低淺的認識,所提出之惟一的
救法。他心中充滿了神自己,他的負擔不再是作一個憤怒的先知,斥責這邪惡的世
代;而是實用、直接地高舉神,把人領到神面前,讓神的儿女借著圣靈的引導,對
神有更深的認識和經歷,從而對神產生正确的敬拜,并學習在凡事上認識他、經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