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無家之家」的使女──衣凡

宣 信

  十七歲衣凡姊妹得救重生,有一天她讀到主耶穌對門徒撇下一切的呼召,她進入奉獻及蒙召的經歷中。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得救以後,我開始讀新約,我的光景如同異教徒初次聽到福音一般。耶穌的嚴肅要求打動我。這件事乍看十分希奇,祂竟然要求一切,而祂所給的僅是自己和十字架。果真,祂既能這樣作,就配得我們的一切,撇下所有來跟隨祂。那時我毫不計代價;是否能夠一面跟從主,一面愛世界,或者抓住自己,這些從未進入我的腦海。這樣作是矛盾的,只能二者之中挑選一個。我再也無法離開祂,所以我必須犧牲,棄絕自己。這是清楚的,我就決意出任何代價接受神的條件。

  「和基督的啟示同時來的,還有一種熱愛貧病的心。這種心情非常有力,充滿了我的心思。我的雙眼睜開看見世上的痛苦。我和受苦的人同苦,我只有另一願望,就是獻身幫助他們。在我的腦海堙A我看見上西利西百姓的困苦,希奇我以前從未注意過,我深知我存活的緣由何在。我不用浪費我的年日,全無目的,也無功用;在這世上有我當作的工。耶穌基督已經找到我,呼召我跟隨祂,在祂的工作埵酗嚏A現在就是等候祂的指示。」

  後來她讀到司超堡叨勒的書時,她說:

  「有兩件事特別顯要,因為我重新聽見神清晰的呼召:

  在我安靜的時候,我讀到先知以賽亞的話,是我母親筆抄錄的,也是我頭一次聽到這些話:『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的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麼?……你心若向飢餓的人發憐憫,使困苦的人得滿足;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發現,你的幽暗必變如正午;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在乾旱之地使你心滿意足,骨頭強壯;你必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那些出於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廢之處;你要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你必稱為補破口的,和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賽五十八7-12)又『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賽六8)」

  過了二年她再次得到啟示:

  「兩年過去了。我從夢中驚醒。神抓住了我,把擺在前面廣大的工作指示我。祂教訓我,人生決非在幻想渴慕中蹉跎。祂讓我看見茅舍堹e病垂危人的痛苦和需要。我目睹許多孩童伸張無助的手,無數失迷挑重擔的人,等著被領到那位前來尋找拯救失喪者的主面前。我失望的問說:『誰能幫助呢?何來有勢有力尊貴的人,罄其所能解救百姓的需要,幫助窮人,栽培孩童呢?』我得不到答覆。

  「於是我聽見神的聲音說:『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我又聽見更迫切,更個人的質問:『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去呢?』那刻不容延宕,從我心底媯o出答覆說:『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人生不復是本封閉的書──我的道路在我面前顯得清楚明白,我以堅定不拔的心志,向著標竿直前。我整個生命和力量,現在得到變化,絕對隨主佈排。就在橡樹底下,我在禱告中,得著了多年後才實現的異象。樹梢風聲颯颯,宛如天上回應『阿們』。從今不能再與世界妥協,所有的舊習慣,和個人的享受,必須澄清,每天光陰必須用來積極準備未來的工作。我已經聽見呼召,而且也已答應,焉能再有妥協,豈可畏縮不前?我必須破釜沉舟,今後奉神之名,勇往直前,甘苦均所不顧。」

  於是在神帶領下,二十二歲在家鄉成立「衣凡之家」,看顧孩童及病人,後來成了「執事之家」,十四年後她憑信心在德國、波蘭成了四十個「無家之家」收納二千多孩子,住在充滿快樂、平安和禱告的家中,過著快樂的童年。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