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聖之愛

莫林諾

  有一種火是神聖之愛的火

  當這火在信徒心中燃燒時,能使他甘心忍受一切的痛苦。什麼樣的痛苦呢?有時,愛主的消失會使信徒受苦至深。

  許多時候,信徒會聽見良人在他堶悸漫I喚;那是一個非常微小的聲音,是從他堶悸熙戽`處─親愛的救主最喜愛居住的所在─所發出來的。這個微聲掌握著信徒的一切,它使這信徒深知他的主和他何等親近,也提醒他,在他魂中尚有許多部份,未曾讓主掌管。

  這一個認識使他沉醉,並使他堶接o生一個永不滿足的渴想;甚願能更多改變像他的主。因此,我們說這愛是神聖之愛,如死之堅強;因為它正像死亡一樣,有殺死的能力。

*    *    *    *    *    *

  如果你沒有在每件事堻ㄖ鋮麈哄A那麼你離完全還遙遠得很。要知道完全的愛是由以下這些成份組成:十架與棄絕自己;這兩種成份都必須是自願的;另外,再加上存著順服的心,謙卑地接受生活中的每一件事,然後將它們帶回到你的靈堙K…,最後加上對自己的天然生命最低的估價。

  在荒涼或受試探的時期,我願勉勵你學習退回到靈堻戽`處的內室,在那堣偵繷ㄓㄜn作,單單注視神。真正的快樂是存在於你靈的最深處;也是在這堙A主要將奇妙的事物向你顯示。

  當我們的自己完全消失於神同在的無邊際的洋海中,並且安穩不搖動時,我們的人生才達到完滿。唯有如此,我們才能真正明白我們生存的原因。

  當一個信徒謙卑而順服地進入內心的深處,單單尋求遵行神的旨意,那神聖之愛者的靈,就要帶著甘甜與生命在凡事上教導他。

  一個人若能滿足而順服地接受堶惟M外面的十架,他所得的是極高的恩賜而且滿有權柄。然而什麼才是全然順服呢?信徒定意單單與神同在。對他而言,恩賜不足重視,光與暗於他毫無不同的影響;他只要住在神堶情A為神而活。

  一個在心思堨R滿了向己死的人,他是何等地快樂!他能勝過仇敵,也能勝過自己。在這個得勝堙A存著一個單純而專一的愛,並且在神面前有完全的平安。唯有當我們願意失去一切而得著主的時候,才開始得著能存到永世堛漱@切。

  「作」和「受苦」之間,有著極大的區別。為主「作」什麼,固然滿有喜樂,但這是在基督堛漯儩ヰ怐漸景。受苦則是屬於那些尋求主的信徒,一個願意向己死的人,才能在基督堻Q成全。

  *    *    *    *    *    *

  喜樂與內在的平安是神聖之靈所結的果子。除了在靈的深處,人不可能找到這兩種性質;但是信徒必須順服生活中所臨到他的一切事,就像從神手中接受的一樣。常常安靜,讓你的話語都從堶悼X來;將你的老舊的自己棄絕;無論任何時候都不要惡意地論斷任何人。你對於鄰舍的猜疑,會使你心中純淨受到玷污,一切的猜疑和論斷都會攪擾你的心。這些事都會將信徒從靈的領域堜唹X來,而奪去他的安息。

  若你常被別人對你的看法所攪擾,或看重別人對你的評價,那麼你將永遠無法完全地降服於神的旨意。

  *    *    *    *    *    *

  為了學習走在堶悸爾穭W(或說失去你自己),最正確的態度是將推理與邏輯看為神的創造之物;最有福的路乃是廢棄你許多的理由,相信神,相信是祂許可各種令人不平的事發生在你的生活中。祂許可外表顯得不公平的事臨到地上每一個人的生活中,為的是使我們降卑,好使我們天然生命的某些部份可以被除去,好使我們可以過一個完全順服祂旨意的生活。你所信的主注意走堶措D路的信徒,遠超過注意那些能夠行神蹟的人,甚至那些能行「使死人復活」的神蹟的人。

  *    *    *    *    *    *

  有一個說法相當合乎真理:一個若輕看他的己生命,就很不容易受到別人的傷害。不要讓任何事物攪擾你、攔阻你;所有事物都有結束的時候,只有神永遠不改變;忍耐能成就一切;有神的人就擁有一切,沒有神的人卻是一無所有。你若無法忍受你的同伴,並且為此責怪他,你將永遠不會發現你才是令人難以忍受的人!

  當你和你的同伴中間的怨懟結束時,你會運用狡猾的技倆,證明你是有美德的那一方;但是,如此得來的美德,實在是廉價的。難道這有什麼不好嗎?你儘管可以引用箴言,屬靈的教訓或其他聖經的話來支持你的立場,但是你卻永遠不會改正你的錯誤。

  也許你願意向人說到你自己,在別人面前敞開你的缺點,也會講許多令人欣賞的話;但是,在你堶情A你對自己的「稱義」遠超過你所承認的錯誤,「自愛」這個怪物會用這樣的方法一再地回來,使你自抬身價。

  或者你要說:「這種情形不是因為我堶惘鹵龤A乃是因為我熱心為義。」這種爭辯無異顯明你堶惜斯M相信自己具有美德、膽量和琱腄A而且自以為能為神的愛捨命。但是,你卻不能忍受別人講你一句惡言,你是那麼易受攪擾而失去堶悸漸郎w。

  你所作的一切解釋,都是外面的。它們究竟代表什麼呢?它們乃是製造「自愛」的機器,是你魂生命堹絞K的驕傲。

  在你堶探x權的「自愛」,正是你得著堶採_貴平安的最大攔阻。

摘自:靈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