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未識之雲

  三、瞻仰的方法勝過一切別的方法

  你應當以謙卑的愛,舉心向主,只仰望祂自己,而不祈求祂的任何恩賜。應當專心貫注地渴慕祂,只讓此事成為堶控岸@專注的事。務要盡你所能的棄絕一切,使你的心思和仰望,不受任何事物所吸引,也不受任何個別和一般的事所牽慮。這樣看似乎不負責任的,但應當留心聽我的話,讓一切事物自行其道;不必去介意。

  我現在來交通的,是蒙神祝福的瞻仰的心思。當你棄絕一切,而專心貫注於祂時,那麼,魔鬼必像咆哮的獅子,不斷地設法要把你從這光景中拖走。因為,別人必在你的身上得著屬靈的益處。而且,這種滿有神恩典的復興,作起來是最輕省、最樂意的事;若是沒有祂的恩典時,卻是極其的艱辛,而且我應當說:幾乎是超過你的力量。

  親愛的朋友!務要勤謹琱腄A直至感到樂在其中。原來通常在開始的階段,你的心思是一無所感,宛如遭遇一朵 「未識之雲」 。你的自覺一無所知,除了存有一片至誠的傾向神的靈,就一無所感。雖嘗試用各種方法,仍撥不開你與神之間的那一朵幽暗之雲。你會感到落空,因為,你的心思無法摸著祂、你的堶惜]品嘗不到愛祂的甘甜。

  但願你能安息在這幽暗之中,仍盡力屢次回到這個幽暗中。聽憑你的靈,向所愛者呼喊。原來,在現世盼望感覺神的、看見神自己的,就非隔著這一朵幽暗的雲不可。當你勉勵把愛全心專注祂,棄絕一切事務──這也就是我囑咐你由此入門的瞻仰工夫。我相信慈愛的神,必把與祂親愛相交的經歷賜給你的。

  四、瞻仰是單純的,不能憑認知或想像

  我已簡單敘述了,瞻仰工夫的基本工夫是什麼,現在要進一步,就我所學習的來討論,好使你能摸著正確的道路。

  這工作並不要求很多的時間,在這點上,雖見智見仁看法不一。但實際上所花的時間,只是你所能想像的短短的一剎那。然而,這瞬剎關係卻甚重大;原來對這短短時間所寫著 『你須對你生命的全部時間負責』。 這一點是正確無誤的,因為意志是你主要的屬靈感官,只需這短促的瞬剎,去投向所仰望的對象。

  假如,你靠著恩典恢復了人在犯罪以前原有的正直,你就可以沒有偏差地,在各種激勵中完全自主地,投向惟一聖善、眾望所歸向的神。原來神是按祂自己的形像和樣式創造了我們,使我們與祂相似。而且祂在道成肉身時,倒空了祂自己的神性,成為與我們相似的人。只有神自己是唯一能滿足我們心靈的飢渴,救恩使我們的心靈得以在愛中摸著神。憑天然的悟性,人和天使都不能接觸的神,卻能憑愛去摸著。

  我們務要試著認識這一點。有悟性的人和天使,賜有兩項主要的感官:一種是「認知的能力」,另一種是「愛的能力」。人和天使都不能憑認知完全認識自有永有的神,因為他們都是受造者;但兩者都能夠以不同的方式,憑著愛完全地摸著神。一個有愛心的人,憑著愛就能摸著神──祂的屬性就是永不止息的愛,這種永琲熒R實在是神蹟。凡蒙受恩典而認識這話語的人,願他把我的話深記在心:經歷這愛,就是永生的喜樂,喪失了這愛,就是永遠的痛苦。

  凡是仰賴神賜恩典之助,能明白意志的傾向,試著把意願時常轉向神的人,就必嘗到一種屬天的喜樂,在現世已能如此,在永世必完全嘗到。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激勵你學習這心思的工夫罷?假如人未曾墮落,若這樣作,原本是很自然的,因為人生下來是為著愛 ( 被人愛並去愛人 ) ,其他一切事物,都是為了實現愛而被造的。然而,瞻仰工夫的愛也必醫治受了創傷的人。不學習瞻仰的人,必遠離神而深陷於罪惡之中;那琱葖蠾u瞻仰的人,必逐步地離棄罪,更親近神。

  所以,應當注意你怎樣善用時間和原則。沒有比時間更寶貴的了。只要想到瞬剎之間的時間,我們就可能得著屬天的祝福或喪失它,由此便知時間的重要了。神──時間的主,從不給予未來,祂只是一分一秒的給予現時。這是受造世界的次序,神不違背祂自己的創造定律。因時間是為人而制定的,不是人為時間而被造的。神──大自然之主,我們不應當忽視自己在時間中,一個接著一個所作揀選。為此,人也不能在最後的審判時,向神申辯說: 我本來就只能活在現時之中,而你卻用未來壓制了我 。」

  我想像你,現在正氣餒 ( 沮喪 ) 地自言自語 「 我應當怎樣作?如果祂說的是真話,我將怎樣贖回光陰呢?我已活了二十四年,直至現在,我幾乎全不注意『時間』是什麼。更糟的是,即使我願意,我也是無法贖回光陰了,因為按我所知:這項工作按照自然的,甚至靠普通恩典,也是作不成的。再說:我明明知道在未來,若非由於我的軟弱,即是由於我的懶惰,我大概不會比過去更能專心善用現時的。我對自己已完全無望了。請因著主耶穌的神聖大愛,來幫助我罷! 」

  你說得甚好, 「因著主耶穌的神聖大愛」 。正是因為在祂的神聖大愛之中,你必得著幫助。在愛中一切都得以分享,如果你愛主耶穌,祂的一切都變成你的了。因祂是神,所以,祂是時間的創始者和分賜者;因祂也是人子,祂善於支配時間。是人又是神的祂,是審判人怎樣善用時間的,最合宜的審判官。為此,在信心與愛心中,緊緊地與主耶穌聯合罷;你既是屬於祂,就能分享祂所有的一切,現在加入愛祂之人的團契中罷,這就是眾聖徒蒙福的交通,他們才是你的密友。

  你如今看見了力量的源頭。你若明白我所說的話,就必得著復興。請記得我特別囑咐你一件事: 除了仰賴恩典的幫助,盡其所能善用時間,這就是主耶穌的真實密友 。

  為此,那學習瞻仰工夫的人,就不應當疏忽。寶貝它對你的靈堜珛o生的奇妙果效。真實的瞻仰是一種向神很自然地湧出堶悸煽鷐},有如從柴火中突然爆出的火星一樣。從那些慣於瞻仰生活者的靈堙A爆出的大量渴慕心願是屬靈的。即使在許多的願望之中,只有一個完全沒有受造之物牽連的,或者這願望在傾向神之前,由於天性的軟弱,還自覺因著思念某某受造之物,或牽掛著日常生活上的事而分心。但是,這並不要緊,也無害處,這樣的人仍然可以很快地回復到更深的收歛。

  現在,讓我們來交通瞻仰生活和它的膺品 ( 假瞻仰 ) ──做白日夢、幻想、高深的默想──之間的差異。 「假瞻仰」 開始於狂妄、好奇、浪漫的頭腦;由衷而生的愛之復興卻是從謙卑的心思所湧出。應當專心一意的學習瞻仰工夫,應當密切地監察是否有驕傲、好奇和白日夢。有些人聽人說起 「瞻仰」 ,以為這個工夫大概可以憑自己的才能和努力,便能作成。於是強用著頭腦和想像,裝出一種既不合人情,也不屬靈的行為。

  然而,這樣的人是危險的而且受愚弄。除了神能用神蹟來干預糾正他,叫他謙卑地接受指引,我恐怕他會陷於精神歧途或墮入邪靈所設的圈套,陷於靈堛瑪鬤獺A而冒著永遠喪失身體和靈魂的危險。為此,學習瞻仰工夫時,必須注意切不可過度使用你的心思及想像力,那是絕對不會成功的;相反地,應當讓這些感官平靜。

  我用了 「幽暗」 及 「雲」 這兩個詞,不要認為我是在說,你在天空中所看見的雲,或房屋內燭光熄滅時的,那種黑暗;或者,你又會在想像中繪出夏天太陽透過烏雲密佈的天空,或一道照亮陰沉沉嚴冬的皓光。這些都不是我想要說的,你們不要這樣胡思亂想。我所說的黑暗,是指著「不可理解」說的。當你無法理解一件事,或你是完全忘掉一件事時,你的視覺對這件事豈非感到黑暗嗎?這就是你心思的眼睛,看不見什麼。那麼同樣,我不是說有一層 「雲」 ,而是說有一層 「未識之雲」 。我如此說是因為,在你與神之間,正隔著一層無法理解的黑暗。

  五、在瞻仰禱告時,應當棄絕一切事物

  你若想要進入這一層雲的安息之處,按我所說:專務愛的瞻仰工夫,你就必須做另一件事;猶如在你與神之間,隔了一層 「未識之雲」 ,你應當在你下面,在你與一切受造物之中間舖上了一層 「盡忘之雲」 。那 「未識之雲」 或許使你與神有隔絕之感,其實不然。

  如果你的感受正確,你會發覺只因缺少了那層 「盡忘之雲」 ,才使你與神隔絕。每次當我用到 「一切受造之物」 一詞時,不僅是指任何受造之物的本身,也指一切受造之物的各種活動和環境,沒有任何的例外;我說到在 「盡忘之雲」 之下,是要對任何受造物都不在意,無論它是物質的或是屬靈的,也不論它的情況與行為是善或惡。簡言之:在學習瞻仰工夫時,應當把這一切都擺在「盡忘之雲」以下。

  如此作的理由是:雖然有時,在某些情況之下必須,而且和別人一樣參與特別追求,採取特別的行動,雖然是有益處,然而,這些事情對於瞻仰工夫,幾乎是毫無益處的。我們的思考和記憶是屬靈悟性認知的一種方式,在這項特別行動中,屬靈悟性之眼睛,對準著它的目標之物開開關關,有如射擊手的眼瞄準靶子一樣。是的,我要告訴你:學習瞻仰工夫時,你所注意的任何事物, 會形成一種與神聯合的障礙。因為你的心思如果掛念著這些喧 雜,就混亂而無法專注於神了。

  我甚至敢說──當然是存著敬虔的心說──想用心思來思想神的屬性 ( 如祂的慈愛和威嚴 ) ,或思想天上的喜樂。這些本身都是主題──但對建造瞻仰生活的人,都是徒勞無益的。這些心思,我認為都已不再中用。我們反省神的慈愛,因而愛祂、讚美祂,這是理所當然的;只是讓心思單單安息於與神同在的意識之中,因祂自己而愛慕、讚美祂,卻遠勝過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