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密室見主 ( 一 )

洪主恩

  自序

  回顧人生旅途中,都是順著神為我舖下之路邁步。深信我的一切,神早已訂好計劃,祂洞悉我的一生,預知我的未來。雖然人生不是天色常藍,花香常漫,有時會遇到崎嶇難行的小徑,或是難以攀登的峻嶺,但卻有主的聖手親自攙扶前行。過後又發現神一路為我舖上無數大小不同的恩典,使我更有力量去奔跑天路。曾數次有肢體建議我把主在我身上所成就的事用文字來闡明,由於我總覺得沒有像別人為主立下豐功偉績的動人經歷,而只不過是一位弱肢,寫不出有什麼分量的內容,又加上自己的惰性作祟,就一直不肯動筆。

  最近有在肢體的鼓勵下,禱告中也看到自己的虧欠,從神來的恩典不分大小,只要是從主領受的,都要全數歸榮耀與神。我只不過是一個屬主的小器皿,是由窯匠隨己意捏成的,不論是貴重或日用的器皿,各有不同功用,只要合乎主用就行了。何況韶光易逝,歲月催人,應當趁著記憶尚存的今天,趕緊回憶主恩,巨細無遺,不讓所蒙的恩典隨著歲月遺忘,才不致忘恩負義,後悔莫及。

  本書的主題就是描述在內室與主親近的重要,無數次在急難中走投無路時,神用聖經對我說話,指引我的出路,讓我經歷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景。能在恩典中更加認識這位密室中所見到的信實之主,並惟有信靠這位又真又活之神,人生才有正確的方向,才能安度此生。定睛在主身上,把自己心靈中的寶座完全讓聖靈來掌管的人,才是最蒙福的。願愛我們的天父,藉此小小的見證激勵你,記起祂每天在你身上所施之恩,使你能與周遭的人分享。

  在中國二十一年工作中的屬靈操練

  一、主的話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

  「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 ( 詩一一九 105) 許多人都可以把這節經文朗讀如流,但更重要的是必須使它成為生活的一部分,溶入實際的生活中,才能經歷到它的寶貴與真實。甚至體驗到沒有神話語指導的人生,就像汪洋大海中一隻孤舟,沒有舵手、沒有指南針,飄浮於渺茫之中。尤其在文革時期,若非靠著禱告與讀神的話語,我簡直沒有辦法活下去,我深深領會到主耶穌所引用的舊約經文:「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堜狴X的一切話。」 ( 太四 4)

  有一位神的使女為主的緣故坐牢十多年,出獄後不久,到中國北方探望一些肢體,很想與我見面,當然我也很想見她。但那時我正處於被監視之中,心情實在非常矛盾,因為我是住在醫院範圍內的宿舍,出入都被監視著,若有客人住在我的宿舍堙A就必須向醫院申報,這可能惹來很大的麻煩。當時我無法把這處境告訴她,既不知道她當時住在哪個城市,也不知道她何時會來,這是一件很棘手之事。我除了禱告,別無他法。感謝神,幾個月後,我最緊張的時期過去了,這姊妹才正式通知我來訪的時間。我在進退維谷之時,求神指引此事。感謝主!在靈修中,神讓我讀到約翰福音第二十章十九至二十六節,復活之主連說三次:「願你們平安」,那時主的使徒處境危險,因怕猶太人,門都關了,復活之主給大家帶來平安喜樂。同樣,主也清楚告訴我:「願你們平安」。我充滿信心和喜樂地接待了這位姊妹,我們有三天美好的交通,我從姊妹獄中的豐富經歷,得到許多屬靈的幫助。信實的神帶給我們真正的平安,醫院沒有人知道我接待這位陌生客人,這的確是神的保守。

  前面已經提及許多實例,每次在困難中,不知所措之時,只靠著迫切專一的禱告,神就屢次藉著聖經的話語或聖靈的感動指教我,使我一次又一次地經歷神在聖經中早已給我的應許,這是何等的準確和信實,絕不是偶然發生的事。正像詩人所寫:「你的話極其精煉,所以你的僕人喜愛。」 ( 詩一一九 140)

  眾所周知,在文革期間,全國各處都掀起沒收及焚燒聖經的浪潮,許多人被抄家,聖經被搶走,大量焚燒,也有些信徒因懼怕而主動交出或燒毀,甚至有肢體勸我也這樣作。我在醫院的集體宿舍中,曾經公開看聖經,同宿舍的醫生 ( 包括共產黨員 ) 都知道這事,在人看來,我被抄家的可能性是無可置疑的,何不主動交出,免惹麻煩?但我卻不以為然。

  首先,在當時的惡劣環境下,主的話語是我每日心靈上的唯一支柱,沒有神話語的安慰和幫助,我不知道怎樣活下去,我必須與這本無價之寶共存亡!聖經在當時不僅是無價可買,在大量焚燒之後更所剩無幾。

  其次除了聖經,我並沒有什麼值錢的珍寶,也沒有任何怕人看見的東西。我從不敢寫日記惹麻煩,也不把任何信件留下超過 12 小時,其實留與不留關係並不大,因為我的信件經常被檢查,沒有什麼隱私可言。既然如此,何時抄家?來者不拒。當然我不會忽略為保留聖經之事禱告,求主讓我繼續擁有聖經,我實在太需要它了。禱告後,我心中充滿平安與喜樂,再沒有懼怕了。因為「懼怕人的陷入網羅;惟有倚靠耶和華的,必得安穩。」 ( 箴二十九 25) 這本聖經就這樣一直陪伴我,直到我出國時才送給人。

  1978 年 7 月份,我忽然接到由北京郵寄來的一本聖經,不禁喜出望外。原來我姐夫的表妹由菲律賓到北京旅遊,聽說國內極缺聖經,憑信心帶著一本聖經給我。我接到聖經既驚喜又擔心,因為多年來從未聽過有人從郵局公開寄聖經,萬一這位華僑回去後,又有人逼我交出聖經怎麼辦?經禱告後心中才平安下來。這樣寶貝的禮物我該怎樣處理呢?因我已有一本舊的聖經了。所以應該把這本新的送給遠方初信主的親戚,但我不敢郵寄,恐怕遺失。想不到第二天就有人要去這位親戚家,主動問我有何物需要他幫忙帶去。就是這麼奇妙,這本美麗的新聖經就順利被帶到目的地了,對方也來信說這正是她迫切所需要的,這豈不是我們的主親自安排的美事嗎?

  在那段瘋狂焚燒聖經的時期中,聖經不但成了最珍貴的寶貝,甚至有人以自己的性命去護存一本聖經,不知有多少美麗的見證就出現於中國大陸!有人千方百計把聖經包裹好後,放入瓦罐堙A埋在地媕Y,或其他隱蔽處。不但大人這樣作,連基督徒的子女也曉得聖經是家中的至寶。有人來抄家時,小孩子看見床上有一本聖經,竟然機智地一屁股坐上去,用自己的身體遮蓋住,以此來保存家中的聖經。一位雲南傣族的老傳道人,為了保存一本傣文的聖經,被毆打致死,臨終前唯一的遺囑,就是把聖經的埋藏處告訴他的妻子,他的妻子珍惜的保存著,直至中國南京愛德基金會公開印聖經後,才把她的珍藏獻出來。

  我們千萬不要以為當時只是「物以稀為貴」,今日聖經在中國大陸可以大量翻印不稀罕了,這樣就實在太辜負神的恩典,因為神的話語永遠是無價之寶,「耶和華的言語,是純淨的言語,如同銀子在泥爐中煉過七次。」 ( 詩十二 6) 這是赫赫有名的大衛王的心路歷程,他用詩來表達了自己的心聲。

  二、憑信心緊握神的應許

  我在醫學院畢業後,經全國統一分配到中國的北方工作。我本來身體虛弱。有支氣管哮喘的老毛病,在冰天雪地的北方很難適應,又是隻身離家,舉目無親,患起病來連喝一口水也困難,身體日漸衰弱下去。我就為了前程禱告,究竟我應該長久留在北方或回南方?我求主指明方向,使我明白祂的旨意。神就回應:「有主的一個使者對腓利說:『起來,向南走……那路是曠野。』」 ( 徒八 26) 主的話一解開就發出亮光,我清楚看見神已指明我向南走的大方向了,但對於「那路是曠野」則不大理解。不管如何,只要我不必長久留在北方就好了。其實若不是憑信心緊握主應許,後來那漫長而艱苦的曠野路真是走不下去了。

  神給我向南走的應許後,不久,我聽說在家鄉有位原籍北方的醫生,很想回到北方工作,我高興極了,以為反正都是醫生,只要兩個人對調一下,我往南,她到北,各遂所願,這件事正是及時雨,再好也不過了。趁著回家探親時,趕快到家鄉的衛生局找人事部門,說明調動工作的理由,並且正好有對調的對象等等,家鄉的衛生局表示歡迎我調動,只要我們醫院和對方衛生局同意,我遞送申請書就行了。不料我回到醫院把情況說明後,醫院不同意,理由是與我對調的醫生是中專程度畢業的,本院不需要。我要求單方調回南方也不行,這希望就從此破滅了。

  神指示我「向南走」的應許可以排除回家鄉工作了,在香港的父親和兄姐就寫信叫我去香港,我想這是向南走的方向,就開始去公安局外事組申請,每次對我都是橫眉冷對的態度,好像上審判台一樣,面對著時就是查問、刁難、諷刺,最後趕走了事。有時叫我不必再去,等通知吧!可是,從此就杳無音訊,若不再去問又怕長置不理,故每隔 1-2 個月就必須硬著頭皮去問一次,每次都似乎帶著上刑場的心態,回途中又帶頹喪和失落感,實在痛苦極了。十多年中,哥哥寫了近百封信,公安局不屑一顧。數次申請出國均被拒絕,甚至連父親逝世也不許我出國去奔喪。有時我也幾乎灰心喪志,向神發牢騷,為何神的應許遲遲不能實現?若不是已經多次在其他事上見到神的信實,祂的應許從未落空過,真有可能在申請出國之事上,對神的應許會完全失去信心。感謝主!神在我軟弱疲乏時,常用祂的話安慰我,使我仍留有一粒好像芥菜種子的小信心,繼續仰賴這位永遠愛我之主。

  在禱告中,我常跟神討價還價:「神阿!你的應許已經十多年遲遲未實現,我相信最終是會成就的。如果你明確指示我還要等幾年,我也可以安心,起碼胸有成竹去安排自己的事。」神為了要操練我要「信而順服」的屬靈功課,一直保持緘默,沒有回應,我有時就像坐在針毯上忐忑不安,有時也能靠主平靜下來。內心確知是神要我學習屬靈功課,除非神看我及格了才能放我走,但人性的軟弱,使我上上下下反覆無常。有一天靈修中,神使我看到神應許把迦南地賜給亞伯拉罕的後裔,並沒有指明時間,亞伯拉罕卻信而順服神,共等了二十五年才生了以撒,直到最後神才明確告訴亞伯拉罕說:「明年這時候,我必回到你這堙A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個兒子。」 ( 創十八 10) 我安慰自己:「我才等了十五年,比起亞伯拉罕還差一大截呢!我該心平氣和吧!」但馬上又反駁:「亞伯拉罕有最大的信心和耐心,他配稱為信心之父,我只是普通的平信徒,怎能與信心之父相比呢?最好還是求主快快成就已給我的應許吧!」我也把我的想法與主內弟兄姊妹們分享,大家都勸慰我:「天上的鐘錶與地上是不同的,神的時間與我們也不是同步的。主視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你的屬靈功課還要繼續學習下去,只有耐心等候吧!」「神的應許不論有多少,在基督堻ㄛO是的,所以藉著祂也都是實在的,叫神因我們得榮耀。」 ( 林後一 20)

  1977 年底,申請出國之事似乎令人絕望了,有人說我應當到中央上訴,但我只有退到主面前禱告,我不敢按自己的方法去作。主對我說:「不要懼怕,只管站住,看耶和華今天向你們施行的救恩……耶和華必為你們爭戰,你們只管靜默,不要作聲。」 ( 出十四 12-14) 我心中充滿了力量,就信而順服地安靜等待。但是半年過去了,並沒有任何消息,我心中又起疑念,上面的話是主對我說的嗎?主又對我說:「我的話沒有一句再耽延的,我所說的必然成就,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 結十二 28) 有一天我聽到一位姊妹的見證,就是她在多年申請出國之事未能實現時,她完全順服在主面前,她說:「主阿,若是出國是神的旨意就求主成全,否則我就順服在此地不走了。」當她完全順服後,突然接到批准出國的通知。我聽了這見證後,心堳o在想,我是清楚神必會帶我出國,但在時間上的延長實在有點忍耐不住了,這點我順服不了。奇怪得很,有一天我心媟P動應當在時間上完全順服主,我禱告說:「主啊,我沒有力量完全順服,求主幫助我,讓主完全在我心中居首位,由主隨意擺佈我的前程。」當我從內心發出順服的禱告後約兩星期左右,我也突然被通知可以出國探親了。神何等喜悅我們作順命的孩子呀!這又是一次靈媥Е葖H心和順服的經歷。用信而順服之心接受神的應許必不落空。

  三、必須謙卑順服神的旨意

  謙卑的反面就是驕傲,從古至今無數的事實都證明瞭驕傲而致失敗。小學生都讀過小白兔與烏龜賽跑的故事,小白兔確實跑得快,只因驕傲,在路上睡大覺而致失敗。魔鬼是神創造的天使長,因神賜給牠具備美麗與大能的優勢,就驕傲想與神同等:也就是被造者想奪取創造主之權,因驕傲而墜落淪為魔鬼,與神對抗。主耶穌將上十字架之前夕明說:「以後我不再和你們多說話,因為這世界的王將到,牠在我堶惇O毫無所有。」 ( 約十四 30) 又說:「為審判是因這個世界的王受審判。」 ( 約十六 11) 雖然神的永遠計劃中,准許魔鬼在這末後的世代,暫時作了「世界的王」,牠唆使一些惡人去犯罪,使不法之事增多,但最終神要審判魔鬼,把牠與牠的同夥扔入永遠的硫磺火湖中。可見而知,驕傲確是一個大罪。每個人的內心,不知不覺之時常容易冒出驕傲來,習以為常,以為這算不得是罪。但是神的兒女,必須記住聖經的教訓:「敗壞之先,人心驕傲;尊榮以前,必有謙卑。」 ( 箴十八 12) 「……就是你們眾人,也都要以謙卑束腰,彼此順服,因為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 ( 彼前五 5 下 ) 塑造謙卑的過程是痛苦的,但神有祂的辦法。

  自從我畢業後踏進醫院之門,我明白自己初出茅廬,必須兢兢業業的工作。尤其是基督徒,必須為主發光作鹽,使神的名得榮耀。應該視病人如親人,在技術上必須精益求精,才不致對病情有錯誤的診斷、或不當的治療。否則,在那個時代中,對一個堅持信仰的基督徒,本來已經受人另眼相看,更容易被人吹毛求疵,所以我更必須謹小慎微,萬無一失。每天早晨,我在神的面前,把一天的工作生活完全交託給祂,之後才敢去上班。

  我明白醫生的職責是生、死的重大問題,不能不學無術,而且必須學以致用。因此我在上班時認真仔細觀察病情,業餘時間就到圖書館參閱醫書,學而不厭。甚至為了找出病因,曾在深夜對一位已送進停屍房而死因不明 ( 經過專家會診還不能確診者 ) 的病人補作骨髓穿刺,希望從骨髓片子追溯死亡的原因。那時我只是剛走出校園不久的小醫生,這事連當時在場的老醫生也為之咋舌。

  我對自己的專業是興致勃勃,聚精會神,力求融會貫通,深得上級醫生的賞識,互相爭取我到他們的病區共事。甚至哪個病區重症病人較多,就調我到那病區。有一次,某病區因重症多,死亡率很高,就把我調去,和別的醫生對換病區。在我原來的病區,只調離我一人,卻調來三位醫生補差額,而我在重病區卻累得精疲力竭,每天上班就像上戰場一樣。有時會感到醫院對我太不公平,但又見神的恩典夠我用,既沒有把我的身體累垮,而且竟然使病人死亡率下降,我絕不敢誇口是自己的功勞,乃是神的作為,為要藉這卑賤的器皿榮耀祂的聖名。救活病人的性命,是醫護人員最大的喜樂,我也分享到其中的一羹。

  儘管我在工作上任勞任怨,埋頭苦幹,但因堅持信仰被認為政治思想有問題,提薪調級或外出參觀,就似乎與我無關了。我當醫生 21 年中,只有在畢業後第七年,全國醫務人員調薪一次,我被調高一級 ( 由每月 56 元調升到 62 元 ) ,一直到我出國前仍是 62 元的月薪。每次評薪時,都沒有我的份兒,尤其看到那些技術差,只會耍嘴皮的人提薪時,我的心就受到不合理制度的傷害。其實我並不是因提升那幾個錢而難過,乃是在大眾面前被人另眼看待,確實是極不公義的待遇。在工作級別提升也被虐待過,把一些工齡和經驗不如我的醫生提拔為代理主治醫師,各管理一個大病區,惟獨不提升我,使我在全院的人面前難堪,好像我犯過什麼錯似的。這是學習幸虧在我本來所屬的病區中,有幾間病房收容一些大腦炎後遺症和一些疑難雜病,必須用綜合治療和針灸療法,是公認難治而且沒人喜歡去治療的病人,這時順理成章就由我負責下去,我就變成「小獨立王國」沒有人過問,沒有人理睬,惟神與我同在,使我面對這些在醫生眼中幾乎是不治之症的病人,經過愛心和精心治療,並為他們的病代禱,竟然收到相當好的效果,連我自己也覺得出乎意料之外。

  例如:有一位 19 歲的農村姑娘,因大腦炎而雙目失明,經中醫針灸治療無效,眼眶均出現黑紫色的皮下出血,沒有醫生敢繼續治療下去,最後調轉到我的病房,誰都知道這是他們一種「卸包袱」的最好方法。我見到這些病人 ( 包括病人家屬 ) 實在非常可憐,就想方設法,用中西合治的方法去醫治,有時晚上躺在床上還在想新的療法。我瞭解到這位農村姑娘已經訂了婚,如果眼瞎就會被未婚夫拋棄,家中父母生活困難,需靠這女孩來維持,萬一她雙眼不能重見光明,這個家庭就太淒慘了。我惟有為她代禱:「主阿!好的方法是用針灸,但我從未沿著眼球四圍作針刺,實在有些害怕,尤其中醫已經針灸出血,沒有人敢再作了,求主幫助我,救救這個孩子吧!」我一面參考許多書,一面憑信心開始治療。第三天查房時,她告訴我她可以看見人的形狀、高矮,但看不清人的面孔。我簡直不敢相信,內心除感謝主恩外,還每天繼續為她禱告,並繼續針灸,感謝主!針灸過程中一切順利,她的視力每天都在進步,大約針灸了九次,她已可以看見手錶的指針,只是手錶上的字尚不夠清晰,她為了要回家過年,堅持要求出院,以後情況不詳。但無論如何,她從此生活可以自理了,我為她高興,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是神幫助我醫治她,我沒有可誇的。

  還有一些四肢強直性痙攣的病人,在我用綜合療法之後也明顯好轉。這些醫術經驗都是我處於最卑微受輕視期間所獲得的。想不到這些經驗在我出國後,成為參加國際針灸會議中的論文報告。我這卑微的獨立病房只維持了二、三個月,衛生局正式批准提升一批主治醫師的名單,也有我的名在內,所以馬上安排一個病區讓我負責。正如聖經所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訓誨,尊榮以前,必有謙卑。」 ( 箴十五 33) 這是神操練我的謙卑和順服的功課,學習過程中真刺傷我的心,但一想到毫無瑕疵的主耶穌為我們的罪竟被定罪死在十字架上,我只是因沒有被提升級別就受不了,這仍說明自己還有驕傲,自覺本來比別人強,卻不公平地被壓制了,當時心中憤憤不平,在神眼中仍是不合格。那時我的光景,就如魯迅所說:「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

  有一次,全醫院各病區進行評比,我所管理的病區因死亡率最低,醫療素質較好,在全院中被評為最先進的病區。但接著又說,因為本病區的護士長是共產黨員,高舉毛澤東偉大紅旗,才能得到這樣好的成績。其實眾所周知,本病區護士長的的技術水平,是全院的護士長之中最差的,還不如一個普通護士,本病區的護士都瞧不起她,甚至在技術上刁難她,使她丟盡了臉。雖然這次評比歸功於她,但我已經不像以前那樣生氣了,看來在學習謙卑和忍耐是有些進步了。在長期高壓的環境下,逐漸使我成為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心態。最後一次的屬靈考核,是提升主任的事,我又落選了,黨支部書記找我談話,問我對全院提拔主任有何意見?我說:「既然我不夠提升主任的資格,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她先誇獎我幾句,最後補充一句:「只要你放棄申請去香港,我們立刻提升你為主任。」我堅決的回答:「謝謝!不必了。」感謝主!一次次的屬靈考試,在祂視我及格時,雖然不滿分,也就可算學習告一段落了,在我真正完全謙卑順服時,主給我的應許就應驗了。 ( 續 )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