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晨 更

  「 耶和華啊!早晨你必聽我的聲音,早晨我必向你陳明我的心意,並要儆醒 。」 ( 詩五 3)

  「 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使我能聽,像受教者一樣 。」 ( 賽五十 4)

  慕安得烈在他的「內在生活」一書中說:

  「 自古以來,神的僕人們就認為早晨是特別適於敬拜神的時光,今天基督徒仍然認為這是他們的本分與權利──在一天之始分別一段時間,退隱到堶掩P神相交。許多基督徒稱此為晨更或安靜的時光。不管信徒們指的是一整個小時或半個小時,或甚至只有一刻鐘的時間,他們都同聲應和詩篇的作者所說的:『耶和華啊!早晨你必聽我的聲音。』

  每天這段安靜禱告與默想神話語的時間極端重要, 莫特先生( M r. M ott ) 論到此事時曾說:『僅次於接受基督救主和追求聖靈的浸。』沒有一項行動比不屈不撓地培養晨更的習慣——在一天之始花半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單獨與神同在,對我們自己和別人有更大的益處。」

  「但只要想想看,一天如果沒有與主有親密的交通,這一天要活在基督堥繪聸H聖靈的引導是多麼不可能的事,我們就會立刻看見這段感想的真諦。簡單地說,就是下定決心要讓基督佔有整個生命;要讓聖靈管理每一件事。晨更乃是一把鑰匙,替我們開了一扇門,使我們能不斷地、完全地降服於基督並持守聖靈的同在。」

  「為了明白這件事,首先讓我們來看晨更的目標究竟應該是什麼。晨更本身不當被視為終極目標,或者以為它只是一段禱告與讀經的蒙福時光,給我們某種程度的復甦與幫助,不,那是不夠的。它應該是達到目標的一種方法,而那個目標就是:一整天保持基督的同在。」

  「在一天當中基督與我之間的連結,必須藉著早晨的時光來更新並穩固地繫住,而默想、禱告與神的話都有助於此。開始時,似乎一整天的思慮,以及可能面臨的重擔、娛樂或試探,會攪擾安靜靈修時所享有的更新與復甦。這是可能的,但我們可以不受虧損。基督教的真實性在於基督的品格如此地成形在我們堶情A以致最平常的動作也能彰顯祂的位格與氣質。基督的靈就是要佔有我們,以致當我們與別人交接或處於休閒時刻或忙著工作時,遵行祂的旨意成為我們的第二天性 。」

  出埃及記十六章 22 節:「他們每日早晨,按著各人飯量收取,日頭一發熱,就消化了。」信主的人,每天早晨第一件事遇見主與主交通,如同以色列人在曠野的行程。他們每天早晨去到野外收取每天的糧食。

  壹、清早是遇見主最好的時間──晨更

  信主的人每天應當什為時候起床呢?有一位姊妹曾說過幾句很好的話,她說,「一個人愛主的心有多少,第一就看他在他的床和主中間的選擇,你愛你的床多,還是愛主多?愛床多,就多睡一點;愛主多,就早一點起來。」她說這話的時候,是在三十多年前,但我們覺得到今天這話還是那樣新鮮。人總得揀選愛床多,或愛主多,如果你愛主多,你就應當早一點起來。為什麼基督徒應當早一點起來?因為清晨是遇見主最好的時候。除了有病以外,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應當早一點起床。有許多病本來不是病,是把自己愛得太過,所以才病。所以除非醫生要你多休息,你才可以不早起。我們並不願意走極端,對有病的弟兄姊妹們,我們勸他們多睡一點覺。但健康的人,總是越早起越好。因為清早是遇見主,與主有來往,與主有交通最好的時候。

  因為當我們吃過早餐,進入一天繁忙的生活中時,我們的心思,體力和精神都沒有清早時好。所以,一個愛主追求主的信徒,總是把一天最好的時光拿來與主交通。

  嗎哪總是在日出以前收取的。 ( 出十六 14) 人總要吃神給他的糧食,總應當清早起來。日頭一出來,嗎哪溶化了,就吃不到了。你在神面前要得著屬靈的培養,要得屬靈的造就,要有屬靈的交通,有分屬靈的糧食,就得早一點起來。起遲了就吃不到嗎哪。在清早的時候,神特別要將祂屬靈的食物,聖潔的交通,分給祂的兒女。誰太遲來拿的,就拿不到。

  有好些神的兒女過著一種病態的生活,並不是因為他們有什麼別的屬靈的難處,就是因為他們起得太遲。有許多神的兒女,奉獻也好,熱心也好,愛心也好,就是因為他們起得太遲,就活不出基督徒正常的生活。你不要以為這是小事情,與靈性沒有關係;實在非常有關係。有許多人,就是因為起得遲,靈性就不行。有許多人,花了許多年,基督徒作不好,就是因為起得太遲。我們沒有認識一個會禱告的人是遲起來的。我們沒有認識一個與神交通親密的人是遲起來的。所有認識神的人,都經常的在清早起來,到神面前去交通。

  箴言第二十六章 14 節說,「門在樞紐轉動,懶惰人在床上也是如此。」這婸 ̄i惰人在床上像門在樞紐娷鉆L來轉過去。懶惰的人一直在床上轉,一直離不開床。他轉到堶悼h,也是睡在床上;轉到外面來,也是睡在床上。許多人就是在那埵A睡片刻一直離不開床。但要學習事奉神,要學習作好基督徒,就得天天早起,總要清早起來。誰在清早起來,誰就要得著許多屬靈的益處。他普通時候的禱告,趕不上清早的禱告,他普通時候的讀聖經,趕不上清早的讀聖經。他普通時候的與主交通,趕不上清早與主的交通。清早是一天最好的時候。我們不應當把最好的時候用在別的事情上,應當把我們一天之中最好的時候,清早的時候,用在神面前。有些基督徒是把一天時間都花在別的事上,等到晚上最累時,快要到床上去睡覺時,才在那婺髐U來讀聖經、禱告。怪不得他聖經讀不好,禱告不好,與主的交通不好!因為他早上起來太遲了。所以我們一信主就要學習在清早的時候劃出時間來,與神交通,與神來往。

  貳、清早起來的榜樣

  在聖經堙A神的僕人們,都是清早起來的。我們看:

  ( 一 ) 亞伯拉罕──創世記十九章 27 節,二十一章 14 節,二十二章 3 節。

  ( 二 ) 雅各──創世記二十八章 18 節。

  ( 三 ) 摩西──出埃及八章 20 節,九章 13 節,二 十四章 4 節,三十四章 4 節。

  ( 四 ) 約書亞──約書亞三章 1 節,六章 12 節,七章 16 節,八章 10 節。

  ( 五 ) 基甸——士師記六章 38 節。

  ( 六 ) 哈拿──撒上一章 19 節。

  ( 七 ) 撒母耳──撒上十五章 12 節。

  ( 八 ) 大衛──撒上十七章 20 節。

  ( 九 ) 約伯──約伯記一章 5 節。

  ( 十 ) 馬利亞──路加二十四章 22 節,馬可十六章 9 節,約翰二十章 1 節。

  ( 十一 ) 使徒們──行傳五章 21 節。

  這許多處的聖經告訴我們,這些神的僕人,個個都有清晨和神辦交涉的習慣,個個都有清晨作工的習慣,個個都有清晨與神交通的習慣。他們清早起來,作許多事,與神的工作有關,與奉獻也有關。在聖經堙A雖然沒有神的命令,叫我們早點起來,可是有夠多的榜樣使我們看見,所有忠心事奉神的人都是清早起來的。連主耶穌自己也早起。祂早晨天未亮的時候,就起來到曠野去禱告。 ( 可一 13) 祂要設立十二個使徒的時候,是清早叫祂的門徒來, ( 路六 13) 何況我們呢?所以,弟兄姊妹如果要學習跟從主,千萬不要以為早上早起一個鐘點或者遲起一個鐘點,沒有多大分別。要知道你遲起一個鐘點,讀聖經就不行;你遲起一個鐘點,禱告就不行。早一個鐘點讀聖經,與遲一個鐘點讀聖經,雖然都花同樣的時間,但結果不一樣。早一個鐘點禱告與遲一個鐘點禱告,果效也不一樣。早起,是一個大祝福。盼望你一起頭作基督徒,就不失去早起的祝福。有一位弟兄,他頭三年作基督徒時,至少有五十次以上,有人來問他,某人,你早晨幾點鐘起來?早起是一個大的祝福。學過早起的人就知道,這的確是一件大事,如果你不是早晨夠早的起來,就會變作一個屬靈上很貧窮的人。遲起來,就要受許多虧損,許多屬靈的東西都丟掉了。

  在聖經堙A我們已經看見這許多的榜樣,在聖經之外的神的僕人們怎樣呢?像撫養三千孤兒達六十年的信心使徒慕勒,像中國內地會的創辦人戴德生,還有其他許多有名的神的僕人,他們都是清早起來的。我們所認識的人,我們在書上所讀到的人,可以說差不多在神手埵酗@點用處的人,都注意清早起來的事。他們給清早起來一個名稱,叫作守晨更。所有神的僕人們都注重這一個守晨更。

  我們只要看這一個名稱,就知道這一定是相當早的事。我們有沒有聽見人在日出以後還在那堨揮鞳H沒有。守晨更,總是相當早的。這一件事,實在是我們基督徒必須養成的好習慣,神的兒女不應當放鬆,教會多年下來一直是這樣。我們應當把這種好習慣一直維持下去,都在清早起來遇見神。守晨更這一個名稱,在聖經堿O沒有的,我們要給它起另外的名稱也可以。不過,無論如何,清早起來遇見神,是要緊的事。

  敬虔使徒麥其尼曾說:

  「 無論在見任何人之前,我都應該先禱告。每當我睡得太晚,或須一大早與他人見面,然後又是家庭禱告、早餐、接待上午的訪客時,那麼我往往要到十一、二點才能開始私禱。這是一套行不通的作法,而且不合乎聖經的教訓。基督天亮以前就起來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去。大衛說:『早晨我必尋求尋求你;早晨你必聽我的聲音。』抹大拉的馬利亞在天色未明之前就去到耶穌墓前。若無私禱在先,家庭禱告將喪失許多能力與甘甜,而且我也幫助不了那些到我這堥蚑虼D幫助的人。我的良知有罪咎感;我的靈魂尚未得飽足;燈蕊未經過修剪;若就此開始私禱,則靈魂往往祥和盡失。我覺得與神一起開始就好多了──先見祂的面;讓我的靈魂在接近他人以前先親近神。『當我醒來時,我仍然與你同在。』

  如果我睡得過晚,或須一早出門,或不管什麼理由使我的時間不敷分配,最好的方法就是快快樂樂的束裝,花幾分鐘時間親近神,這總比坐失那幾分鐘好。

  但就一般而言,在開始一天的任何工作之前,最好能夠有至少一小時的時間單獨親近神。同時,我必須小心勿以分鐘、小時或獨處來評斷與神之間的交通;因為我可能讀經、屈膝了數小時,卻只享受極少,或根本沒有與神交通;而且我獨處時,常常是經歷最大試探的時候。

  我應利用每天最寶貴的時光與神交通,這是我最高貴、最有益的工作,不應等閒視之。早晨六至八點是最不受干擾的一段時間,如果能不打瞌睡的話,應該是與神交通的理想時間。午茶後是我的黃金時間,若是可能,理當恭敬的奉獻給神。

  我也不應放棄睡前禱告的好習慣,但是謹防瞌睡,構思祈求的項目是防止瞌睡的最好方法。若深夜媬籊荂A我應該像大衛和約翰.衛許一樣起身禱告。

  我每天至少應該獨自讀三章聖經。

  每主日早上,我應該把一週來讀過的經文再瀏覽一遍,特別要注意作了記號的經節。我應該挑三處不同的經文研讀;我也應該按主題、人物來讀經。 」

  這就是敬虔使徒麥其尼 (Robert Murray Mc Cheyne) 的私禱。

  循道會最初那一班可紀念的人,在祈禱上使我們羞愧:「早晨四至五時:私人祈禱;下午五至六時:私人祈禱。」

  我們所知道的幾個主所特別用的西國教士,像和教士、劉教士都是清早起來的。劉教士到死沒有一天是在五點以後起來的,幾十年都是這樣。和教士天天都是四、五點鐘起來。幾十年維持這樣的生活。她們告訴我們說,她們的被蓋不敢蓋得太暖,如果被蓋得太暖,她們就不能早起。

  參 、清早該作的事

  我們不是清早起來就算了,乃是要有屬靈的學習,有屬靈的內容。在這媄D起幾件事,是在清早特別要作的。

  一、與神交通

  雅歌第七章 12 節:「我們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舊約和新約有這樣與神交通的人,他們是認識神的,是與神有來往的,他們將神的交通調和在生活中。大衛在詩篇堶情A一會兒說「你,」一會兒說「祂,」一會兒對人說,一會兒變作禱告。在一篇詩堶情A有幾句話是在人面前的話,有幾句話到神面前去了。大衛一面和人說話,一面就往神那堨h。詩篇證明大衛是與神有交通的人。詩篇是紀錄他與主交通的經歷,為要引導神的子民與神相交。所以,初信的信徒,最好用詩篇與主交通。最好的方法是每天一篇,長的可以二,三天一篇。

  詩篇一○八篇 20-21 節,「琴瑟阿,你們當醒起;我自己要極早醒起。耶和華阿,我要在萬民中稱謝你,在列邦中歌頌你。」在清早的時候要有讚美歌頌的聲音。唱歌的聲音最好的時候,是在清早。清早是讚美的時候,清早是向神歌頌最好的時候。將我們最高的讚美向神送出去的時候,是我的靈能爬得最高的時候。如詩篇五十七篇 8-9 節所說:「我的靈阿,你當醒起,琴瑟阿,你們當醒起;我自己要極早醒起。主阿,我要在萬民中稱謝你,在列邦中歌頌你。」

  二、讀經

  詩篇六十三篇 1 節:「神阿,你是我的神,我要切切的 ( 原文「清早」 ) 尋求你;在乾旱疲乏無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

  清早也是我們吃嗎哪的時候 ( 嗎哪是指著基督說的。 ) 甚麼叫作吃嗎哪?就是每天早起,在那堥禸基督,也就是享受神的話,享受神的道。我們吃了它才有力量在曠野埵璅哄C收嗎哪的時候,是在清晨。如果你把早起的時候花在別的事情上,你就在屬靈方面得不著飽足,得不著餧養。

  一位信徒該有兩本聖經,一本是為著下午讀的,堶悼i以畫記號,可以寫上許多東西,還有一本是為早起吃嗎哪用的,堶惜ˉg什麼話,也不畫什麼記號。

  在早晨,不是要讀很長很多的聖經,乃是在神面前把聖經打開,仔細的讀一段聖經,把你與神的交通和讀聖經調在一起,把你的唱詩和讀聖經也調在一起。這並不是說,第一步是交通,第二步是讚美,第三步是讀聖經;這乃是說,要把這些事在神面前調在一起作,同時可以加上禱告。我們到神面前去,將神的話打開,在那塈滽囿爾凗炊F,當我們感覺罪的時候,可以認罪,當我們覺得神在這句聖經所說的事情上恩待了我們,我們可以感謝。我們也可以在聖經上所說的那件事上祈求神,說「主,這一個真是我所缺的?這一段、這一節、這一句的話,真是我所缺的。主,求你賜給我。」若在那堿搢ㄓF什麼應許──我們可以說,「主──我信」若在那堿搢ㄓF什麼恩典。可以說,「主,我接受。」在那塈A也可以代禱。

  讀的時候,記得有的弟兄姊妹的情形,剛剛與這一處聖經相反,在神面前不是控告他們,不是論斷他們,乃是說,「神!求你把這一句話成就在我的身上,也求你把這一句話成就在某弟兄某姊妹的身上。」在這堨i以為著自己認罪,也為著別人認罪。在這堨i以為著你自己求,也為著別人求。在這堨i以為著你自己信,也為著別人信。在這塈A可以為著你自己感謝,也為著別人感謝。清早讀聖經,不宜讀得長,不宜讀得多,只要兩三節、四五節就夠了 兩三節、四五節的聖經,夠你讀一個鐘點了。這樣一句一句的讀過,禱告過,與神有交通過,就能夠得著滿足。

  讀過『馨香的沒藥』的人,就看見蓋恩夫人的特點。許多人寫自傳,都是用向人說的口氣,但是蓋恩夫人一會兒向著人說,一會兒向著神說,一會兒對康伯說怎樣怎樣,那一本書是康伯叫她寫的,一會兒對主說怎樣怎樣。這個就叫作交通。與神交通,那一個時候起頭,那一個時候結束,都不一定,不是把事情放了去禱告,也不是禱告好了去辦事,乃是調和在一起作。所以,在清早吃嗎哪的時候,要學習把禱告調和在神的話語堙A把讚美調和在神的話語堙A把交通調和在神的話語堙C每天早起在神面前這樣做,過了一點時間之後,就會覺得飽,神的道也就豐豐富富的藏在心堣F。這一種的讀神的話,吃嗎哪,是不可少的。許多軟弱的弟兄姊妹,在曠野媔]不動,我們要問:「你們吃了東西沒有?」他們所以跑不動,是因為他們吃得不夠。嗎哪是要清早拾的,所以要早一點起來,一遲起,就吃不到。總是要清早起來,在神面前花工夫讀神的話。

  三、禱告

  清早在神面前要有交通、讚美、吃嗎哪,也要有禱告。詩篇六十三篇 1 節和七十八篇 34 節中的「切切」,在原文都是「早」的意思。清早要在那媄咩i與前面所題到的禱告是調和著作的。這堿O專一的去禱告。等到我們交通過了,讚美過了,嗎哪吃過了,最後,就能夠有力量再把所有的事在神面前好好的禱告。禱告的確需要力量。我們要在清晨親近神,先吃一頓飽,然後留下半個鐘點或者一刻鐘,來為著幾件要緊的事、為著你自己、為著教會、信徒、為著世人禱告。當然,在下午或晚上,還可以作禱告的工作;不過清早的時候,能夠用我們新得著的力量,剛剛與主交通吃了嗎哪所得著的力量,花在禱告上,就能得著更大的幫助。所以,每一個信主的人,總應當在清早的時候把這四件事──與神交通、讚美、讀經和禱告──在神面前好好的作。一個人清早的時候,在神面前有沒有這樣作,必定會從他那一天的生活媗膌出來。像慕勒那樣的人,他說,「他早起有沒有在神面前吃一頓飽,能斷定他一天屬靈的情形。他說他一天屬靈的情形如何,就是看他那天早起在神面前有沒有吃飽。」你早晨在神面前得著了滋養或者沒有得著滋養,那一個分別是非常大的。

  從前,有一個很有名的音樂家曾說過,他如果一天沒有練習,他自己會覺得他不行;如果兩天沒有練習,他的朋友會覺得他不行,如果三天沒有練習,聽眾都會覺得他不行。練習音樂如此,早起屬靈的學習更是如此,我們只要有一天早晨在神面前沒有弄好,你自己知道,有學習的人與你一接觸也會知道,因為你沒有摸著那一個屬靈的源頭。初信的人,從起頭就得嚴嚴的約束自己,每天清早起來,在神面前要有這些學習。

  肆、清早起來的實行

  有關實行的事。我們怎樣才能清早起來?有幾件事必須注意。所有要清早起來的人,都得有一個習慣,晚上要早點睡。如果盼望晚上遲睡早上早起,好像蠟燭兩頭燒,那是不行的。早起的標準不要定得太高。有的人定規三點鐘起來,有的人定規四點鐘起來,結果反而作不來,作了幾天不作了。還是取一個適中的辦法來得好。差不多五點六點是相當合式的時間。或者是天將要亮,或者是天剛剛亮,總是在天亮左右。太早,恐怕不能持久。過高的標準會產生有虧損的良心,有的人把標準定得太高,和家堛漱H發生難處;有的人要和他的服務處發生難處;有的人出去作客人,要和他的主人發生難處。這樣並沒有益處,總要有一個合式的定規。我們不提倡走極端的路,所以標準不要定得過高。到底你這一個人,按照身體的需要和環境的情形,什麼時候起來才算合式,你應當在神面前好好的考慮過,再規定一個標準,然後好好的遵守那個時間。

  開始時總有一點困難,往往第一天容易,第二天容易,第三天就不容易。頭幾天容易做,過幾天就要覺得床是可愛的,爬不起來,特別是在冬天。人需要有一個相當長的時間,才能養成一個新的習慣。起初,也許因為常常遲起來,所以身體的神經是傾向「遲」的;你能多早起幾次,逐漸你的神經就傾向「早」了。過些日子你即使想遲起來,到了時候你也睡不著,所以起頭時總要勉強的起來。當習慣還沒養成之前,你要求神施恩,叫我們有這一個習慣。作一次,再作一次,再多作一次,天天都割愛割席的爬起來,結果你就能夠自然而然的清早起來。我們必須養成這一個習慣,在神面前享受清晨交通的恩典。

  健康的人不需要超過八個鐘點的睡眠,千萬不要以為你自己是例外的。不要掛慮太早起來身體會不好,也許是你的掛慮把它弄得不好了。許多人太愛自己,反而把自己掛慮到不好。除非醫生說你有病,也許你需要十個鐘點或者十二個鐘點的睡眠。普通的人,有六個鐘點到八個鐘點的睡眠盡夠了。不過也不要走極端,無論如何,要保持六個鐘點到八個鐘點,不能再少。凡身體有病的人,不盼望你清早起來。你早上醒過來,就躺在床上讀聖經也不要緊。可是,沒有醫生的證明,不是真的有病的人,應當個個都清早起來。

  帶領初信者早起晨更

  我們盼望那些年長一點、有分量一點的人,在神面前要維持這一件事。教會對於懶惰的人,應該推他一把,把他震動一下。要把初信的人帶進這一個大的有福的情形堨h。一有機會,就要問他:「你每天幾點鐘起床?」過幾天,就得再問他:「你今天幾點鐘起床?」這樣的督促,起碼追他一年。也許一年之後,還要追他:「弟兄,你什麼時候起床?」對於初信的人,要一看見就問。要追著他們受你的幫助。但是,如果我們自己在神面前沒有學好,我們就不大容易作這樣的事。所以我們自己在神面前要先學好可以說清早起來是信徒中的第一個習慣。吃飯時要感謝神,這是一個習慣;每天讀經,這也是一個習慣;清早起來,更是信徒必須有的習慣。

  初信的人總要把習慣養成。有的人作信徒許多年,從來沒有享受過清早起來的祝福,從來沒有享受清早起來的恩典,是非常可惜的。我們要得著這個恩典,就得好好的學。如果許多弟兄姊妹一同來學,許多人能夠清早起來,教會就能夠進步。一個弟兄多得著光,整個教會就亮。只要每人多得著一點光,天天多得著一點,整個教會就豐富了。教會貧窮是因為從元首接受光的人太少了。如果能夠作到個個都從元首那堭筐,即使個人得著的不多也是很豐富的。

  伍、晨更的見證

  一、先見神的面

  神在英國大用的僕人 司布真先生,一生非常看重早晨與主交通。他說:「熱心愛主的人,都很重視早晨與主交通,他們有一規律,沒有看見神的面,決不先見人的面。」又有一位主的僕人說,每天最早的三十分鐘,是個人與主交通的時候。在我尚未聽到別人聲音之前,必須首先聽到主的聲音,就是我所愛的妻子,也是不能例外的。當然我更不能先將我的腦子裝滿無線電收音機聲,或新聞報紙之後,才再進到神的面前。同時一天之中,只有這一次禱告是不夠的,須在一天之中時時回到主的前面,不過清早的三十分鐘乃是全天最好的時間,最易與神交通。

  二、先為堶悸漱H尋求食物

  二十世紀初信心使徒慕勒憑信心為孤兒建立孤兒院,單憑禱告不向人募捐,經歷了許多神蹟奇事。為要向信徒及世人見證神是聽禱告的神。因此,帶進二十世紀教會復興。他將近去世之時,寫了一段關於他自己的經歷,非常寶貴。他說,他多年來每日早晨都是先禱告,後讀經。他禱告的時間是從清早起床開始,一直到吃早餐的時候;但他要禱告到一刻鐘或半點鐘之後,才能感覺神的同在。後來他把次序更換,先讀經;後禱告。讀經成為他起床後第一件事。他讀神的話,默想神的話、從其中尋找他堶悸漱H需要的食物,不到幾分鐘,他就感覺神的同在,結果就是承認自己的軟弱,或是感恩,或是讚美,或是祈求。因此他就結論說,神的兒女,每日早晨第一件事,應當先為堶悸漱H尋求食物,堶悸漱H的獨一食物就是神的話語。若是沒有神的話語,禱告就會成為空的。

  三、與耶穌見面事事輕鬆

  與宋尚節同傳福音的石美玉女醫師湖北黃梅縣人,是中國第一位留美的女醫師,身材矮小,體重不到一百磅。但她一面從事醫治人身體的疾病,一面拯救人的靈魂,孜孜不倦,許多人從她得到幫助。有人問她:「你怎能擔負這麼 巨大的責任,每日工作不倦呢?」她的答覆是:「我要不是在每早晨作事以前先去見耶穌的面,我就支持不住,與耶穌見面了,事事就輕鬆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