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使敵人失勢

麥亞瑟

  「攻擊」這個字眼在今天已經不太常用了。許多主的飛鷹受到世界氣氛的影響,紛紛採取了鴿子的特性。因此,我們需要一些願意用完全的確信攀登高山的禱告飛鷹,確實「在天上與基督同座」,然後,從這個地位,藉著羔羊的寶血抵抗仇敵,戰勝牠,並靠著上帝聖靈的能力,作他們的見證。

  到中國西南邊疆僳僳族拓荒的中國內地會宣教士富仁能 (J.O. Fraser) ,深深地體驗到與黑暗的勢力摔跤,是多麼激烈的一件事!他幾乎在這個「強人」面前被迫交出戰利品。戴候華師母 (Mrs. Howard Taylaor) 在「群山之處」 (Behind the Ranges) 一書中,談到富仁能靈媯h苦的原因:

  「 不可思議的不確定感開始在富仁能的內心留下暗影。他曾經相信並享受過的一切,已成為不真實,甚至當答案漸漸消失到什麼都沒有時,他的禱告似乎在嘲笑他,……在他的孤獨中,前所未有的沮喪迫近他,……在這些日以繼夜的爭戰中,信仰的根基深受動搖。直到他真正明白,原來這一切的背後,是那「黑暗的權勢」要來壓倒他,他勇敢地闖入自己好久沒有爭取的撒但頭上。起初,撒但的報復落在僳僳族當中,對基督教有興趣的一些人身上,這是個不費力的戰利品,現在,他自己受到攻擊──而這是一場靈堛漁磽瑣唌C 」

  在這段時間,正當富仁能想把一切都結束的時候,他收到一份航空寄來的雜誌,他熱切地把每一個字讀了又讀,直到神的話語的真實扣住他的心弦,使他得到釋放。以下是他描述自己在那些日子心堶惟珚g歷的事:

  「 它讓我清楚地看出,若要從那位惡者的權勢下得到釋放,必須以十字架為根基,絕對地抵擋牠。我是位工程師,比較在乎事情該有的功效,把每一件事交託給主確實沒有錯,但是不夠。『以十字架為根基,絕對地抵擋惡者』──這種態度,帶給我一線曙光,因為我發現它是有功效的。……沮喪的烏雲消散了,我發現無論何時我需要得勝,就能夠在聖靈的領域中得勝。主用自己的聲音說出:『撒但,退我後邊去吧!』這句話,來抵擋撒但。我帶著謙遜的態度,靠著主,也說出了這句話。以聖靈的應許做為武器,向撒但說話,終究產生了功效 。」

  我們常常太熟悉聖經的真理,以致忽略了它實用的意義,神救贖的目的藉著道成肉身的方式而成全,因此,今天同樣的原則仍適用。神為著現今的世代揀選我們,就如祂為著未來揀選我們一樣。

  我們為著「叫我們行事,就是神預備叫我們行的」而被揀選。我們要作的善工,雖然看來似乎是可怕又令人不快的,神仍然要帶領我們進入與祂的仇敵密切接觸的行動中。我們已經習慣了一個比較舒服的信仰方式,因此,神可能必須與我們有一些摔跤,我們才會願意放棄舒服的夢想。

  耶穌道成肉身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 ( 來二 14) 透過救主在十字架上的死,祂得勝的真理和實際,被世上的信徒靠著祂的名實行時,就是今日能夠使魔鬼失勢的唯一方法。

  這個真理在主自己的見證上顯明出來。當祂差派出去的七十個門徒回來,提出他們的宣教報告時,耶穌說:「我看見撒但從天上墜落,像閃電一樣。」 ( 路十 18) 由於我們在禱告和服事上的行動,並未將自己帶進與魔鬼密切接觸的景況中,以致於我們和門徒一樣,都很少有這方面的經歷。

  從富仁能在中國西南邊疆與僳僳族相處的真實經驗,再次幫助我們了解這個教訓的含意。他說:

  「 撒但的戰略似乎是這樣:首先,牠會竭盡全力,反對我們突破困境,擁有真正活潑的信仰。牠厭惡充滿信心的禱告,因為那是一個極具權威,叫牠『滾開』的命令。在我們得到這種平靜、安穩的信心之前,必須經常在禱告中奮鬥和爭戰。一直到我們真正有這種突破,並可以與神聯手的時候,我們才獲得了真正的信仰,所有地獄的權勢也無法奪去我們的信心。當我們發出信心的禱告時,真正的戰爭就開始了 。」

  譯自:「為爭戰而生」 (Born for Battle)
        【蒙證主出版社應允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