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禱告的生命

亞察爾

  第二篇 禱告與信心

  信心的禱告,乃是神給基督徒的最大兵器之一。我們拿著這兵器能以貫勝一切兇惡的權勢,因此撒但就竭力要從我們手中奪去這兵器。

  禱告與信心

  信心必須與禱告相聯,一切的禱告也必須是信心的禱告。你不要想只要禱告過去了,就可以得回答;如果這樣,你就要倚靠自己的禱告,這就錯了。神在馬太福音第二十一章 22 節堥癡S有說,只要禱告就可以得著,乃是說:「你們禱告,無論求什麼,只要『信』,就必得著。」神答應禱告,不在乎你禱告的話語多少,乃在乎你禱告堜狾s的信心。禱告必須為你「信心」的表示──因為你信,所以才求告。

  在雅各書第一章 5 節說,我們要求智慧,第 6 節就說,「只要憑著信心求,一點不疑惑。」你求,但也許你求的時候,信心搖動,起了疑惑,所以就不能從主那堭o著什麼 (7 節 ) 。我常聽人說:「為什麼神不答應我的禱告呢?」這也許是因為他們有疑惑。真的,所有的問題無非就是:他們對於所求告的事,有沒有向神失去信心。我們須留意察看那些「為什麼?」因為也許這樣的問題就是不信的表示。

  人禱告以後,若有和禱告相反的行為,那就是他不信的表示。例如:他為著他遭遇的某種困難求告神,但禱告以後,仍是煩惱掛慮,或者還向屬世的求解救,一若從未禱告過似的,這就是他不信的表示。因此他沒有信心的行為,也看不見禱告的效果。我們禱告以後,必須有專一信靠神的態度,相信神正在成就答履,就是我們自己對於我們方才信心的禱告和諧。【註:當我們禱告過就當在信心中學習交托仰望和讚美腓四 6 、提前二 1 】

  信心禱告是什麼模式呢?

  主耶穌在馬可福音第十一章 22 至 26 節婸﹛A「你們當有神的信心 ( 另譯 ) 。我實在告訴你們,無論何人對這座山說,你挪開此地投在海堙F他若心堣ㄩ繫b,只信他所說的必成,就必給他成了。所以我告訴你們,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什麼,只要信已經得著了 ( 另譯 ) ,就必得著。你們站著禱告的時候,若想起有人得罪你們,就當饒恕他,好叫你們在天上的父,也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若不饒恕人,你們在天上的父,也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一)信心禱告的根基──當有神的信心

  信心是行神堶掠_始的。信心是神性的一部分,我們必須接受信心如同恩賜,因為這堛滿u有」字含有接受神恩賜的意思,這就使膽小的人壯膽,因為當他站在他的艱難「山」面前,他正制得他的信心微小。但是他不當往自己堶惇搹釵h少信心,他當向神看,從神那堣鋮他所需要的信心。

  在馬可福音第九章堥滬茬Q鬼附的小孩的父親,覺悟自己信心的軟弱,就向主耶穌基督喊著說,「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幫助。」 (24 節 ) 這教訓我們不要因為覺悟自己信心微小,就不禱告,反要因著小信的緣故來到神前,將需要告訴神,並且從祂那堣鋮祂所預備給我們的信心。

  (二)信心禱告的表示

  禱告是與神同工,正如與神交通一樣。在禱告中與神同工,比較向神說話更深。「你挪開此地」, (23 節 ) 這話就是「神的信心」的行為。當禱告表示信心的時候,這信心就是能力,並且有神在這信心的後面成全一切。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 創一 3) 這命令是表示信神自己。照樣,當信徒奉主的名說,「你挪開此地」,也就是表示信徒信神自己。這信心就立刻滿有能力的挪去那座「山」。

  (三)信心禱告的仇敵──疑惑

  我們應當儆醒,反對「心媞繫b」,因為這疑惑要使我們的信心不健康。我們禱告以後常會遇見疑惑和懼怕,如果我們服從了牠們,禱告的答應就必然被阻擋。所以我們必須絕對的拒絕抵擋疑惑。應當看守我們的心不受壓;因為心是心願和感覺的區域。「你們禱告祈求 ( 或作願意 ) 。」 (24 節 ) 信心要使你滿有堅切的心願,專誠的渴想要得你所祈求的事。這樣懇切的心願會使你持久禱告,信心穩固。心如果軟弱,靈就不自由,就沒有多大的能力禱告。心軟弱,被壓制,是因為掛念屬世的事物,也是因為受疑惑的影響。所以你如果要自由的靈禱告,你就應當保守你的心免去許多顧慮。應當選擇十字架的道路,好叫心脫離世上許多敗壞的影響,並且充滿心願……,追求與神旨意聯合的事。

  (四)信心禱告的力量──只要信……必得著

  信心抓住所求的事,並且確知得著了。屬血氣的人也許看這是沒有理性的,但是屬靈的人看這是真實的事實。信心的禱告乃是給神作工的樣本;你因信渴望的事,神叫它成為事實。

  管理禱告的生命的幾個原則:

  (一)禱告必須準確

  浮面的禱告,說些廢話的禱告,都是有危險的;但是當禱告的戰士學習在聖靈媄咩i的時候,一切浮面無意識的話就不說了。這時他才明白禱告是一件屬靈的工作,如同其他屬靈的工作一樣。所以他就不以禱告為一種屬靈娛樂的方法,卻起始與神作真實的工作。在靈堛疑咩i是準確的,是瞄準的;是因著需要而發的,不是因著情感。

  (二)將你的重擔化作禱告

  禱告的戰士必須除去他靈堛漱@切重擔。除去的方法,就是藉著禱告把所負的擔表示出來。神將重擔放在他的靈堙A不是要他繼續擔負,乃是要他趕快脫去。我們天天所收到的信,如果不當時答覆,就越積越多,難以答覆,照樣,我們若不把靈堛滷噯{趕快化作禱告,也就越積越多,重壓我們的靈,甚至需要很大的能力才能把它們除去。「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祂顧念你們。」 ( 彼前五 7) 每一件憂慮都化作禱告,責任愈重,愈需要禱告。

  但是神的許多兒女常以「太忙」作為他們不多禱告的推諉。當神第一次教導我禱告的時候,我還在業商,所以在辦事的時候,很少有時間禱告。因此我每天早些起身,關在房堙A盡力禱告神,把一日中所有的重擔和責任都禱告過。並且不僅我個人的事情,還有許多別人的需要,我也是這樣禱告。

  (三)保守你的靈自由

  這是一個最要緊的原則,因為禱告戰土的靈如果不自由,就不配從神接受什麼負擔。當人的靈自由的時候,他對神靈有敏銳的感覺;但是如果人的靈受了捆綁或壓制,他就失去敏銳的感覺,因此就像無用的器具。

  我們若不將我們的靈被壓制的原因查出,我們就會長久受壓制的痛苦。所以我們必須查出被壓的原因。並思如何將它除去。這只能以禱告去對付它。當你禱告的時候,你就能看見你心思堛滬姥寣A和你靈所有的關係。第一當問你自己:「我的靈為什麼被壓制?」而後靠著聖靈讓你的心思活活潑潑的轉動,將一切攪擾你的事情逐一的禱告過,直到你達到某點覺得使你的靈即刻得著釋放,因此你就可以下斷案說,那個就是你受壓制的原因。當時你就抓住這點在神前求告,這樣你的靈就必得著釋放。

  你這樣作法在起初的時候也許是困難的,因為你的靈被許多集合而未發表的禱告所重壓。我們應當學習多方的發表那壓制靈的重擔,並且繼續的發表,直到重擔除去,一切的悶氣都從禱告中透出。靈未得釋放之前,如果停止禱告,使你以為你已經無事了;那知在這時候,你不過正在起始你真實屬靈的工作!那時試探要叫你的心思轉到別種思想去;好叫你這樣一放鬆,你的靈就受阻礙。神的兒女中,很少有人明白什麼叫作藉禱告工作。

  仇敵叫許多人錯想,以為人若不自由、活潑、快樂,就不能「在聖靈堶情v;如是仇敵就叫人因靈的被壓而受苦,也因與黑暗的權勢相爭而受苦,甚至他覺得若不釋放,重擔若不脫去,他就連笑都不容易。在這種情形中,禱告的戰士就當竭力獨自與神同在,直到爭戰過去,靈得著自由。

  在這樣的時候,你最要緊的是不錯想自己。不要錯想以為你不與聖靈同在,或以為你的靈受壓是表明你作錯了事。因為仇敵的一種普通計策就是控告神的兒女說,「因為你這樣受壓迫,所以你不在聖靈堙C」魔鬼這樣作是要人自問說:「我作了什麼呢?」魔鬼知道這樣叫人自責,會僑人更受苦,因為人的靈已經受了重壓,再加上錯想,以為「在聖靈堙v的意思,就是你必須高興、自由、喜樂。禱告的戰士與邪靈摔跤是苦工,受「生產的苦痛」使別人得福也是苦工,但是神的兒女中,有許多人情願選擇屬魂的快樂和舒服,撇棄屬靈的苦工啊!

  禱告與心思

  「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 ( 弗六 18) 屬靈的儆醒又是禱告的爭戰所不可少的一個原則。「儆醒不倦」的心思是守望的;如果心思睡著了,那末那狡猾的仇敵就要來乘機攻擊。心思在禱告中是要緊的一部分,所以心思必須屬靈,以致可以康健的為神所用。如果在禱告的時候,心思不能作主,昏昧,那末靈就發表不出所有的重擔。

  所以禱告的戰士,必須繼續不斷的反對心思的被動和暗昧,也必須拒絕心思被動的推諉說,是因為疲乏或易忘。如果他一知道他的頭腦是被動的、暗昧的,他就應當拒絕,宣告各各他的得勝,……勝過被動和被動的原因。他應當十分願意他的心思最康健為著神所用,也當知道他的心思在工作上是要緊的,如同在其他屬靈的工作上要緊一樣。

  心思須專注於禱告

  禱告的工作,置身在這工作的人的心思必須受訓練,因為受過訓練的心思才有效力幫助禱告。作這工的人,在起初的時候,總有一種經歷,就是當他禱告的時候,他的頭腦就疲乏,雖然他的心思在別的事上是活潑的,在禱告中卻疲乏了。若要更正這種的情形,就必須在禱告的時候約束心思,管理它,不許它流蕩,也不聽其自然,卻要它不住的思想。

  如果你要有剛強練達的禱告生命,你的心思就必須受訓練作你的僕人,被你管治,不要讓它作你的主人。你必須訓練它專注你靈堛漕ヾF因為若無活潑靈巧的心思與靈同工,你的靈就沒有方法表示自己,因此就受捆綁。如果你要保守你的靈自由,你就當學習儆醒禱告,因為只有這樣作,能使你查出捆綁你靈的是什麼,你就可以將你所查出的事表示給神,這樣就可得著拯救。我在下面舉一個例證解釋這意思:

  有一個基督人負擔很重,這就表明他應當置身於禱告中,然而他卻讓他未受過訓練的心思終日充滿其他的事情,因此他就沒有時候去禱告。結局就是他的靈被壓,不能活動。如果他那時一覺重壓,就去禱告,不顧別事,他的靈就必得著自由、輕快、和安息。

  沒有一件事能像禱告那樣會使人屬靈。基督人藉著禱告學習訓練他的心思。使心思脫離屬肉體和屬地的事物,傾向聖靈的事。羅馬書第八章 5 節說:「因為隨從肉體的人,思念肉體的事,隨從聖靈的人,思念聖靈的事。」 ( 另譯 ) 如果一個人太遷就屬靈的事,他的心思對於屬靈的事就暗昧了。心思如果在靈崺篹禲A你就決不可讓它沾染屬肉體的事。

  在禱告中不可讓心思被動

  魔鬼欺騙了許多基督人,叫他們等著被動,等著神來推動他們不在意志約束之下禱告。這樣,他們就不能靈敏的藉禱告與神同工。他們的心思本來應當儆醒領會聖靈的感動,現在卻陷入被動的情形。他們在禱告時不用心思,為的要聖靈藉著他們禱告,豈知他們這樣一作,就使他們的心思軟弱,就開放給邪靈進去。他們使心思空白,為的要想神藉著他們說話,那知結局就是缺乏集中的禱告。

  基督人若不明白,不竭力抵擋這種錯誤的教訓,教會就不能為神作強壯的禱告戰士。這句話對於教會中不屬靈的人也許不以為什麼,但是那些正尋求隨從靈而行的人,必看這是要緊的,也必留意這警告。魔鬼若不能使人的心思屬肉體,牠第二步工夫就是欺騙人,使人陷入被動。但是神要我們的心思活潑、儆醒、強壯;並且禱告的工作比較其他的工作更需要這樣的心思。當多多思想而後禱告。當默想直到神給你清楚的亮光。當學習用心思十分抓住壓制你靈的重擔。

  凡你能用心思記憶的事,神不肯代你記憶。祂肯加力於你的記憶力,但決不肯代你記憶。凡是在你記憶力之外的事,祂若願意,祂必會使你想起。心思軟弱的人,決不可以神的幫助作他們被動的推諉,當有些禱告的戰士以被動當作神的幫助,結局就是心思軟弱,被邪靈所管束。

  儆醒禱告

  保羅對我們說:「要琱謄咩i,在此儆醒;」 ( 西四 2) 我們的主也對我們說:「要儆醒禱告。」 ( 太二十六 41) 對誰「儆醒」呢?對撒但和牠的邪靈。為什麼有許多的基督人沒有看見撒但諸般的活動呢?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學習如何「儆醒」。

  當儆醒留意仇敵怎樣動作要去阻礙神的計劃和目的,就禱告反對仇敵。當儆醒,免得仇敵用欺騙的法子勝過你。缺少屬靈的鑑別力,乃是禱告爭戰的大阻礙。如果你肯學習儆醒,那末禱告就會使你屬靈的鑑別銳利。如果你多多精細周顧,你就會看見那些似乎無害的事物上也有仇敵的足跡。禱告連著儆醒,會使你的心思十分敏捷,以致神的靈能使你準確無誤的鑑別真假。

  我們當記得有時心思堛犖繫b是從神來的,為要我們在靈媢醚蝖C例如你的心思對於某種經歷起了疑惑;但當時你以為這種疑惑是錯的,所以就拒絕,因此你就錯過從神來的明亮的警告。這是例外的,不常有的;然而有許多人因為沒有這種知識,就被魔鬼迫去接受許多愚拙不合理的經歷,他們還以為是從神來的呢!

  神的守望者

  神的守望者就是禱告的聖徒,他們為著全教會儆醒禱告。神對先知以西結說:「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今日神也呼召人作教會的守望的人。神要那些在禱告上受過訓練,靈堭荓隍漱H作祂教會的守望者。因為教會竟然照著撒但所願意的不儆醒,睡著了。羅馬書第十三章 11 節說:「現今就是該趁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惟獨屬靈的人能堅持到底,能繼續前進;屬血氣的人卻要退步。

  「你不能同我儆醒片時麼?總要儆醒禱告。」 ( 太二十六 40-41) 肉體真態不住儆醒。「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 ( 太二十六 41) 肉體說:「不要儆醒罷。」主耶穌受痛苦,門徒卻睡覺!這是一幅什麼圖畫呢?基督在客西馬尼園堙A正是儆醒聖徒的模樣。有許多人沒有預備好,藉禱告來跟隨客西馬尼園和各各他的道路,所以他們都失敗,像那時的門徒失敗一樣。

  當陰府猖獗的時候,教會卻睡眠。當黑暗的權勢進行兇悍的工作,教會卻在睡夢中。今日是撒但最活動的時期,這樣的活動是這世界的歷史所從未有過的,但是可嘆今日教會中大多數人都在睡鄉堙I

  「常常禱告……和儆醒」──這意思就是說要醒起、警備,藉著禱告與神同工去反對仇敵。教會中大多數人是靈婼M眼、昏昧;看不見靈界中的仇敵。他們只看見罪惡表面的影響,卻看不見靈界中的原因。有的人看見教會變節了,但是他們還不知道這樣的變節是從那看不見的惡勢力所產生的,因此就沒有屬靈的反抗。

  琱謄咩i

  「在此儆醒不倦」──「不倦」,就是「琱薄v ( 弗六 18) 琱謄咩i的意思,就是那禱告的人,不住的禱告直到得著答應。他再三的來到神的面前,直到他得著回答。這在路加福音第十八章婸§o很清楚。主耶穌基督在那婸﹞F一個比喻教訓我們:如果琱謄咩i,就能使我們免去灰心疲乏。那寡婦要求審判官站在她的一邊去反對她的仇敵。在這句託埵酗@最要緊的真理是禱告的戰士所應當學習的──禱告的戰士應當起來反對仇敵;決不應當被動地順服給仇敵擄去。常有人順服了撒但,卻以為是順服神,因此就失去禱告爭戰的反抗。

  雅各書第四章 7 節說:「你們要順服神;務要抵擋魔鬼,魔鬼就必離開你們逃跑了。」聖經從來沒有叫我們去順服魔鬼;然而神的兒女們,如果小心查驗自己對於某種惡事的生活和態度,就要知道他們是完全順服了撒但。當他們遭遇不幸的事,他們卻順服的接受說:「願主的旨意成就。」這樣,他們不知不覺的順服了惡者,還以為是順服神。

  我記得有一個弟兄,無論遇著什麼事情都讚美神。他受了風寒也讚美神。聚會來得遲也讚美神。來不及搭火車也讚美神。那知道他都順服了那惡者。我想如果他作了那比喻中的寡婦,他也要讚美神,當他被仇敵擄去,他也要讚美神,而且也許要被動的忍受這種痛苦──或者還要試試享受它呢?

  今日有許許多多神的兒女雖然沒有像那位弟兄到那樣的極點,可是也有同樣的態度。這全然根據於錯誤的順服神旨。他們把所臨到他們身上的事都當作從神來的。他們不知道分別神直接的旨意和許可的旨意──神許可兇惡臨到基督人,為的要他們勝過兇惡,並不是要他們順服兇惡。只有神直接的旨意是我們應當順服的,因為神刺接的旨意是完全的,毫無兇惡在堶情C

  禱告乃是要神站在我們這邊去反對仇敵。我們知道神為我們爭戰,我們就不至於灰心。當你看見仇敵狡猾的攻手你,你當來到神面前說:「主阿,停止牠作那件事── ( 如毀謗刺激等 ) ,停止牠所起始的毀謗;停止牠屢次攻擊我使我那那樣的刺激。」當你這樣禱告,神就為你成就。但是當你求神伸冤之前,你自己的靈也應當抵抗。

  從這個比喻我們還當學一個功課,就是:那寡婦很明白什麼叫作公義。威莫斯譯本這麼說:「給我公義,並且停止那壓迫我的。」 ( 路十八 3) 在這堜珣訄V的原則就是:對自己不公義是錯的,正如對人不公義是錯的一樣。無論對任何方面的不公義,我們都當拒絕,並且呼喊神說,「這是錯的,求主停止它。」

  那寡婦不肯被拒絕。她不斷的求;那官說她常去煩惱他。「神的選民,晝夜呼籲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 ( 路十八 7) 這句話豈不是清楚教訓我們說:神必為那些晝夜呼求祂的人伸冤麼?讓我們因著這譬喻壯膽,「晝牽」「不斷的」來到神前,直到得著我們所求的。

  這樣不斷的求告會聚積起來的,一次一次的禱告都會積少成多。每一次的禱告都是有價值的,會幫助我們得著答應。有人用秤信件的天平來表明這堆積的事。把 一兩放在一邊,然後將名片一張一張的放在另一邊。第一張名片放下去,不能把那一兩的重量提高。加了二、三、四還沒有動;但當第十二張放下去就發生些少的移動;到第十三張就把重量提高起來了。禱告也是這樣。它看起來也像名片那樣輕,但是正當秤針要轉動之前,也許試探要停止禱告,仇敵要輕聲說:「停止禱告罷,神不聽你。」哦!請你不要理會這樣的試探,不要缺少一次的禱告。再禱告一次,也許這是末次的禱告,答應就來到!

摘自:「禱告的生命」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