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種族紛爭下和平先軀──蒲卡.華盛頓(一)

張文亮

  可能除了黑奴以外,沒有人能知道黑奴對自由的渴望,
  一八六五年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後,
  黑人獲得林肯總統的自由解放令,
  自由的歡呼聲只在一夕之間就停了,
  他們的社會地位、教育程度、經濟能力
  仍然處在為奴的狀態,
  面前一片廣大而無知的曠野……。
  許多南方的白人認為,戰爭還是在持續下去,
  一八六六年三K黨成立,燃燒的十架,
  白面具內的冷酷,殺了無數的黑人。
  一八七○年田納西州立法禁止黑白通婚,
  南方各州立刻跟進;
  一八七五年議會立法黑人不准進入白人的旅舍、
  戲院、學校、車廂……,
  自由的大地,仍然籠罩著一股白人至上的陰霾。
  不同種族的衝突,迸發出謀殺、暴力、私刑、焚燒、
  責罵、不信任、憤怒、懷恨,
  所有可怕的字眼,在這些衝突逐漸邁向高潮之際,
  有一位黑人基督徒出來,
  他說:「我們必須跳出自己族種的主觀,
  才能解決種族問題。
  在政治、社會、法律的法則之上,
  有一個更高的原則,
  在那堣H與人的區分,不是基於種族、膚色、
  言語、政治、宗派的不同,
  而是人性的善惡。
  必須有人,為人類未來的福祉,
  尋找一塊更大、更廣的空間,
  以容納許許多多、瑣瑣碎碎的不平,
  為此,我把我的一生,
  像粒和平的麥子埋在種族紛爭的大地堙C
  正如耶穌所說的:「一粒麥子不落在地埵漱F,
  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3)
  大大的平息了美國南方的種族糾紛,
  使一八八○∼一九一○年成為「重建美國新南方」
  (Reconstruction of the New South)的時期。

  在深黑的煤礦坑中,他靜靜的靠著坑柱,打開頭上礦燈,一遍又一遍的背課本堛熙璁r。他在這堣u作已經六年了,從九歲開始學習抽氣打水,到現在深至幾百呎下的挖煤,他不忘自己立志要讀書的意願。忽然聽到礦坑黑暗的另一端有兩個礦工在閒談:「有所學校叫漢普敦技術學院(Hampton Institute),是黑人第一所高等教育的地方……。」「漢普敦、漢普敦……」他反覆的唸著,在望不見的地下深處,向著他所不知道的上帝禱告:「希望有一天能到漢普敦。」

  悲慘童年

  他的家在火車鐵軌旁,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日(1856-1857年之間),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來自何處,他沒有自己的姓。在九歲以前他還是個黑奴,沒有自由,沒有學校,甚至不知道雞肉是什麼味道。惟一一次吃雞肉的經驗,是在半夜堙A母親回家,可能是偷了主人家的一點剩肉,她把肉撕成細絲,深怕浪費了一點肉渣掉到地上,一絲一絲的放到孩子的嘴巴堙C

  改變他一生的是有一天半夜醒來,看到母親跪在他的床邊,迫切禱告,求主給她的孩子自由,並知道要唸書。他也看到一些老黑奴死前哭泣的抱著聖經,一生最大的遺憾不是沒有自由,而是不識字,到死前都沒辦法親自讀聖經。他決心要識字,要唸書,要受更高的教育。

  「唸什麼書?!賺錢才重要。」滿嘴酒臭的父親咒罵道。從此美登鎮(Malden)的煤礦坑多了一名小礦工。每天上午四點到九點他去挖礦,然後到學校上課,下課回來下午五點到七點又下礦坑。教育的內容進入他的腦海,要受教育的旺盛企圖心溶入他的性格中。在學校他給自己取個華盛頓(Washington)的姓。即使省下一點一滴的時間與體力來唸書,蒲卡.華盛頓(Booker T. Washington)的前途看來還是像礦坑般的黑暗。

  整理不完的一小塊地

  煤礦的女主人路弗娜女士(Mrs. Viola Ruffner)需要雇用一個男傭。華盛頓的母親趕快給孩子報名,並且用兩個星期的時間反覆的叮嚀他,路弗娜是全鎮最嚴格的女人,沒有一個傭人會在她身邊留太久,但是為了要唸書,華盛頓必須全力以赴。

  一八七一年的初春,華盛頓到了鎮上最大花園的房子。華盛頓後來回憶與這位超級嚴格的老女人第一次的見面,有一段非常有意思的描述。他緊張的站在她面前,兩腿不住的發抖。無疑的,她是他所見過最冷酷的女人。第一道命令是:

  「整理屋子前面的那塊草地。」

  華盛頓迅速的跑去,舉起鐮刀,俐落地砍去草地上高高的野草。

  「路弗娜女士,草地好了吧?」他囁囁道。

  「不行,再來!」一句冷冷的回答。他想起母親說這是超級潔癖的人。他又跑去,跪在地面,把草場上的每一棵雜草拔出來,才滿意的跑過來說:「路弗娜女士,草地好了吧?」

  「好了?這叫好了?這才開始呢。再去!」依然冷漠。

  華盛頓暗自在心中罵道:「你這個臭北方佬女人(Yankee Woman)!」這次全身趴在草地上,撿去每塊石頭、紙屑、枯葉……又過了好久。

  「路弗娜女士,草地好了吧?」他筋疲力盡的問道。

  「唔!還是不行!再去!」

  難道為了那一塊小草地,他要花一輩子的時間才能合格嗎?

  他真想絕望的往大門衝出去,再也不踏進這女惡魔的家一步。但是,這可能也同時放棄了唸書的大好機會。咬緊牙根,他再回去把草地的表土弄鬆,把倒下的草扶起,把踏過的足跡抹去……又做了好久。

  「路弗娜女士,草地好了嗎?」華盛頓幾近絕望的問道。

  終於合格了,他獲得這一份工作。在華盛頓的一生中,這是第一個轉機。這個「臭北方佬女人」,開放家堜狾釭漁捄馴L看,教他英文、會計、資助他繼續唸書,給他良好的生活環境,華盛頓三十年後在《力爭上游》(Up From Slavery)一書中寫道:「「路弗娜女士所給我的功課,是我一生中在任何地方也學不到的寶貴資產,從此無論在家中或在路上,看到一片小紙屑我都會去撿起來……她成為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在這媥ヮ魽G經常保持乾淨,其背後有一個更基本的精神,就是絕對的誠實與坦誠。挑剔的工作,高標準的要求,增加工作完成時的滿足感,就是最好的報酬。」

  一小塊草地,就可以讓他學到一生最重要的功課。受教育不在於有多少的花招、名堂,而在於由小地方踏實、忠心的做起。

  腳踏實地

  一八七二年秋天,華盛頓揮別家鄉的母親與路弗娜女士,前往五百哩之外,他夢寐以求的漢普敦技術學院求學。離開熟悉的家鄉,他才更深的體會黑人受歧視的程度。在旅程中,他只能攀在驛馬車的車頂上,晚上不能住旅舍,只好睡在乾水溝堙F沒有餐廳准黑人進去,他只好像乞丐般的乞討食物……,到了漢普敦的校門,他口袋只剩五分錢,全身又髒又臭,幾乎有一個月沒有洗澡,沒有更換衣物。

  「你就坐在那邊等等吧!」主持技術學院入學面試的馬吉女士(Mary Mackie)看他一眼,就叫他坐到一旁去。華盛頓看到許多新生一一通過入學口試,而他卻枯坐一旁,緊張的不得了,真怕沒有學校可以唸,自己多年的努力與期待都將付諸流水。忽然馬吉女士瞧他一眼:「隔壁的房間需要清理,你去掃一掃吧!」華盛頓心堣ㄧT歡呼起來,也許考數學、自然他不會,但是考掃地,連講台也搬移,再全部擦四次,房間的角落也再三擦拭。我感覺我的未來,就決定在這房間是否乾淨。」抹完後向她報告,她走進來,拿起一條白色的手帕,繞在食指上,由牆角筆直的抹過去,抹到另一邊的牆角,手帕上沒有沾上一粒灰塵。她說:「我想你可以進來就讀了。」「喔!那時我是全世界最快樂的人,以後我的求學過程又通過了許多困難的考試,但是我認為一生中考得最好的一次──就是抹地板。」

  信仰的更新

  他並沒有太多的時間自以為是最會掃地的人,不久他與馬吉女士一起擦窗戶,他擦一邊,馬吉女士擦另外一邊,他發現貴為副校長的馬吉女士竟然比他擦得還亮,連窗戶的四個角落都擦得一塵不染,而且她在擦窗戶時,是很享受的樂在其中。他看到一個大人物在這種微不足道的卑賤工作中,得到這麼大的滿足,他才恍然大悟,美國富強的基本關鍵是:「一批基督徒活出了勞動是一種神聖。」在以後的種族糾紛中,華盛頓要自己同族的同胞保持冷靜,甚至要向對立的一方學習,因為我們連對方的優點都還沒有學到。

  漢普敦技術學院也成為華盛頓一生的轉捩點。除了受更高的教育以外,二年級的女老師洛德(Nathalie Lord)把福音傳給他,他成為一個基督徒。華盛頓後來寫道:「在漢普敦的日子,我認為最有價值的一門課,不是學校所開設的,而是我認真的讀聖經。在此之前我不在乎基督耶穌是誰,更不在乎聖經。但是二年級以後,在一生中我每天都讀聖經,無論在家,或在外工作,我立定心志:不讀一章聖經,就不開始一天的工作。」除此以外,華盛頓又唸數學、地理、英文文法、自然史、科學、農業、閱讀、演講學……。華盛頓寫道:「教育的目的,不是給人一個不用努力工作而可輕鬆賺錢的捷徑。現在我才知道,受教育的目的是為了承受更多的責任,並且更能獨立的去解決世界上的問題……。教育給人一種自重自尊的心理價值,不只在課本上學習到,更能在生活上經歷到。」 一八七八年,華盛頓又到衛藍德神學院(Wayland Seminary)唸了一年,修拉丁文、希臘文。他成為當時受高等教育的黑人,他善於演講的天賦,也逐漸凸顯。他已經二十三歲了,認真的思想未來要做什麼,不是賺更多的錢,不是為了出名,而是哪堿O他事奉主耶穌的祭壇。有人勸他從政,在政治上為黑人謀福利,而唸法律,成為律師被公認是從政的最好台階。華盛頓思索很久,決定以「教育」成為他事奉的祭壇。他寫道:「教育帶著服務的特性,是律師所不具有的。教育的改革是回到人性的原點,是法律無法探觸的層面。在我短暫的一生,有限的精力,我所能給的應是教育。正如我的老師馬吉與洛德,我想成為教育界的宣教士。」他一決定,就有一道門為他開了。

  原住民進步的二大瓶頸

  當時美國與西班牙打仗,美國政府擔心戰爭期間,印第安人會造成內亂,就抓了七十五個印第安酋長。漢普敦技術學院的校長阿姆斯壯(Samuel Armstrong)極力主張與其囚禁印第安人,倒不如送來學校唸書。這個建議被採納後,阿姆斯壯就寫信請華盛頭擔任這批印第安人的老師,兼印第安人的舍監。這個安排後來證明是一個成功的計畫,印第安人也可以像一般人一樣唸書、求學。這個工作的成功,促使美國政府在賓州的卡里斯里巴洛克斯(Carlisle Barracks)成立第一所印第安的技術學院。

  華盛頓要教育這批過慣原野生活的印第安人,開始時非常吃力。印第安人自視甚高,看不起白人,說白人是一群皮膚蒼白的軟弱族類,更看不起曾當過白人奴隸的黑人。在學校埵L第安人成天赤腳到處奔跑,不然就是飯後圍坐草席上輪流抽長煙。華盛頓決心與他們生活在一起,實際關心他們,鼓勵他們走路穿鞋子,教他們自然科學、農業技術,飯後刷牙而不是抽長煙。他發現印第安人恩怨分明,你對他們好,他們也以好來回報。如此漸漸步上受教育的軌道。

  

  帶領印第安人的時間,給他一個非常重要的看見,他由另一 個種族的習性,看到了自己種族的缺點。印第安人在美洲大地,黑人在非洲內陸都曾經一度擁有輝煌的歷史,為何在時代的巨輪中,淪為白種人陰影下苟延殘喘的族類?有兩個原因可能是原住民的致命傷,華盛頓以教育的觀點寫道:

  

  「黑人與印第安人多年來不能進步的原因,是他們的思考方式,缺乏邏輯,缺乏準確深入思索的能力;第二,他們的生存依附在族群部落,或自然環境,不想從人群中獨立出來,或從自然環境中分別出來,不願追求個人自由,追求人對環境的管理,以致幾百年甚至幾千年來,沒有進步。」他認為「必須帶入基督信仰的教育中,(有次序的上帝,帶來有次序的創造;有次序的啟示帶來有次序的思維與邏輯)。並且追求個人在上帝面前存在和事奉的價值,遠超過對環境的依附,才能帶動整個種族的進步。」

  

  他有這樣的認識後,在遙遠的南方才傳來塔斯克基(Tuskegee)的呼聲。這個呼聲將喚醒成千上萬黑人沉睡的心靈,扭轉了一個世代的信仰與帶起教育的復興。直到今日塔斯克基仍被公認是黑人教育最重要的里程碑。

  塔斯克基的呼聲

  歷世歷代以來信仰的呼聲相當的多樣化,在外面的表現上幾乎沒有重複,信仰的復興不是套上一個模子就能複製出來。復興的種子常是深埋在地堙A在世人不注意的角落,冒出第一葉的新芽。

  阿拉巴馬州的美肯鎮(Macon)是美國南方黑人群聚的小城,方圓二十哩內住了十二萬五千個黑人,靠著種棉花維持著幾近赤貧的生活。一八八○年有兩個黑人亞當斯(Lewis Adams)與坎培爾(George W. Campbell),捐出他們賣洋鐵罐與補皮鞋所賺的美金二千元、幾隻雞、一匹瞎了眼的老馬,買下一間半倒的農舍,和一間老舊沒人聚會的教堂,向鎮方申請成立一所黑人學校。獲得鎮議會通過後,他們成立一個董事會,寫信給漢普敦技術學院,請派一個有經驗的白人老師來擔任美國第一所黑人高等學校的校長。幾天後,董事會全體在車站等新任的校長,沒想到校長竟攀在驛馬車車頂上(不能與白人同坐車內),更令人訝異的是,風塵僕僕而來的校長,竟是個外表與他們完全一模一樣的黑人。但是亞當斯與坎培爾很快的接納新校長,他們看出華盛頓受過高等教育與神學教育,為人正直,心靈強健,深具基督信仰與人道主義,又對教育事奉有熱忱,這是一個剛強壯膽,能夠披荊斬棘的好校長。

  埋進土堛漕ぅ^

       

  華盛頓看到座落在塔斯克基一片荒蕪的校地,破落的教室內沒有桌椅,牆上窗戶沒有玻璃,沒有辦公室,沒有實驗室,沒有學生宿舍,沒有餐廳,沒有老師,沒有學生,沒有職員,沒有州政府補助,沒有薪水來源,沒有私人廠商贊助,只有二千元的建校基金。前途看來就像阿拉巴馬州的內陸風,捲起滿天黃沙,十分陰霾。他寫道:「在塔斯克基的第一年,每想到學校,夜奡X乎都睡不著。」但是他沒有離開:「每次的工作機會,都是再一次的調整自己;每次的困難,都是自己再一次的學習。」他沒有後悔當年留在教育行政事奉的抉擇,他寫道:「黑人不能長期以群眾抗無法探觸的層面。在我短暫的一生,有限的精力,我所能給的應是教育。正如我的老師馬吉與洛德,我想成為教育界的宣教士。」他一決定,就有一道門為他開了。

  原住民進步的二大瓶頸

  當時美國與西班牙打仗,美國政府擔心戰爭期間,印第安人會造成內亂,就抓了七十五個印第安酋長。漢普敦技術學院的校長阿姆斯壯(Samuel Armstrong)極力主張與其囚禁印第安人,倒不如送來學校唸書。這個建議被採納後,阿姆斯壯就寫信請華盛頭擔任這批印第安人的老師,兼印第安人的舍監。這個安排後來證明是一個成功的計畫,印第安人也可以像一般人一樣唸書、求學。這個工作的成功,促使美國政府在賓州的卡里斯里巴洛克斯(Carlisle Barracks)成立第一所印第安的技術學院。

  華盛頓要教育這批過慣原野生活的印第安人,開始時非常吃力。印第安人自視甚高,看不起白人,說白人是一群皮膚蒼白的軟弱族類,更看不起曾當過白人奴隸的黑人。在學校埵L第安人成天赤腳到處奔跑,不然就是飯後圍坐草席上輪流抽長煙。華盛頓決心與他們生活在一起,實際關心他們,鼓勵他們走路穿鞋子,教他們自然科學、農業技術,飯後刷牙而不是抽長煙。他發現印第安人恩怨分明,你對他們好,他們也以好來回報。如此漸漸步上受教育的軌道。

  帶領印第安人的時間,給他一個非常重要的看見,他由另一 個種族的習性,看到了自己種族的缺點。印第安人在美洲大地,議來表達被白人歧視所受到的不公。受傷的憤怒不能帶我們走出傷害的陰影。黑人必須以行動證明自己是努力,是負責,是值得信任的族類。社會最後是聽有實力之人的聲音,而不是武力。……我以身為一個黑人為榮,因此改革必須是來自耶穌所說的:『一粒麥子落在地埵漱F。』」

  夢幻隊伍

  一八八一年二月十二日,華盛頓正式成立「塔斯克基師範與工業學院」(Tuskegee Normal and Industrial Institute),第一所黑人學院往師範與工業技術的方向走,華盛頓採用宣教士海外佈道經驗的建議:「技術教育是拯救日漸落伍的種族的第一步,如此畢業的學生才能進入社會,佔有競爭的優勢。」所以他決定先往工業、農業技術教育走,十年以後再發展文、理學院。而他也看準培養師資是所有教育的第一優先。

  建校消息一傳出,各處申請入學的信件,如潮水般的湧來,行情彷彿一片看好,黑人好像受教心切。華盛頓頭腦很清楚,他堅持精兵政策,能夠入學的學生必須:「年滿十六歲,能寫能讀,有代數、英文文法、歷史的裝備,有堅強的心志,刻苦耐勞,並且樂意幫助別人。」他認為學校不是慈善機構,以有限的人力,若不嚴格要求、篩選,以後會浪費許多時間、體力去處理本來就不該入學的人。同年七月四日,第一批三十名黑人學生入學。

  貧窮的學校經常也可以吸引來一批不為錢、不為名的優秀黑人老師:婁根(Warren Logan)教農業經濟與會計,兼執掌學校財政,使華盛頓沒有後顧之憂。他堅信:「學生必須知道錢的價值,去妥善的管理,有效率的運用。」他認為自己的種族「不懂會計,是長期為奴心態累積下來的惡習。」約翰.華盛頓(John Washington)負責體育,他以嚴格操練學生出名,學生謔稱他「上校」,帶學生像帶兵一樣,他是第一個發現黑人學生可以往音樂與體育發展的老師。他組織第一支黑人學生樂隊與第一支黑人棒球隊。

  戴維森小姐(Olivia Davidson)曾以第一名的優秀成績自漢普敦畢業,她受過神學教育與護理訓練,擔任高年級的導師、女生舍監、副校長,她以教育為一生最高的熱忱,後來嫁給華盛頓,與他一同建立學校;司考特(Emmett Scott)是名作家,擔任《德州自由人報》(Texas Freeman主編,進來教授英文文法兼校長顧問。沃克(Monroe N. Work)負責工業研究與推廣,是黑人中少有的推銷家,與利惠牌(Levis)牛仔褲建教合作,在學校設立服裝改良部,並為學校賺不少錢,他的外交觸角延伸到東部的大廠家。貝弗德(Rev. Robert C. Bedford)擔任校牧,他是位白人牧師,對黑人的靈魂有強烈負擔,「用全副的心力去講每一場道,而且只要有佈道的機會,再遠,再偏僻,再少的人,他也去。」;喀威爾(George Washington Carver)是學校最著名的科學家,由花生中製造一百多種的產品,而以「花生人」(Peanut Man)舉世聞名。在還沒來塔斯克基以前,他已在風光明媚的愛荷華州州立大學擔任教職,是當時獲最高學位的黑人,他來到塔斯克基負責農業技術,他傑出的學術成就與敬虔的信仰,不僅提高學校的科學水平,也給美國南方帶來農業革新,並給學生帶來信仰的復興。

  這一批優秀的基督徒老師,一生都埋入阿拉巴馬州那個荒蕪的學校。這所學校七年後培育出一百六十五位傑出的老師,十年後六百位,三十年後每年有一千五百位畢業生出去,這都不算什麼,最可貴的是這批老師的始終如一:有大學請約翰.華盛頓去擔任校長,他拒絕;有更大的白人教會請貝弗德牧師去牧會,他拒絕;發明大王愛迪生以年薪百萬聘喀威爾,他拒絕;美國總統麥京萊(Mckinly)聘華盛頓校長,擔任農業部長,他也拒絕,為塔斯克基的呼聲,他忠心至死。有這一群人作後盾,塔斯克基不斷的壯大,學校的信譽隨著培育出的卓越學生,不斷的傳出去。華盛頓寫道:「學校的創始人坎培爾先生對我講得對:『永遠要記得,學校或個人最大的財富就是信譽。』」 (續)

  註:教會二千年來,神的國度是藉著長大成熟神的聖徒,建造起來,將來他們都要在新耶路撒冷中顯出基督榮耀的光輝。求主在神的家中興起更多器皿彰顯出基督的榮美。

【蒙校園書房出版社應允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