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靈歷指引

葛 盧

第十五篇 純愛

  「純愛」就是不摻雜有「私愛」成分地愛神。我們有時發信、望、愛,三樣的美德,默想神的善良,激發感恩的心,只要沒有被私愛所充滿的,我們的愛,就是純全的。但我們自己卻不能知道,惟有神才能明白我們,是否純全地愛祂。為什麼呢?這是為了我們的好處,神要我們能夠:常常謙卑、常常倚靠祂。

  「私愛」就是「純愛」的仇敵,這兩種的愛,如水火不相容,同時,二者不能同時並存。什麼叫作「私愛」呢?「私愛」就是「愛自己」,把自己當作一切的中心,不把神當作最後的目的。在屬靈堙A也有私愛,那就是我們愛操練德行,愛神的聖恩,愛慕神的聖潔,只是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為了得著屬靈的滋味、為了自己的利益:就是把自己作為愛神和事物的中心。
在神自己的愛堣~是純全無比的,因為那愛就是神自己。天使和眾聖徒,分量雖有差別,但他們的愛神卻是完全是純全的。自私的愛必不能進入天國,或在此生,或在試煉中,我們的罪惡,必須煉淨了,才能進入天國。

  一般說來,在屬靈的道路中,神常把屬靈的喜樂、屬靈的安慰來吸引我們;故初走屬靈道路的人,常摻雜著自私的愛,因為這是我們軟弱、貧乏的必然結果。神還使用了私愛,使我們輕看世物,愛那屬靈的滋味;並使我們因此而作了不少棄絕的工夫,要不是如此,我們絕不會作這麼多的棄絕的。當然,這是愛神的愛使我們棄絕世物,多作克苦己身、多作祈禱。但是,神如果不把屬靈的安慰、屬靈的喜樂來吸引,我們就不會愛那屬靈事工,不肯過屬靈的生活了。

  所以,才開始走屬靈道路的人,他的愛,並不是純全的,就一般而論,也是不應當有純愛的。當神漸漸煉淨他的愛,並教他如何煉淨自己的愛,那麼,神有時就取去他的屬靈安慰:於是在祈禱、領主聖餐的時候,他就感覺到枯乾、感覺到分心,熱切的心就降低了,連祈禱時間,也都大大縮短了。

  他感覺到孤單,想神棄絕了他,竟想放棄一切。如果,他真的放棄了一切,這就證明他在熱心的服事,不過是一種交易而已,只是尋求自己的利益。如果,他靈堸悔\的時候,仍舊非常忠心,毫不氣餒,神要求他什麼,他仍舊非常順服的,那麼,他已進入真純的愛,不是為了神的聖恩而愛神。這是煉淨愛的第二個階段。

  這時神斷斷續續地,有時給他屬靈的安慰,有時使他靈堿\乾;如果他依然忠心,神就把他能感覺的情感,完全拿去,就很難再給他嚐到愛的滋味,即使嚐到了,也只是一瞬之間,已成過去。這樣,他的愛就更純全了。他的魂堣ㄕA覺得愛與被愛,且也不會去注意或思想這一點;但是,他仍舊愛著,而且愛得更為深切;他不再想到自己,自私的愛已失去它的依傍。

  一切都消失了,只留著神在我們的堶情C此時,我們不再是斷續的發出三美德,而是和諧地靜靜的熱愛著神了。為了證明愛神,並不在感情上,而是在乎棄絕自己,他不再頻頻回顧察看自己堶悸漸景,也不再因了自己的前進而自滿;他總是把私愛漸漸治死,使自己消失在神的堶情C

  但這還不能稱是最大的煉淨工作。最大的煉淨工作如下:

  (一)誘惑來了,它好像把我們一切的德行都治死了,實際上卻是使我們的德行更為鞏固、更為完全。那些反對聖潔,反對信、望、愛三樣美德的誘惑都來了;但這一切只是飄在魂的外面,而在堶惚o沒有改變。我們自己卻不知道,還自以為已經同意那些誘惑了;別人安慰我們,我們總是惶惶不安。我們被自己的軟弱、貧乏所包圍、所逼迫。我們看見自己的罪污和敗壞,就不再溺愛自己、看重自己了;我們輕看自己、恨惡自己,把自己當作是一個卑賤的人。

  這時,私愛在魂堣ㄟ_絲毫作用。這一切怎會變得這麼快呢?是因了我們的愛主之靈──最純全的愛──產生了這樣果效。只因我們自己的靈堿搢ㄐA自己是反對神,滿身是罪污,才會如此恨惡自己。我們遠遠躲避罪惡,我們寧願到地獄堨h,也不願犯罪了。天然的軟弱、貧乏使我們認識自己是滿染罪污。神使他如此,是為了使他對於自己,有一種聖善的恨惡,這種恨惡是出自對罪惡的厭惡。這種恨惡是多麼美麗,在神的面前,是多麼奇妙阿!它不僅使我們悔改了罪,也使我們悔改以前所犯的罪!

  (二)「凌辱」也幫助我們煉淨那私愛。不久以前,整個村子、整個城市把我當作聖人看待的,但忽然不知為什麼他們就譏笑、謾罵我起來。人們以前對我有著好的批評,現在卻沒有了。他們反把我看作假冒為善的人;我的那簡單的話語,卻被人視為存著惡意;我的最聖善的行為,卻被人斷為罪行;別人棄絕我、躲避我,甚至於我的朋友、我所最親信的人,也都攻擊我了;我的長者也責備我。

  但我保持著緘默,任憑他們去判斷。我的良心呢?也認為自己是有罪的,我看見別人那樣對付我,就越相信自己罪大惡極了。我堶掄`不對他們發生反感或仇恨。別人誣告我,我非特不加怨恨,反而認為自己是罪有應得的。在這種情況下,私愛變得如何呢?它在人良心和輿論上,再不能得著什麼依恃了。外面、堶悸漱@切都擊打它;但神的愛在我的魂塈颽偺瞼,它治死私愛,使它再沒有留下的地步了。

  (三)愛神的末了一次的「煉淨」,就是神的棄絕。私愛受了種種追迫,似乎還有神可以作為依恃,現在這一點也被取去了。魂媟P覺到似乎充滿了罪惡的痛苦,和別人的輕看以外,更發覺神似乎也在嚴厲的對付他。神的正義,給他當頭一棒,他感覺到自己的魂必喪亡的,已經到了無可挽救。這是怎樣的一種光景阿!

  這對那自私的愛,是何等的可憐,簡直是使它絕望了。它就拼命抵禦,想守住這末了一陣線。但結果,它退讓了;但神更為堅強阿!這末了一次的棄絕,即甘心接受這種考驗,卻仍倚賴神、敬拜神──那完全是「最純全的愛」的成分──就是把他魂堥漕p愛治死了。若作了這個棄絕以後,神的愛除掉了他的仇敵,獨自充滿了靈的堶情C

  現在我們已經看見,神的愛怎樣成全了祂的煉淨工作。我們如果說,當我們受煉淨的時候,我們不能同時有盼望,那是完全錯誤的。我們應當知道,就是在失望之誘惑最厲害的時候,我們還沒有失去這個德行。神和魔鬼對於它們在人靈堜珗B行的工作都很明白:魔鬼總是先使人驕傲,結果使人隨從肉體。神先對付人的天性偏情,結果是治死他的驕傲,並且,有時使用情慾的誘惑,對付天性的驕傲。在純愛的煉淨工作中失了盼望,那是不可能的,誰堅持這種說法,就是異端。

摘自:靈歷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