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大衛.麥因泰生平

法蘭西斯.大衛森(Pro. Francis Davison)

  給本版的《隱藏的祈禱生活》加一個簡短的前言是合宜的,因為該書聖徒般的作者已經在主堭o到了他的冠冕。

  大衛麥因泰(David Martin M’Intyre)是個禱告的人。他生活在神的同在中。但是如果因此而認為他是如此的屬天而不食人間煙火的話,那也是一個極大的錯誤。他是一個現實中的神秘人物。如同摩西,他登山與神交通,臉皮發光,也帶著極大的能力成為會眾傑出的領袖。

  他的出生及重生

  本書的作者是一個牧師的兒子。除此之外,他還寫了許多其他的書。麥因泰於1859年生於安格士(Angus)的莫尼開(Monikie)。他自己如此描述他的早年生活:「我生長於一個基督徒家庭,是一個知書達理也無大過可言的普通小孩。我沒有『折斷上帝的膀臂』,但我的心中卻常常痛苦的意識到我並沒有進入到神愛的國度。」

  不久,他就開始尋求神,到後來卻發現是神在尋找他。但同時他尋找的目標離他並不遠,因為不久以後一句熟悉的經文就像一道亮光臨到他:「相信主耶穌,你就必得救。」一個小孩柔軟的心就這樣毫無反悔地降服於神。「沒有一絲遲疑,我的靈魂馬上安息於基督並充滿了平安。在那以後,我再也沒有懷疑過我的主已代我死,雖然在外表上沒有多少變化,但內心的改變是巨大的。現在我開始以神我的救主為樂,也從未失去過那時刻所帶給我的安慰。雖然一想到我使救主失望傷心的時候我會哀痛,但幾乎在我的一生中,神一直是我的喜樂。我也相信,我將帶著那像春天般的愛火來迎接那永恆的夏天。」

  他的早年生活

  他的學術生涯以愛丁堡(Edinburgh)為中心。當他還是一個學生時,他就應邀到賴斯(Leith)的聖約翰教會作傳道。該教會的主任牧師勒曼博士(Dr. Kelman)是愛登伯革聖喬治教會著名傳道人的父親。之後,他在丹迪(Dundee),維萊斯頓(Willesdon),和倫敦的朱瑞蘭(Drury Lane)等地有短暫的服侍。最後,他被委任負責倫敦肯撒賴(Kensal Rise)大學園(College Park)的美國長老宗擴展教會。兩年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這位充滿求知欲的學生重新回到了愛丁堡去完成他的神學課程。當他還在愛丁堡上學時,美國長老宗把大學園提升為一個獨立的教區。當時,會眾邀請他,這原不是這位牧師執照擁有者的理想,他的夢想是鄉村教區。但是他的前途就這樣命定了。他深深被該教會代表團的致誠邀請所感動:「我們是一群心被上帝的愛所觸摸的人。」就這樣,麥因泰在英國倫敦的大學園開始了服侍生涯並於1886年被按立。

  他的服侍

  他在倫敦服侍了整整五年。1891年,他被邀請去與當時正處巔峰時期的安德列伯納(Andrew Bonar)同工並成為他的後繼人。菲尼斯頓(Finnieston)教會是宣教的中心。因為麥因泰對宣教深有負擔,所以這位學徒傳道人大膽的接受了這個邀請。這完全是出於那位全知神的供應,出於那位他毫無保留地獻上一生的神在他心中的神聖的感動。因伯納的過世,他們之間的同工只持續了十五個月時間。然而生命的傳遞卻不是以時間的長短來衡量的。在這短短的時間堙A這位年輕傳道人的心靈和意念都深深被影響著。隨後,他成為這一群獨特會眾的主要牧人,並嘗試去效法他至愛同工的神聖腳蹤。

  伯納過世兩年後,麥因泰與伯納的三女兒珍妮(Jane bonar)結婚。這是一個幸福的結合。在他禧年慶典中,麥因泰在珍妮在場時對大家致詞道:「她(珍妮)對我如同上帝的天使。」珍妮在麥因泰過世後還繼續活了兩年。

  作為菲尼斯頓的主要牧師,麥因泰逐步成為一位有自己理想特色的牧師。他不是一個即興的演說家或明星。事實上,他從未為此奮鬥過。他注重靈修式講解上帝的道。他的泉源總是新鮮和深刻的。他的講道屬安靜型,有時甚至用平穩語調,但他靈魂,思想堜珣a出來的至誠卻是顯而易見的。當許多的演說式傳道人失敗時,他卻能在講道中將他的矛射中要害。神大大的祝福了麥因泰在菲尼斯頓的服侍。他在那堛漯A侍從1891年持續到1914年由他所喜愛的威廉辛普(William Simpson)接續他為止。

  格拉斯哥聖經訓練學院校長

  1913年,當麥因泰還在菲尼斯頓當牧師時,他接到了格拉斯哥(Glasgow)教務主任的邀請,讓他接替離任的約翰安德生(John Anderson)出任校長職位。由於一身不能兩地兼顧,麥因泰於1915年同意成為菲尼斯頓的榮譽牧師,而把他大部分的精力用來訓練那些準備到國內外宣教的神學生。他的工作很有果效。在他當校長的任期內,有超過一千名學生畢業,且絕大部分踏上了國外宣教的道路。

  我認識麥因泰起始於我接替他安排教學任務的前五年。當時他邀請我成為聖經和系統神學的客座講師。他是個出色的領袖。他留給同工的印像是他對於別人的幫助總是深表感激。他從來不會讓別人感到他們欠他什麼。他喜歡在十一點喝一杯茶。在我上課之日,他會邀請我與他一起飲茶。那時,他那安靜中的幽默流露無疑。他對所有的人都充滿同情,經常可以聽到他說:「真對不起!」他的學生都敬愛他,他也以一個父親的心腸來關心他們。或許他會把他們寵壞了,但每個人都無不敬仰他那極度的慷慨,甚至為他辯護。

  他的禧年

  1936年,在麥因泰服侍主整整五十年時,為他預備的禧年慶典在菲尼斯頓教會舉行。這是一個盛會。整個會場洋溢著喜慶和感恩的氣氛。他的朋友從各地前來慶賀他所當得得榮耀。尊貴的麥客萊伯爵(Lord Maclay)代表在場和不在場的全體會眾送給麥因泰一張面值500英鎊的支票。會友也送他一塊雕著體面,鍍金的橫匾,上面寫道:「我們很高興地看到你的服侍果效已經超乎你所愛的菲尼斯頓。你被教會公認是上帝所贊許的傳道人,熟黯神深奧事的學者和神學家,神百姓中禱告的推動者,和具有廣泛影響力的作家。為了表彰你傑出的貢獻,格拉斯哥參議院以驕傲和感激的心授予你道學博士學位。」

  當晚,麥因泰還收到了許多類似的讚賞。作為回報,這位謙卑的領受者作了一個讓人記憶猶新的演說,這充分展現了他的生命和品性。他並沒有因他人的讚賞而自我陶醉。他的結束語更是讓人心動:「我的服侍現今必須接近終點。我已經進入了靠近王領土的邊緣,在那堨誘祝钂咩i訴我們是新郎和新娘差異常常被更新的地方。這是一個白白的恩典之約,不是因為我所行的義,而完全是因祂的憐憫拯救了我們。我安息於祂自己的話和祂已成全的工作。」

  麥因泰其人

  來呼召他的天使已經靠近了,麥因泰顯得異常的憔悴,並有幾次嚴重的支氣管炎發作,但他仍然用盡全力持續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希望自己在工作中死去。麥因泰於1938年3月8日過世。

  我唯一的一次看到他那蒼白的身軀被激動起來是當他被要求放下他手中所有的工作時,他請求他們再三考慮他的退休計畫。他與工作緊緊的連在一起,一個永不止息的奮鬥戰士或許正是他一生最大的寫照。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他總是提醒他人要小心注意休息。

  聖經是他的教區。他以他的敬虔和學者的熱忱在其上耕耘。他注重細節,擅長分析更勝於歸納。他有敏銳的屬靈洞察力和無以倫比的分析能力。然而他不擅長於交際,也不是一個生意人。這不是他的缺陷,因他的價值遠在屬世事物之外。

  雖然他是一個忠心的牧師,但他不是一個神職人員。他是個無畏的神學家,堅定不移地支持他的基要福音派。但他也不是反對啟蒙主義者。在教義上,他是個漸近式的保守人士。他的神學不從屬任何宗派。他最擅長新約概論。最明顯不過的是,麥因泰是個禱告的人。他與神同行同談。他是個多產的作家,也是個廣泛的讀者,一個藏書愛好者。他對聖經和靈修文學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除了他那廣泛的書信外,麥因泰的名字也因他數不清的書籍而活在人的心中,他那神秘的思想也激勵著成千上萬感恩的讀者。

  《隱藏的祈禱生活》前言

  本書謹獻給尊敬的安德列伯納博士【編者註:伯納為《搗出的油──敬虔使徒麥其尼》一書作者,橄欖書房出版】,和那些與他一道熱心服侍主的同工。已成為基督文學經典之作的《伯納日記》可能是我們所擁有關乎他個人禱告最好的文稿。原本用來紀念伯納生平的該書已經成為用來記錄和見證他禱告生活的最好工具。

  1856年12月4日,伯納正式就職格拉斯哥菲尼斯頓教會。就在當晚他重新申明了禱告的價值:「主在我堶悼R滿了渴望,讓我感到單獨與祂同在的時間必須要與外面服侍眾聖徒的時間一樣多。」

  幾個月後他寫道:「這十幾天我在禱告中有攔阻,以至於在服侍上感到軟弱。我必須藉主賜的力量回到一天至少三個小時禱告和默想神的話。」

  在他服侍滿一周年時他寫道:「明天我準備花大部分的時間在教會媄咩i。主啊,幫助我。」後來我們發現他每個月分別一整天出來禁食禱告。但他的敬虔遠不止這些。以下的文字表明了這點:「我當晚為我自己對教區的冷漠而深深傷痛。他們正走向滅亡,他們正走向滅亡!但他們卻不覺察。我警醒躺臥,反復思想,憂傷中向神呼求。」

  另外,他觀察到:「我不應以今天作了多少有用的事,而當以我有多少時間用信心禱告,抓住神來衡量這一天。」在另外一處他寫道:「禱告應有屬於自己的空間,它也應穿插在任何為主作的工上。在這個不間斷的職事上,哪怕是忙碌於對的事情,撒但總想找機會來攔阻禱告。」他引用弗拉維(Flavel)的話說:「魔鬼意識到我們一小時與神的親近,用心靈與上帝的交通足可以推倒牠多年來建起來的營壘。」他加上自己的經歷說:「撒但如同鳳頭麥雞藉不時提醒我要做這事做那事來引我離開正事,那就是與神的禱告交通。所以這天黃金時間就這樣流失,錯失了『禱告和變像』的時刻。」

  節期假日對他是個禱告的良機。他寫道:「我明白主教導我們在鄉間停留與花時間等候神同樣重要。」在乘船去美國參加北園大會和在返回途中,他每天在船上禱告好幾個小時。他常去木島退修。他寫道:「在這個安靜的小島上,我所能發現的最好的就是禱告。」

  他不時回顧他的服侍。在眾多懊悔中,他常深深的哀痛不能利用每個禱告的機會:「我的心在神面前沉重,我不能像以巴弗那樣『在禱告中摔跤』。(西四12)有一個失敗處處提醒我『你沒有奉我的名祈求』(約十六24),缺乏恰當方式和足夠時間的禱告。過去幾天有一種壓倒性的感覺──忽視禱告的罪。要是我能多禱告。哦,要是我能多百倍的禱告該有多好。」

  伯納最親密的服侍同工要數羅伯特慕雷麥其尼(Robert Murray M’Cheyne)。他專心禱告是家喻戶曉的。哈密頓博士(Dr. James Hamilton)如此描寫他:「他投身於禱告正如他所愛的主,他經常天未亮就起床,以詩篇,頌詞,和靈修式研讀神的話到神面前。他用禱告伴隨他的走路,乘車,和行程。他所最喜愛的莫過於找個安靜的地方禱告。隱弗苟瑞(Invergowrie)那廢棄的小教堂,還有丹迪附近許多隔離的地方都是他所最愛用來與主甜蜜交通的地方。」

  就我們所知,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樣專心和注重禱告,也很少有人像他如此自我厭棄而又熱愛認罪。現在「我的僕人摩西死了。」可能對他的弟兄,他的百姓,和這塊土地最大的損失莫過於失去了他的代禱了。

  在他臨死前的幾個月,麥其尼草擬了一些《暗室禱告的反思》。他說:「我應該把一天最好的時間用來與神交通,這是我最崇高也是最有果效的服侍。它不應被置於次要的地位。」這篇關乎個人反應的文章顯然未完成。他的傳記補充道:「現在他知道了他所被知的事了。」

  斯托特博士(Dr. Moody Stuart)是所鍾愛的朋友。在他的傳記中如此描述:「斯托特博士主要是個禱告的人,他不間斷地禱告。他常常禱告,在靈堿餖咿M代求,警醒並持之以恆。對他來說沒有一件事是太小以至他不能向他的主禱告,或是太大以至他無法奉耶穌的名,禱告是他的第二天性。」

  他自己的見證是:「我每一天無不朝見主的容美,和被主的恩典所更新。對於大多數的日子,在大部分的時間與我主同在。主每天給我新的亮光讓我看到祂愛的深和廣,還有靈媢儭o的憂傷和痛悔。在其中我感到平安和安息。」根據他自己的實踐,他對他人的原則性的勸告是:1.禱告到你真正在禱告。2.禱告到你意識到它蒙垂聽。3.禱告到你得到答案。

  桑莫維博士(Dr. Somerville)是另一同負一軛的戰友。他為自己的會眾所作的就是:獨自去教堂在教會長椅上宣讀每個會員的名字,在禱告中把他們交托給主。當宣教的饑渴抓住他的心時,他打開地圖為每個國家,種族,人種,和方言的人民禱告。在他們教會會眾的座位上,他勉勵他們要有更火熱更有信心的禱告:「最偉大,最成功的基督的僕人可把他們所作的功效歸為兩類『我們要以祈禱和傳道為念』。我們何不把一天的十二個小時分為六小時禱告福音的傳播和六小時傳講神的話?如果每個基督的僕人都這樣,豈能預料將會對當今的世界造成何等大的影響?」

  有人如此說到另一位戰友威廉奔斯(William Burns):「他的一生是禱告的一生,他所有的服侍就是在施恩座前的爭戰。」在他服侍的早期他如此評論:「就我看,當今許多基督徒,很悲哀的也包括我在內,生活中最大,最基本的錯誤就是花太少太短的時間退休下來與慈愛的天父和祂親愛的兒子主耶穌相交。」他堅定此信念。他花整天,有時是整晚的時間在神面前哀聲禱告:「哦,每週有一整天的時間是在祂隱密的同在中該有多好。」開爾撒斯覺醒前的幾個禮拜,如同他的兄弟告訴我們的,「他充滿了禱告,除了禱告外概不關心。白天,不管是獨處還是與他人在一起,他最大的喜樂就是禱告。晚上,人常可聽見他大聲的禱告。」他所尋求的神必會忽然臨到他的聖所。

  一併致謝博斯(Perth)的約翰米倫(Milne),丹迪的派克米勒(Patrick Miller),克力莫(Kirriemuir)的但以理科密克(Daniel Cormick),伯納的兄弟們,倫敦的哈密頓(James Halmiton),阿伯內(Abernyte)的維爾順(Joseph Wilson),以及他們的朋友和夥伴們。讓我再提最後一位,就是德萊頓(Dirleton)的希威森(William Hewitson)。伯納說:「希威森有一件事深深衝擊我,他看上去是毫不間斷的與神交通。當我與他同在時,我常感到我是與一位每時刻都被澆灌好的葡萄樹在一起。以至於他可以說:『我與耶穌比世上的朋友更熟悉。』」

  描寫暗室禱告生活的書很多,但我看還是留有空間給此書來持續地呼籲神的百姓從生活的每個層面來經歷祂。此書並不是用來解釋與神交通以及天國的奧秘。這堜珒ㄗ悛漸u是神的百姓們對於禱告操練的一點心得。偉大的本格(Bengel)說,如果他希望與真正的基督徒在一點上有最親密的交通的話,那就是學習他們是如何操練在暗室婸P神的交通。

  主啊!幫助我們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