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以弗所書第六章──與那看不見的爭戰

施 寧

  這時神正開始用恩典來成全祂對迦南的應許:「我要在這堜~住」,許多來訪問迦南的人都能在這媟P覺到神的同在。這樣,豈不會激起撒但計謀對迦南進行更大的攻擊麼?的確,我們又開始經歷牠的攻擊。這時離我們準備在1966年7月10舉行迦南榮耀父神的感恩節,大約還有九個月的時間,我們正期待這天的來臨,一方面心靈堨恞咩i作準備,另一方面進行外面的所有佈署──但黑暗權勢又進行了一次極大的攻擊。

  在那幾週中,一位年輕姊妹告訴我:她自小就常常被鬼附身。邪靈不時奚落她,說她祖父早就將她賣給魔鬼了。多年來她深受折磨,非常痛苦。她在加入馬利亞姊妹會以前,從沒有向人提過她的隱痛,她盼望入會以後,便能得到自由。

  經過與她一次長談,當她揭露一切後,恐懼和憂痛就臨到了我的頭上。多年前我讀過布倫哈德為嘉迪里賓.棣塔斯的靈魂爭戰一書,一想到碰上邪靈,便使我痛苦不已。從布倫哈德的記載中,我知道最可怕的事莫過於和邪靈爭戰,尤其是當牠緊緊纏住了一個人的時候更是如此。對我來說,這種戰爭似乎只是一群像布倫哈德一樣的人和他的一些基督徒朋友的事情而已。然而現在神卻把這位年輕姊妹置於我的照料之下,我也決不能在她亟需人幫助的時候,把她丟在一邊不管。神期待我進入我想逃避的這場戰爭──對付魔鬼的戰爭。

  我無法隱藏我的恐懼,因為事情變得十分嚴重,正如那些對這類事有經驗的人所證實的那樣。這幾個月來的痛苦總是伴隨著我,所有的禱告、懇求、禁食,奉主得勝的名乞援和支取祂的寶血都未見效。魔鬼的權勢反而更猖獗起來,但我仍不斷地唱詩來敵擋那拒絕投降的邪惡權勢。

  唯一的主擁有此權,這位耶穌曾經得勝,
  撒但權勢已經潰敗,祂使仇敵敗走飛遁,
  撒但魔權悉被解除,歡讚永生榮耀之王。

  我們贖價有人全付,撒但詭計終必成空,
  牠的控告已全銷案,我們的靈基督是從,
  祂賜生命使人歸正,救贖我等可憐罪人。

  我也寫了一些為打信心之戰的凱旋詩歌和祈禱文,並召集一些姊妹成為一個禱告小組,與我一同打這場信心之戰。然而我們所作的努力似乎都沒有效果,我們越禱告,魔鬼越猖獗。這真是一種痛苦的經驗,我才明白布倫哈德所說的,他在這種爭戰中受到無比痛苦的意義。

  我以往很少有過這麼重的負擔,從痛苦的心中我大聲叫喊:「今天耶穌勝利在哪堙H」我一再在禱告中爭戰,直到我相信祂真是得勝者,並已完成了祂的救贖為止。「主高舉右手,主的右手施展大能」。真的,「祂手堮陬萓漱`和陰間的鑰匙」,實在不假,「祂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解除武器,將他們示眾,表示戰勝了他們。」確實是:「祂打傷了蛇的頭」一點不假,「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我們在禱告中一再把這些經節常帶到主的面前,讚美祂在髑髏地的勝利消除了撒但霸佔此一靈魂的權勢。

  為父神獻上的感恩節就要來到,然而我能心堶I著如此重擔來慶祝麼?可是神的旨意就是如此,正像我當時在日記中所寫的那樣:

  父啊,我願把這樣的禮物獻給你,儘管我不明白你的旨意,卻願對你的嚴酷帶領完全信靠順服。如果撒但能在這埵據一個人的靈魂,既不降伏,反而得勝,那麼迦南便不能與它的名相稱,也不能成為神的國土,和神的居處,或成為天國的預顯。為主耶穌榮耀的緣故,是不容有那種情形存在的。

  於是我不停地禱告,並堅決琣u信心,說:「主耶穌,因為勝利屬於你,它也必在這種困境中顯明,『縱使這場戰爭晝夜不停,我也不會煩惱,更不會對神的權能懷疑……。』」

  在取得迦南土地的過程中,雖然我的信心在眼見的結果上並未得到百倍的報償,對手似乎要取得勝利,迦南的聖工像要在我面前淪為廢土時,我學會了仍然保守信心。我心有重憂,但仍須不斷在信心中爭戰。不過,這次我比以往更為憂痛。它已不僅是一個交托神艱苦帶領的問題,而是關係到與魔鬼世界的爭戰。一個交托在我照管之下的人的靈魂在受著考驗。不是從邪靈及其魔鬼手中得到釋放,就是永遠滅亡的問題,完全看這場戰鬥的結局。

  是什麼在幫助我忍耐,而不會在戰爭中感到疲倦?是布倫哈德讓我分享了他的經驗。布倫哈德寫出關於這場有益於世上基督徒的大爭戰實例時說,這些邪靈承認一聽到牠「厭惡的」禱告,以及他不斷呼求奉靠主耶穌得勝的名,就迫使牠放棄爭戰而分崩瓦解,所以我知道不論付出什麼代價,絕不能中止搏鬥,反而要加緊信心爭戰。儘管無數次似乎是徒勞無功,但仍要奉主得勝的名前進。琱[的信心總會戴上勝利的冠冕。

  接著神蹟發生,耶穌證明祂是擊敗撒但權勢的得勝者與神的羔羊。撒但不得不擺脫這個人,她得到釋放。一年半以後,她終於伏在主的腳前哭泣。從前在魔鬼勢力的捆綁下,她一直違反自己的本性褻瀆神,但現在卻向神流出悔改之淚,由於愛神而把自己奉獻給祂。在以後的年歲中,主使她成為一個真有羔羊新婦的靈的人,她變得與主特別親密。

  不過那年夏季這場爭戰並沒有結束,到感恩節時,我還有許多禱告未蒙主垂聽,這種重擔仍然壓在我的心頭,使我大為失望。然而在這種情形之下,雖然我還沒有得到主的幫助,但我仍奉召存著深深感恩之心來敬拜感謝神。我的敬拜是建立在真實的根基上,而不是受撒但欺哄的──為主受苦的根基。我知道在屬靈的黑夜中所唱出的頌讚詩歌,能在感恩節向父神獻上更有深度的由衷敬拜。

  崇拜聖歌高唱入雲,肺腑之言向主傾吐,
  尊榮神旨偉大權能,眾人都以喜樂之靈,
  謙卑敬拜祂的旨意,崇拜神的偉大計劃。

  我們心意如此局限,混雜一切疑慮不信,
  當神應許樣樣成全,敬拜之中同頌同榮,
  我們讚美有如泉湧,謙卑等候神旨顯現。

摘自:《我一生一世》 A FORETASTE OF HEAVEN
by Basilea Schlink
【蒙基督教馬利亞福音姊妹會應允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