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威伯福斯--克拉朋聯盟創始者

張文亮

  沒有人知道這個制度起源於多古老的歷史;
  沒有人能算出有幾千萬人像條狗似的,
  毫無尊嚴的死在這個制度下;
  沒有人能理解那些號稱古老文明、智慧結晶的
  羅馬、雅典、中國、印度、埃及、波斯……
  不僅擋不住這個罪惡制度的蔓延,
  而且默默的歡然享受這個罪惡帶來的甜美滋味。
  所以奴隸制度,幾乎被畫為
  勝利與權力的象徵;
  經濟祭壇上必須焚燒的廉價祭物;
  社會階級合理存在的不合理制度。
  單單在非洲,至少有
  一千五百萬人被擄到伊斯蘭、
  一千萬人被賣到歐美大陸,去當奴隸。
  誰能來為奴隸的痛苦申訴呢?
  一七九○年,在英格蘭的克拉朋,
  有八個年輕的基督徒,不同的專長──
  歷史、文學、財經、法律、教育、企管、外交、政治,
  不同的政黨,不同的個性,不同的背景,
  卻有相同的信仰與異象,
  一起奮鬥三十六年。
  以立法的程序、不費一兵、一卒,沒有流下一滴鮮血,
  掙斷了罪惡的奴隸制度,
  解救千千萬萬的黑奴。
  這一群弟兄就是
  威伯福斯與克拉朋聯盟。

一、沒有機會跌倒的孩子

  威廉.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生於1759年8月24日英格蘭東北部的赫爾(Hull)港。赫爾港不像倫敦碼頭那樣的吵雜;也不像利物浦(Liverpool)港滿了黑奴販子的咒罵,除了幾隻啼叫海鷗和著貨物搬運工人出力的吆喝之外,安靜的像赫爾河的流水,默默的滑入大海。河畔的山丘上有一幢紅磚造的大廈,威伯福斯十二歲以前經常由窗口遠眺,看港口大街上奔跑嬉戲的孩子,他看得好羨慕,但是他不能出去。遠溯十七世紀中葉,隨著英國逐漸強盛的海上貿易,賺進了許多的財富。可惜人丁不旺,到了1750年代,整個家族只剩下威廉.威伯福斯(以下簡稱威伯福斯)這一個男孩子。於是他很小就飽受媽媽與一堆嬸嬸、阿姨嚴密的呵護,還有許多僕人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威伯福斯既幸福又可憐。他經常發脾氣,希望也能像一般的小孩子在戶外奔跑,就是跌倒了也無妨,不希望在過多的關懷堙A連跌倒的機會也沒有。

二、憂鬱的醃瓜

  1771年威伯福斯終於有機會離開赫爾城的紅粉堡壘,在媽媽、眾姨嬸、婢女們的千叮嚀、萬交代中前往普克林頓(Pocklington)中學就讀。普克林頓在當時已有一百六十年的歷史,是英國最昂貴的學校。學校林木茂盛,片片金色的陽光灑進古老修院高聳的尖塔,幾位來自一流大學的教授,帶著少數的學生,穿梭在藏書豐富的知識殿堂中。以昂貴學費築起的學習空間,本意也許是好的,但是幾乎扼殺了每個學生的學習胃口,過度的美化學生與老師親近,老師們把好的教出去,卻把人格上不好的東西也在無意間倒了出去。例如聖瓊斯(St. Jones)大學來的教授巴斯喀特(Baskett),豐富的學問沒有給他帶來什麼生命的喜悅,只有自視過高、懷才不遇的苦悶,其教學的結果,如威伯福斯在家信中寫道:「他是很好的人,教書也頗認真;但是老師經常性的憂鬱,一上起課來,教室堛漲P學,就像浸漬在憂鬱瓶中的醃瓜,個個沉悶的打不起精神來。」在這堮捇炊ㄕn也被合理化了,更增加學生懶惰的藉口,能唸多少就算多少,反正到這堥茠瑣ル矷A即使一輩子不賺一分錢,也有用不完的家產在等著他們。

三、文學與打牌

  威伯福斯不愛上課,不過,中學六年他學到的兩樣東西,影響了他的未來。一是對古典文學的喜愛,尤其擅長背誦古詩,讓自己沉悶的憂鬱隨著抑揚起伏的朗誦音調,流瀉在大氣中,這培養出日後他成為議院雄辯者不可或缺的文雅氣質。二是打牌,威伯福斯過目不忘的認牌本領,及冷靜分析對方出牌後之企圖的能力,使他屢打屢贏,給他帶來日後的自信。

  1776年10月他進入劍橋大學文學系。他不喜歡數學,很早就自認是數學絕緣體。本來以為劍橋的自由學風,對文學的喜愛有更多的催化。但是太容易的課堂內容,沒給學生帶來什麼挑戰,他索性白天在上課時睡覺,晚上到城外遊蕩、喝酒,直到深夜才爬回寢室挑燈打牌到天亮。不久獲稱為「英格蘭第一牌客」,為了打牌什麼事都可以停擺。不過,誰也沒想到這個不良習性,日後反而使他很快的打入議會政治的核心,更重要的是,在牌局中,讓他覺得虛空,覺得每個大人物,包括自己,都有一張見不得人的底牌,而使他認真地尋求,如何做才能使自己人生的底牌變王牌。

四、政治生涯的開始

  1779年他認識一個與他不同典型的朋友皮特(William Pitt),皮特的父親曾擔任英國首相。皮特很清楚自己將來要做什麼,他在劍橋大學攻讀法律,準備將來從政。皮特課餘就到倫敦議院聽議員對法案的辯論。有一次他邀請看來無所事事的威伯福斯與他同去。

  正反雙方激辯的言詞,像是一把猛錘,敲醒了這個混沌劍橋賭客的心田,一下子把他對古典文學的喜愛與政治辯論的巧妙措辭結合在一起。之後二年,兩人不斷往返倫敦與劍橋。畢業後相約在議會場上見。1780年的春天,威伯福斯在赫爾選區,以劍橋文憑,家族企業的勢力,與帶著古典文學優美詞句的辯論,最高票當選議員。

  初進議院,許多政治企圖強烈的新議員,就像乍回河川的鮭魚,力爭上游。威伯福斯沒有什麼野心,也缺乏有力人士的引薦,開始只是靜坐一旁,聽人發言。一天,一些資深議員在會後相聚打牌,看威伯福斯既年輕又富有,就請他加入牌局,心想這傢伙一定是很嫩的肥鴿子,很容易騙得他身上的每一塊錢。威伯福斯微笑入座,以出神入化的技術掌握輸贏,像個拉手風琴的人,把他們的錢袋,像音箱似地時而放大,讓他們贏錢;又時而壓小,使他們輸錢;末了讓每個人的本金又回到自己的錢包,為這場遊戲畫上句點,而且除他以外,每個人都覺得又驚險、又可惜、又愉快。就憑這與政治無關的技術,威伯福斯成為政治圈堛熒s寵。在1784年的法案辯論上他嶄露頭角,他清楚的思路、嘹亮的聲音、感人的詞句,在人看來,儼然是政治界的明日之星。

  但是威伯福斯卻不快樂。愈接近政治權力的核心,愈看清個個似乎都在為國家福祉執行公務的人,私底下卻是追逐權力與鞏固自我。政治像是牌局,只有輸贏,沒有同情,而自己又逐漸的深陷其中。雖然有群眾稱讚他的辯論是如何折服人心,通過法案,贏得選票;可是這一切又好像是美麗的泡沫,一下子就破滅了。不曉得自己要的是什麼,煩惱使他天生的視弱症更加惡化,有時幾乎看不見東西,必須依賴別人讀給他聽,醫生勸他要多休息,才能緩和病情,但是政治上的成功使他無法停下。

五、做導遊的事奉

  1784年10月,威伯福斯帶著母親與妹妹賽莉(Sally),前往地中海的里維埃拉(Riviera)遊覽。當時的英國貴族有一個不成文的習俗,就是在大學畢業後,邀請一位大學老師作陪,到歐洲遊歷,這稱為旅遊教育(grand tour)。在劍橋大學,米納爾(Isaac Milner)教授被公認為最優秀的學生導遊,不僅風度翩翩,而且見多識廣。威伯福斯見過他後,在日記上寫道:「他的談話非常生動活潑,」就邀他參加。米納爾不僅是個受人愛戴的老師,也是一位敬虔的基督徒,他給人的感覺,是一位很容易相處、平易、踏實的人。陪學生去長途導遊旅行,是他工作以外的另一個事奉。把福音傳給威伯福斯的就是他。

六、跨出信仰的第一步

  旅行團在10月20日經過多弗(Dover)海峽到法國的加來(Calais),再順著隆河(Rhone)下里昂(Lyons)、尼斯(Nice),一路上景色宜人。威伯福斯與米納爾相處愉快,一路上談笑風生。一天威伯福斯批評一個名叫史蒂令弗立特(James Stillingfleet)的牧師說:「他真是一個極端的人,」米納爾問道:「為什麼他是極端的人?」「他竟然宣稱上帝就是那個猶太人耶穌,而且聖經具有絕對的權威。」「哦!那怎麼算是極端呢?」威伯福斯楞了一下。他沒想到這個看似開明的劍橋教授,竟會反駁他的看法,在他的印象中,基督徒是一群愚昧、不用大腦、墨守教條的狂熱分子。威伯福斯理直氣壯地答道:「根據索齊尼派(Socinian)的看法,這宇宙有神,但神是不可知的,聖經怎能闡明呢?而且神是全然真善美,怎麼會是耶穌呢?」米納爾在隆河邊的沙灘上停住腳步,定睛看著威伯福斯。他的眼神消失了平日的詼諧,露出了威伯福斯從未見過的認真說:「如果你只是要爭辯,那我不想回答你的問題;如果你要嚴肅的討論,尋找真正的答案,我願以最大的喜悅回應你最兇猛的炮火。」威伯福斯突然想起在驛馬車的行李箱中,有一本沒看過的老書,是道得理治(Philip Doddridge)著的《信仰在心靈中的躍昇與長進》(The Rise and Progress of Religion in the Soul),他奔回馬車,把書給米納爾看,米納爾說:「這是相當精采的一本書,讓我們一起讀、一起討論吧!」

  認真的慕道友至終成為認真的基督徒。一路上兩人不斷的在旅途中討論書中的內容,並且仔細的查考聖經。1785年2月回到英國,威伯福斯幾乎查考完聖經埵]信稱義的核心真理,也清楚的認識上帝、耶穌基督與人的關係。他深深的渴慕要認識真理,六月再邀米納爾到瑞典一遊。兩人沿途仔細查考希臘文聖經,不斷的討論。風景區是遊玩的地方,對威伯福斯來說,那是他專心注目、更多閱讀聖經,與米納爾討論的地方。威伯福斯以前認為基督耶穌的信仰,不過是一套道德的規範,一種看事物的邏輯,沒有耶穌的信仰是一種脫離束縛的聰明。到了9月,他才認清沒有耶穌的信仰,在根本上是一種墮落人性主控的墮落信仰。威伯福斯到了老年,回憶這次旅行的收穫:「信仰的真理對我變得很清晰,我願意接受耶穌的救恩,即使現在有人告訴我,死後會沉淪下地獄,我仍要在地獄中喜樂。」

七、心靈的黑夜

  從瑞典回來後,威伯福斯繼續他的政治生涯,卻突然發現信仰使他沒辦法再繼續昔日的生活。他厭惡議院堛漪F客,他說:「議院像是挪亞的方舟,堶掖ㄛO野獸,沒有幾個真正的人。」並認為過去自豪的辯論,是「無形的虛空」,整個生活、工作與信仰成為連不起來的線。他每天一早起來禱告,但是幫助好像不大,愈敬虔反而落入更深的失望與煩惱的深淵,信耶穌的喜樂彷彿雲消霧散。他寫道:「我非常的難過,我相信一般人不會有這種苦惱。我無法思考,離群索居,終日失魂落魄……,我如果要成為基督徒,就必須照基督的吩咐行,那我將在政治圈中成為一個怪人,甚至失去朋友與前途。政治是我的尊嚴,但基督是我的生命。」在不止息的掙扎堙A他沒有祈求上帝賜下平安,他祈求上帝賜他正確的選擇,為了上帝的旨意,他可以忍受等待時的起伏揣測,以免為平安而平安,而去找一種廉價的、假性的安全感。

八、神啊!你要我做什麼

  在倫敦他不斷的到各教會聚會,尋找答案。到了12月,他決定放棄政治;在這關鍵的時刻,他遇到了約翰.牛頓(John Newton)牧師。約翰.牛頓年輕時是販賣黑奴的船長,信主後寫了許多著名的詩歌,如「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耶穌你名何甘甜」(How Sweet the Name of Jesus Sound)等。當威伯福斯夜堥荍銗L時,他六十歲,對威伯福斯苦毒的情緒以及近乎褻瀆的言詞,沒有一句責備。約翰.牛頓知道這個屬靈的嬰孩,已經聽到太多其他基督徒的勸告,也看了很多敬虔的見證,以致於失去了跟隨的重心,反而以自己的想法和外在環境來定奪。威伯福斯發現約翰.牛頓聽了他一千零一個煩惱後,仍是那麼平靜,給他一個定心丸。約翰.牛頓認為,也許上帝帶領這個年輕人要走一條別人沒走過的路,他建議威伯福斯不要從目前的工作中撤退,靠上帝走下去。末了約翰.牛頓為他禱告,「我盼望並且相信主耶穌高舉了你,是為了祂的教會與我們國家的好處」,這個代禱成為威伯福斯一生的方向。當一個人知道上帝救贖他的目的,那個榮耀感比在罪惡中不斷的自責更能振奮人心,使人勇往直前。

九、重回戰場

  威伯福斯並沒有因為約翰.牛頓的勸慰,就回到議院,他仍常獨自一人到野外禱告、默想、親近主。1786年復活節的早晨,有個年輕人釋放的在野外大聲唱歌、禱告。他事後寫著:「田野堛漱@花一草都與我一起歡唱,我的心中滿了感謝與讚美。」他決定要重回議院,並寫道:「第一重要的是,我要回到工作中,認識上帝把我放在這個位置的目的,而不是當逃兵。」十二年後他在《真實的基督教》(Real Christianity)一書中寫道:「一個基督徒不愛世界,並不是以逃避世界來證明自己的不屬世,而是進入世界,活在人群中為耶穌作見證,並且義無反顧。」從此,他看議院不再是滿足自己政治野心的地方,而是他的神學院,讓他慢慢的學習如何在這個位置上,實踐聖經的教導。

十一、道德提升法案

  死屍法案雖然一時沒有通過,威伯福斯並沒有鬆懈下來。他回到劍橋,開始大量閱讀歷史、哲學、科學的書,以彌補過去大學沒有努力的科目。他說:「讀書有一個好處,在閱讀時自己是時間的主人。」此外,他隨身攜帶一本小簿子,記錄在人群中所聽到、所看到的,他說:「我需要的是事實而不只是看法,」「我自認是個政治圈堛漱捃糮,我工作的地方可不是青草地,也不是可安歇的水邊,而是滿了糾纏的荊棘地;我必須常常儆醒與禱告,以嚴謹的生活自我要求,並以聖潔來分辨上帝的同在。我相信上帝不是以我是多麼傑出的政治家來評斷我,而是看我深處的意念與本質是否蒙祂所喜悅。能對聖靈敏感,起來為某個法案或政治圈的朋友禱告,是祂賜給我工作上最的大恩典。」「因此在最困難,或是迷惑時,即使是置身於議院的唇槍舌戰中,我也低下頭,拿起紙筆記錄我的禱告。願我的政治生涯是站在基督的審判台前。」

  1787年的春天,威伯福斯提出「道德提升法案」,他認為國家政治的革新是由上往下的。無論國王、王后、宰相、主教、法官、議員,愈有權力的人,就需要有愈好的道德,才配維護國家的道德。雖然道德不能改變人心,但是可以減少試探。他提出「法令的執行與訂定者,應該過著比較嚴謹的生活,不該酗酒、辱罵、咒詛、賭博;不該到敗壞風紀的地方,不該從事不合法的娛樂。……這些不道德的事看來起都是小事,但是在小事上嚴格的要求,就能避免大事的偏差。不正確的法律是在小錯上馬虎寬容,在大錯上嚴刑峻法。」

  這個法案引起不少的反對。菲茨威廉(William Wentworth Fitzwilliam)爵士反對說:「在政治、法律媮蕨D德,只不過是過度敬虔的基督徒先入為主的觀念罷了!道德是關在你家堶掄羲滿A不是在外面講的,在外面談道德是虛偽的人。在外面需要靈活的運用法律。假如國家當權者講道德,看吧!國家的財富立刻如泡影消失。」議員笛福(Defoe)也反對:「法律是困住那群軟弱的人,一個人權利的多少,就看他能讓法律對他莫可奈何有多少。」在眾多的反對中,威伯福斯力辯:「政治堛熊穈高怳ㄛO持守道德的人,而是那一群只要表明一個領袖或主義搖旗吶喊,就可晉身權貴,這種不守法制才是真正的虛偽。所以愈有權力,就愈不守以道德為基礎的法律。你們要知道,有權者能逃脫法律的管制,但是對不起上帝的榮耀,因祂託付我們管理,而我們管理的動機卻是為了滿足自我。沒錯!我是基督徒,我要將基督徒倫理實行在政治、法律中,因為基督徒應是世界的光,既然在生命上有截然不同的本質,就該有截然不同的、合上帝心意的提案,而不是使已經混亂道德的法令,更加的混沌。信仰絕對不是屬於個人的,而是要影響周圍的人。」

  這個法案仍然沒有通過。但是威伯福斯說:「看吧!我們國家犯罪不斷的增加,絕對不是法律訂的不夠周全,也不是缺乏執法的警力,而是道德降低。這種降低是受從政人員操守的劣化,進而劣化議院,蔓延到社會。我相信英國的命運維繫在一個最基本的點上,就是到底有多少人,當他們遇到政治性的抉擇,或是在關鍵的時候,願意順服基督。因此國家的復興,乃在乎有政治家,即使很少數也好,願意回歸真實的基督信仰堙C」這猶如一具福音炮筒,震出隆隆巨響。有些基督徒政治家開始在議院相聚,組成禱告會。這個禱告會,逐漸形成一個超黨派的小團體,號稱「陽光協會」(Proclamation Society),宣告一切的政治活動都可以攤在陽光之下,若有任何暗晦不法的活動,歡迎外人揭發。這個團體在1787年年底,發展成歷史上非常著名的克拉朋聯盟(Clapham Sect),八位基督徒政治家,不同的背景、個性、黨派、專長,只是因著相同的信仰,一同奮鬥三十六年,將人類歷史上邪惡的奴隸制度,不流一滴鮮血,不用大炮、步槍,只用法制的改革,掙斷了整個奴隸制度。不僅在英國,連當時販賣黑奴的法國、西班牙、葡萄牙、荷蘭、俄羅斯等國,也因著他們的努力,通通廢除黑奴販賣。大佈道家衛斯理(john Wesley)曾為這批在克拉朋的年輕政治家代禱:「因著你們的興起,願這整體的見證使上帝的旨意行在議院,如同行在天上。」

  克拉朋位於倫敦的郊區。威伯福斯所提的法案被封殺後,他病了一場,醫生診斷是潰瘍性的結腸炎(ulcerative colitis)認為:「頂多只有一年的壽命了。」威伯福斯的選區聞訊,都準備要補選新的議員,他的敵手也竊喜那個提倡基督徒倫理的傢伙要完蛋了。威伯福斯就在克拉朋購下一座房子休息養病。這時他的信心陷入低潮,懷疑回到政治界事奉上帝,是上帝的呼召,還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他在日記中寫道:「主啊!除了你的能力以外,沒有人的能力、智慧、計謀能夠幫助我,我的心急速的奔向你,求你把你的能力賜給你的僕人。哦!主啊,我在極深的困境中,痛苦像座無法忍受的山,壓在我身上,願你憐恤你的僕人,使我重得平靜、安息……」長期的等候禱告,還是沮喪痛苦。他的朋友說威伯福斯不是要死了,就是要瘋了。上帝好像不聽祂僕人的禱告。有一天他禱告:「不是因為失敗就自哀自歎、祈求上帝賜成功來堅固我,或以世人的掌聲來確定這是你的道路。不!無論成敗,無論褒貶,我願回去盡自己的責任。」這時忽然陽光重現,心中的重擔像霧氣般地消失了。「有些事情即使是失敗了,無論大或小,只要是為上帝而做,必能留下長遠的影響。」當他脫離了以世俗成敗來衡量上帝旨意之後,上帝才賜給他解救黑奴的重任。他的病也逐漸好轉。

  這時,開始有些基督徒到他住的地方討論新法案──「禁止販賣奴隸法案」(Bill of Slave Trade)。從1784年底到1790年初,有七位年輕的基督徒議員或政治家,後來成為很好的朋友,並且約每星期在威伯福斯的家中聚一次,一起探討奴隸制度的現況。這七個人後來都成為歷史上解放黑奴運動的著名人物。

摘自:兄弟相愛撼山河
【蒙校園書房應允轉載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