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約伯的故事 補篇

約伯是基督的豫示

  對我們的時代而言,這本偉大著作的觀念是嚴肅且有福的信息。這信息告訴我們可自痛苦的許多可怕的連想中得拯救,而進入至高的恩典中。痛苦只是測驗他們的忠心,教育他們的信賴,這是所有至高的靈所必須踩的酒榨。約伯是一個偉大的人,在啟示、信仰思想的歷史,以及經歷的感受上所扮演的角色,比他自己領悟的還要至高。他徘徊在人生諸般痛苦的邊界上,其故事確實是為後人暗中摸索的題目。他是要來的基督自己之預示、影兒與象徵。這位受苦的義人,指明這無罪人子的道路──即「憂傷之子」。約伯自己的十字架使他進入加略的交通中,雖然是模糊及遠遠的跟隨。他努力地為自己和我們領悟,說明這個十字架。而只有加略的十字架是對萬有都有好處的。摩斯理曾實實在在的說:「主被釘十字架」是一個極不義的行為,對其他人而言,他們不過是遠遠的跟隨而已。所以神一切受苦的眾子都在那婸E集,也在那十字架的光中,他們會發現那鑰匙的解釋;且證實他所得著的稱義和榮耀(約翰.摩根著《痛苦的表徵》)。

在約伯記堨能者之名

  在約伯記,及在啟示錄塈畯戔`常看見「全能者」這名──在約伯記中若對「以利沙代」沒有一些領悟就不能了解其中特別的教訓。這卷書的目的是顯明神所揀選的人之「獻祭」用途。

  「所有朋友們」回答約伯時,都提起並想過「全能者」這名,以利法更比其他朋友為多。似乎他們用這名來證明約伯的苦難是對他罪的審判。因為他們的論點,「以利沙代──澆灌者」定然會賜福給正直的人。如果不是賜福而是對約伯審判,那麼約伯一定是個作惡的人。

  這三位朋友同意約伯的憂傷痛苦,一定是來自他的罪。他們沒有人明白神所揀選的人可作獻祭之用,也不明白藉著祂的聖徒受苦,神會使仇敵與對頭平靜。對於這三位朋友,神說,雖然他們熱心以神為義,他們「並沒有把我說得對,像我僕人約伯所說的。」……即使約伯堅持己見,他還是蒙神接納與祝福。但是,對像祂這樣全能的神,怎麼會讓他受諸般的痛苦,約伯感到極其困惑,但是約伯終於明白了。

  就是我們如約伯一樣全然正直,看起來誠然且真正地奉獻,也必須學習認識「己」是如何能在信心及世界生活中存活,並討自己喜悅。關於這個宗教上的己,他必須被剝奪的。並且他是受以利沙代──全能者的剝奪。他肉體的受審──把他帶到「己」的倒空、「己」的絕望,而主這位「澆灌者」能以祂神聖的豐滿來充滿他。約伯立刻得自由了,並受祝福了。約伯為他的朋友們禱告,並蒙悅納,他「後來要比先前還要蒙福」,……「此後,約伯又活了一百四十年」,……「得見他的兒孫直到四代」。這真是結果滿滿。他所祈求的「全能者」,雖然曾經試煉他,確已賜福與他。(傑克斯(Jukes)著《神之名》(The Names of God))

痛苦如禍患

  愛是不能解釋的,不能顯明它的性質是甚麼,其福分的奧秘,也無法啟示出來,除非是藉勞苦、克己及棄絕自己,才能得知其內涵。尋求福分,熱心求好,使我們抓緊愉悅的事,而轉離痛苦的事。神一定得教導我們更好的事,這樣祂就向我們顯明祂自己的根基。祂放下神的無限,取了懦弱樣式像我們一樣,神囑咐我們要多看、多注意!祂一切的福分,或所賜的福分,堶惇O帶著殉道的痛苦。

  棄絕自己將我們與神聯合,使我們能像祂。若缺少生命與愛,棄絕自己奉獻對我們是愁苦的,但是對於祂則是喜樂的,有至高無上的生命與愛。

  當我們說痛苦是禍患時,我們僅意味著我們所感覺受苦的,就是一件惡事。這標明了缺陷與缺乏,……這些欠缺是由於缺少喜樂的權利。從痛苦中我們或許能尋求並禱告得釋放,但是靠甚麼得釋放呢?也許可以有兩條路,拿走痛苦或是加增能力。痛苦也許因除去造成痛苦的原因而被動地解除,讓我們回復到僅乎安靜,似乎因相對的情況使人覺得喜樂,或是靠減少人的敏感性,使痛苦與喜樂同樣的被消除。但是痛苦也可以主動積極的除去,不是靠消除其原因,也不是靠感覺麻木,而是靠新加添的能力,能使痛苦成為喜樂,像神的喜樂一樣。(詹姆士辛頓(James Hinton)著《痛苦的奧秘》)

苦難的建造

  「我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西一24)

  有個建言──那就是一切作主的職事,一定是要具有主的棄絕自己之靈。若是保羅要有助於羅馬的拯救,他必須自己實體經歷髑髏地之死。若是他要成為生命的職事,他必須「天天死」。每一步實際的長進是含有一相對的勞苦,每一彎曲改為正直,都有「德行」的建造。髑髏地之靈再道成肉身於以弗所、雅典與羅馬等地,……棄絕自己必須也代代相傳,並且我們要「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

  這埵酗@個原則,基督破碎之心的福音是需要流血之心的職事。一旦我們不流血,我們就不成為祝福。若是我們的同情心沒有悲痛,我們就不能再是基督患難的僕人了。人若不浸透在滿有痛苦憐憫的靈中,我不知道有任何基督人的服事,能有豐盛的效果。我們永不能醫治我們沒有感覺到的需要。無眼淚的心永不會是基督患難的先鋒。我們要作防止流血的職事,就必須流血。我們必須以我們受苦的同情心──來「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

  我們是在傳承中嗎?(周維特(J. H. Jowett))

服事的苦難

  殉道的服事是堶措黻v十字架有安息的反應,他們且準備順服那喚起這服事行動的呼召。這就是我們這世界上,最有能力的力量。這種力量因著仇敵超絕之抗拒,提供了轉變大時代的形勢,並形成新紀元,也改變了世界的形貌。

  殉道的苦難顯然是個屬靈的服事。這是一種能力能發動信心、見證,文明進入得勝之路。殉道的情操使我們天然的寶貴氣質保持敞開。生命的奧秘原則,就是「那有機體所消耗之能力,是與支取外面之能力相關或相等。」這是不容爭議的,這世界工作所消耗殉道之能力是等於來自超自然世界的十字架能力,二者是相稱的。殉道是一切服事的原則,正如釘十字架是服事者的原則一樣。(斐登(W. W. Peyton))

堶悸滬W難

  在信徒之中有各種等級的苦難,正如在人之間有各種不同的生活。苦難可能是靈堛滿B心思的或是身體的,或是由這些苦難以各種不同形式與程度混合的。

  當信徒棄絕自己完全歸向神,有一個完全的企圖要效法耶穌時,聖靈就以特別的方式建立訓練的管理,並照管這信徒各種形式的苦難,不論是外面的或堶悸滿C並且以神的管治與旨意來浸透每一意外、試煉與憂傷,而使它為美善效力。

  基督的生命是十字架的生命,但是十字架的道路,是一條釘十字架、痛苦、奧秘及無法算計的試煉,是那樣精細,最敏銳、患難之路。使用「十字架」這辭,在任何其他方面的意義上只是一個如詩般的虛構,適合煩瑣的教授,但不適合耶穌悟性的同伴。

  靈堛滬W難何時臨到並不要緊,若是信徒真能順服神,聖靈就會收集每一痛苦的線,用祂的紡機編織成基督生命華美之圖樣。

  我並不是說外面的災難或是受苦,也非說叛逆及不順服的受苦,而是說堶惘傢鶭暔F生命極為要緊的苦難。這些苦難有幾種:

  一、完全軟弱不能成全生命之偉大工作的感覺

  在主沒有啟示之前,我們絕不能明白生命的真度量。甚至很少人能一瞥他們命運的長闊高深,或是生存的莊嚴宏偉。當信徒發現生命的實際工作時,為神而活的生活,就浮起像一座大山,有如此高貴責任,及特權,且有高聳且陡峻的實現性。我們幾乎要摒住呼吸來思想我們如何才能攀登這令人昏眩的高山,如何能平安行走在狹窄的山脊,而最後能屹立在山頂,不只是作一個征服者而已。這種過程,並不是憑肉體在神至高旨意前,產生多少積極的痛苦感覺,如暈眩、堶掛埸X、及令人發抖的敬畏。但另一種靈堛瑣埸X,有時近乎無法承受,以致如此地被聖靈充滿使人屈身,就如同參孫抱緊異教廟宇的柱子一樣,為神立不朽的功績。

  二、堶悸漫t獨

  因此,信徒進入似乎與其他信徒奇特的隔絕。神要將一切聖徒聯於神聖聯合及交通堙A這是我們天然所不能想像的。但是在成就這個以前,神必須以個別的方式使忠心的信徒脫離自己,並與一切的事物及受造分離,因為我們的天然有成千的直覺的連線;如天然的吸引,對地方、時間、季節、人、計劃、遠景、甜蜜的回顧、閃亮的白日夢、以及光明的盼望等等。這些線頭必須拔去,最美的天然情感要受割禮,並不是因為它們是罪惡的,而是心必須被隔離而獨處在神的海洋堙C使他學習與主耶穌獨處,如何愛祂所愛的,在神旨意中聯於有關祂的事物及祂的所是。因此,信徒經過這個堶措j離的過程一定要受苦。

  三、為罪的神聖憐憫之憂傷而沒有一點犯罪感覺

  持久為罪憂傷是一種神聖的苦難,是屬靈長進必須的,它在信徒堶惚堨艉F完全的悔改原則。它加深了謙卑,激起感恩的感覺,使靈魂與主耶穌的寶貝相交。它敬拜神的屬性,它產生了為別人代禱、渴求神完全的治理,使罪在地上消失。這種憂傷是為過去的各種罪,過去堶悼i怕的罪,及世上可怖之罪的憂傷,是從苦難中產生,是無可指責,且多結果子。它是在聖靈的賜福之下,沒有失望、沒有下沉,也沒有一點受苦的痕跡。

  四、堶推ㄓO的感覺

  十字架的道路是一個奇妙的,無法數算的負擔,就像是一個悲愁的徵兆。我們在靈堛熒P覺經歷的事,這種感覺是完全在我們領悟範圍之外。就好像夏天的暴風,那樣遙遠,我們既看不見雲,也聽不見雷聲,只見遙遠天際的一點閃電。有些時候我們的靈魂就好像被一隻巨手,用奇怪的悲愁與畏懼緊捏。我們的靈魂就像戰兢的戰士穿了軍裝匆匆進入戰場,而遭到仇敵突然的攻擊。但是若信徒保持安靜,自己從容不迫的禱告,在這奇怪的堶推ㄓO之後,隨之會有一個安靜的蒙福的道路。

  五、他人的痛恨

  有時候我們瞥見撒但的可怕惡毒,看見牠殘忍的仇恨時,這仇恨就使我們像小孩子看見怒獸般的哭叫起來。

  在神使我們足夠靠近祂經得起可怖的景象之前,祂一直是慈悲的把我們隱藏起來,使我們不遇見撒但與邪靈的惡毒,甚而那時祂只讓我們模糊的看見。這樣一看有助於使我們進入與耶穌基督的交通堙C

  但是聖靈時常讓忠實,而又謙卑的信徒感覺到(同為受造之物)人的惡毒。蓋恩夫人(Madam Guyon)也曾感覺到陌生人的惡意與欺騙,而聖靈保守她使她遇見他們時,不和他們說話。有時我們感覺到那些遠隔千里的人,對我們所發無法忍受的仇恨,那些人我們從未見面,也有些是已多年未見面的人。但是從他們身上就像有毒箭出來射穿我們的心,而且只要可能,他們就要把我們壓碎成為最低處的泥土。

  這是一個實際堶悸滬W難。在屬靈埵釣ヮさ篕P現象是人的狹窄知識堜狳S有記載的。魂比身體更大,並有許多經歷,是其他書未題到的。這是一個讓我們同儕,甚而那些聲稱得著偉大信心的人所輕看的痛苦感覺。順服神在謙卑的愛媄咩i,會使我們有更大的溫和與寬厚。

  六、神以手與信徒爭戰宛如祂持杖擊打堶悸瘋F

  浮淺的基督人從來沒有這種經歷,這是為著完全棄絕自己轉向神的基督人而有的。這就是約伯所提到好像主與他爭戰時所受的苦難,以利法也告訴我們,在神使我們疼痛時,不要輕看這全能者的管教。(伯五17-18)除了約瑟在埃及的經歷的一切外,主還用話試煉他。(詩一○五19)這是最深、最精緻的苦難。

  七、神好像待信徒如仇敵,直至他堶捧P到受傷,那極大的安慰又隨後而來。

  當我們看見人類屬靈的需要,貧窮人的缺乏,異教徒的黑暗,在囚牢與難民營之人的痛苦,對小孩子忽略信仰上的照顧,以及人們靈魂無法形容的需要。然後我們就知道我們能作的是多麼少,我們的心就為世界哀痛。這是苦難的神聖樣式,主耶穌就是在這種苦難堿﹞F祂一生的年日,祂的受苦大部分是因祂在人性限制中所擔當的責任。

  八、對神說不出的渴慕

  信神的人有兩種,一種按律法服事神,另一種在愛中服事神。

  甚至在成聖的人中也有兩類,一種嚴格、一種溫柔。嚴格的人強調聖潔,在律法的一面認識神,而很少對神海洋般豐滿有哭求與嘆息。那溫柔的心之聖徒,強調個人對神的愛、對神自己及品格有明亮的異象。有難以形容對神的渴慕,就使心有甜蜜的破碎、有純潔的痛苦,願意消失在神奧秘榮耀身位中。這種苦難實為天使所羨慕,但是一種真的苦難,有能力吸收一切其他苦難。仰望耶穌,喜樂的輕看我們自己,然後不看自己,熱切渴慕基督就忘記我們的卑賤而渴求祂。直至心中因聖潔的思慕而戰抖,胸部擴張,嘴唇發抖,熱淚滾滾而下,這禱告因太偉大以致非言語所能形容。這樣的人將因被接納在無限的愛懷中而昏眩,這就是基督的配偶在雅歌中說:「我因思愛成病」(歌二5)所說的甜蜜苦難。(華特遜(G. D. Watson))

神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

  若是容許我這樣說,每個前進的信徒遲早必來到一個地步,單單的信靠神的地步。只因神堶悸漫珙O而信祂,而不是因為祂的應許或恩賜。他必須學習知道惟有在祂堶惜~有喜樂,當在天上、地下一切看來都不能叫人喜樂時,惟有在祂堶悸熙葝痋C

  我相信達到那地步惟一的道路,就是信徒必須在自己經歷堙A對一切堶惜峊~面事物的損失。我的意思並非一個人所有朋友都死去,或是他所有財富都失去,而我的意思是信徒必須從堶惟峊~面的道路發現自己的孤獨,毫無安慰。那不屬神的一切定要結束,堶悼~面都不要再有別的東西來倚靠。

  信徒一定要經過泥沼,墜自懸崖,並為大海所淹沒,而最後會發現在這一切堶情A底部及背後有這位現今存活,而慈愛的全能神。

  關於這堶悸漸糽R,有位作家說,事實上我們屬靈的道路,可以分為三個地步,彼此很是不同。但是每一地步是其前進到另一地步必要的階段。首先有開始的地步,這時滿有歡喜快樂,有熱切的盼望、情感的經歷,並有許多神奧秘的顯示。然後廣大的曠野來了。那滿有誘惑、試探與衝突,少有可感覺到的顯示、枯乾,堨~都是黑暗與悲痛。若是有信心的經過這曠野時期,在那一邊最後臨到了高山地步,是無法形容的與神聯合相交,如屬靈人與一切屬地的事物分開,對神聖旨意無限的滿足,並奇妙的變化進入基督的形像堙C

  信徒之道路常是經過死而復活。毛蟲除了經過一種生命的死而得以進到另一種生命的生活外,按其本性上是不能變為蝴蝶的。我們也是不能。所以若是我們要達到高處平靜的高山,我們一定要經過這死亡與孤獨的地步。當我們明白這一點,我們就能得勝的走過這最黑暗的經歷,當然一切都是好的,因為神就是神!(史哈拿(Hannah W. Smith)著《信徒快樂秘訣》(The Christian Secret of a Happy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