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專心敬拜

大衛麥因泰

  「我主我神,因你偉大的榮耀,我們讚美你,感謝你。」
                      ──通用祈禱本

  「若是在天上除了愛沒有什麼可讚美的,這愛也足夠我們讚美了。」
                      ──田尼森(Tennyson)

  「讚美祂,永遠都要讚美祂,因祂顧念地上如微塵般的我們。」
                      ──摩根.雷斯 (Morgan Rhys)

  在你關上門後,要禱告。在新約堻o個字除了開始禱告外,還暗示有一種渴望。它不只有請求,而且包括我們在暗室堨人的敬拜,認罪,和祈求。在這章堶惕畯怚要講到敬拜。

  當阿夫甘(Scipio Africanus)在戰勝了驕傲之城迦太基後凱旋進入羅馬時,他率領隊伍通過凱旋大道,經過威利(Velia),莊嚴地邁步在古老的犧牲大道,然後再上升到國會大廈。在喧囂人群的熱烈歡呼聲中,他用雙手到處四散「得勝者的金幣」。在這些歡喜的人群當中,或許有些是為了這得勝者的慷慨而感恩,有的是因恐怖之年將要過去,義大利現在從外邦人的轄制之下得以自由而狂歡,也有些人暫時忘了個人或國家的利益,單單因得勝者的風采──機智,慷慨,勇氣,和禮貌而歡呼。

  同樣,聖徒們被教導向主獻上讚美是因著:數算神每日的恩典憐憫,感謝神偉大的救贖,或單單瞻仰祂神聖的榮美。

  數算恩典

  亞力斯多德說:「記憶是心靈的書記。」就讓它拿出本子開始記錄吧。法拉設(Fraser)曾有一次為主被囚,在監獄中下定決心回憶並記錄神對他的恩惠和慈愛,他如此行之後帶來他心靈極大的喜樂。他說:「回想到神對我身心靈的管教及祂諸多的憐憫,實在於我有無限的益處,使我更明白我的處境,更領會神對我的愛,使我對祂有更大的渴慕和愛。哦!我的心眼被開啟看見以前被隱藏的這口水井,沒有一件事比回想神的恩典於我更為有益。」

  讓我們也來思想神的帶領管教,我們必領受祂的慈愛和真理。祂的憐憫每早晨都是新的。祂使我們每晚喜樂,祂對我們所懷的意念多如海邊的沙,且都是平安的意念。我們每日所經歷神的恩惠因太平常了以致我們視為平凡,這乃是紡織編在我們日常衣服上的金線,實在應該更寶貝。而且這些祝福常是無以形容的大。

  有一個年青殘廢病人這樣說:「我今天經歷到一件令我感到最快樂的事,就是我能自由地呼吸五分鐘。」在傑生博士的緬甸家堙A有些朋友聚集談論人從外在的環境中所能得到的最大的滿足。每位都設法引經據典來支持自己的看法。回想起自己在艾瓦可怕的監獄生活,傑生博士說道:「這些人根本不配來論斷這事。想想在一個寒冷的月夜,有你的太太在你旁邊,你的小孩在你懷堙A你們一起漂流在依拉瓦第河堛熒P覺如何?全然自由了,是不是?但是連這些你們也無法明白。它需要我化二十一個月的監禁生活才使我明白自由的意義。對於這二十一個月的遭遇,我一點也不後悔,並稱之為美味的刺激。自從有這經歷後,我對天堂有更深的感激。」有多少的時候我們會為生活在自由的國家和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感恩?

  有一句英諺說:「神被遺忘如河水流過。」嘗過主恩滋味的人永不可如此。「正直人的讚美是合宜的」,(詩三十三1)是舊約的判語。「凡事謝恩」(帖前五18)是新約的定意。巴斯特(R. Baxter)教導我們應在認罪和訴求上簡短而花更多的時間讚美感恩。格林蕭(Grimshaw)每晨靈修必先唱三一頌。亞林(J. Alleine)說他最喜悅的事就是讚美。哪怕連一個異教徒都受感說:「我這瘸腿的老人能作什麼呢?就是歌唱讚美神,並勸告他人也如此行。」為著天然的美景,義人的交通,家庭的溫馨;為著試探得勝,脫離兇惡;為著神的慷慨,忍耐,憐憫;也為著經常被我們所忽略神無數的慈愛善行。讓我們不疲倦地頌讚祂的聖名。「你們要稱謝耶和華,因祂本為善,祂的慈愛永遠長存。」(詩一三六1)

  但若是遭遇到逆境,黑雲滿佈之時,我們是否還要稱讚神呢?當然!

  患難使應許更甘甜;患難使祈禱更迫切;
  患難促我到祂腳前;使我更謙卑親近祂。

  讓我們在窮困中感謝神。我們可能住在狹窄之地,但像坎特(I. Kant)的花園一樣,是海闊天空,有新鮮的空氣,陽光普照。冬天並不嚴酷;春季充滿了鳥語花香;夏天神賜康寧。另一方面,奧古斯丁說的何等真實:「地上的財富何其貧窮。」豐盛的麥酒不能滿足饑渴的靈魂;紫袍細麻布遮蓋不了貧窮的生命;聲望的號角聲抑制不了靈堛滷瓣耤C雅各最美的夜晚是以石為枕,以天為帳。當約伯被那群連他們的父母,約伯都不配把他們與他的狗放在一起的年輕人嘲弄時,他成了天使眼中的奇觀,也成了他們的驚喜。亞當在樂園的失敗,我們的救贖主已在曠野和祂的受難中得贖。我們被呼召背的十架可能沉重,但並不長久,時候到了卸下十架,天門即為我們敞開。

  克堭藿y(Chrysostom)在被放逐路中大聲疾呼:「神啊,我為著一切來感謝你!」若我們像他一樣,我們生命中就沒有一天是壞日子的。亞歷山大.辛森(Alexander Simson)是二百年前一位知名的傳道人,有一次摔跤腿斷,人家發現他坐在地上手扶著腿一直喊叫:「頌讚歸予主,頌讚祂尊名!」他的確是智慧人,因曉得凡事互相效力叫愛主的人得益處。巴斯特(Baxter)經歷三十五年的病痛還是常常讚美主。路特福(Samuel Rutherford)呼喊:「為著主耶穌給的火爐,銼刀和鎚子來讚美祂!」

  感恩

  從正確的角度來看,所有的恩惠都引我們回想到我們被基督所接納這一事實。那滋潤曠野的生命河水是從神和羔羊的寶座前流出來的。基督寶血的印記確保我們可以永久地享受這樣的祝福。我們從祂手中所得的每一恩惠都是從祂所受的痛苦中帶出來的。

  瓶內的水可能會用盡,但應許的井卻流出新鮮及時的活水。它們是這麼的近以至於我們都可聽聞那美妙的流水聲。小偷可以偷走我們的零用錢,「但我們的黃金卻是在家中的箱子堙v。神可能會剝奪一些我們所珍愛的,但祂難道沒有賜給我們基督嗎?雖然我們的感謝會環繞在許多神的恩典上,但最終還是該停留在主的腳下。

  讚美基督是高超的屬靈操練。波斯頓(Thomas Boston)談及講道也是一種讚美:「對我來說,傳講基督是最困難的事。雖然全地都充滿奇妙,但背後還有更深的奧妙。」這個看見使他長久等候在神面前「以至於他可以用屬靈的眼光來看基督」。他是那麼渴望神答應這個禱告,那麼不滿足於自己對基督的認識,甚至他的健康也受到了影響。然而,他也與我們分享到,有時候他的心進到基督的愛堙A緊緊地跟隨,飽足於主的甘甜和喜樂。

  在以色列,逾越節是在得拯救的前夕慶祝的,是從此以後用來紀念主的日子。讓我們常常紀念到我們的救恩是從比埃及更苦的捆綁中釋放出來的。本仁約翰對他「親愛的孩子」有如下的忠告:「要回想過去的日子,上古之年,記得夜間的歌聲,心中的思想。仔細察看,確保沒有一處被遺忘,那隱藏的寶藏,就是你第一次和第二次蒙神恩的經歷。回想當神的話第一次臨到你的時候,回想良心的恐懼,對死亡與地獄的懼怕,回想你向神的眼淚和禱告,如何在歎息中懇求憐憫。你是否有你自己的米薩山可以紀念呢?你是否記得在那內室,牛奶房,馬棚,倉庫,神曾在那媢J見你?你是否還記得那些話,那些神使你有盼望的話?」

  我們應該考查神所量給我們產業的豐富和榮耀。基督的寶血,聖靈的恩典,天父的容光,是三件遠比天堂更有價值的寶藏。克堭藿y(Chrysostom)宣告「基督的名蘊藏千萬的喜樂」。當我們想到那藉著寶血的永約所賦予我們的恩典,可能最蒙神悅納也最能激勵我們讚美的就是紀念我們在基督堣w被買贖得以成為神的後嗣。夏莫博士(Dr. Chalmers)是明白其中奧秘的一位。在他的日記堙A我們常常發現他如此表達:「以基督是我的救主的確據開始當天的生活,這一天充滿出奇的平安。」「緊緊抓住基督的赦免饒恕,這是我早晨的第一件事。」「用很明確的信心開始一天,並在一天中不斷地更新這信心。」「再次用充足的信心開始一天,但為什麼這信心不能在主堳糷[?」「我常常多次回到在基督堛澈H心,堅信這屬靈習慣會把我帶上正路。」「回到對福音的應許大有信心,讓我們回應主的命令:『你要大大張口,我就大大充滿』」。

  每天愉快地反覆思念主帶領我們的道路是件美好的事。凡克(Otto Funcke)為他的傳記起了一個美好的名稱《我生命道路中的神的腳印》。祂帶領我們的方向可能從瑪拉的苦水直到以琳的水泉;可能會經過炎熱的曠野,但最終達於神的聖山;它可能會下到死陰的幽谷,但卻會帶我們到神應許的美地,充滿了各樣的祝福。

  一個充滿玉米,酒和油,
  更是蒙神笑臉眷顧
  帶著神各樣祝福之地

  在祂所帶領的道路中總是有我們偉大的神和救主的安慰及同在。我們不能只記得祂的恩惠而不紀念祂自己。主被剌傷的手拿起苦杯喝盡一切苦難與死亡,而這苦杯變為甘甜,我們涸乾的生命成為豐盛之地土。祂柔和的愛與同在是我們腳前的燈和路上的光。祂名為韾香,祂的聲音是美妙的音樂,祂的臉面是我們的安寧。傑生博士(Dr. Judson)在祂最後的疾病時,常充滿了讚美的喜樂,有時他感動地流下眼淚呼叫:「哦,基督的愛!基督的愛!我們現在不明白,但我們可以在永恆塈韟h地認識。」雖然他的劇痛是不斷的,但他卻一次又一次極其喜樂地呼叫:「基督的愛!」

  這樣的讚美提升人的痛苦直到與天上聖所的新歌合在一起「你配拿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為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又叫他們成為國民,作祭司歸於神,在地上執掌王權。」(啟五9-10)

  安靜默想

  以基督的名讚美神必然會帶我們進入更高的敬拜。很多時侯是「在安靜中讚美」。以賽亞在信心中被帶入至聖所,目睹並在靈堨[入了撒拉弗對三一神的敬拜:「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祂的榮光充滿全地!」(賽六3)在伯利琲滲颻鴗W,天使高聲唱:「榮耀歸於至高神!」傷心的大地聽聞而受安慰。

  你這與神面對面的天使
  幫助我們敬拜祂

  但哪怕是這群明亮的智慧使者也無法完全表達對祂的讚美。約翰.李文斯頓在1634年12月14日的日記中寫到:「難怪天使認為他們對主的讚美是那麼不夠」。

  據說,詹偉(John Janeway)多次在他內室的禱告中,分不清他「是在身內,還是在身外」。特司諦根(Tersteegen)對在他周圍的朋友說:「雖然我坐在這埵P你們交談,但是靈堳o在一直不斷地敬拜愛慕神。」據沃德(Wodrow)分享,有一次卡斯德爾(Carstairs)在柯沃受邀主領聖餐時,有一陣奇怪的大風臨到。他的聽眾都深受影響,似乎榮耀充滿了整個房子。其中,有位基督徒被驅使離開主的桌前,當他再次要回去時,卻因這榮耀幾次都無法進去。最後他只能站在門外,半個小時之內,他的頭腦一片空白,沉浸在那榮耀之中。

  戈登博士(Dr. Gordon)描述了在他與被認為自大數的掃羅後最獨特的猶太基督徒拉賓(Joseph Rabinowitz)的談話後所留下的印像。「當他(拉賓)在我們早晚的敬拜中講解彌賽亞詩篇時,那在他臉上的榮光實在讓人無法忘懷。這堙A那堙A當他在經文媬h見基督的受難或榮耀時,他會忽然向天舉目並舉起雙手,像多馬親眼見到主的釘痕時發出由衷的敬拜:『我的主,我的神!』」

  對於我們大多數的人來說,情感上的激動可能較少較弱。對基督的愛更自然地表現在合宜的行為勝過激情的讚美。但很可能每一個真誠的信徒都有機會進入那與主交通的時刻,如同一個人仰望那看不見的榮耀,中間隔開的帳幕成為透亮。如同在至聖所瞻仰那位為我們而死,為我們稱義而活,如今在全能神的右邊等候我們的耶穌的形像和容面。即便如此,我們斷不能忘記敬拜的本身不在於高舉個人很舒服的感覺。敬拜的本質再次使我們向祂祈求:「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太六9)(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