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我也知道你常聽我」及按神的本質祈禱

慕安得烈

  「父阿!我感謝你,因為你已經聽我。我也知道你常聽我,但我說這話,是為周圍站著的眾人,叫他們信是你差了我來。」(約十一41、42)

  「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詩二7、8)

  我們發現新約把信心與知識作了區分。「這人蒙聖靈賜他智慧的言語,那人也蒙這位聖靈賜他知識的言語,又有一人蒙這位聖靈賜他信心。」(林前十二8、9)屬主的孩童或是思想單純的基督徒,可能很有信心,但知識卻很少。像孩童般單純的心容易接受真理,這種信心常不講究其他的原因,只是按「神如此說」來相信。但主的旨意要我們不單盡心愛祂、事奉祂,也要我們盡我們的心思:我們應當在理解力上成長,能察驗明白神智慧、祂的道路、言語及作為。惟有如此信徒才可能明白主恩典的榮耀,帶出正確的敬拜;也惟有如此,我們才能領會神的救贖所蘊藏的智慧與知識,以預備好來日得以在主的寶座前,完滿地唱出最高讚美頌:「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羅十一33)

  這個真理可以完全應用在我們的祈禱生活堙C祈禱與信心一方面非常簡單,連初信的人,也能作有力的祈禱;另一方面,在真正的基督徒知識領域中,最深奧難解的課題也出現於祈禱的真理中。祈禱的能力真實到什麼程度?假如它非常真實,神怎能賦與祈禱這麼大的權力呢?我們祈禱的行動怎能與神的旨意與命定相協調?神的全權與我們的意志,神的自由與我們的自由之間,如何能協調?這一類問題都是基督徒應當深思追問的課題。我們愈以真誠、敬畏的態度來思想這些奧秘,就愈會俯伏敬拜,讚美神將禱告的莫大權柄賜給人。

  祈禱有一個隱藏的難題(雖然沒有人表示出來,但卻常常真能攔阻我們禱告),問題是來自神完全自足的特性;祂不受任何外物的影響。祂是位無限的神,憑己意行作萬事,天下萬物豈不都是出於祂智慧、神聖的旨意的安排?何以我們的祈禱能影響祂?難道神能被我們的祈禱所動而去作祂原來不打算作的事麼?神應許回答我們的祈禱是否只是俯就我們的軟弱?所謂祈禱的力量是否只是神將就我們的思想?神作事既不受外念的影響,難道祈禱的祝福只不過是因為這種操練對我們有影響?

  要回答這一類問題,我們發現鑰匙是神的本質,三位一體的奧秘。假如神僅有一個位格,是自我封閉的在祂堶情A我們就不可能有親近祂或影響祂的觀念。但在神堶惘酗T個位格;就是聖父與聖子,在聖靈埵閉□滫漲X一並相交。永琲熒R──聖父所生的聖子,這第二位格坐在聖父的身邊,與祂同等,並作祂的謀士。從此便開了祈禱的門,足以影響神本身的生命。父親賜予,兒子領受,無論在天在地都是一理;若是領受也像賜予一樣,是自動、自決的,聖子就必不斷地請求並繼續地領受。

  在三位一體的神聖交通中,聖子的祈求是可稱頌之神的生命運作中極重要的一部份。因此詩篇上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業。」(詩二7、8)聖父讓聖子有地位、有權柄影響祂。聖子的祈求不僅是形式上的,而且是一種生命的行動,使父的愛與子的愛實際相遇,互相成全。聖父決定不要單按自己的意見而行,加上聖子的祈求與領受,才算完全。因此,在神的本質與生命中,就有祈求存在,地上的祈求是這種關係的反映與流露。主耶穌說:「我也知道你常聽我。」也包含了這層意思。

  耶穌在世的時候,祂兒子的身份與在天上的兒子的身份不可劃分;因此祂在地上的禱告,也是繼續祂在天上的祈求。基督耶穌成為人時,祂在地上的祈禱正是父懷中獨生子的永甯餖姣P地上人類祈禱的環節。祈禱的出發點、與最深的起源點,就是神的本質之中,在祂的懷中,無論何事必由祈禱而後行──聖子祈求,聖父賜予。【註】

  這就可以幫助我們明白,何以人的祈禱,藉著聖子即能影響天父。神若不參照子的意見、祈禱或透過子而來的祈求,就不做成決定。祂絕不會這麼做。耶穌是神的獨生子,是萬物的頭和承受萬有的。萬有都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子是萬有的代表,在父的旨意中總有發言權;在永琲滬p劃堙A總有餘地讓聖子充份發揮中保與代求者的功能;因此,所有透過子親近父的祈禱也能發揮功用。

  或有人想,子既有求父的自由與權能,豈不與神的旨意不能更改相牴觸麼?但是不要忘記,神與人不一樣,祂不受「過去」的約束。在神沒有時間的過去與未來可言,祂是住在永琱丑A時間的區分對祂毫無意義。永生就是永存的現在,在其中過去永遠不會過去,而將來永遠就在當前。因著人類的軟弱,所以聖經必須說:過去的命令如何,將來又如何。事實上,神的計劃不可改變,與祂能自由隨意而行,二者乃是互相協調的。聖子與祂的子民的祈禱,在神永琲漫R定中,其影響並不是只有虛有其表的能力。因此,聖父的心開了祈禱的門,願意垂聽所有奉祂兒子之名的禱告;神的確讓祈禱來影響自己,去作祂可能沒有打算要做的事。

  神的全權與人的自由何以能完全的協調、聯合,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極其難明的奧秘,因為神是「永琲怴v,這一真理遠超過人的理解力。但是我們當確信,祈禱能力源於聖父與聖子永琲漸瘜q,因而得著安慰與能力,知道我們若與聖子合一,我們的祈禱就可以被接納,能夠影響三位一體的神。神的旨意不是鐵一般的架構,人的自由毫無力量對抗。須知神乃是慈愛的泉源,藉祂兒子成為人,與世人建立最親密的關係;神也藉著聖靈,使世界萬民進入神的愛中,並且祂願意讓人的每一個祈禱都參與祂對世界的管理。

  這樣的思想如同一線曙光照入我們心堙A三位一體的奧秘不再是抽象的理論,實能啟發我們如何與天父相交,並且如何藉祈禱而實際參與神對世事的管理,同時藉著永琤@界的光也照亮這一類話語:「因為我們兩下藉著祂被一個聖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弗二18)

  主,請教導我們禱告

  永生的神,三位一體的至聖者,我在極深敬畏的心中,在你神聖本質的奧秘前蒙頭俯伏敬拜。最榮耀的神,如果你喜悅將這奧秘略為啟示,我默想你的榮耀,便會戰戰兢兢,惟恐得罪你。

  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以這名不但是作世上子女的父,更是在永琱云艭楓飢A獨生子的父。在永琱丑A你讓聖子參與議事,採納祂的祈求;因此我感謝你,知道你也願意聽我們的祈禱。我也感謝你,讓我們看見聖子在世的時候,與在天上的你交接何等親密;並且你如何從永琱仍N垂聽祂,讓祂的祈求與所得的回應參與你的旨意。我特別要感謝的是,因著聖子如今有全備的人性,且坐在你高天的寶座上;又因著如今聖靈住在我們人性之中,為我們開了一條道路,使每一個祈禱都得以進入高天,摸著神的愛與生命,並且得著所求的一切。

  榮耀的耶穌,你以聖子之身為我們開了祈禱之路,又賜給我們有求必應的確據,我們求你教導你的子民祈禱,讓我們日日顯出為你兒女的記號來,就是像你一樣,知道天父常聽我們。阿們!

  【附註】

  「神垂聽禱告」這個對祈禱最簡單的觀念,在聖經中隨處可見。它所要說明的,不是祈禱對我們的心靈、生活能產生反射的影響;雖然它也充份顯示出,祈禱的行動和祈禱者的情境之間有密切的關係。它所要強烈肯定的,乃是祈禱真正的目標──從神得到祝福、恩賜、拯救。耶穌說:「祈求就必得著。」

  我們知道神預告、預定萬事,祂也已經預知、預定我們的祈禱成為各種事件的環節,有真實的能力,造成因果關係;雖然這種思想非常正確、可貴,但是我們感覺,面對這麼偉大的課題,這個解釋還不能讓我們心安,其中也沒有吸引力讓我們渴望祈禱。我們覺得,這種祈禱產生反射影響的思想反倒使人偏離目標,而惟有定睛於目標上,祈禱才會有動力、有生命、有能力。永生真神不僅是永琲滿A更是現存的;這位真實、慈悲、神聖的神,向人啟示自己,說:「你們要尋求我的面。」這話才能吸引我們,打開我們的心與口……。

  在聖子耶穌基督堶情A我們能完全解釋這個難題。祂在地上禱告,不僅是以人的身份,乃是以道成肉身的聖子身份祈求。在神旨意中,祂在世上的祈禱不過是顯明祂在永絑堛漪餖哄K…。神設立基督,聖子是承受萬有的。祂在永琱仍N是道路,就是中保。以我們不完全的語言來說,祂乃是在永琱中斷為世界向父說話。

──摘自沙非爾,隱藏的生命(SAPHIR, The Hidden Life)第六章.並參照主禱文(The Lord’s Prayer)p.12

  【註】參見R. Lober, Die Lehre Vom Gebet的慕安得烈註

譯自:在基督禱告的學校
(with Christ in the school of Prayer-Andrew Murray)